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說要給她找良配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長公主府。

    細雨敲在木窗的格心櫺花上,嗒嗒作響,火苗被風舔成斜長的一條,紗幔輕擺,襯得那負手窗邊的郎君容色皎皎,峻若孤峰。

    孫懷躬身奉上托盤,“爺,該吃藥了。”

    中藥味瀰漫出來,聞著便喉頭髮苦。

    傅九衢微眯雙眼不作聲,孫懷又膩著臉笑。

    “長公主殿下差人來說,這月底便要回府,還問起爺的事……”

    瞥一眼主子的表情,孫懷將托盤放置一側,伸手把窗戶關好,笑道:“曹娘娘擬了適齡女子的名單給長公主,為爺的婚事掛著心呢。長公主想是來試探爺的意思,問爺近日可有人侍候,有沒有屬意的女子……”

    傅九衢轉了轉手上的玉扳指,面色平靜地坐回榻邊。

    “山上修行這些時日,母親身子大好了?”

    孫懷聽主子這話就知道他不想提婚配之事,再次彎腰奉上藥碗,“長公主福澤深厚,定是大好了才會回府,不然也沒那精神頭操心爺的婚事……”

    傅九衢仰頭喝藥。

    “你若沒什麼事,下去吧,不用守夜。”

    孫懷暗自嘆口氣,端上來漱口的水,待主子收拾妥當了,又不知想到什麼,皺起眉頭道。

    “小的還當真有一事,有些犯糊塗……”

    傅九衢懶懶嗯聲,“講。”

    “爺待張都虞候如同兄弟,為何要讓張小娘子改嫁他人?”

    “閒著不也是閒著。”

    “小的不懂。”

    傅九衢輕輕抿脣,帶出一分冷笑。

    “給張家人找點事做,順便替行遠了卻這一樁憾事。”

    張巡不喜歡張小娘子,人盡皆知,可不喜歡到哪種程度,外人就不得而知了,畢竟是人家夫妻倆的事,關起門來怎麼過的日子,誰又知曉?

    孫懷垂下眼皮,嘴裡碎叨不停。

    “小的可聽人說了,那小甜水巷的王大屠戶暴虐成性,醉酒後打死過三個娘子……在開封府都傳遍了,絕非良配呀……”

    傅九衢冷眼瞧她,“我說要給她找良配了?”

    “……那倒是沒有。”

    “哼!死有餘辜罷了。”

    孫懷噤聲。

    那日張小娘子到府上來求見,對郡王勾勾搭搭,黏黏糊糊,著實令人反感,郡王厭惡她也是在理。可孫懷仔細琢磨,又覺著這事有哪裡不對。

    孫懷偷瞄著自家主子,沒忍住又問。

    “爺,你說小的這人吧……是不是生得慈眉善目,招人喜歡?”

    傅九衢眼皮沉下去,淡淡說道。

    “剛領的祿錢,又花光了?”

    “嘿嘿,小的這次不是討賞。”

    在張家村單獨見過辛夷後,孫懷就覺得小娘子很反常,卻又說不上來為什麼,於是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傅九衢。

    “爺仔細瞧瞧小的,是不是長得和善可親招人喜歡,一眼就能認出來的那種?”

    傅九衢四平八穩地坐在榻邊,眯眼瞧他片刻,突然捋了捋袖子,朝他勾勾手指。

    “過來!”

    孫懷應喏著,膩著一臉得意的笑,將耳朵湊過去。

    “爺,有事兒您吩咐……”

    傅九衢一把揪住孫懷的耳朵,痛得孫懷嘴裡哎喲不停。

    “哎喲九爺,我的郡王主子,饒……饒了您的手指吧,別為了小的這只不爭氣的耳朵,弄痛了爺的貴手啊。”

    “你這耳朵是紙糊的嗎?”

    “不,不是。”孫懷痛得齜牙裂嘴,眼風瞄著傅九衢懶懶散散的俊臉,不見他真生氣,厚著臉皮陪笑。

    “小的耳朵,是孃親生的。”

    “哼!”傅九衢鬆開孫懷,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

    “糊塗東西!行遠厭棄她都來不及,怎會跟她說起你?”

    孫懷麻溜地爬過去,幫他脫鞋,笑得見牙不見眼。

    “郡王英明。可這麼一說,小的就更糊塗了……既然張都虞候不會提起小的,那小娘子又怎會認出我是個公公?”

    傅九衢垂下眼皮,從上往下,最後目光散在他下方某一點。

    孫懷順他的視線看自己,癟起嘴巴擺出一副委屈的哭相,這才聽得主子慢條斯理的聲音。

    “段隋、程蒼。”

    段隋和程蒼是傅九衢的貼身侍衛,武藝高強,相伴他左右,有“左段隋、右程蒼”的說法。

    兩個人推門而入,齊齊拱手,“郡王。”

    傅九衢瞄一眼孫懷,“吩咐下去,好好查一查那張小娘子的底細。”

    那婦人知道孫懷是公公不打緊,知道傅九衢患有隱疾就當真見鬼了。

    連張巡都不知情的事情,她如何得知?

    尤其她死而復生,行跡實在可疑。

    前後變化也快得匪夷所思。

    一會兒像受驚的兔子,溫順小意,恨不得粘到他身上來。一會兒像點燃的炮竹,說炸就炸,恨不得離他八丈遠……

    耍這麼多花招,就只為勾引他?

    傅九衢脣角上揚帶笑,漆黑的眼底一片冷色:“非得扒了她的皮不可!”

    ……

    張家村。

    辛夷坐在銅鏡前出神。

    肚兜這種東西,當然不會隨便“落下”。

    孫懷那麼說,無非是給張巡留一點臉面。

    那個肚兜就是張小娘子勾引傅九衢的“罪證”。

    辛夷原本以為只要她不去勾引傅九衢,就不會落入設定的死局。現在看來,是她想得太美。

    該勾的已經勾過了。

    該留下的輕浮印象,也留下了。

    只是,傅九衢為什麼沒有殺她?

    為什麼張小娘子是投河而死的?

    還有,張家村的水鬼案,皇城司為什麼會懷疑到她的頭上?

    當真屋漏偏逢連夜雨,雙重傷害不消停。

    皇城司在歷史上留下的資料很少,很神祕,《汴京賦》沿用了這個設定——它不受任何衙門管制,直接聽命於皇帝。稽查官吏,特務偵察、緝捕盜賊,甚至涵蓋官情民事。

    總之惹到皇城司,那就是普通人的噩夢。

    可惜,辛夷對張家村這個案子的遊戲劇情並不完全瞭解,根本不足以讓她成為案件的知情人……

    辛夷很想馬上離開這個腦殘遊戲的腦殘劇情,回到屬於自己的現實世界。

    可眼前一片迷霧,她想不出法子。

    她是在做一個“尋找古醫祕方——清顏八白散,治療張小娘子臉疾,挽回張巡的心”的任務時,遇到服務器閃崩,穿越而來的。

    作為中醫藥劇情部分的策劃者之一,製成清顏八白散不是問題,問題是如今劇情崩壞,張巡都死了,上哪裡去挽回他的心?

    辛夷也不是沒有想過去勾引傅九衢,以修正遊戲,然後獲得死亡回城的機會。

    可一來張小娘子勾引過了,傅九衢也沒有動手殺人。二來麼,當遊戲角色變成了一個有痛感的人,“慘死”的滋味就不敢輕易嘗試了……

    “喂!”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

    辛夷冷不丁嚇一跳,轉頭看去。

    一個面黃肌瘦的小男孩,身上穿著粗麻孝衣,不知道從哪裡皮了回來,脖子上有一道明顯的抓痕,似乎有些害怕她,後背抵著房門做防備姿態,直勾勾盯住她。

    “你真的被水鬼附身了嗎?”

    他是張巡的大兒子,今年六歲半,叫“一念”。另外,老二叫“二念”,和老大是雙胞胎。老三是個女孩兒,叫“三念”。

    三個孩子的名字寫滿了張巡對原配大周娘子的思念。

    鑑於彼此互相討厭的關係,辛夷暫時不想崩了“惡毒後孃”的人設。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小包子眉毛揪在一起,神態緊張,因為瘦弱的關係,漂亮的雙眼便突兀的顯大,嘴巴扁在一起,明明想哭,卻要故作堅強。

    “三妹妹流了很多血,你是水鬼,可不可以幫幫她?”

    辛夷忍俊不禁。

    “我要不是水鬼呢?”

    小傢伙垂下腦袋,轉身就要走。

    “原來壞女人真的沒有死……”

    這叫什麼話呀?辛夷不免覺得好笑。

    “哼,不怕水鬼卻怕我?”

    她走近,扼住孩子繃緊的肩膀,彎腰低頭,直視他的眼睛,“三妹妹流血,為什麼不去找你的祖父和祖母?”

    小傢伙的腦袋垂了下去。

    “阿奶不管……阿爺說……不聽話……”

    張巡常年在外,張正祥又不管家務事,這個家便由劉氏做主。劉氏原本就是一個刻薄寡恩的婦人,僅有的善心全給了她自己的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往常她對張巡好,無非貪圖他拿俸祿回來養家。對張巡的孩子,又怎會真心疼愛?

    不過,劉氏非常聰明,她從不自己出手,只需要利用張小娘子的嫉妒和愚蠢,稍微挑撥幾句,張小娘子就把對張巡愛而不得的恨,撒到了三個孩子的身上……

    這一招屢試不爽。

    最後是張小娘子落下一個惡毒後孃的名聲,劉氏卻毫髮無損,做盡了好人姿態。

    辛夷哼聲,捏了捏孩子瘦削的肩膀。

    “走吧,看看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作者 偏方方
  只是在休息室裡打了個盹兒,一睜眼,竟然穿成了古代目不識丁的鄉下胖丫頭。   好吃懶做不說,... (馬上閱讀)
180
新婚夜,我親醒了病弱殘疾太子
作者 扇子醬
藥王谷嫡傳神醫林穗穗,一輩子救人無數,卻最終長箭穿胸,不得善終。 再睜眼,她成了剛嫁入東宮的... (馬上閱讀)
180
掌歡
作者 冬天的柳葉
(已出版簡體、繁體)駱三姑娘仗著其父權傾朝野,恃強凌弱、聲名狼藉,沒事就領著一群狗奴才上街招惹... (馬上閱讀)
180
天命小狂妃
作者 可兒請勿飛揚
壯志未酬的醫學天才,魂歸異世,傾城之姿,傾世風華。身懷上古神器,收神獸,契神鼎。逆天修煉天賦,... (馬上閱讀)
180
重生後靠反派權臣續命
作者 一船夢
【雙潔甜寵】前世,蘇菀識人不清,成了別人踏上皇權巔峰的墊腳石,家族覆滅,滿門冤魂。 一朝重生,...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