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豫、開始行動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等他們離開后,溫韶華也和陳浩南離開了福利院,一路上溫韶華一言不發,陳浩南難免有些擔心,“溫少,剛才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我怎么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陳浩南不禁問道。

    “浩南,你和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除了蓮姨以外你是最了解我的人吧,你覺得我是怎樣的一個人,”溫韶華的問題讓陳浩南感到有些奇怪。

    “哎,溫少,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你,至少在我心里,對于朋友,你重義,這就夠了,”陳浩南回答道。

    “是嗎?有時候我也認不清自己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或許應該說我找不到一個真正了解我的人,”溫韶華無奈地說道。

    “溫少,是好是壞,并沒有決定的界限,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讓你這么為難,可是我希望你能遵從自己的意愿,不要做出讓自己后悔的事,”陳浩南鄭重地說道。

    聽完陳浩南剛才的那番話,溫韶華知道要是答應剛才戴老板說的那筆生意,他可能連陳浩南這個唯一的好朋友都會失去,(其實戴老板想借溫韶華的碼頭和鐵路線運一些物品,說是說正當的貨物,可是溫韶華心里很明白,絕不是一般的貨物那么簡單,陳浩南原本是想當律師的,后來是為了幫溫韶華,他才放棄的,以他那么正直的個性要是讓他知道了這件事,他肯定會和溫韶華決裂的,更何況溫韶華已經瞞著他從事灰色地帶的生意很久了)。

    “戴老板,你覺得溫韶華會同意剛才你說的那筆生意嗎?”這時嚴先生在松戴老板回去的車上不禁問道。

    “他會答應的,”戴老板很肯定地說道。

    “戴老板你怎么會這么肯定,我和他接觸的時間比您還長,我還沒摸清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嚴先生有點不相信的問道。

    “老嚴呀,多活幾年就是有這個好處,看人的眼光會銳利些,我光看這個年輕人的眼神就知道了,那是一種充滿野心又急于成功的眼神,沒有普通生意人的迂腐不堪,攀上我們對他而言是一個天大的機會,他不會白白的浪費的,你等著看吧,可是他的眼神里也有著一種我也說不清的黑暗,好像要毀了全世界一樣,真是可怕,”戴老板雖然很有把握難免會有些擔憂。

    這時剛才跟蹤戴老板一行人的那人來到了秋水色住的地方,整個屋子一點燈光也沒有,這時那人站在玻璃鏡旁,卸下來一身的裝扮,換上了一身旗袍,原來那人是秋水色呀,這時吳先生和張穆恒走出來,“怎么樣,水色,確定是戴慶祥嗎?”吳先生急切的問道。

    “我肯定是他,他那張臉就算化成灰我都認得,”秋水色咬牙切齒地說道。

    “吳先生,你下命令吧,我今晚就去要了他的狗命,”秋水色說罷就想沖出去。

    “等等,水色,你平時很冷靜的,怎么今天這么沖動,戴慶祥只是我們這次的目標之一,你要是這時殺了他,只會打草驚蛇而已,我知道你恨他入骨,可是為了大局著想,你要忍耐,你現在就忍不住,到時你見了他,你怎么辦呀,”吳先生嚴厲地說道。

    “是呀,慕華,吳先生說得沒錯,現在最重要的是忍耐,為了國家,個人的恩怨算不了什么,”張穆恒也在一旁勸說道。

    這時秋水色聽完他們兩人的話,終于冷靜下來了,“對不起,吳先生張大哥我不應該讓仇恨沖昏了頭,影響了我的工作,”秋水色向他們兩人道歉。

    “你能這么想就太好了,接下來我們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計劃吧,這次就要你幫忙了,穆恒同志,”吳先生說道。

    “我等這天已經等得不耐煩了,你下命令吧,吳先生,”張穆恒摩拳擦掌地說道,可是還是忍不住咳了幾聲,張穆恒的身體的確不好,這讓吳先生和秋水色難免有些擔心。

    “穆恒同志,如果你的身體實在撐不住,你也不要勉強,”吳先生擔心的說道。

    “是呀,張大哥,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們說,”秋水色也說道。

    “沒事的,慕華、吳先生,我這點小病小痛,跟你們兩位所承受的痛苦比起來實在是無足痛癢,慕華,面對自己的仇人卻不得不強顏歡笑其實真正難為的是你呀,至于吳先生,你就…..”張穆恒本想繼續說下去,可是眼角瞄了一下吳先生就沒再繼續說了。

    “好了,水色,我和穆恒該走了,你自己一切要小心呀,”吳先生在說這句話時讓秋水色感到一股從未有過的作為長輩的溫柔。

    “不好意思,吳先生剛才差點就說出來了,”張穆恒在離開秋水色家后向吳先生道歉。

    “沒事的,穆恒,不過我希望那件事以后再也不要提起,尤其在水色面前,那件事要是說穿了,傷害最大的人是水色,”吳先生鄭重地說道,張穆恒會意地點了點頭。

    快要臨近決賽了,所有人都在關注這場上海久違的盛事,沈曼婷秋水色以及其他的參賽的人都在認真地做準備,秋水色也沒了上次的漫不經心,非常地重視,為了支持秋水色,這幾天李世豪都是親自接送她到大世界,可是這一情形被一些專門喜歡挖花邊新聞的記者逮著正著,拼命在報紙上大肆渲染,以致秋水色與李世豪之間的關系成了所有人茶余飯后的討論的話題,這種風言風語自然少不了傳入傅明華的耳朵里,不管她再怎么相信李世豪,可是內心還是會產生一些動搖,她原本也是上海有名的大家閨秀,出身于書香門第,她心里知道李世豪工作很辛苦,所以她一直沒有將外面的一些流言蜚語放在心上,可這次作為女人的直覺,她隱隱感到這個秋水色不是個簡單的人物,而且自從自己癱瘓后,自己嘴上不說,心里難免有些自卑,心里始終覺得自己拖累了李世豪,再加上最近李世豪又經常不在家里,這使她的不安日益加劇,這一天她等到很晚,直到晚上12點的鐘聲響起,李世豪這才走進家門,這次傅明華終于按耐不住,“世豪,這幾天怎么都這么晚回來,你到底去哪了?”

    可是最近李世豪既要處理公司的業務,又要處理幫秋水色準備參加決賽的事,回到家里,李世豪早已疲憊不堪了,她只是當傅明華的話只是一般性的關心并未多想,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最近要幫一位朋友的忙,是比較忙了點,你不用擔心。”

    “可是……”傅明華還是想繼續問下去,可是李世豪打斷了她,“別可是了,很晚了,早點休息吧,何況你忘了過幾天是什么日子?”

    “你還記得,除了上次提起以外,你就再也沒有說過,我還以為你忘了呢?”傅明華有些欣喜地說道。

    “當然,這么重要的日子,我一定會回來和你一起慶祝的,”李世豪向傅明華這么保證到。

    可是令李世豪萬萬沒想到的是這最后一場比賽,平靜之下卻是波濤洶涌,暗藏殺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1_8014-m
六嫂的城市情人
作者 冰菊傲梅
  六嫂是遠近聞名的金鳳凰,臉蛋俊的像剝了皮的雞蛋,惹的村裡的男人,火燒火燎的難受。   一...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