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楊簡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天晚上六點四十五,吳毅就到了逸品坊。多年的國外生活,讓他養成了守時的習慣,不管做什么他都習慣于早到一會。走進大廳,里面已經做了六七桌客人。吳毅本想找個座位,但一眼瞥見靠窗的那桌坐了一個人,原來楊簡已經到了。他笑著走過去,脫下外套放在旁邊的椅子上。

    “呦,二哥,自己先吃上了?”

    “嗯,忙了一天,餓了。”楊二郎夾起一大塊雞塞進嘴里,邊嚼邊說:“來,先吃點,別等菜涼了。”

    吳毅吃了片蘑菇,點頭道:“嗯,味兒不錯,二哥,咱喝點什么?”

    “不喝了,開車來的。”,楊二郎繼續嚼著。

    吳毅看著楊二郎的吃相,發笑道:“二哥,你說你放著神仙日子不過,非來當什么白領啊?累死累活的連個飯也吃不上,掙得也不多吧。你圖什么?”

    “哎,說來話長啊。”,楊簡咽下嘴里的雞肉,這才放下筷子接著道:“你知道什么叫職業道德吧。咱既然干了,就得干好,對吧。”

    吳毅點點頭,很是佩服。

    “唉對了,那你到底來干什么的?”吳毅問。

    “玉帝是我舅舅你知道吧。”

    “你還是官二代呢?”吳毅腦子里搜索著關于二郎神的神話故事,好像是有這么一說。

    楊簡略帶尷尬之色,“這老頭對別人都客客氣氣的,偏偏跟我不對付,就想把我發配的遠遠的。”

    “咳,我怎么跟你說起這個來了。”楊簡顯然覺得自己說多了,又換上那副領導的臉。

    吳毅心中偷笑,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說說吧,找我什么事?”楊簡說著又夾菜吃。

    “二哥,你是什么時候打算讓我當判官的?”

    “這個不是我決定的。”

    “那是誰?”

    “上邊。”

    “不是你在飛機上看上我了?”

    楊簡白了他一眼說:“不是。”

    “那開車撞我那人也不是你弄來的?”

    “不是。”

    吳毅半信半疑,夾了個蝦仁放在嘴里。

    “你說你們沒事招那么多判官干什么啊?”

    楊簡喝口茶道:“哎,自從孫悟空大鬧了陰曹地府,撕了生死簿,上面就沒消停過。你以為他真是才撕了幾頁猴子篇啊?他把那本生死總簿弄得亂七八糟,誰該死誰該活都亂套了,你沒發現現在人越活越長壽嗎,那是天庭沒辦法,只能查舊賬重新修正生死總簿,有些實在查不著,只能估計個大概按最長壽命登記了。”

    吳毅聽得出神,這種真實版的神話故事他可是第一次聽說。

    楊二郎繼續道:“這些年天庭抽調了大批人手就干這個,現在勉強把人部弄的差不多,什么土部石部,動物部,植物部的,還早著呢,你看現在不少動物植物都絕種了吧。”

    “哦,原來是這樣啊!”吳毅恍然。

    楊簡見自己的通古博今受到了追捧,很是得意,繼續噴著吐沫說:“這還不算,糟糕的是妖部一直沒來得及修正,不少還在外面溜達著呢。”

    “真是夠亂的了。”吳毅和道。

    “還沒完呢,這種時候那個悲催的天佑元帥還來添亂。哎!……”楊簡越說越來勁了。

    吳毅看著楊簡一副憂國憂民的表情,真怕他拍案而起,于是想岔開話頭。他看了看楊簡的腦門兒,問道:“二哥,你不是有三只眼嗎?怎么沒見著啊。”

    楊簡一愣,沉思片刻,凝重的看著吳毅,右手放下筷子,慢慢的抬起放在額頭中央。食指和拇指做要撕狀。

    吳毅直接看傻了眼,腦子里浮現出下面恐怖的一幕:一只豎著的眼睛出現在楊簡腦門中央,還眨啊眨的。

    他打了個激靈,使勁的搖頭,讓自己別再往下想了,趕緊用左手捂住自己的雙眼,還透過中指和無名指縫,迅速掃視別的客人有沒有注意這里,右手伸出使勁的搖,“二哥,我求求你了,咱別在這里展示行嗎?!”

    楊簡看著吳毅小丑似地表演,陰險的笑,右手順勢在額頭上撓了撓,又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吳毅又盯了盯楊簡的腦門,看真沒什么變化,再看看他臉上那壞笑,“靠!又被涮了!”

    “你看你那小人樣。”吳毅指著楊簡罵道。

    楊二郎也不生氣,又抬起右手,“我真撕了……!”

    吳毅不接茬了,“二哥,你在機場為什么偷窺那個肖瑩瑩?”

    “那不是偷窺好吧?”

    “那你照人家屁股,我看說明不是只要對著人就行了嗎?”

    “我那塊跟你的不一樣,我那不是判官令。”

    “早說啊!真是的,那你為什么照她啊?”

    “有妖氣。”

    “啊?那她是妖嗎?”

    “不知道。”

    “怎么能不知道呢,你白看人家屁股了?”

    楊簡滿頭黑線,“不是被你給攪和了嗎?”

    吳毅斜望向天花板,不說話了。

    楊簡放下筷子,打了個飽嗝,滿意地說:“吃飽了,咱走吧。”

    “你這人……!你是吃飽了,我還沒吃呢!”

    “誰讓你不趕緊吃了,打包回去吃吧。”

    “……”

    楊簡朝收銀臺一個三十幾歲男人招了招手,那人起身走過來,滿臉堆笑說,“二哥,吃好了?”

    “恩,這是吳毅。吳毅,這是張老板。”

    “張老板你好!”

    “你好你好。”兩人殷勤的握手。

    “吳毅啊,以后多來給老張捧場。老張,我兄弟,年輕人不錯,以后多關照關照他。”

    “哪里話?二哥的兄弟就是我兄弟。老弟以后常來玩。”張老板客氣道。

    看著張老板的背影,吳毅心想,這家伙長得不錯,走起路來也像個模特似地,難道他們是模特隊認識的?看楊簡已經朝門口走去,于是迅速的從口袋里掏出判官令,鏡面轉向張老板按下按鈕。屏幕上出現信息:“操作無效!本次操作違反以下操作原則:不可對神仙(包括準神仙)使用本產品。本次操作終止。”不是吧,他也是神仙?!這個世界上還有人嗎?

    ————————————————————————————————

    經過這幾天一折騰,吳毅本來那股走馬上任的興奮勁兒消下去不少,反而對當判官有了些激情。他站在公交車站,心里出現各種斬妖除魔的畫面。西裝革履的吳毅好不容易擠上了車,結果褲子右腿外側被車門上的一個螺絲什么的掛了個洞。他一邊小心的捂著破洞,一邊心里抱怨這倒霉的早晨。上了十五樓,他匆匆忙忙的往自己辦公室跑。路過總經理室時,他還故意側過頭,生怕讓那位愛笑的美女總經理看見他的尷尬。

    “吳毅!……吳毅,你來一下!”程莉看見吳毅怪模怪樣的走過,叫住他。

    吳毅只好轉過身來,假裝什么事都沒有,笑嘻嘻的走進屋,坐在程莉對面。

    “小莉姐,早上好啊!”他裝作漫不經心的用手遮住褲子上的破洞。

    “你又沒遲到,跑什么呀?”程莉還是一臉燦爛。

    “呵呵,這不是想表現表現,工作積極嘛。”吳毅打馬虎眼道。

    “嗯,正好有個機會給你表現,隆景天園的資料都看了吧?”程莉認真道。

    “哦……,這個……,看了看了。”吳毅心想,這幾天差點死了一回,哪有心思看這個。

    “嗯,這個項目市里已經批了,資金交給融資部去解決,應該沒有問題。你呢,要從頭到尾參與這個項目,確保我們的資金安全。”

    “小莉姐,項目都啟動了,那應該是做過風險評估了吧?”

    “嗯,做過了,但是現在房地產景氣下滑,多盯著點沒錯的。畢竟我們投入的不是小數目。”

    吳毅點頭。

    程莉把一張名片遞過來,“你過去就跟陳良坤副總經理聯系。我已經交代過了。”

    吳毅雙手接過名片道:“好嘞,我這就去辦。”說著站起身來。

    程莉瞥見了吳毅褲子上的破洞,笑道:“你就為這個才側著頭跑的?”

    吳毅尷尬道:“嘿,現在國外流行這個。”低頭往門外走。

    “等等,我讓小張把車鑰匙給你。”程莉邊說邊撥電話。

    吳毅也沒回辦公室,直接跟著小張去了地下車庫,他邊走邊問:“這次是什么車啊?”

    “奧迪。”小張道。

    吳毅一聽,兩眼放光。還是奧迪A6?!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52606_22_64-m
神級巫醫在都市
作者 五志
  身懷巫醫傳承系統,擁有驚世醫術,人鬼妖神個個能醫!
  校花警花,護士明星,各式...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