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進京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將軍?是何進嗎?呂布好像記得這個時候能當上大將軍的應該就只有那個著名的屠夫國舅何進了,他怎么了?掛了?但是隨后一想,腦海中一件事讓呂布那英俊的臉色霎時變得蒼白起來。

    不管自己怎么猜測,呂布還是接過那份帛書,仔細的看了起來。

    呂布打開一看,就被那兩個鮮紅的大字給吸引住了,駕崩?大漢皇帝劉宏駕崩了?你不是何進的命也不遠了,自己的命運之輪也隨之踏來?

    “奉先,你看要如何應對……奉先?……”丁原看著愣在一邊臉色有些發白的呂布,呼喊道。

    “額,義父什么事?”直到一邊有人推了一下自己,呂布才回過神來。

    “奉先,你沒事吧?”丁原看著呂布那蒼白的臉色關系的問道。

    “沒事啊,孩兒怎么可能有事!”呂布迷茫的看著丁原。

    “那你的臉色為何霎時變得毫無血色?”

    “多謝義父關系,孩兒只是吃驚于我大漢皇帝為何會突然駕崩。”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想我大漢皇帝深受宦官之輩蒙蔽,用那女色掏空龍體,自己卻獨攬大權,所以我大漢皇帝才……”

    丁原嘆了一口氣后“不是吾兒看過手詔后,有何良策?”

    進京?殺宦官?然后就是殺丁原投董卓做個三姓家奴?歷史的車輪滾滾而來,自己要怎么辦,阻止?一代霸主豈會被這等事亂了分寸?順著歷史?那自己要怎么辦?呂布抬著頭看著丁原那深邃的眼神,那嘴角慢慢的溢出些許鮮血,然后那眼神一凝,好像下了某種決定一般。

    “義父若信得過孩兒,孩兒愿獨自領軍應大將軍之邀!”呂布低頭呼聲道。

    “奉先?你這是何意?”丁原看著下首愿意一人領軍前去的呂布問道。

    “義父,竟然王別駕覺得其中有詐,那么孩兒愿意以身探視,憑孩兒的武藝,孩兒相信,應該會有自保的全力吧。”

    “奉先,對你義父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我怕你會身處困境啊,畢竟你剛剛完婚不久,不必如此。”

    “孩兒愿為義父赴湯蹈火!”呂布抬頭看著丁原,那眼中充滿著感謝。

    呂布知道,如果沒有遇到丁原,自己好像沒有任何的機會尋找到自我,會迷失在殺戮之中,所以,呂布對于丁原的感激是非常誠懇的。

    雖然讓自己尋找到自我的不是丁原,但是丁原給自己創造了機會,那個女子,有著北方人的武勇但是卻十分的活潑,把自己這個“病入膏肓”的病人帶出了病區,雖然并沒有完全痊愈,但是呂布感到這才是自己。

    “吾兒如果執意如此的話,那十日后,就代領五千精兵前去吧。”

    聽到丁原的答應,呂布終于松了一口氣,這樣說明歷史還是可以改變的,如若丁原不進京的話,那么就不會死,那么自己就……

    “傳我軍令,通告各個郡縣,并州應大將軍令,興兵入京,勤王誅逆,以清君側,向各郡縣集合人馬物資,十日后,從晉陽出發!”

    “屬下遵命!一聲聲聲音從議事廳傳出。

    回到府邸的呂布顯得有些壓抑,不知不覺的就走到自己的房門,輕輕的推開房門,生怕那開門聲會打擾了嚴嫣的美夢。

    “夫君,你回來了。”呂布一開門,嚴嫣就睜開雙眼看著那輕手輕腳的進來的呂布。

    “嫣兒還沒睡啊。”呂布看著那在月色的映襯下的俏臉,輕聲說道。

    “夫君沒來,嫣兒怎么能夠安歇呢?”嚴嫣眨了眨那靈動的眼睛對著呂布調皮的說道。

    “嘿嘿,就知道嫣兒對我最好了。”呂布不知道是不是嚴嫣讓他改變的原因,還是呂布自己本身性格所致,反正在女人面前,呂布好像總是十分的溫柔。

    “嫣兒為夫君寬衣。”說罷,就要掀開被子。

    “沒事沒事,嫣兒躺著就好,為夫自己來便是。”呂布一把按住要起身的嚴嫣說道。

    “夫君,義父喚你前去何事?”嚴嫣看著呂布那有些愁眉不展的樣子,關心問道。

    “一些瑣事而已,嫣兒不必在意,還是先睡覺吧。”說罷,直接如魚貫耳一般,鉆入被窩之中。

    …………………………………………

    十日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十日的時間,并州人馬全部調動開來,匯集與晉陽城外,那人數竟然達到了三萬人。

    對于這人口本來就不多,在加上邊境有鮮卑等在外窺視,并州能夠湊齊三萬人馬已經是極限了,畢竟這不是三國的時候,沒有人敢大刀闊斧的征兵。

    十天的日子,對于沉浸在溫柔鄉的呂布來說,這一切都太過短暫,呂布不知道自己這樣改變歷史會有什么樣結果,但是呂布知道如果按照歷史發展,自己會有什么樣的結果,所以呂布只能去改變。

    看著城門下的三萬人馬,呂布心中那顆跳動的心在集聚起伏著,好像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而準備的。

    “奉先,此去一路艱苦,務必保全自己!”丁原那斑白的兩鬢顯得更加的滄桑,對著呂布提醒到。

    “放心吧,義父,孩兒定當不會辱沒了我并州狼騎的威名的。”呂布看著那英勇的士兵,心里頓時豪情萬丈。

    丁原看著呂布那自信的樣子,但是呂布鎧甲卻有些黯然失色,立馬命人把自己這多天準備的禮物拿了過來。

    “奉先,這是為父送你的一些禮物,希望你凱旋而來。”

    丁原拿起那獸面吞頭連環鎧,和獅蠻帶給呂布親自穿上,最后一件錦花袍將呂布的英武體現著淋漓盡致。

    丁原感慨道“吾兒奉先果然是人中龍鳳,此名定要改成人中呂布啊,哈哈~”說完大笑開來。

    “孩兒定當勤王誅逆,以清君側。”呂布單膝跪地,對著丁原說道。

    “來人,我要親自為奉先擂鼓送行。”丁原扶起呂布,對著身后的士兵說道。

    呂布看著丁原離去的背影,立刻開始四處觀望,似乎在尋找的什么,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結果。

    “唔唔唔~”一聲聲悠長的號角聲沖天而起,似乎在斷了呂布尋找的念頭,催促著呂布離開。

    “咚咚咚~”隨著號角的響起,那鼓聲在丁原的親自帶領下,也隨之響起,丁原那有些斑白的發絲以為劇烈的敲打鼓面而脫離的束發,肆意的在風中飄著,這讓呂布心中多了一份感動。

    呂布最后看了一眼盡頭,發現并沒有自己要尋找的蹤跡畫戟虛擺一道,喊道“出發!”

    隨著大軍的開拔,那鼓聲和號角聲再次響起,讓人感覺自己心中的熱血正在被激發出來一般。

    “夫君,你一定要平安歸來!”城墻的拐角處一道清影在默默的為呂布祝福著,那兩行清淚在訴說著佳人心中的不舍。

    呂布一路前行,那號角聲逐漸變得淡薄消失,呂布十步一回頭卻不能望見倩影,呂布心中多想在看她一眼,說不定這一去,兇多吉少。

    望著那漸漸升起的旭日,呂布不在顧左右而想其他,自己改變了歷史,這一切都會改變,這樣就……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4-m
國士
作者 衣山盡
  一個現代人,穿越到明末的江南。此刻的揚州還是歌舞升平,還是小橋流水曲水流觴,但亂世即將來臨...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