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綁上戰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四章:綁上戰車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進了里屋,燕紅葉的臉色瞬間變得冰冷,身份暴露并不是什么大事,反正過一階段也要公開。她擔心的是身份怎么泄露的,如果是百草堂內部有問題,就意味著要進行一場內部清理活動。

    而內部清理,只意味著流血。

    又或是大衍皇朝要對百草堂下手,那也意味著百草堂要收縮在大衍皇朝的生意。不過這一點可能比較小,如果大衍皇朝要對百草堂動手,就不會讓楚牧來打草驚蛇。

    “這重要嗎?”楚牧拉聳著肩膀,一副紈绔的樣子,似乎在挑戰燕紅葉的底線。

    “你可以不說,但我不介意用點特殊手段讓你開口。”燕紅葉忽又笑了,嘴角微微地翹著,帶著幾分戲譴。

    但楚牧絕不會認為她在嚇唬自己,一個出色的丹藥師能夠煉制出讓人提升修為、延年益壽的丹藥,也能提煉出讓人生不如死的毒藥:“我還是覺得不重要,重要的是交易的內容。”

    “那就先說交易內容。”燕紅葉的意思很明顯,如果交易的內容不足以打動她,依然會對楚牧使特殊手段。

    “知道丹辰子嗎?”楚牧說的是一位曾經名氣遠揚的丹王。

    “當然,三十年前就被殺了。”做為丹藥師,燕紅葉當然不會不了解同行高人,丹辰子貴為一代丹王,掌握著好幾種獨門秘法和丹方。可惜,丹辰子沒有傳人,身隕之后,不管是秘法還是丹方,都失傳了。

    “丹辰子有一座秘密洞府。”

    丹王的洞府!燕紅葉霍地站了起來,她相信,只要把這則消息傳出去,絕對會引起各大勢力的爭奪。因為煉丹秘法和丹方對任何一個勢力的發展都極為重要。

    她現在要考慮的是,楚牧的消息有幾分可信度:“你想得到什么?”

    想得到什么?獅子大開口,會讓人覺得是在欺詐,騙完就走;說少了,又會讓人覺得有問題,甚至會被懷疑是故意引誘百草堂上當。

    但楚牧卻不考慮這些,他不是想從百草堂得到什么,而是想把百草堂綁上大衍皇朝這輛戰車。

    至于怎么把百草堂綁上大衍皇朝的戰車,卻要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因為,勢力與勢力的結交同人和人結交是不同的,人和人結交可以因為友誼兩肋插刀,勢力和勢力結交則要建立在共同利益的基礎上。

    也就是說,大衍皇朝要和百草堂有共同利益,才能將百草堂綁上戰車:“祁連山脈,火焰之邊,能不能找到,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祁連山脈,相傳中的鳳棲之地,留下一座巨型火山,噴射五色神火,非大成修士難以靠近。不過知道這個消息,以百草堂的實力,加以細心尋找,應該不難找到。

    楚牧前世也不曾去過祁連山脈,之所以知道這個消息,是因為丹王洞府出世時,幾大勢力相互爭奪,才被流傳出去。當時,幾乎整個修道界都知道這則消息,甚至有去過祁連山脈的修士捶胸頓足,后悔當時沒好好地搜尋一番,不然就能得到丹辰子的傳承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燕紅葉不相信天上會掉好事,更不會有人無緣無故送上一座丹王洞府。她必須要知道楚牧所圖,才能判斷消息的準確性,又或者確定大衍皇朝對百草堂的態度。

    “先給我準備一些提升修為的丹藥,至于剩下的,等你們找到丹辰子的洞府再合支付給我報酬吧。”楚牧還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似乎一點都不把丹王洞府放在眼里。

    其實不然,如果不是燕紅葉出現了,如果不是要把百草堂綁上大衍皇朝的戰車,等修為有成,他自己也會想辦法尋找丹王洞府,絕不會把如此珍貴的東西讓給別人。

    可比起和百草堂綁上戰車,一座丹王洞府就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所以,一看到燕紅葉,他馬上就改變主意。

    當然,楚牧也不會幻想著用一座丹王洞府就把百草堂綁上戰車,丹王洞府只是一個開始,表明合作的心意,真正的大動作,還在后頭。

    而且,他也得從這次的合作中看看百草堂的誠意,否則就不是把百草堂綁上戰車,而是引狼入室。

    “對了,還有一個條件。”楚牧忽又說道:“得給我一個追求你的機會。”

    燕紅葉的臉黑了幾分,但隨即又笑了起來,相對而言,楚牧這個要求還算比較正常,男人嘛!

    當然,燕紅葉也不會傻到認為這是楚牧真正的意圖,因為就算沒有丹王洞府,楚牧一樣可以追求她。不過形勢很明顯,楚牧不想說,她也問不出來,一切都得等找到丹王洞府之后再做決定。

    “這一瓶造化丹是定金,等找到丹王洞府,我們百草堂絕對會給出滿意的價位。”燕紅葉做為百草堂的少主人,出手從來都不小氣。而且,如果證實消息是假的,她絕對有辦法讓楚牧把吃下的丹藥吐出來。

    “造化丹,大補之物,你想撐爆我啊?”楚牧苦著臉說道,這造化丹可不是尋常丹藥,能洗伐經脈,提升修為,固本培元,效果遠非聚靈丹、培元丹這些尋常丹藥可比。不過修為太低的修士服用造化丹,那造化就大了,肯定能去閻王爺那報導。

    “不過有句話不是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嘛,你送的東西,當然不能浪費了。”他忽又笑了,重生一場,修為消失大半,但境界還在,應該可以消化這些造化丹。

    說完,楚牧便走了,出來時碰上穆大師,還不忘說一句“再見,閑雜人等”,氣得穆大師眉毛都豎了起來。

    “他到底要圖謀什么?”燕紅葉緊皺著眉頭,做為百草堂少主人,她不但要精于丹藥之術,也必須懂得識人之術。可面對紈绔般的楚牧,心里卻涌起一股無力感,因為根本急看不出楚牧有任何意圖,仿佛真像傻子一樣,傻傻地把好處往別人懷里送。

    可楚牧是傻子嗎?傻子才這么認為!

    “得先去一趟祁連山脈。”燕紅葉很快就打定主意,不管楚牧有什么意圖,百草堂都不可能對這個消息置之不理。而且,想要弄清楚楚牧的意圖,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去祁連山找到丹王洞府,一切都將水落石出。

    但祁連山脈也不是說去就能去,如果整件事就是一個陷阱,就必須要提防大衍皇朝;如果是真的,找到丹王洞府,那就得提防被其他勢力盯上了,發生爭奪戰。而最好的辦法就是召集高手一同前往,并秘密行事,最大程度上降低風險。

    “百草堂,只要你們想要丹方,就得上我這輛戰車。”楚牧會心地笑著,雖然一個百草堂不足以改變全局,但畢竟是一放大勢力,有了它的幫助,將來大衍皇朝面對災禍時也能更加從容。

    當然,想要真正綁住百草堂,還要有一序列的后續計劃。

    “那么接下來,就專心對付陰太師的陰謀。”楚牧當然不會忘記悲劇的起源,只有改變這段悲劇,才能真正地改寫命運,否則,很可能走上和前世同樣的道路。

    想要扭轉悲劇,就必須有扭轉悲劇的力量,而修士的力量,在于修行。

    楚牧盤腿坐下,寰宇內視,輪海氣浪滾滾,金光閃爍,細心一瞧,可以看到輪海底部有六道紋理,像樹的年輪一樣。

    “輪海六重天,有夠弱的。”楚牧苦笑了起來,人體中存在四大秘境,也是修士的力量之源。這四大秘境分別是輪海、混洞、星極和道宮,每一秘境又有十重小境界,修道界也一次劃分登機,輪海一重天,輪海二重天,以此類推。

    而輪海秘境,別說是六重天,哪怕是大圓滿十重天,也是最底層的存在,和螻蟻沒有多大區別。

    “修為低也就算了,輪海竟然還這么小。”楚牧再次苦笑,不管是輪海,還是其它三大秘境,都是力量之源,越大,就能存儲越多靈氣,實力就越強。反之,將難以和同等級的修士爭鋒。

    楚牧的輪海就很小,和星神體、火神體的輪海相比,他的輪海根本不能稱之為海,倒像是池塘,養魚養蝦可以,難有大作為。

    前世,楚牧就吃了這個虧,修煉四大秘境時缺乏歷練,不能在最大程度上擴展秘境的空間,以至于靈力難以比擬同等級的修士。哪怕是最后得到九宇道經,也發揮不出秘法的最強戰力。

    也正因如此,才有最后的殞身之禍!

    開辟秘境,擴展秘境空間,這就是前期修行所要做的。就像輪海底部像年輪一樣的六道紋理,就是六次擴展輪海留下的印記。

    楚牧突然又感到慶幸,慶幸現在實力低微,可以一步步修煉,一步步擴展秘境空間,最大程度上提升力量。要是現在就修煉到道宮秘境,那才叫糟糕,因為自身實力將無法改變,只能止步于前世的境界。

    PS:晚上還有一更,明天爆發,萬字更,大家扔幾張推薦票和收藏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590068_21_73-m
召喚萬歲
作者 霞飛雙頰
  龍騰大陸是個純召喚的世界,無魔法無鬥氣。
  宅男岳陽來到之後,驚訝地發現,自己...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