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誰敢傷我義父 (求推薦收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溫明園,這溫明園不是董卓叱喝丁原的地方嗎?如果沒有自己的話,那丁原不是……

    呂布不敢在想下去,立馬進入軍帳取出畫戟,一身便裝就騎上馬兒,快速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呂布雙腿緊緊夾著馬腹,而那腳上的馬鐙卻沒有起到任何作用,馬兒好像到了呂布心中的緊張,沖腹部傳來那如同鐵絲纏繞的感覺讓馬兒發狂的朝著前方而去。

    丁原,呂布腦海中不斷浮現出丁原對自己的關懷。

    “布兒,我今日被你定了一門親事,那晉陽的大族嚴氏想要把女兒嫁給你,不知布兒意下如何?”丁原那笑嘻嘻的看著一臉寒冰的呂布,而那時自己卻沒有組織,因為自己把丁原當作了長輩。

    結親的時候,呂布心中的寒冷漸漸被打破,呂布也真正認識到了自己的存在,不再被那嗜殺所籠罩,雖然影響還在。

    而此事之后,丁原就把自己認作義子,自己也順其自然的同意了下來,這一切呂布都沒有后悔。

    呂布狠狠的抽了一下馬兒,原本有些疲乏的馬兒再次奮起朝前奔去。

    漸漸的,呂布看到了溫明園的三個打字,心里的渴望更加的強烈。

    “來者何……”站在溫明園前的士兵正想問話,呂布就直接用畫戟來證明著自己的來意。

    “不好啦,敵襲!”一句話如同在平靜的湖面扔下一刻石子一般,雖然石子再小也會打破湖面。

    呂布看著如同捅到馬蜂窩一般,不斷聚集的“馬蜂”直接畫戟一刺,刺入那率先涌入者的胸膛,對其說道“董卓在何處宴請百官?”

    “不知!”

    話音未落,呂布畫戟用力一甩,那人直接倒飛出去。

    一次次的沖入包圍圈,一次次的揮動畫戟,都會帶走一顆顆鮮活的生命,而那呂布想要的答案卻沒有任何結果。

    “說,董卓在何處宴請百官?”呂布全身如同浸在血水中一樣,那一身便裝已經染成血紅色。

    “在西北方向的大廳內。”被呂布用畫戟加載脖子上的士兵,震驚的看著呂布,都驚訝與呂布的武藝,竟然如此英勇,口中的話語如同口吃一般說出來。

    相對于呂布的爭分奪秒,丁原那邊卻是鶯歌燕舞,一個個身姿曼妙的舞女在中間跳著美麗的舞蹈,那如同出水蓮花一般,讓人忍不住停下手中的酒杯,認真觀看起來。

    看著漸入佳境的眾大臣們,董卓那被滿臉肥肉掩蓋下的眼睛顯得更加的細小。

    董卓慢慢的收回那放在舞女身上的目光,拿起手中的酒杯,對著眾大臣們喊道“今日,天子命我在溫明園宴請各位大人,大家為了順利就會天子干杯。”說罷,直接率先一口而盡。

    “董刺史客氣了,董刺史快馬從西涼趕回京城救駕,這是多么大的功勞,我們怎么能夠與董刺史爭功呢?”一個溜須拍馬之輩頓時對著董卓拍馬道。

    “哈哈哈,劉大人客氣了,救駕乃是我們這些做臣子應該做的,董某何來功勞,您說是不?”

    “是是是,董刺史就是謙虛。”劉大人看到董卓那笑意滿臉的樣子,也知道董卓此時心里有多么高興。

    慢慢的隨著歌舞的褪去,董卓自飲了一杯,對著大臣們說道“董某有一言,請各位大人靜聽。”

    各位大人看到董卓說有話要說,一個個緊緊的盯著董卓,不知道董卓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丁原看到董卓有話說,嘴角泛起一絲笑意,自顧自的飲了一杯,雙眼看著董卓。

    感覺到眾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自己的身上,也沒有理會有沒有反對的意見,董卓便站起身子說道“天子乃萬民之主,龍之傳人,不可無威嚴,今上懦弱,有失我大漢天子之風采,不若成留王聰明好學,可承大位,吾欲廢帝,立成留王為帝,諸位大臣意下如何啊?”

    本來不知道董卓本意的大臣們都驚恐的看著董卓,廢帝,這個董卓竟然想要廢帝,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汝乃何人,竟敢妄斷天意,天子之事,豈是你一個小小的西涼刺史所能夠說廢就廢的?”一個忠直的大臣聽到董卓的話后,立馬拍案叫起。

    “哈哈,何人,我乃何人,我董某就讓你看看我是何人,來人啊,給我把這廝拿下。”董卓話音未落,屏風后面涌出了大量的刀斧手,而一個頭領模樣的人,直接一個健步,把剛才那個出言不遜的大臣,一刀兩斷。

    大臣們看著就就地處決的大臣,心里突然冒出一股寒意,而看著那流淌了一地的鮮血,大臣們都嘔吐不止,養尊處優的他們,何時見過這樣的場面。

    而一些聰明的人臣,則是想到了更深的一層,董卓這次宴請是否是圣上下旨,是不是董卓為了想要廢立天子而傳的矯詔,目的就是為了……就是為了……

    大臣們一個個顯得十分的驚恐,內心的恐懼不斷敲打著他們那脆弱的心靈。

    “董刺史您今日所做是否太過了?”丁原飲下一杯美酒后,緩緩的說道,好像剛才發生的一幕并未給自己造成多大震撼一般。

    其實也難怪,作為邊疆的刺史,這種場面怎么會沒有見過,又不是京城這樣的天子腳下的大臣。

    “不知建陽兄何意?”董卓笑瞇瞇的看著說話的丁原。

    “身為臣子,就要有做臣子的明悟。”丁原放下酒杯,一字一頓的說道。

    “丁建陽,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董卓看著丁原在指責與他,心里的火氣頓時蹭蹭蹭想著火災的程度爆發著。

    “董仲潁,被人怕你,我丁建陽可不怕你!”丁原直接拔出佩劍一劍把身前的案牘給一劍砍斷,佩劍虛指董卓道。

    大臣們一個個驚恐的看著兩人,原本身為同事的兩人,現在如同水火一般。

    “來人,給我把他拿下,我要親自把他的頭顱栽下來。”

    “噠噠噠”一個個手持利器的士兵把丁原包的死死的。

    “砰!”一聲巨響,那溫明園的大門直接倒塌,一個全身是血的人屹立在門的中央。

    “誰敢傷我義父!”冷漠的聲音傳入在座的每一個人的耳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784740_5_224-m
明末工程師
作者 米釀
  二十一世紀的工業設計師李植穿越到明末。
  沒有錢?搞個飛梭織布機來,立刻賺到盆...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