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總裁最初(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西沉的余暉,消失在了仙女山的背后,而噪叫了一天的知了卻仍在間歇地唱著歌,村外面河邊的土路上,陸陸續續的走動著收工歸來的莊稼人。

    這是97年的七月,王翔、張力、郝偉都還是四川大巴山南麓,被喻為貧困縣的“通州縣”的幾個農村青年。這年王翔19歲,在第一年高考失利只有專科分數線的情況下,在父母面前爭取了復讀一年的機會,這已是高考過后,此刻王翔的心情就像這夏天的天氣一樣,焦躁不安,正在等待著高考的分數下來,等待著重點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這年張力17歲,下學期開學就讀高二,他讀的高中正是王翔畢業的縣重點高中,縣一中。這年郝偉才15歲,剛初中畢業,拿到畢業證,他由于成績一向不好,沒有再有上高中的打算。他家里在村里又算是貧困的家庭。而郝偉的姐姐郝娟從小就和王翔是定好娃娃親的未婚妻,她正和張力在一個學校,而且同一個年紀,同一個班,下學期也讀高二了。她的成績一向優秀,在全年紀成績一直排名前幾名。

    過了幾天,郝偉的堂哥郝成從北京回來相親。郝成比王翔他們都大幾歲,在早幾年就去了北京打工,聽說是進了建筑公司。郝成回來,買了許多好吃了回來,把糖、瓜子、餅干散給小孩們吃,又拿出紅塔山和中華煙散給鄉親們吃。鄉親們都聽說過紅塔山、中華是很貴了煙,大家知道紅塔山幾十塊錢一包,但從來沒有人吃過。中華煙更是沒有見過。鄉親們抽著煙,吃著瓜子,又看到郝成穿名牌衣服,鞋子。就夸獎他這幾年出去打工還打出了一個名堂,成了“有錢人”。郝成先是在鄉親們面前炫耀了一番,現在聽到鄉親們夸獎自己,他更是虛吹自己,在某某建筑公司,先從水泥工干起,后來跟著師傅學了技術工,有了“小口袋”,又說領導器重他,現在已成了包工頭,手下管理幾十號人。他這次回來不只是為了相親,也是為了招人。說現在工地上差人,老板和項目經理信得過他,就叫他回來招人。他另外還說,他在北京并不是沒有找不到女孩,而且還有女孩主動給他獻殷勤,項目經理的女兒,就是一個,他說她叫可可,是北京服裝學院的服裝系的學生。他說:“你們可不知道,我長這么大,還從未沒見過這么漂亮的女孩。她的身材自然不用說,她的皮膚白得簡直就像玉一樣,而且嫩滑得如同柔絲。”

    他說道這里其中一個有二十七八,因為長期在莊稼地里干活,皮膚被太陽曬得黝黑,男子問他:成娃,你說的這個女孩這么漂亮美麗,她會喜歡上你嗎?她又是項目經理的女兒。

    郝成正色回答說:“你先別急,聽我慢慢說。可可,出了皮膚細白嫩滑,她的臉蛋也張得很好,最好看的是他她的一對Ru房長得豐滿、堅挺,很是正點,起碼也是C罩。

    郝成說到這里,那個二十七八男子又問:“成娃,C罩是什么?說道那項目經理的女兒的MM,說得這么激動,你摸過沒有?”

    這男子一說大家都笑了起來。同時大家也在聚精會神的聽著他回答。郝成聽那男子這樣問,心想:C罩都不知道是什么,真是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然后回答他說:“罩是指女人的胸部,為分A罩、B罩、C罩、D罩、E罩、H罩、G罩。A罩最小,就是大家通常說的“飛機場”,或者“小籠包”,上了D罩就被稱為“**”和“胸器”。說道胸罩,我就給你們說一件事,有次放假我外出坐公交車回去,正好可可也在車上,我看到了她,她突然也看到了我,就主動上來向我問好,我就問她,她父親怎么沒有來去學校接她,她說她開車去開會了,叫她自己打車回來,她就坐了公交車回來。這還是九月的天氣,依然很熱,她卻又和我貼近,我們一靠近,手就容易碰到,我碰到她的手不好意思就拿開了,她卻又主動拿過來,我還是不好意思拿開了。她見我不好意思,就主動拿住了我的手。我想,別人女孩都不害羞,我又何必顯得那樣不懂風情,于是我也緊緊的抓住她的手,到最好下次,兩個人手里都捏出了汗。兩個人都不禁笑了起來。

    郝成說到這里,人群里有人說:“聽說北京的女孩,大方,熱情,漂亮,還真是這樣。”

    另有人說:“成娃,你小子真是艷福不淺啊,你們后來又發生了什么?”

    郝成繼續說:“我們下了車,都沒有放開手的意思,她就叫去她家里坐坐。現在美女邀請我去,我本來也沒有事,我就一口答應了。”

    這時候有人激動好奇的問:“你去他家里,你們后來又發生了什么?”

    郝成繼續說:“別急,聽我慢慢說,我去了她家里,正好她家請來的保姆也沒在,進了屋我們口干,她就幫我倒了水。我們坐下來看了一會看電視,她就說太熱了,她出汗了要去洗澡,叫我先看會電視,洗完就來陪我。我在看電視的時候,她就進浴室洗澡去了。她洗了一會,突然又從浴室里面露出頭來,笑著對我說:‘阿成哥哥,我忘了拿毛巾,你幫我去拿下好嗎?’我就問她毛巾在哪里,他說在她房間的衣柜里。你們猜我走近她的房間看到了什么?”

    “什么?”

    “什么?!”

    我看到她的寫字臺上相框里正放了我的一張照片。

    “啊,成娃,你小子真是艷福不淺啊!”

    “成娃,你真是發了。有這么個女孩北京女孩喜歡你,他家里又這么有錢。”

    郝成在那里滿是激動的笑了笑又說:“我把毛巾拿到浴室給她,她馬上臉就紅了。”

    “成娃,你走浴室去了,你看了什么?是不是她的全身都被你看到了?”

    “成娃,你近了浴室,是不是和她一起洗了“鴛鴦浴”,是不是和她做了什么?”

    郝成解釋說:“唉,我那里有你們說的那樣壞,我把毛巾拿給她,我就轉頭又在外面客廳看電視去了。等她洗好穿上衣服出來又問我要不要洗一下?我說還是不用了,我坐會就走了。她說天熱這么熱,又勸我洗一下。我就不好推辭了。然后進去了時候,我不知道用那塊毛巾,我就問她,她就叫我用她的那塊,我說這怎么好,會把她的毛巾用臟,她就叫我先洗,馬上去幫我拿一條過來。我脫光衣服正好洗了時候,她就拿了毛巾敲門,叫我開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班花結局
作者 李清照的化身
  跟父親關系并不好的大學二年生陳威在暑假被迫搬到W市新的小區居住,而且還得知突然多了一個“后...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