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接下來幾天,沈曼婷和秋水色都在為比賽而忙著做準備,溫韶華最近接到了一封邀請函,那是上海兒童福利所寄來的,邀請溫韶華去做它們福利院成立的剪彩嘉賓,這個兒童福利院是十幾年前溫韶華的父母投建的,自從他的父母死后,就一直停建了,直到幾年前溫韶華再繼續捐款,才又開始動工的,這次的剪彩嘉賓當然非溫韶華莫屬,這個福利院是溫韶華和他父母唯一的回憶,當天早上,溫韶華早早地就起來做準備,陳浩南一早就準備開車送他過去,溫韶華從一個舊式的保險柜里拿出了一個懷表,銀白色的外殼,溫韶華打開里面,里面鑲嵌著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對年輕的夫婦,女的手上還抱著一個嬰兒,溫韶華用無比迷惘的眼神看著照片,眼神卻極其的悲傷。連蓮姨站在門口許久都沒注意,蓮姨無奈地看著溫韶華,嘆了口氣,接著她敲了兩下門,接著說道“韶華,你準備好了嗎?浩南已經下面等你很久了。”

    這時,溫韶華才回過神來,他看了一下旁邊的外國時鐘,“蓮姨,你跟浩南說一聲,我馬上就下去了。”

    “韶華,你別嫌我多嘴,有些話我已經說過好幾次了,但我還是要說,不能挽回的事你就別再多想了逝者已矣,活著的人始終還是要往前看,未來的好與壞是要看自己的,你就不要再糾纏于過去的事,我相信姐姐和姐夫也不想看見你這樣子過一輩子,”蓮姨以一位長輩的身份勸告了溫韶華幾句,就走下樓去了。

    溫韶華心里知道蓮姨的話是正確的,可是他的心早在十幾年前的那一天晚上就緊閉起來了,他不愿再去相信,也不愿再去付出,對于他而言,他所依靠的永遠都是自己,溫韶華收拾了一下心情,走下樓去,“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浩南,我們走吧。”

    福利院多的人一早就在門口等溫韶華的到來,溫韶華的車一開進去,福利院的陳院長就馬上走上前去跟他打招呼,“溫少,很感謝你能來參加今天的開幕儀式,你里面請。”

    在鑼鼓喧天中,剪彩儀式正式開始,陳院長宣讀了開幕的致辭,“各位記者朋友和百忙之中抽出來參加這次開幕儀式的嘉賓,今天我很高興上海福利院終于落成,我作為院長會秉承奉獻社會的原則,收容更多的困難兒童,今天我還要感謝一個人,如果沒有他的鼎力相助,福利院也不可能這么快就能成立,這個人就是溫韶華溫公子,大家掌聲歡迎一下,讓他跟我們說幾句話。”

    在大家的熱烈的鼓掌聲中,溫韶華緩緩走上臺去,慢慢的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首先,我很感謝大家今天能來參加這個開幕儀式,也希望大家今后能多多支持這個福利院的活動,小孩子是最需要呵護的,奉獻自己的愛心和力量,這也是我當初竭力支持福利院成立的原因,以上就是我個人的一些看法。”

    “大家為溫公子的精彩講話鼓掌支持一下,”陳院長在臺下這樣說道,臺下響起一陣如雷的掌聲。儀式一結束,溫韶華本想馬上離開,這時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住了他,“溫少,怎么早走,”溫韶華回頭一看,竟然是嚴先生。(這位嚴先生就是先前溫韶華帶到大世界的那位客人,他也是位政客)

    “好久不見了,嚴先生,你怎么會在這里呢?”溫韶華問道。

    “我這次是專程來找你的,”那位嚴先生說道。

    “嚴先生一向貴人事忙,不知這次有何貴干?”溫韶華問道。

    “貴干談不上,不過倒是有筆買賣想和你談談,不知溫少可否有空?”嚴先生認真地問道。

    “哦,你到底是什么買賣要勞煩嚴先生你親自出馬?”溫韶華有點心動了。

    “這次我來主要是要為你引薦一個人,這里人多嘴雜,說話不方便,那人已經在屋里等你很久了,你就隨我來一下,”嚴先生說完便為溫韶華引路,溫韶華示意陳浩南在外面等候。

    隨后,溫韶華在嚴先生的引領下,進到了福利院最里面的一個小房間里,剛一進去,他就發現里面站著一位身著舊式長袍的男人,身邊還有幾位身著黑色中山裝戴著黑色帽子的男人,基本上都緊挨著那位身穿舊式長袍的男人,大概都是那個人的保鏢吧。

    溫韶華剛剛上前,“不好意思,我們要搜一下身,請你配合,”兩個身著黑色中山裝的男人舉起手示意溫韶華暫時先不要上前,要先通過他們的搜身檢查才能過來。

    “好大的陣仗呀,不過算了,看在嚴先生的面子上,今天我就破例一次,讓你們搜身,”說著說著溫韶華便舉起了兩邊的手。

    “不好意思,得罪了溫少,請原諒我們的無禮,”嚴先生先向溫韶華道歉。

    “算了,嚴先生,你們這么緊張,想必前面那位必定是為了不得的大人物吧,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溫韶華有點期待地說道。

    等溫韶華搜身完以后,嚴先生正式為他引見那人,“溫少,我來為你引見一下,這位是汪老板。”

    “汪老板,我來為您介紹一下,這位是…..”嚴先生剛要開口,就馬上被打斷了。

    “溫韶華,溫少嗎?你的大名我在來上海之前已經有所耳聞,”這時那人慢慢轉過身來,雖然他是一副商人的打扮,但他渾身上下都透漏出一股軍人的氣息,這點溫韶華很清楚。

    “你好呀,溫少,”說罷那位戴老板伸出手來向溫韶華以示友好。

    “久仰大名呀溫少,果然是一表人才,真是英雄出少年,聽說你做生意也很有一套呀,有機會要教教我這位老人家,”戴老板有點恭維地說道。

    “戴老板真是說笑了,看戴老板的樣子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輩吧,我這個人就是喜歡直截了當,戴老板有什么事就開門見山地說吧,”溫韶華有點半開玩笑地卻又不失分寸地說道。

    “好,我就喜歡爽快的人,我這人是個大老粗,也不喜歡拐彎抹角的,我就直說了,我這次來是有筆大生意要跟溫少你談談,不知道溫少你可有興趣,”戴老板的話極大挑起了溫韶華的興趣。

    “戴老板說白了我就是個生意人,既然是大買賣,我當然有興趣呀,我就洗耳恭聽是什么大買賣,”溫韶華饒有興致地說道。

    “好,既然溫少有興趣,那我就不妨直言了,我聽說上海幾個最重要的碼頭都是溫少的,而且連最近上海政府正在修建的鐵路也有一部分是溫少你投資的,不知道可否有此事?”戴老板說著說著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溫韶華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心想“真是一只老狐貍,竟然把我的底細摸得那么清楚,碼頭的事還說得過去,但是鐵路的事一向都是由自己跟政府交涉,一直都是保密的,連浩南都不知道的呀,他知道得這么詳細,一點推脫的余地都沒給有給我留,”“哎呀,戴老板真是消息靈通呀,看來戴老板在上海也是人脈頗廣呀,”溫韶華感覺被人算計了有點不高興的對他說道。

    “溫少,你別不高興,我不是故意查你的底,只不過我們中國人有句話叫做知己知彼才能做永遠的常勝將軍嗎?我這個人向來小心,從來不打沒把握的戰,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戴老板想溫韶華解釋道。

    “那好,我接受你的道歉我們言歸正傳吧,你問我碼頭和鐵路到底有什么意圖?”溫韶華直接問道。

    “好,那我坦白相告,海上的地上的運輸路徑皆掌握在你的手里,只要溫少你點頭,我相信什么東西都能從上海運出去,什么東西都能從上海運過來吧,”戴老板的話讓溫韶華的心里產生了一股不安,溫韶華此時不停的揣測他到底打什么鬼主意。

    “溫少,可否再借一步說話,”戴老板示意溫韶華接下來的談話只能有他們兩人知道。

    溫韶華和那位戴老板避開身邊所有人,戴老板示意溫韶華低下頭,在溫韶華的耳邊嘀嘀咕咕地說了老半天。

    這時一絲黑影以極快的速度從窗前掠過,“誰,你們快去看看,”戴老板讓身邊的人趕緊去查個究竟,“來得可真快呀,”戴老板不知不覺地說了一句,溫韶華也湊上前去一趟究竟,他只看見一個飛奔而去的背影,只是他心里竟不知不覺地感到那個背影會如此的眼熟,究竟是誰?溫韶華的心里充滿了疑慮。

    “溫少,此地不宜久留,我們今天的談話就到此為止吧,你好好考慮一下今天我跟你講的事,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你的答復會令我滿意,”戴老板拍了拍溫韶華的肩膀,就帶著他的人離開了,包括那位嚴先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的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