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被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只是主仆三人沒走幾步,便瞧見前方后巷靜靜的停著棕紅色的軟頂小轎。只有轎夫四人,并無別人,都各自站立得挺挺的,顯然在那處已經待了不短的時間。

    書香和畫香不約而同的停了腳步,下意識的低叫一聲:“小姐……”

    綠央自然也認出那熟悉的小轎,慕容王府經常接她出入的不就是這頂小轎?她頓了頓,嘴巴微微一抿,想說什么,話在嘴邊又吞回去,最終還是垂目把買來的粗白布和染料都放在畫香書香手上,拎著裙擺默默的上了轎。

    遮簾軟布覆蓋下來的時候,在綠央臉上透上重重的陰影。直到簾布把前方的光線都擋住,綠央才抖了抖嘴角,露出一個囧臉。她忍了忍,才把到嘴的三字經胡亂咽回去,如此一來又想嘆氣了,真心覺得郁悶。

    轎內鋪著柔軟的布料和內棉,暖和得很,四角和轎頂鑲嵌著一些大大小小的珠子,看起來華麗大方,又舒適宜人。坐在轎里的確比走路享受許多,綠央低著頭想了一會,覺得雖然享受,還是決定小小的發泄一下方能解氣。便左右端詳轎內四周一會,圓滾滾的眼珠子亮了,微微挺起身體在隱暗的上方角落摳下一顆珠子,反手塞在自己腰內的荷包里。

    這一串動作自然又順暢,顯然不是第一次所為。綠央掂了掂小荷包的重量,又瞄了眼那角落零零散散的幾個珠子空孔,很是心安理得的拍了拍荷包,放回腰內了。

    得了安慰之后,綠央心情又開始有所好轉。畢竟演員有時候都得加班,依往日的習慣,這一趟目的地不知是哪里。有了這顆加班費,那么也就不那么不甘愿了。

    不過綠央馬上發覺自己想多了,這次慕容王府的轎子倒是很直接的回到了連府。把她放下之后,健壯轎夫便頂著空轎,溜的不見了人影,動作快得讓綠央覺得有點納悶。

    反常即為妖。

    通常世子殿下可沒有幕后討好這一良好美德。難道真的只是單純的想送她回來?還是有什么目的?綠央內心警戒聲大作,翻來覆去想不到哪里不對勁,只好先把念頭打消,示意兩個香跟上,轉身進了府。

    府內一片平靜。看著綠央主仆三人施然而回,并無多大反應。綠央年紀雖然已經是半個大姑娘,但是她因與慕容王府的各個世子群主都相交甚深,被邀出府已經是常事。若是老實在府待著反而讓人覺得奇怪。不像二小姐紫檀,既是總所周知的大才女,也是一個總所周知的名門閨秀,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有什么在腦海一閃而過,只是來不及讓綠央深思,戚氏便打發人過來,說今日天氣甚好,中庭花圃的花開得極為燦爛,請眾位小姐到中庭吃飯賞花。

    她不過才剛進家門半刻鐘罷了,耳目那么快就來了。

    綠央覺得略微好笑,先是笑瞇瞇的應了,待戚氏的婢女一走,回了輕央閣換了常服,才慢慢的思索起來。

    中庭賞花?中庭的花開得燦爛也不是一天半天了,早半個月就已經有點凋零。現在才賞花借口未必太匪夷所思。大夫人戚氏對她一向既不會太熱切,也不會太淡漠,大概覺得她不足為懼,至今讓她頂著連府小姐的稱號活著,偶然對繼女的小施小惠,也算是戚氏說服連漢文相信“她是個賢惠的夫人”的手段之一。

    后來要不是她與眾位世子群主都有私交,估計她這后娘連多看她一眼都覺得浪費時間。近兩年,因為慕容優,戚氏是越發忌憚于她。

    戚氏眼里是容不下沙子的人,綠央這挑不走動不了的眼中釘,時間久了,她當然會有蠢蠢欲動的心思。眼不見為凈,若是平時,能不用看到她戚氏都不會刻意的招她問安。更不會刻意邀除了紫檀外的連府小姐們賞花吃飯。

    難道是昨日的一個挑撥,那么快就沉不住氣?

    就她所熟悉的戚氏,可不是這種沉不住氣的角色。

    綠央眼神一沉。她默默的想了想,招來書香問道:“書香,你去看看老爺今日有沒有出門,現在在不在家。”若是連漢文在家,戚氏的慈祥繼母的面目總是該掛著的。

    書香應了聲,便轉身出了門,很快就回來了,對綠央說:“老爺在家呢,說是早上出了門,不過不到兩個時辰便回來了,然后再沒出過門。”

    連漢文是那種閑官,一個月大概也就一兩次需要瞻仰圣上。他在家并不意外,唯一的意外是今日明明就是那為數不多的瞻仰圣上的日子之一。一般這樣的日子出了門,可沒有試過兩個時辰不到就回來的。

    綠央心下疑惑。既然連漢文在家,戚氏做法向來不會太出眾,那么招不待見的她去吃飯賞花,那就耐人尋味了。

    “小姐,時辰差不多了,要不要換一身衣服先去浩瀚軒請安,再和老爺大夫人一起到中庭?”畫香看綠央想得沉,瞧瞧天色,便低聲提醒道。

    綠央回過神,點點頭又搖搖頭,道:“不換服了,就如此吧。”

    她實在應付不了不過是在家換個地方吃飯又一副全新裝備,太累人了。反正她年紀尚幼,衣服上沒出錯就好,出不出挑倒是次要的。

    書香上前一步,對綠央說:“小姐,讓畫香服侍你去罷?”

    綠央想著輕央閣的確得留個人,不能全部帶去,便點頭應了。跟書香交代了一些事宜,兩人便出了輕央閣。二人將要路過雨漫閣,畫香看著走在前面的綠央,低聲道:“小姐,要不要叫上大小姐一起……”

    綠央一愣,隨即搖搖頭,道:“不用了。”

    畫香便不再多語。

    恰在此時,兩人又看到連紫檀也是帶著一個婢女在前方走著。綠央笑眼瞇瞇的迎上去,繼續堅持的用自己的熱臉去貼人,驚喜道:“好巧啊,二姐姐,你是準備去找母親和父親么,一起罷?”

    連紫檀停著腳步,側身往后看向連綠央。她穿著與早上完全不同的素色錦服,腰帶,裙擺都是精致而又簡單的花式,頭飾插了朵小巧的步搖,臉上只略微上了淡妝,舉止投足帶著纖柔風骨。跟早上那副美倫美矣的樣子全然不同,多了副溫柔端莊,少了份迫人的氣勢。

    這個二姐姐,果然深知韜光養晦之道啊……

    連紫檀啟唇,嘴角未語先露三分笑意,“妹妹,那便一道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05426_80_801-m
盛華
作者 閑聽落花
  眼見為實嗎?耳聽為真嗎?讓她恨極了的,是仇人嗎?

  歷經兩世,阿夏姑娘...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