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世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錦衣男人微微一笑,朝綠央招招手。綠央便大大方方的跑上二樓,進入雅座的房間,對著錦衣男子嘟嘴說道:“世子哥哥好生不該,明明說是親自接我,怎么又不來了。”

    此刻房間里的余下幾人看到綠央進來連忙站起,朝綠央施禮,叫著:“綠央小姐。”

    他們大多都是世子的隨從,綠央露出得宜的笑,既含蓄又有官家兒女的范兒的點點頭。順便不著痕跡的掃了包廂一圈,沒看到想看的人,努力忍住不垮下臉。

    錦衣男子便是晉陽王府的世子慕容梓,他挑挑眉,笑著說:“綠央妹妹說的是,倒是為兄不該了。”

    “自然不該。”綠央皺了皺鼻子,道。

    慕容梓便問道:“那為兄替綠央妹妹賠罪可好?”

    慕容梓生得極為俊朗,劍眉入鬢,雙目有神,高挺的鼻子下是一雙擁有偏薄的美好唇形的嘴唇。他此時略帶歉意的揖了一揖,表情誠懇,配上那張騙人的俊臉,還真讓人不忍心責難。

    綠央在那么多隨從虎視眈眈的情況下,自然不敢多作挑難,便大度的擺擺手,道:“除了新菜色,還讓我點喜歡的桂圓八寶和一點香就原諒你。”

    慕容梓輕笑一聲,道:“當然可以。”

    入了座,綠央讓侍女用濕布抹凈了手,色香味俱全的菜便陸續上了桌子。第一道便是綠央指定的桂圓八寶。

    桂圓八寶是一道酸甜又微辣的餐前小點心,用八種珍貴的藥材加上冰糖用文火燉成,在出鍋的時候添加一些切絲的小酸腌食材,微微帶辣夾酸,一口吃下,相當開胃。只是做這道菜不僅食材珍貴,費時也良久,所以綠央雖然饞,到底只是說說。卻不知原來慕容梓早就準備好了。

    綠央看了看面前的桂圓八寶,又看了一眼慕容梓,沒說話。她單手拾起湯勺挖了一口含在嘴里,立馬被酸甜可口又夾辣的帶感味道刺激得胃口大開。幾乎不舍得就這樣吞下去。

    慕容梓微笑看著小姑娘皺著眉小心翼翼的含在嘴巴里,眼神臉上都是被美食填上的滿足,一臉愉悅的笑顏。他的眼神帶著顯而易見的寵溺意味,對綠央輕聲道:“過段日子,我接你來世子府住幾天可好?”

    綠央咀嚼了幾下嘴里的桂圓八寶,頓時覺得本來極好的味道有點變苦了。她想了想,含蓄的道:“世子哥哥,父親說綠央最近常常跑出府性子太野了,再加上綠央十三歲的生辰將至,父親他要綠央留在家里學習刺繡呢。”言下之意,世子兄臺,她才十三歲,不要這么殘忍的摧殘國家幼苗啊親!

    慕容梓仍舊笑道:“無妨,那就等綠央妹妹生辰過后吧,反正也沒幾天了。”

    “……”綠央默了,又看了慕容梓一眼。看他完全不像開玩笑的表情,她微不可見的扁扁嘴,決定化悲憤為食量,又挖了一大口桂圓八寶塞進嘴巴。

    慕容梓看她吃得臉都微微鼓起,雙頰動來動去像只貪吃的小老鼠,便示意隨從遞給他潔白的帕子,附身親自為綠央拭去嘴角的食物碎屑。溫柔道:“慢慢吃,別吃太急,小心咽著了。”

    綠央只略一停頓,埋頭又繼續吃。不一會,一碗不算小的桂圓八寶就全部填進了她的肚子里。在別人眼中她吃東西的動作有點粗魯,絲毫沒官家兒女的斯文含蓄,卻因為看起來年齡稚幼,又有一種率性而為的純真可愛。

    看她的吃相連帶讓慕容梓都覺得有點餓了,他挾起一筷子桂花魚優雅的放入口,慢慢咀嚼。此時包廂的門被有禮的輕敲一下,隨即被推開。

    “世子。”一道溫潤如玉的嗓子響起,來者推門進了門,走前幾步,在慕容梓面前站定。

    綠央聽到這聲音,身子不自禁的僵住又放松。她把頭低得更低,遮住自己的臉,吃食的動作不自覺的變輕了。一邊盡可能讓自己的存在感減弱,一邊小心翼翼的豎起耳朵,繼續聽那溫潤如玉的聲音。

    只聽來者喚了一聲,慕容梓卻沒回應,微笑著不置可否,只睇了綠央越來越低的小頭顱一眼,又挾了一筷子的魚放進綠央的碗里。綠央瞪了眼,想想用筷子把魚拔到碗邊,自己挾起一只炸得香噴噴的剝殼蝦子,小口小口的咬著咀嚼,務必不發出一點聲音。

    來者深知慕容梓的性格,沒有表示就代表可以繼續說下去,便道:“世子,恭親王的嘉醇世子剛送來了帖子,想邀你過府一聚。”

    “舒言,”慕容優梓綠央不待見他的魚,便笑瞇瞇的把一盤香噴噴的蝦子放到自己跟前,一邊挾起魚仍舊放在綠央碗里,一邊懶洋洋的叫著來者的名字:“你去回了吧,就說爺沒空,用完膳爺要陪小綠央去浮云寺上香……”

    聞言,舒言沒有反應,綠央卻是猛然被嗆了一下。她咳了幾聲,臉色漲紅,慕容梓連忙心疼的拍她的背,低聲呵責:“瞧你,我不是跟你說過慢慢吃么?”

    他的聲音不大,卻充滿著疼惜意味,頓時一屋子的人都望向被世子爺細心呵護的人兒身上,包括舒言的視線。

    綠央被嗆了下,喉嚨一濁暫時說不出話,她朝慕容梓搖頭擺手示意她沒事,抵死不往舒言那邊看過去。好不容易喉嚨清了,她連忙勸道:

    “世子哥哥,你如果忙就先去忙吧,綠央不要緊,上香一事稍后再去也是可以的。”她表現出一臉誠懇,如果慕容梓拒絕她就太不該了。再說了,她到底什么時候答應和他浮云寺上香了?!

    慕容梓卻體會不了綠央的用心良苦,他薄唇微勾,說:“沒有任何事比我的小綠央重要。”

    “……”綠央忍住想撫平自己手臂上的雞皮疙瘩的沖動。繼續輕聲道:“嘉醇哥哥邀你肯定是有要事的,你去應了好不好?綠央不想嘉醇哥哥到時候笑我霸了你去。”

    慕容梓輕笑一聲道:“他平素知我疼你入骨,必定不會笑你,如果他笑你,為兄幫你揍他。”

    綠央差點招架不住他這種濃濃寵溺的話,為免自己的臉都冒出雞皮疙瘩,她故作嬌嗔道:“世子哥哥越說越讓綠央羞了,人家不跟你說了!”她站起跺跺腳,看準時機一溜煙的推開門跑出了去,順勢讓門半掩。早就知道慕容梓不會追出來,出了包廂門,她偷偷的回過頭,看了一眼舒言。舒言背對著她,高瘦的身體背對著她站得很挺,像一棵屹立不倒的松樹,滿滿的塞滿了綠央的視線。

    綠央的心臟不受控制的撲通亂跳,隨著那個身影忽上忽下,跳得讓人難受。

    慕容梓果然沒有追來,半掩的門里,舒言低著頭面對慕容梓,那么恭敬,那么的有禮。細碎的談話聲傳來,讓人聽不真切,她也……不想聽清。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808537_80_804-m
大帝姬
作者 希行
  穿越的薛青發現自己女扮男裝在騙婚。

  不僅如此,她還有一個更大的騙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