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選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小姐?”

    在側廳用完膳的書香畫香走出偏廳,就看到自家小姐站在包廂門口發呆似的往里看。書香和畫香對視一眼,畫香輕聲叫綠央,不料她話音剛落,綠央就受了驚嚇一樣倏地回頭,上了胭脂的臉更紅了,連眼圈也帶著淡淡的紅。

    看到是她們,綠央鎮定了點。她豎起手指擱在唇邊示意噤聲,然后招著她們離開包廂門口,往樓下走。到了樓下,綠央才松了口氣。

    她回頭對兩個香說:“我還不想回府,咱們去市集逛逛吧。”

    畫香遲疑了一下,道:“世子爺不陪小姐么?”

    戲都做完了,自然不陪。綠央沒回答,只認真瞅瞅垂在胸前的兩條大辮子,以及扁平的胸,很認真的說:“我想去布坊買一些柔軟的布繡兩件肚兜。”古代的肚兜不利于胸部發育,想從扁平荷包蛋變成大饅頭,她得自個兒把胸罩繡出來,慢慢修出完美胸部。不然,就算是墊個型兒出來都好啊淚……這胸實在太寒磣了!

    “小姐!”書香和畫香頓時臉赤耳紅,想不到自家小姐話出驚人,這種羞事都說出來。書香左右看看幸而附近都沒人聽不到綠央的話,不然被誤會成不知羞的官家小姐可怎么辦?她忍著羞意道:“小姐在外可不能亂說話,被人聽到會影響您的閨譽的。小姐如果要的話,奴婢明兒給您繡兩件。您是小姐,可不能自個兒去拋頭露面買。更、更不能隨便說肚、肚……”

    “肚兜。”綠央看她說不出那個字,替她好心說出來。

    “小姐!”結果又被兩個香怒瞪了。

    綠央摸了摸鼻子,張口欲言,卻不知道怎么表達自己迫切想要胸罩的心情,只好泄氣的擺擺手,說道:“好吧,不說不說了。既然如此,那就有勞書香了。”

    負著手,她們走走停停,走走停停,閑逛到了市集處。一排都是香煎小吃,香氣撲鼻,引人垂涎。綠央撫了撫自己尚未飽足的肚子,朝兩個香提議道:“不如我們去吃煎包?”那些煎得金黃金黃的包子看起來實在太好吃了。

    書香和畫香面面相覷,書香問道:“小姐剛剛可是沒吃飽?”

    綠央毫不臉紅的點點頭,還略微報怨道:“吃魚呢,不喜歡。”偏偏可惡的慕容優看她不吃,還專門挾魚給她,她不好三番四次不給他面子,只好忍著吃了,現在嘴巴都仿佛還有那種魚腥臭味,嘔。

    兩個香聞言露出為難。她們早就知道自家小姐胃口奇大,平時都會在飲食方面照顧一二,只是看著綠央現在是越發圓潤的身體,真是為難了。書香向來比較直接,她說:“小姐,吃多了對身體不好,容易發胖。我們再走一段路消消食再吃好嗎?”

    綠央除了一碗桂圓八寶和一口蝦幾口魚肉就什么都沒吃,肚子存貨并不多,只是她剛想說話,兩個香就用“你再肥世子爺就會嫌棄你了”的眼神看著她。那目光好像她干了什么十惡不赦的事一樣。綠央低頭看了看自己圓潤的小身子,再看了看自己白白胖胖的手掌,抿了抿唇,咕噥道:

    “他才正想如此呢……”

    “小姐您說什么?”綠央的聲音太小了,畫香靠得近都沒聽清,側頭疑惑的看著綠央。綠央素來知道她這兩個婢女對于世子有著盲目的崇拜,便搖搖頭,指著前方市集說道:“我們去鳳凰繡坊看看吧,爹的生辰將至,我想繡個荷包給爹。”

    “小姐,不去天下第一裳看看?”畫香問道。

    綠央撇撇唇翻起眼白,在畫香書香不贊同的表情下收回那個不屑的表情,輕聲細語道:“天下第一裳都是綢緞絲帛,不適合拿來繡荷包。”開玩笑,她怎么會去光顧天下第一的東西,沒去放把火燒掉就算她脾氣好了!

    心里哼著,綠央示意婢女跟上,舉腳便朝天下第一裳的反方向鳳凰繡坊走去。

    連京城都被天下第一樓的生意壟斷了,鳳凰繡坊在天下第一裳沒出現之前,可是名滿京城的繡坊,只是近年被天下第一裳壓制得厲害了,生意極為蕭條。綠央三人來到的時候,只有一兩個姑娘在挑選,與往年客人絡繹不絕門庭若市的日子相隔甚遠。

    站在掌柜處沒甚精神撥弄著算盤的老掌柜嘆了口氣,眼神無意識一抬,剛好瞧見綠央領著人進門。他本來無聊的表情頓時一震,瞧出綠央一身貴氣,一看就知道是個非富即貴的主兒,便馬上推開手下的算盤,幾個快步來到綠央面前。

    “這位小姐,需要些什么布?繡手帕還是繡衣服?咱家繡坊別的不說,顏色純是公認的,不管桃紅還是大紅……”

    綠央打斷老掌柜的滔滔不絕,很認真的說:“給我一匹白布。”

    老掌柜臉皮頓時扭曲了一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結巴重復:“白、白布?”

    “對。”綠央不假思索的說,想了想,補上一句:“最粗最粗的那種,還有,半匹就足夠了。”

    從老掌柜手上接過白布,無視老掌柜那張僵硬的臉,綠央示意畫香付了錢,便抱著白布出了鳳凰繡坊。書香上前一步,對綠央說:“小姐,要不我拿著吧。”

    別看綠央已經十三歲,但是她個子比較矮,加上身上肉呼呼的,那半匹白布抱著她身上幾乎已經與她身高同等,看著總覺得費勁。

    綠央搖頭,拒絕了書香的提議。畫香喃喃道:“莫怪小姐不去天下第一樓,這么粗的布……”她說不下去了,這種粗糙的白布拿來做荷包……

    綠央想起老掌柜剛剛那如喪考妣的表情,忍不住撲哧一笑,笑呵呵道。“這種布才好呢。”

    這種布到底哪里好了?書香和畫香對視一眼,有時候完全不理解自家小姐的古怪想法。綠央也不解釋,心情頗為愉快的抱著布走,一路上布條碰到幾個人被怒目而視,她只是笑瞇瞇的道歉。

    “小姐……要不我們先回府?”再看到綠央第五次用那布撞到人被人怒瞪,書香忍不住提議了。“這街上人太多,碰著小姐怎么辦?”

    “我還有東西要買。”綠央停住腳步,左看右看人來人往的街道,差點看花了眼,只好問書香:“書香,你平素出門多,我要買鳳仙花,知道在哪有買的嗎?”唔,大概還要買梔子花,錠藍那些。

    “小姐你要涂指甲嗎?”書香有點困惑。她記得自家小姐最討厭在手上涂指甲,說吃東西的時候會感覺手指洗得不干凈。

    “不是……”綠央瞇起眼,看見前方不起眼的鋪子門口掛著一連串刺紅花,雙目一亮。“找到了!”

    從鋪子出來,綠央買了各種染色材料,終于心滿意足的準備打道回連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808537_80_804-m
大帝姬
作者 希行
  穿越的薛青發現自己女扮男裝在騙婚。

  不僅如此,她還有一個更大的騙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