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各奔前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入宮

    “主子,該起了!”清甜的蘿莉音,我迎來了穿越后的第二天。小丫頭紅著眼給我洗漱打扮,撲了層薄薄的粉,又點了額紅。站遠些,對著鏡子瞧瞧,細眉鳳眼,粉衫白褲,額間的朱砂平添了幾許俏皮,好一個墜入人間的小哪吒呀!滿意的對自己笑笑,回過頭就看見雅歡泫然欲泣的小圓臉,真正把我嚇了一跳,不知道這小姑奶奶又怎么了!

    “主子,嗚嗚,雅歡舍不得主子!”小丫頭一把抱住我,一邊嚎著:“主子,嗚嗚,您,您以后還會,還會叫雅歡伺候嗎?主子,嗚嗚,您要記得,記得出宮就來叫上雅歡,嗚嗚嗚~”我一邊安慰著雅歡,一邊心疼新換的衣服。

    好容易上了馬車,就看見士偉已經在車里了。還是一襲白袍,頭發不像昨天那樣半披半束,全部梳上去用一根白玉簪束起。我上去的時候,他正撫摸著一根七孔白笛:專注的眼神中滿滿的柔情,揚起的薄唇泄露少年懷春的心。心頭泛起一片酸意,我輕咳了一聲,勉強擺出笑容道:“早!”看到我,他的眼神暗了暗,不帶感情的聲音:“早!”

    有些尷尬的坐到他對面,我掀起車窗簾,看著外面大同小異的紅墻藍瓦,只聽得到車轱轆壓過石子路的聲音。我被沉重的氣氛壓得喘不過氣,還是沒忍住,努力揚起嘴角開口道:“愿意吹支曲子給我聽嗎?”

    沉默的少年拿起白笛放到嘴邊,一首悠揚的曲子就從他唇瓣邊溢出。我仿佛看到藍的天,綠的草,奔跑的少年們手拉著手,只是,晴朗的天空也會烏云遍布,春草也有成衰草的時候,寂寞的少年獨自立于秋風中——孤星淚,不知道為什么,我就又這樣的感覺。明明是不同的空間,卻是那么像的靈魂。一曲終了,我聽紅了眼眶,啞著嗓子嘆息一聲,道:“我知道有一首曲子跟這很像,唱給你聽好嗎?”對面少年低著眼,長長的睫毛投下一片陰影,輕點了頭。我開口唱起了《孤星淚》:“我是一滴遠方孤星的淚水藏在你身上已經幾萬年所有你的心事都被我看見讓我溫暖你的臉龐······”唱到最后,我哭了,少年用他單薄的胸膛圈住我,一言不發,抬頭間看見那褐色的眸里有晶亮的液體滾動······

    就這么靠在溫暖的肩膀上,也不知過了多久,馬車停了,管家的聲音傳來:“小主子,士偉公子,到宮門了!”

    我和士偉一前一后下了車,隨著其他要進宮的少年一同邁入了宏偉的皇宮。

    兩邊是似曾相識的亭臺樓閣,認識或不認識的花花草草,周圍的少年們也有低聲私語的,很明顯大家都很興奮。我緊緊拽著士偉的手,靠在他身邊,莫名的緊張和壓迫感讓我無心欣賞玉宇瓊樓的宮殿,只想躲在士偉身后。

    前面兩個少年正在對話,吸引了我的注意。“犀利哥,你說咱們會被分到哪里呢?”小些的少年問。“分到哪里?一等自然是留在殿前伺候圣上;二等則是太**;三等嘛,因為三殿下還小,就是大殿下的皇**。”大些的少年頗自信的回答。“犀利哥如此胸有成竹,定是會分到殿前的,小弟在此先恭喜大哥了。”小小少年就已經把馬屁神功練得出神入化了。這兩個小正太就這么一路恭維到目的地。

    那是一座四角攢尖,鍍金寶頂,麒麟紋飾的方形殿,殿門懸有“佑綬宮”的鎏金匾。

    我們跟著宮人進了殿,這時已沒有人敢出聲說話了,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我也松開了士偉的手,不過還是緊挨在他身邊。

    分手就在今天

    不多時,宮人就喊道:“皇上駕到!”我跟著眾人高呼“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又是磕頭又是下跪。

    我感到有人用目光掃過我,渾身一個激靈,緊張得心都跳到嘴巴里了。

    又過了一會兒,我聽到有人離開的腳步聲和宮人那句“擺駕回宮!”跪著的眾人又是一番磕頭萬歲。就這么一頭霧水,甚至連皇帝的背影都沒見到,就結束了!我抬起頭疑惑的望著士偉,他卻一言不發的在那里擺酷。我正腹誹著呢,就看見一個白頭發的老宮人在發牌子,接到的都一臉激動,有一個眼淚鼻涕都一起流了。旁邊的人也都滿眼羨慕的道著賀。

    “莫名其妙!”我不滿的嘀咕了一句。心里明白這一等獎已經產生,而我無緣,如此而已。

    那老宮人把接到牌子的人都帶走了,又過了一會兒,就又聽見了宮人尖銳的嗓音:“太子駕到!”

    又是一番磕頭喊口號,我動了動嘴皮子,心里想二等獎要開獎咯!沒料到這太子跟他老子不同,不喜歡搞神秘,我們的口號剛喊完,他就讓我們平身了。

    我偷偷抬頭打量那太子,卻“轟”的一下石化了。我,我,我到底是穿到哪里了?不會是香港古裝片拍攝基地吧?!

    面前的太子,身材頎長,面如白玉,蹙眉入雙鬢,黑眸如燦星,懸鼻薄唇,一舉手一投足,盡顯風流儒雅,這,這,這,不活脫脫王子版的過兒嗎?古大帥哥沒穿去大秦,得是過來陪我了?!可是,可是,為什么我是男主呢??無語問蒼天,雙目淚橫流啊!!

    許是被過于灼熱的目光反復燃燒太久了,太子對著我露齒一笑。天吶,他對我笑,對我笑了,不是我眼抽筋看差了,是真的對我笑了也!好溫好柔哦,還有一對酒窩,萌啊~好萌啊,誰來救救我,我快溺死在酒窩里了!

    正當我眼冒桃心,嘴淌口水的時候,士偉輕握了我的手一下下,我趕緊收回口水,正襟而立,小聲道:“謝謝!”再不敢造次。

    不多大會兒,太子也回宮了。殘酷的事實證明:雖然穿越了,不過我的RP值并沒有增加,所以,二等獎也沒有我的份。

    大廳里已經沒有幾個人了,所幸士偉還在我身邊,不論到那里,有他在我就安心了。

    “三皇子駕到!”伴隨著那尖銳的聲音,三等獎又掀開了序幕!大皇子的風格像極了他老子,所以我連他是扁是圓都沒弄明白,就,就,就GAMEOVER了!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兩鬢斑白的鷹鉤鼻老宮人把牌子發給我前面4個,我右邊1個,好了,就剩下我和士偉了,老宮人手上拿著最后的一塊牌子,來到我面前,我高興的伸出手,他則微笑著把牌子交給了士偉!我當場就被雷劈到了,牌子發完了,那我怎么辦?

    突然想到路上似乎聽到有人說,沒排上號的就是去打雜兒。打雜兒~,打雜兒~,我,穿越女變男主,歷經千辛萬苦,到這兒來打雜兒~~~(回音)

    最后幾人也要走了,士偉低著眼看著我,長長的睫毛遮住憂郁的褐瞳,低低嘶啞的嗓音不帶任何情緒的對我說:“這個給你,多保重!”說著遞給我一個手掌大小的錦囊。我也低著頭,遮住鳳眸里滾動的液體,扯動嘴角,想說些什么,卻發現只能發出梗咽的聲音,勉強的也說了句“保重”,更是不敢看他離開。

    我的前途

    就這么低著頭,直到所有的腳步聲都漸漸遠去。我也小心的收拾好心情,準備迎接接下來的種種悲慘命運。這時一個年輕的宮人向我走來,道:“您是肖邰堅,肖公子是吧?”我當場就被雷了一把,“小太監”?!這個名字也太極品了吧?!強忍住內心的刀割,我虛偽的作揖道:“在下便是。”

    “呵呵,恭喜肖公子啊,剛剛皇后娘娘交代,要給武國舅武左哲尚書大人添一名貼身書童,如今佑綬宮中除了公子,哪里還有別人,豈不要恭喜公子嗎?”那宮人意有所指的道。

    武左哲?吾作者?哎呀,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還又是國舅又是尚書的,本小公子的福氣來了!!我心里跟開了花似的,美滋滋的。看滿臉“紅包拿來”的小公公也順眼了,幸好早上管家都有給我們準備賞錢。收了賞錢的小公公滿臉堆笑的帶我出宮去尚書府了。

    出來宮門,總管還在。對他道明此番進宮的結果,就自信滿滿的走向通往光明的尚書府了。

    來迎接我的是尚書府的總管,五十歲左右,身材魁梧,白白胖胖的,半謝了的花白頭發,笑瞇瞇的一臉和氣。我一見到他就覺得眼熟,再加上他姓毛,我就認定要叫他毛爺爺。

    毛爺爺對我這個半路跑出來的孫子也喜歡的緊,笑瞇瞇的直摸著我的頭喚我:“堅娃子。”

    府里的正主子作者(左哲)大人半個月前領命去南方賑災了。雖然有些好奇左哲大人到底是不是作者大人,我還是認命的在尚書府里享受米蟲生活。

    我逍遙啊我自在,我每天睡醒等吃飯,吃完等睡覺,像花園里的花朵兒一樣快樂的成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27557_80_804-m
世嫁
作者 木嬴
  一朝重生,成了安定伯府三姑娘。

  祖母不喜,繼母厭惡,還有一群恨不得啖...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花開名門
作者 畫閑
  這輩子,琴棋書畫一樣不懂,附庸風雅權作耳旁風。別的庶女不是王爺便是高官,只自己,粗笨不通地... (馬上閱讀)
2416535_80_802-m
富貴榮華
作者 府天
  乾娘病重咽氣的這一天,她方才明白,自己不過是被人當做陪媵的卑微棋子。

 ...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不做皇后做福晉
作者 洛安琪
  因為一次機緣巧合經穿越到康熙年間,等待數年后終于成為康熙的第二任皇后——孝昭仁皇后,鈕鈷祿...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子夜紅燭
作者 紅袖安然
  夜色涼如冰,寒氣逼人緊.望君共枕眠,分妾一絲溫.含酸不能昧,郎有枕邊人.誰與妾相伴?伶仃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