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初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咚咚”兩聲,有人敲門。

    佟寶兒坐在靠門邊的位置,站起來隨手把門打開,拉出一條縫,探出小腦袋看了眼問:“你們找誰?”

    “徐曼錦在嗎?”有很尖細女聲的回了一聲,帶著毫無遮掩的怒氣。

    “你們找她有什么事?”佟寶兒繼續客氣的問,神情淡淡的,一手壓著門,完全沒有請人進門的意思。

    外面卻有人“碰”一下把門踹開,直把佟寶兒撞了個踉蹌,連帶著碰倒了身后的椅子。

    門外站著的七八個女生一下子都涌了進來,都是一臉被欠了錢的模樣。

    宿舍里的其他人紛紛望過來。炸脾氣的沈秀馬上皺起眉頭。

    佟寶兒站穩后輕輕扶起椅子,繼續擋在前面好聲好氣的:“有話好好說……”

    領頭的女生往前逼近一步,一把推開佟寶兒,沖著站在最里面依著桌子的人大聲嚷道:“徐曼錦!你別躲在里面!一人做事一人當,你搶了別人的男朋友,還在那若無其事的端什么大小姐的架子!”

    沈秀接口:“搶你男朋友了?”“我朋友的!”

    沈秀“哧”一聲:“正主都沒開口,你一個路人甲在這大呼小叫什么”

    “那也不關你什么事,我找徐曼錦那賤貨,你一個路人甲又在這里摻和什么?”

    沈秀冷笑道:“沒辦法,本小姐生平最見不得有瘋狗亂吠,她好好呆在自己窩里吠吠我也就當沒聽到就算了,現在都敢吠到我家里來了,我還真不能不管。何況這位小姐,凡事講究證據,您這么血口一噴就罵人是賤貨,還真以為你是正牌夫人來打小三啊?”

    “你!”那女生臉都青了,轉過身去,拉出一女孩:“思思,你過來和她對質,看她還敢說什么!”

    那個叫“思思”的女孩眼眶紅紅的都腫成了一條線,顯然已經哭過很久,被拉到人前后眼淚又開始往下掉,慢慢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一句話都說得斷斷續續:“徐曼錦……我求,求求你,別搶我的吳浩,我,我們在一起兩年了,我……”說著,“哇”一聲,撲到另一個女生懷里哭得更加慘烈。

    來的那群人又開始用譴責的目光盯著屋內某一處。

    有沒有搞錯,這年代了還真有這種狗血劇。連沈秀這種尖牙利嘴的都被她嚎得頭皮發麻,忍不住往徐曼錦那個方向看過去。

    那個抱著“思思”的人開始安慰:“思思,吳浩喜歡的人是你,你們兩年的感情,不是她徐曼錦想搶就能搶走的!”旁邊站著的幾個也輕聲細語的哄著。

    既然搶不走你們還跑到別人宿舍里面鬧什么,沈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徐曼錦!你還躲在里面做什么縮頭烏龜!”有人厲聲的罵。

    宿舍最里面的那張桌子的邊上斜斜倚著一人,她一直端著杯子倚在那,只是看著這邊,從頭到尾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室內光線很暗,看不清那女生的樣子,能看見的只是她一頭深栗色的頭發輕輕軟軟,長長蔓延至腰間,而她整個人就籠在那片栗色的云里。

    她慢慢放下手中的杯子,淡淡開口:“我并不認識一個叫吳浩的人。”聲音清澈安靜如泉水,帶著天生的溫暖之意,卻隱隱透著疏離。

    思思咬牙切齒,恨恨的:“你騙人!大三數學系的徐曼錦!吳浩親口對我說的,他說你對他笑,肯定也是喜歡他的。放眼整個學校,叫徐曼錦的就你一個,你怎么會不認識他!!”

    佟寶兒嘆了口氣,輕輕把門關上,擋住路過行人一些好奇的目光。

    徐曼錦慢慢走出來,走到思思面前輕輕的說:“我騙你有什么意思。你有他的照片嗎?”

    找上門的眾人才第一次真正看清徐曼錦。徐曼錦在C大艷名遠揚,傳聞長得非常漂亮,但是入學以來她既不熱愛交際也不參加任何社團,除了上課吃飯根本就是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是死宅死宅的那一類,于是除非有心去她上課的教室門口窺視或是偶遇,別的時候你想見到她簡直是天方夜譚,隨著蹲點的人不斷增多走廊一到課間就擠得滿滿的,她大小姐就開始隨機的上課。好在徐曼錦的功課大多不錯,為了避免出現什么踩踏事件,老師們也表示理解的睜只眼閉只眼。所以大多數的人只是聽說過這個傳說中的美女。傳說得久了也就漸漸淡了,隨著大一大二不斷補充進來的新鮮水嫩,徐曼錦這三個字也就退出了一線,不少新生代美女提到她也只是撅撅嘴:“不就是大三的老女人嗎。”老女人?那現在在眼前的是該怎樣形容的濃重艷麗活色生香?開始還以為是她畫了妝,可是不管怎樣研究得仔細也絲毫沒有發現使用過化妝品的痕跡。無論是那纖長秀氣的眉,明亮的眼睛,濃密的睫毛還是小巧嫣紅的唇都被她雪白透明的肌膚一襯托而更顯得勾人攝魄。

    眾人紛紛對視一眼,心中暗驚:這樣的人,真是很有搶人男朋友的本錢……何況那身材……實在有點好得過了吧?

    思思楞了一下,流淚流得更兇了,她掏出口袋里的錢包,遞給她。

    照片上兩人一臉甜蜜,頭挨著頭,笑得好像這樣的幸福會一輩子持續下去。

    曼錦恍然大悟一般“哦……”了一聲。

    果然是認識的!來砸場的再次燃起怒意,有的人臉上已經開始帶上了鄙視的笑意。

    曼錦接著說:“這不是那什么叫鞏漢林的嗎……”她歪過頭去向舍友求證,很認真求教的樣子。

    ……

    頓時鴉雀無聲。說她裝吧,這表情實在是太無辜了……

    沈秀先“撲哧”一聲笑出來,然后又覺得自己太缺德了,好歹忍了回去。

    思思眼淚頓時流不出來了,無語的指著照片上那個男的:“這個是我男朋友吳浩……”聲音到后面已經開始變調。

    “……”

    徐曼錦把錢包還給她:“我確實不認識這個人,我很抱歉,這中間肯定是有什么別的誤會。”

    有人明顯不屑的哼道:“哪有賊會承認自己偷了東西的。”

    徐曼錦看了一眼人群里那個出聲的人,又轉向思思,語氣依然輕緩:“既然你們不相信,而我也確實沒有辦法證明。我想你們還是去找這個男人,把事情的始末弄清楚。如果他確切的說我徐曼錦對他有好感,答應做他的女朋友,你們再帶他來找我。”

    她們面上都似有不甘,還想說點什么。

    “我接下來還有事,各位請慢走。”曼錦說著,微微垂眼,右手比了個請的姿勢。

    眾人又對視一眼,無聲交流,現在情況是:狐貍精既沒表示對男人其心昭昭可表日月,也沒有痛哭流涕垂首道歉表示下次再也不敢,搞了半天人家只說壓根不認識你,半點都沒有心虛遲疑。原來商量好的任何一款戰術都不適用于當前情況,來的人紛紛覺得有點丟臉,領頭的只能撂下千百年來都沒什么新意的狠話:“徐曼錦,這事和你沒關系最好,如果真是你,我們和你沒完!”然后走得干凈。

    一群人走遠了,佟寶兒搖搖頭想這簡直是無妄之災,把門關上。

    沈秀一屁股坐回板凳上,叉著手干笑兩聲:“這什么世道,男朋友走野了不去找那男人算賬,還好意思帶著一大群人來想干掉小三,結果還搞錯方向,找到了路人甲頭上。”

    傅伊人無奈的笑著也坐下來。

    沈秀轉過身伏在椅背上看著徐曼錦:“我說徐曼錦,你的運氣也真是差啊,怎么一天到晚凈招惹這么些爛桃花,白白浪費你那臉那身段。干脆你就破罐子破摔,把這學校搞得狼煙四起算了,不然大學真是白來一趟啊~”

    佟寶兒對她翻了翻白眼:“你根本就只是唯恐天下不亂而已。”

    沈秀“哈哈”笑得猖狂:“唯恐天下不亂正是小女子的座右銘啊!想不到已是那昨日黃花的我們!完全拼不過那些新生代小妹妹們的新鮮水嫩的我們!你徐曼錦到今天還能遇到這種狗血的事,可見你艷聲遠揚余威猶在啊。”

    曼錦無奈的笑了笑,對著鏡子扎了個馬尾辮,巴掌大的小臉就完完整整的露了出來,更顯得無比的精致,她眼里帶笑輕聲的說:“我下午有節專業課,我先上課去了,回見。”說著背上她的包走了出去。

    沈秀忍不住一直看著她走出去的背影,一副神迷的樣子:“其實我說錯了,徐曼錦那妖孽拼的從來都不是水嫩。”

    另外兩人深有同感的笑起來。

    過于漂亮總是會無可避免的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去上課的途中,一路都有人偷瞄或者光明正大的看,爛桃花也是源源不斷,徐曼錦都視而不見。這張臉是父母所給是老天的恩賜,她從來不會矯情的說什么“哎呀,要是長得一般點就好了。”之類的酸話,何況如果這么被看了十幾年,別人的目光什么的早就感覺都麻木了。

    不過麻煩這種東西,還是能少點就少點吧~心里這樣想著,每到岔路都一如既往的選擇人少的小路走。

    她的步伐從來都比一般人要快,卻不顯得急躁反而輕靈得像在舞蹈,即使遠遠望著也是真真的曼妙。

    數學系的大樓近在眼前。想到這大部分時間都是完全自由的大學生活,她不由得內心充滿喜悅,眉眼都開始漸漸染上笑意。

    C大是標準的理工類大學,男生數量比女生多了近一倍,數學系女生更是少得可憐,她第一次開班會的時候簡直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班上一共六十三人,女生卻只有徐曼錦和席月兩人。大一的時候絕大多數人對大學校園里的戀愛還充滿了粉紅泡泡的無盡期待。可是物以稀為貴,女生數量實在太少,何況還有一個質量這么高。于是第一場班會后整個教室都是蠢蠢欲動,遞紙條的,邀看電影的,有的細致有的奔放,反正大家各憑手段,打壓對手毫不心軟,眾多的競爭對手讓班上男生再次感受到了高考的心酸。以至于每次來上課,曼錦都感覺像是走到了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

    不止男的那方有壓力,女方的壓力也是逐日增大,而徐曼錦那個看起來就是油鹽不進的對外宣稱是有男朋友的,為了在大學四年能夠得到安生,誓做國家近代數學科研女強人的席月同學終于頂不住巨大的壓力在眾多男生含恨的目光中投入了別系男生的懷抱。

    一眾男生心如死灰,趕緊召開了緊急會議,抱著“只要鋤頭揮得好,不怕墻角挖不倒”的缺德心眼,班級風向頓時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于是那一段時間,徐曼錦每次上課或者班集體活動時都感覺春風拂面,班上每個人都無比友愛,友愛無比,人人都面帶微笑,眉目含情。以致于讓她忍不住想起了傅伊人同志曾給她看過的一些有關于另一個世界的小小書籍。“基情四射”四個大字,每一個字都狠狠的戳得她的腦門生疼。她搖著頭,覺得她的世界觀開始壞掉了……

    有時感覺到背后陰風陣陣,她用眼角余光瞥過去,偶爾還能撲捉到一些含羞帶竊欲語還休的目光。

    坐在教室里每次都專門為她們空出來的中間第二排,一把抹掉臉上即使第二排也無法避免的老教授唾沫星子,她恍然間想起伊人曾經三分驚嘆三分艷羨外加四分笑話的說:“哇!六十一人的后工群!”她就開始覺得背脊開始一陣一陣發涼。而此時后面一位賢淑溫婉的男生輕輕碰了碰她,給她遞來一包“心相印”紙巾,賢淑溫婉的說:“擦擦吧。”

    她無語回身淚流滿面的用手撐著頭,小身板不斷發抖,心想:換系吧,還是。太可怕了,這日子沒法過了。她轉過頭對席月說:“有時候我真希望他們知道什么叫適可而止,都大三了,他們還不放棄啊。”席月很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她在這邊正暗自糾結,忽然感覺褲子口袋里震動了一下,掏出手機看了看“東門左轉花水木咖啡店超級超級大帥哥!!!!迅速的趕來!!”

    她看到后就忍不住扶額,回了一條:“統共兩女生,跑不掉!迅速不了!!”

    十秒后手機又震,點開短信后,上面寫著兩字:“殘念”

    然后又接著一條:“姐幫你盯住他”

    曼錦立刻順應民意:“OK,五十分鐘定到。”

    咖啡店里,沈秀放下手機:“她五十分鐘后到。”

    五十分鐘后,徐曼錦終于趕到花水木,店面不算大,勝在很有特色。C大是百年老校,位于市中心,對面就是繁華的商業圈,這一帶可謂寸土寸金。她推開店門,空調的涼氣迎面而來,店門上掛著的風鈴一串清脆的響。面對外面坐著的伊人聽到響聲后就看了過來,看見是她就很歡快的舉高手示意。

    曼錦快步的走了過去,挨著傅伊人一坐下就開始解襯衣最上面那顆扣子。

    沈秀看到她,“哇”了一身,忍不住笑她:“長袖,長褲,運動鞋,37度高溫,曼錦你想免費桑拿啊?曬黑點就黑點唄,反正你這么白。”

    曼錦一下解了三顆扣子,直到走光邊緣才停下,她長長呼了一口氣:“熱死我了。怎么想著跑這來了?”

    伊人眨眨眼:“天氣這么熱,宿舍里實在呆不下去了,我們就想找個免費吹空調的地方,走著走著就看見這店里有個大帥哥,于是就進來了。”

    曼錦挑挑眉:“有多帥?”

    三個人對視一眼,笑得很是嬌羞……

    曼錦顧不上形象的翻了白眼:“在哪?”

    “喏,站在吧臺那個就是。”

    曼錦微微往外彎了下身子看了眼:五官隔著遠了看不清楚,但是那樣干凈氣質卻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很清爽的一個男人,看起來很瘦,年齡比她們要大一點,皮膚很白,透明得幾乎有點病態,這隱隱的一點病態襯著他尖尖的下巴更顯得他很是羸弱……嗯,應該是時下流行的花美男,俗稱的小白臉。曼錦心里這么斷定著。

    斷定完后她面無表情又慢慢正了回來,很中肯的說:“嗯,不錯。”

    “只是不錯?!!”一群小女生開始不可思議的輕聲嚷嚷。

    “就是就是,這種算極品了好不好?”

    “徐曼錦你近視眼啊?以前沒發現啊?”

    “那男的多帥啊!你就不能裝作激動點興奮點以滿足我們的成就感嗎?”

    “我沒近視,什么成就感?”曼錦無所謂反手的扯了扯因汗貼在后背的衣服,難受的皺了皺眉。

    “就是你徐曼錦也會像小女生一樣尖叫‘啊!好帥啊!帥呆了!’之類的……”好吧,這個想法是有點變態……但是實在很令人期待,三個人睛光閃閃。

    曼錦低下頭開始翻菜單:“這個容易,啊~那個站在前臺穿著白襯衣的男生簡直帥呆了。”她說得聲情并茂,和她嘴角那抹淡淡的嬉笑格格不入,說完后她很滿意的覺得自己可以去競爭奧斯卡了。

    話剛落下,其他人還沒來得及反應。旁邊就有人斜插進一句:“謝謝,美女要點什么?”聲音很溫柔。

    她手顫了一下,斜著眼一瞟,就開始有點發抖,現下的場景實在是太丟人了!丟人丟得她都不好意思抬頭了!那個站在前臺穿著白襯衣的男生不知道什么時候瞬移到她們這桌邊上了!

    雖然她是見多了大風大浪的徐曼錦;雖然她是人比花嬌的徐曼錦;雖然她活了差不多二十年,也曾干過丟人的事。但是當面被人抓包什么的還真是第一次遇到。即使臉都紅透了,她還是堅持聲音穩定的說:“先來一杯茉香奶茶吧。”現在管不得熱量了,千瘡百孔的她急需一些甜蜜的東西來慰藉一下她被甩到天邊的臉面。她自我安慰的想:看他面無表情的樣子,應該是沒聽到什么吧?是吧?不然太丟人了。不對啊,他剛剛還說謝謝了,完蛋了,肯定是聽到了!怎么辦?怎么辦?她內心天人交戰。最后放棄自我拯救的想:算了,帥哥你快點走吧,大家都若無其事的當沒有發生吧。

    “好的。請問還需要什么甜點么?有帥呆了的男生給你們端上來哦。”那聲音很誘人,帶著故意的嗲意,還有完全沒有遮擋笑意。

    ……那聲音是恥笑吧?是在恥笑她?是吧?一定是的!!

    四人都震撼住了,紛紛無語一秒,下一瞬間其余三個都輕聲尖叫笑得像花癡一樣,徐曼錦忍不住想用她學會了很久但一直羞于啟口的兩個字:我靠!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540937_82_822-m
重生甜婚:黑帝疼妻太放肆
作者 倉央
  “叔,我好疼。”
  “哪裡疼?”
  “這裡……”
  “...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