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年少輕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喂,說你呢,往哪看,眼睛別跟雷達似的到處亂掃!目視前方,挺胸、收腹、抬頭,五指并攏,緊貼褲縫。看看你們,真是有辱于你們身上的這身迷彩。”滿操場都回蕩著甄少強沙啞又帶有震懾力的聲音。

    操場上藝術師范的學生們正接受一年一度的軍事訓練,不倫不類的迷彩下透著不服氣,女生們怒視著甄少強,但又迅速的按他的話調整了站姿,甄少強不屑的瞟了一眼,很顯然,他剛才的羞辱達到了效果。

    “站軍姿五分鐘,誰要是被我發現偷懶,發現一個加兩分鐘,你們看著辦。”

    甄少強看了看表,毫無表情的看著面前一個個花兒一樣的少女們被烈日無情的侵蝕著,他無聊又挑釁的不按秒鐘速度,慢悠悠的數著:“一、二、三、四----五十九,一分鐘!一、二”。

    “報告!”一聲清脆的女聲打亂了甄少強緩慢的數數,他尋著聲音望去,一張漂亮又扭曲的臉正朝向他,‘中暑?去方便?’甄少強腦中閃現著女生報告的原因,他定了定神,“說!”“這-不-公-平!”女生似乎用盡了全身力氣的把這四個字扔了出來,然后瞪大了雙眼。

    甄少強嘴角輕輕上揚,隨及冷冷的說:“怎么不公平?”“你沒按正常速度數數,”女生理直氣壯且毫無畏懼,隊列開始松動起來,顯然她的話引起了共鳴。

    甄少強用余光快速的看了一下想混亂的隊伍,果斷的大喊了一聲“全體都有,立正!”女生們嚇了一跳,很快的恢復了站姿,“你,出列,站在我身邊的這個位置,你的時間是十分鐘,其他人五分鐘,從現在開始算起。至于罰你的理由是:質疑教官的數數能力,如果你不服氣的話,你可以依舊在你的隊列中站著,而你的同學們得陪你多站五分鐘!給你十秒鐘決定。”

    甄少強好奇的等待著女生的決定,一個人影很快的站到了他的身邊,甄少強忍不住看了一眼,標準的軍姿配上1米65的瘦弱身材,看上去有點弱不禁風,白皙的臉龐上有著一雙清澈水靈的眼睛,美好中透著一股倔強,甄少強倒吸了一口氣,對自己的決定有點后悔,他盡量不去看那女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軍容,繼續他那種漫不經心的數數:一、二、三、四----五十九,一分鐘!一、二、三------

    “簡直就是法斯西,不,絕對的滅絕師太,霄妍,你就不該聽他的!”兩個女生不憤的拿著軍帽當扇子,狠狠的對著凌霄妍扇著,“得給他起個外號,什么好呢,吸血鬼?地獄男爵?”

    凌霄妍,就是那位頂撞教官而被罰的女生,此時的她已經精疲力盡,滿腦子只想著媽媽做的冰綠豆湯,再也沒有多余的力氣取什么外號,她斜靠著楊柳樹,拉了拉身邊冥思苦想的女生,迷離的看著她,“吳楠,別想了,給我找點水,渴死了,你斗不過他的,他比雷達還敏銳,讓他知道你給他取外號,還不整趴你,看我現在這個樣,你的未來比我還黑暗。”

    “喲,雷達,好外號,哈,就他了!”吳楠像發現什么新大陸一樣興奮不已,撇下凌霄妍便奔走相告,四周頓時笑聲一片。“哎,別忘了給我拿水。”凌霄妍哭笑不得的看著吳楠那狂喜的身影,無奈的嘀咕:“比他還沒人性,朋友都快死了,你還有心思偷樂,交友不慎啊!這叫什么事啊,我強出什么頭,班里還有四大金剛呢,真是的,男生讀什么藝術師范啊,一群的娘娘腔,該出手的時候拿不出手,真晦氣!”

    “后悔啦?我還以為是真真兒地巾幗英雄呢!”“關你什么事兒,一邊涼快去!做了縮頭烏魚還想在這裝陽剛啊,剛才干嘛去了,看到那個缺德雷達連大氣都不敢出,你們四個只配當受氣小媳婦,以后準是在家喂奶的料。”凌霄妍閉著眼,以為是班上僅有的四個活寶男生,正愁氣兒沒處撒,頭也不抬的就數落起來。

    “脾氣不小嘛,你是說我缺德嗎?”凌霄妍一股寒意從腳底直竄上來,猛的睜開眼,只見甄少強雙手交叉,倚靠在一棵柳樹上,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個表面溫柔,個性剛強的女生,這時的凌霄妍一點倦意也沒有了,跟中了邪似的猛一起身,“教官好!”“我好嗎?哪好?缺德?吸血鬼?地獄男爵?”

    甄少強故意調侃著,看著眼前手足無措的凌霄妍,他往她身邊靠了靠,小聲的說:“我覺得雷達不錯,你覺得呢?”凌霄妍有種想撞樹的沖動,看著不遠處吐舌頭的吳楠,她恨不得自己就是把飛刀,對著吳楠的舌頭就是一刀。凌霄妍想,反正橫豎都是死,豁出去的頂了一句“教官喜歡就好,沒什么事我喝水去了。”甄少強看著飛奔而去的凌霄妍,爽朗的笑起來。

    “強子,你和她們這些藝術女生較什么勁啊,就兩周時間,還想背一麻袋口水回隊啊,這種小女生最難纏,自求多福吧!”音樂二班的教官唐鵬幸災樂禍的看著甄少強,“對付我,她們還嫩點,軍隊就有軍隊的紀律,既然是軍訓,一切就按軍隊的規矩來。”唐鵬搖搖頭,一副你等著挨抽的表情,甄少強無所謂的拿出口哨朝他晃了晃,大喊一聲“集合,準備訓練!”

    “累死了,簡直就是世界末日,我們怎么這么倒霉啊,碰上這么個惡魔,你們看,二班的唐教官,美術班的陳教官,孫教官,哪個都比他好,蒼天啊,你開開眼啊,把他變走吧!”吳楠絮絮叨叨雙手合十的在屋里打轉。

    “吳楠,閉上你的嘴,還變走呢,他是這期的總教官,你省省吧,多求求半夜少點緊急集合還差不多,而且我覺得把你變走更合適,你這只當世烏鴉可把我霉到家了,也不知他正想什么絕招滅了我呢!”

    “頭兒,你真是不識好人心,你是我們404宿舍的第一把交椅,我可是真心為你打抱不平啊,沒夸我仗義還數落起我來了。”

    “我怎么有種掉進賊窩的感覺,第一把交椅,我還宋江呢,我就覺得納悶,外號你起的,怎么全賴我身上了?”凌霄妍懷疑的看著吳楠。

    “就,就是嘛,怎么回事?他會算?順風耳?當兵的耳朵好,況且聽說他還是他們指揮學院內衛專業的姣姣者呢,文武雙全的人才。”吳楠心虛的轉移話題,深怕凌霄妍覺察她的出賣。

    “你怎么對他這么了解?”“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舍長大人,小的我幫你捶捶。”凌霄妍也真是累了,什么也不愿想了,管他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大不了以后不頂撞他就是了,兩周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凌霄妍享受著吳楠不專業的手法,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不遠處的小操場,甄少強正領著教官們做著格斗訓練,引起了學生們的圍觀,一時叫好聲不斷,全宿舍的人都跑出去了,“你們快看,快看啊,二班的教官真是酷斃了,真是女生殺手啊,要是我們班的就好了,頭兒,你快來看啊!”吳楠發春似的尖叫著,凌霄妍厭煩的翻了一下身,捂著耳朵,大喊一聲“閉嘴,再叫我一下,我讓你直接下四樓,你信不信!”

    凌霄妍非常珍惜這一小時的休息時間,外面的精彩只能充耳不聞,因為她知道,未來這幾天等著她的絕對沒有什么好事。

    晚飯過后,今天甄少強破天荒的沒有安排什么訓練,只說各班整理好各自的內務,凌霄妍安排好舍友們按她所知道的軍事標準疊好被子,仔仔細細的把衛生打掃一遍,千嚀萬囑的告誡大家小心行事,等著甄少強的出現,準確的說是等著他的找茬。

    果不其然,沒過多少,樓下就不時的傳來:“起立,教官好!”吳楠悄無聲息的摸到宿舍門口,小心的向外張望,“頭兒,在三樓呢,快上我們這兒了。”

    凌霄妍示意大家別坐著,吳楠剛一轉身,甄少強領著各班的教官就出現了,“教官好!”吳楠嚇得一哆嗦,心想怎么來得這么快,忙退到一邊,怯怯的喊了一聲:“教,教官好!”凌霄妍嘴角一撇,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甄少強把這一切看在眼里,眼底閃過一絲笑意,不冷不熱的說:“恩,準備挺充分,看上去沒什么毛病可挑。”凌霄妍不以為然的看著他,臉上卻寫滿了挑戰。

    甄少強轉身看了看其他班的教官,挑釁的說:“這個宿舍可是人精集結地,就不知這兩周的軍事考核能不能合格,特別是拉練這一項,別到時候全部趴窩就好,是吧?凌霄巖,舍長同學。”

    凌霄妍沒想到他那么直接的把槍口對著她,隨之一個可笑的立正,大聲喊道:“報告教官,我們有信心!”

    幾個教官都忍不住笑出聲來,唐鵬捅了捅了甄少強,然后用他一貫迷死人的笑容說道:“有信心就好,我相信你們能行!各自準備準備,晚上9點半準時熄燈。”說完拉著甄少強轉身就走。甄少強詭異的回頭看了一眼,凌霄妍不屑的揚了揚頭,但是他的那一眼讓她覺得不安。

    “頭兒,這么容易就過關啦,雷達是不是良心大大的好了,今晚可以睡好覺啦,天啊,我不是做夢吧。”隨著吳楠的歡呼聲,全宿舍都活躍起來,唱歌的,跳舞的,早上的被虐忘得一干二凈。

    凌霄妍無奈的搖搖頭,真不明白為什么學校年年要軍訓,軍訓應該是新生的專利,她們都入學第二年了,還要跟著挨訓,第一天就那么難過,還有13天要熬啊,真佩服舍友們還能這么開心的笑。

    凌霄妍冷不丁的想起了甄少強的那一眼,一陣寒意直涌上來,想了想去年的軍訓,慎重的叮囑舍友們:“今晚別脫衣服睡,也別拆被子。”

    “頭兒,你別杞人憂天了,我不管,不脫衣服我睡不著。”“你想死我可不陪葬,脫吧,隨你便,全宿舍就你無可救藥。”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5-m
雌霸天下
作者 老樹逢春
    男人通過征服世界來征服女人,女人通過征服男人來征服世界。這是個“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命...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