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懷鬼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溫少,你就不必為我擔心了,我從來都沒有在乎過這次比賽的輸贏,我只是想問你一件事,”沈曼婷認真的說道。

    “曼婷,你有什么事你盡管問,”溫韶華回答道。

    “溫少,我想問的是無論這次的比賽如何,我是否都是你心目中的冠軍?我希望你能誠實地回答我,”沈曼婷急于想知道答案。

    “曼婷,你實在有點杞人憂天了,你是我推薦去參賽的,你當然是我心目中的第一,”溫韶華也認真地回答沈曼婷的問題。

    聽到溫韶華的回答,沈曼婷的心里好像吃了一顆定心丸,可是在一旁的陳浩南知道剛剛溫韶華剛剛的回答僅僅是對待一位好朋友的回答,所謂的第一也只不過相對于朋友而言,可是他又不忍心對沈曼婷說破,他實在不想傷她的心。

    一曲完畢,秋水色和顏少卿想所有人致敬。

    顏少卿和秋水色找了地方坐下,為了顯示自己的財大氣粗,顏少卿特地點了幾瓶最貴的洋酒,可是這一切在秋水色的眼里卻是極其粗鄙的做法,讓秋水色不禁有“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感慨,可是秋水色還是不得不笑臉相迎,“顏公子,沒想到你的舞跳得這么好,我都有點跟不上你的舞步了,”秋水色虛偽地奉承道。

    “秋小姐,你太抬舉我了,能跟秋小姐你共舞可是顏某人的榮幸,來我們先提前慶祝一下你在這次的“海上花”比賽中一舉奪魁,”顏少卿順手開了一瓶酒。

    “對了顏公子,聽說令尊跟當今的幾位大人物的關系很好是吧,”秋水色隨口問道。

    “秋小姐,原來你也有耳聞,在上海這個地方,要是提到我父親的名字,多多少少還是會有幾分薄面的,”顏少卿有點炫耀地說道。

    “那顏公子,”秋水色剛想繼續問道。

    “先等等秋小姐,”顏少卿打斷了她的發問。

    “秋小姐,你老是稱呼我顏公子,實在是太見外了,要不這樣,你以后就稱呼我少卿吧,云鷺也是這么叫我的,”顏少卿借機和秋水色套近乎。

    秋水色聽完后,淺笑了一下,“看來,顏公子跟云鷺的關系匪淺呀!”

    秋水色如此一說,弄得顏少卿有點手足無措了,慌忙地解釋道“秋小姐,你可別誤會呀,我跟云鷺只不過是普通的朋友關系而已,”。

    “既然是這樣,那我就不問了,”秋水色不想讓顏少卿太難堪,就沒繼續追問了。

    “少卿,我就不跟你客氣了,可是我的年紀比你大,我可不許你叫我的名字”秋水色這樣對顏少卿說。

    “那我應該怎么稱呼你呢?”顏少卿有點困惑了。

    “我都說了我的年紀比你大,你就稱呼我一聲秋姐吧,這樣你沒吃虧,我也沒讓你占便宜,一舉兩得,”秋水色輕松地說道。

    “好,那我就稱呼你一聲秋姐,”顏少卿高興地說道。

    秋水色看著眼前的這個人露出如孩童般的笑容,心想雖然他的身上有紈绔子弟的壞毛病,但也不失單純和善良,或許好好雕琢雕琢可以把他引到正途中來,不過那都是后話了。

    “秋小姐,看你和顏公子聊得怎么開心,可否讓我也參與呢?”這時云鷺也湊到他們身邊來。

    “是你呀,云姐,你不介意我這樣叫你吧,”秋水色對云鷺說道。

    “怎么會,秋小姐可是這次比賽的大熱門,更是我們大世界的紅人,我怎會介意,不過我的年齡和顏公子相仿,你以后還是叫我鷺鷺吧,你說是不是呀顏公子,”云鷺用快要冒火的眼神盯著顏少卿。

    顏少卿苦笑著,剛才挑撥沈曼婷不成,云鷺又心生一計,她對秋水色說道:“水色呀,(她在跟秋水色套近乎),憑你的容貌和才藝足可以贏得這次的比賽,可是就是有人不服氣,在那邊盡搞些小動作,我真是替你不值呀,我聽說你和李老板的關系非同一般呀,而李老板又是這次比賽的評委,你可以請他幫幫忙呀。”

    “鷺鷺呀,你到底是在說誰呀,”顏少卿更加想急于知道云鷺口中的那個人。

    “哎呀,真沒想到顏公子這么關心水色,”云鷺有點挖苦地對顏少卿說道,“我都說得這么明白了,你怎么還不知道,不就是沈曼婷嗎?占著自己有幾分姿色,舞也跳得還可以,還有和溫韶華的關系,就以為這次的冠軍非她莫屬,可是她呀千算萬算也沒想到會出了個強勁對手,就是水色你呀,你可得擔心了,”云鷺對顏少卿和秋水色這樣說道。

    “謝謝你的提醒了,我會注意的,”秋水色禮貌的回來云鷺的話。

    “你不要只是注意怎么簡單,你要趕緊想辦法呀,要不我給你出出主意,”云鷺看秋水色并未在意,有點急了。

    這時,李世豪剛好來接秋水色下班,秋水色借機離開,“不好意思,少卿,鷺鷺,我該走了,有話我們下次再聊吧。”

    “那秋姐你路上要小心呀,”顏少卿對秋水色說道。

    “謝謝你的關心,有李老板送我回去,你大可放心,”秋水色起身要走了,這時她的披肩卻不小心掉在地板上了,她剛想彎腰下去撿,

    這時,有人幫她撿起來了,這人正是溫韶華,“你的東西掉了”溫韶華冷冷地說了一句。

    秋水色剛想跟她道謝,可是溫韶華卻頭也不回地走開了,這時李世豪走過來就問了一句,“怎么了,水色?”

    “我沒事,我們走吧,”秋水色回答道。

    云鷺見剛剛顏少卿對秋水色如此,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在秋水色走遠后,不禁生氣地說道,“怎么,你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虧你前段時間還對我說了那么多的甜言蜜語,都是哄我的是吧,你這人怎么這么沒良心,”說著說著云鷺就哭起來了。

    “哎呀,你別急嘛,你聽我解釋嗎?”顏少卿趕緊把云鷺摟入懷中,又是哄又是騙。

    “那你說,到底是喜歡她還是喜歡我?”云鷺撒嬌地說。

    “這還用說,當然是你嘍,”顏少卿急于安撫云鷺。

    “真的,那你發誓,你這輩子就只能喜歡我一個,要是你敢喜歡上我以外的其他人,我可不會放過你的,”云鷺一邊說著一邊咬了一下顏少卿的嘴唇,顏少卿的嘴唇滲出血來,他心里暗暗在想,“這女人真是可怕,以后還是少惹為妙。”

    這時,李世豪送完秋水色回家后,就回去了自己家里,這時他輕輕地打開門,生怕發出一丁點聲響,這時他剛剛走進屋里,就有人把他房里床頭前的臺燈打開了。

    “你回來了,”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女子緩緩地走進。

    “你怎么還沒休息,最近天氣變化很大,你不是身體不舒服嗎?”李世豪不禁問道。(輪椅上的女子就是李世豪的老婆傅明華)

    早些年,李世豪做生意時,因為年少氣盛得罪了上海的一些角頭老大,傅明華為了救他落下了終身殘疾,可是這么多年以來李世豪一直對她不離不棄,也算難得了。

    “你沒回來,我怎么睡得著呢?吃了沒,我給你留了飯,我去給你熱熱吧,”傅明華說著艱難地推著輪椅去熱飯。

    “不用了明華,”李世豪叫住了她,“我在外面已經吃過了,以后這些事你還是交給下人去做吧,我送你回房間休息吧,”李世豪關心地說道。

    “你這些天都在忙些什么,怎么都這么晚回來呢?最近洋行的事情很多嗎?”傅明華詢問道。

    “你就不用操心了,我這幾天的確比較忙,忽略你了,真是對不起,過段時間就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你想去哪里玩,我陪你去,”李世豪最近都在秋水色身邊,他愧疚地說道。

    “我都這個樣子,還能到哪里去,我只想在家里和你好好地吃頓飯,到那天你早點回來就是了,”傅明華用希望的眼神看著李世豪。

    “你放心,那天我會早點回來的,你早點睡,我還有事要處理一下,”李世豪把傅明華抱上床,就去了隔壁的書房。

    這時傅明華在李世豪走后,望了一眼放在桌上的報紙,這是今天早上的報紙,頭版就是報導這次“上海花”比賽幾位比較熱門的選手,其中一版還就秋水色和李世豪之間關心做了含沙射影地揣測,傅明華是一個十分相信自己丈夫的人,可是心中難免還是會有所不安,但她也不敢多問,她害怕她和李世豪之間和諧的關系會被破壞。

    這時,李世豪送完秋水色回家后,就回去了自己家里,這時他輕輕地打開門,生怕發出一丁點聲響,這時他剛剛走進屋里,就有人把他房里床頭前的臺燈打開了。

    “你回來了,”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女子緩緩地走進。

    “你怎么還沒休息,最近天氣變化很大,你不是身體不舒服嗎?”李世豪不禁問道。(輪椅上的女子就是李世豪的老婆傅明華)

    早些年,李世豪做生意時,因為年少氣盛得罪了上海的一些角頭老大,傅明華為了救他落下了終身殘疾,可是這么多年以來李世豪一直對她不離不棄,也算難得了。

    “你沒回來,我怎么睡得著呢?吃了沒,我給你留了飯,我去給你熱熱吧,”傅明華說著艱難地推著輪椅去熱飯。

    “不用了明華,”李世豪叫住了她,“我在外面已經吃過了,以后這些事你還是交給下人去做吧,我送你回房間休息吧,”李世豪關心地說道。

    “你這些天都在忙些什么,怎么都這么晚回來呢?最近洋行的事情很多嗎?”傅明華詢問道。

    “你就不用操心了,我這幾天的確比較忙,忽略你了,真是對不起,過段時間就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你想去哪里玩,我陪你去,”李世豪最近都在秋水色身邊,他愧疚地說道。

    “我都這個樣子,還能到哪里去,我只想在家里和你好好地吃頓飯,到那天你早點回來就是了,”傅明華用希望的眼神看著李世豪。

    “你放心,那天我會早點回來的,你早點睡,我還有事要處理一下,”李世豪把傅明華抱上床,就去了隔壁的書房。

    這時傅明華在李世豪走后,望了一眼放在桌上的報紙,這是今天早上的報紙,頭版就是報導這次“上海花”比賽幾位比較熱門的選手,其中一版還就秋水色和李世豪之間關心做了含沙射影地揣測,傅明華是一個十分相信自己丈夫的人,可是心中難免還是會有所不安,但她也不敢多問,她害怕她和李世豪之間和諧的關系會被破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421803_31_100-m
我的同居美女上司
作者 皮蛋瘦肉粥ai
  本書很純,很曖昧......   楚小天,一個界於明色與悶騷之間的純情小青年,頭腦聰明的...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