深藏不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李世豪送了秋水色回到了她的住所,那是一棟舊上海的高級套房,為了掩人耳目,是李世豪用他的名義買下來的,秋水色是一個極其小心的人,就在她上樓梯時就已經發現有人在跟蹤她了,所以在她上第二個樓梯的瞬間,迅速轉到第二個轉彎處,后面跟蹤她的那人急忙上前,她以順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擒拿手抓住那人的肩膀,真是真人不露相,沒想到秋水色柔柔弱弱的外表底下竟然有這么好的身手,沒有十幾年的功夫底子是沒法施展出來的。

    “真是服了你了,慕華,身手還是一樣那么利落,是我呀,”只見那人微微抬起了頭,露出如鷹一般銳利的眼神。(秋水色的原名是叫做秋慕華,知道的人寥寥無幾)

    “張大哥,怎么是你呀,”秋水色略帶驚訝的語氣說道。

    “虛,有話我們進屋再說吧,”那人示意秋水色不要在顯眼的地方說話。

    秋水色,趕緊帶著那人進屋,那人摘下了頭上的帽子,露出一張白皙的臉,除了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外,毫無血色般的白,“張大哥,你怎么會來上海呢?你不是一直呆在潘先生的身邊嗎?”秋水色不禁問道。

    “是我讓他來上海幫我們的,”此時從房間的一個舊式的隔板后面走出來了一個身材微胖的人。

    “吳先生,是你把張大哥調來上海的,為什么?事情不是一直都很順利嗎?”秋水色不解地問道。

    “水色,大魚就快來了,這次的任務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為了以防萬一,我才把穆恒同志調過來幫忙的,我希望你能理解,”(秋水色口中的張大哥就是張穆恒)那人解釋道。

    “慕華,這次的任務的確不容有失,你就不用再跟吳先生爭論了”張穆恒勸說道。

    “好吧,那吳先生接下來的事是不是按原計劃執行,”秋水色有點無奈地詢問道。

    “水色,接下來你就好好準備你最后的比賽,其余的事就交給我們來處理,你的主要任務就是把我們要的人引過來,這是最重要的,如果人沒來,我們準備再多也是白費力氣,你明白嗎?”吳先生說道。

    “是呀,慕華,我這次來也只是來協助你們,任務主要還是要靠你們來完成的,”張穆恒說著,還發出幾聲的咳嗽聲音。

    秋水色急忙扶他坐在旁邊的椅子旁,“張大哥,你的身體不好,你先休息一下再說吧。”

    “穆恒同志,你這幾天就先在我給你安排的地方住下了,有需要我會聯系你的,”吳先生對張穆恒說。

    “沒錯,張大哥,我現在住的地方雖然還算隱蔽,但實在不適宜太多人在這邊進進出出,你暫時到吳先生安排的地方先躲一陣子,”秋水色向張穆恒說道。

    張穆恒戴了帽子準備要離開了,“慕華,接下來你自己要多加小心了,”張穆恒關心地提醒了秋水色。

    “水色,等天色暗下來以后,我也要趁黑溜出去,現在的形勢已經越來越嚴峻了,水色,你很能干,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有時候不能太感情用事了,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那位吳先生說道。

    “我知道了,吳先生謝謝你的提醒,我會注意的,”秋水色回答道。

    只從第二輪比賽過后,秋水色就艷名遠播,很多到大世界的人都是慕名而來,想一睹芳容,溫韶華最近一段時間也經常大世界找沈曼婷,可他卻絕口不提秋水色,好像當這個人不存在一樣,就算真的碰面,眼神也沒有過多的交流,反差這么大的態度實在令沈曼婷費解,陳浩南看出了沈曼婷的疑惑。

    “曼婷,你不用奇怪,溫少對于秋水色的興趣的確超過了以前的任何人,可是就憑她和李世豪那曖昧不清的關系,就足以把溫少對她的興趣磨得干干凈凈,”陳浩南消除了沈曼婷那滿腔的疑慮。

    “觀眾們,現在有請秋水色小姐和顏公子為我們表演一支舞,大家鼓掌歡迎一下,”大世界的主持人在臺上這樣喊著。(顏公子就是上次比舞輸給溫韶華的那個公子哥顏少卿)

    這時,顏少卿牽著秋水色的手走到人前,在跳舞的時候,顏少卿還時不時地想找機會吃秋水色的豆腐,可是都被秋水色奇妙地一一化解,可是這一切都被顏少卿的老相好云鷺看在眼里,她可是看得牙癢癢的,以前她一直屈居沈曼婷之下,現在又無緣無故地出現一個才藝雙絕的秋水色,使得她在大世界的地位岌岌可危,現在眼看顏少卿又要被人搶走了,這時她那可是妒火中燒。

    云鷺適時地走到沈曼婷身邊用挑撥性地話語對沈曼婷說,“曼婷姐,這個秋水色真是越來越不懂規矩了,這今晚的第一支舞,不應該是曼婷姐你嗎?什么時候輪到她了,一點也不懂得尊重前輩,曼婷姐你可要好好教訓她一下。”

    沈曼婷可不是那么經不起挑撥的人,四兩撥千斤地回答道,“鷺鷺呀,(鷺鷺是熟悉云鷺的人對她的稱呼)你都說我是前輩了,那我就應該多多給后輩一些表現的機會呀,你說是不是,既然水色想表演,那我們就在一旁多看看,好提點提點她呀。”

    沈曼婷的回答讓云鷺一個字也說不出來,“鷺鷺,我還要陪溫少,我先失陪了,”沈曼婷趕緊找了個理由離開。

    “泰山崩于前而色變,我今天才見識到什么是真正的高手,”溫韶華略帶贊許的語對沈曼婷說道。

    “溫少,你取笑了,我只是不愿意讓人漁翁得利罷了,”沈曼婷謙虛地說道。

    “聰明,曼婷,我就是喜歡你這點,”溫韶華說道。

    “不過,溫少,從剛剛開始顏少卿就一直在借機吃秋水色的豆腐,你不去幫她解圍嗎?”沈曼婷認真地說道。

    “她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應付得很好,再說了也實在輪不到我來出頭,必要的時候李世豪自然會出面,”溫韶華不慌不忙地說道。

    聽到溫韶華剛才的那番話,沈曼婷心中的那塊石頭終于落下了,

    她了解溫韶華,他絕不會眼睜睜看著他喜歡的人被欺負的。

    “倒是你,曼婷,接下來的就是最后的一場比賽了,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嗎?我怎么都沒看見你在準備,你想贏可能不會那么的輕松,”溫韶華看著在跳舞的秋水色不禁提醒了沈曼婷,溫韶華很清楚秋水色接下來將是沈曼婷最強勁的對手,無論是這次的比賽還是以后在大世界的地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100-m
欣與賢
作者 gil song
  西漢孝哀帝劉欣與大司馬董賢的愛情,世人們津津樂道的無非是兩人的斷袖之癖。可在真正的愛情裡,...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