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緣起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都是21世紀了還在流行報恩要以身相許?而且這許得也太沒價值了吧?她內心驚濤駭浪,表面還是平靜無波,緩了一下,語氣很抱歉的說:“我自小有婚約在身,戀愛一事從來就由不得自己做主,所以要辜負您的厚愛了……”

    他高高挑起眉,嘴角勾著笑:“那真的是非常遺憾……不過這并不影響我想要拜托你的事不是嗎?”

    “欸?”是嗎?這么奔放?是他們的溝通出現了問題還是她剛才幻聽了?她忍住掏耳的沖動小心翼翼求證:“那個,不好意思,我可能剛剛沒聽清楚,您需要我幫忙的事是?”

    他耐心的重復一遍,言簡意賅:“三天后,做我的女朋友。”

    咦?不是她聽錯?可是這位傅先生起來并不像是需要挖人墻角或者是慫恿別人劈腿的人啊?難道……她小心措辭:“傅老板可能不清楚,國內現在的主流還是一夫一妻制……除了極個別少數民族以外,那什么是犯法的。”

    他聽完后的表情完全是樂不可支:“徐小姐誤會了,我不過是想請你配合我演一場戲。”

    “演戲?呃,這也不大好吧,我又不是專業演員,很容易穿幫的……何況以傅老板的魅力,應該有不少的女士會很樂意出演您的女友這個角色吧?”說不少簡直太含蓄,報名的人估計都可以從城東排到城西。

    “這么說徐小姐是不樂意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份人情徐小姐打算前欠著?”

    “要不就先欠著吧。”

    她剛想那么答,還沒來得及開口傅延熙漫就不緊不慢的接著說:“欠著也不是不行,不過我放出去的債一向是高利率利滾利,照這樣算下去估計用不了幾天你就真得只能把自己抵給我了……”

    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適時的屈服也是人生必修的一門課程,徐曼錦馬上很虛心請教的問:“……可不可以先讓我先了解一下故事的背景?”

    故事背景相當簡單:男主角的母親計劃下個月不遠萬里給他帶來一打結婚對象候選。男主角無奈且頭痛,只能謊稱自己已經有了貌美賢惠且無所不能的女朋友,他還大言不慚任何人在這位女士面前都只能自行慚愧,讓對手知難而退一直是他百試不爽的手段。然后他始料未及的是對手在沉默了一秒后就很亢奮的把拜訪時間預約到了三天后。他正惆悵著上哪去找一個合適的人選,老天厚待,馬上就撿到個現成的。

    “貌美賢惠且無所不能啊……”無辜撞上槍口的徐曼錦很艱澀的開口:“小女子恐怕難以勝任這么艱巨的任務……”

    “你很美貌啊。”

    “我……”

    “賢惠什么的裝一裝就可以了。”

    “可是……”

    “母親在這邊呆不了幾天,她沒什么時間去試驗你的無所不能的,放心吧。”說著,伸手拍拍她的肩,一副鼓勵下級好好干的模樣。

    “那至少要知道您母親性格怎樣,中意什么類型的女孩我才好配合著偽裝吧……”她終于艱難說出完整的一句話。

    “我的母親啊……”他正在尋找合適的詞,手機鈴聲忽然響起,他對徐曼錦歉意一笑,取過手機按下接聽鍵。

    “少爺!”話筒里頓時傳來一聲驚吼。

    傅延熙把手機稍微拿開一點,苦笑著說:“德叔你老還是是中氣十足啊。”

    “少爺!不得了了!夫人沖上樓去拿槍了!”

    傅延熙瞟了徐曼錦一眼,口氣依然云淡風輕:“德叔麻煩您小聲點說,家里出什么事了?”

    聽筒對面的聲音頓時變小,徐曼錦悄悄歪著腦袋把耳朵湊近一點:“隔壁家的那幾條狗不知道怎么的跑到傅家的院子里亂竄,把夫人種的花全踩壞了。夫人明明被氣得不行,看到后卻一句話不說轉身就上了樓,十有八九,不,肯定是去拿槍了!”

    傅延熙輕輕推開她過于靠近的腦袋做出指示:“母親年紀大了眼睛不是很好使,你們看著點她,小心別傷了外人。我現在還有事,你們看著辦吧。”說完毫不猶豫的掛了電話。

    就這樣?只是不要傷了外人?那內人怎樣都可以嗎?您是這個意思嗎?電話被掛斷前徐曼錦還無比清晰的聽到對面又喊了一聲“少爺”那聲音凄厲得……

    面前那位不負責任的傅家少爺把手機隨手放回原處,轉身看向徐曼錦,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用無比溫馨和煦的聲音說:“我們剛剛說到哪了?哦,我的母親是怎么樣的人?她嘛……她只是一個很普通很溫柔很和善的女人。”

    等等!!這世上有哪個很普通很溫柔很和善的女人會拿槍去射擊別人家的狗的!誰知道她會不會當場擊斃一個假冒的未來媳婦啊!

    “傅大少爺,這件事要不……還是……”徐曼錦的視線慢慢轉移到車門把手上,盤算著一個適當的逃跑時機。

    傅延熙也轉頭看向車門把手,淡淡開口:“徐小姐不知道有一句話叫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么?何況我也是有槍支執照的。”

    這是威脅吧……也是犯法的吧……

    她無奈的嘆氣,終于放棄:“我只能答應盡量做到最好,最后如果仍無法達到您想要的結果,還希望您能多多包涵。”

    他微微一笑:“你的手機號碼或者宿舍電話號碼是多少?我這幾天還會有一些細節方面的事要告訴你。”

    她想了一下:“還是把您的手機號留給我吧,稍晚一些我再聯系您。無論如何,今天還是多謝了。”

    “你是想讓我愧疚嗎?只是舉手之勞而已。”他噙著笑。

    他看她打開車門走下去,再輕輕合上,最后回頭對他禮貌的微笑道別:“請一路小心。”

    “好,再見。”

    “再見。”

    他駕車緩緩離開,后視鏡里的那個女孩越來越小卻仍然有禮的站在原地目送他驅車離去。車窗外高樓的茶色玻璃蕩漾著浮世繁華,柏油馬路伴著濃濃暑氣發出刺眼的白光,他的笑容卻始終沒有散去,眼底暖成一片。“徐曼錦。”他啟唇緩緩的念,這三個字縈繞在舌尖居然不舍得讓它們真正流淌出來,仿佛只要發出聲響就會有什么情感不受控制的破土而出!這三個字,一字一字,已淬上了她的毒。

    這么的苦。

    徐曼錦在目送走了那位傅大少爺的座駕后,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對面的街道,來往的人都是行色匆匆。剛才在車上說話的時候她總覺得有人在盯著這邊,可能是錯覺吧?她慢慢收回視線,轉身回宿舍。走到宿舍門口她才猛然想起自己沒帶宿舍鑰匙。其他三人現在還多半在外面玩

    得不亦樂乎吧?她抱著很渺茫的希望敲敲門,沒想到馬上就聽到佟寶兒清脆的聲音:“來了,誰?”

    “是我。”她輕聲應。

    “曼錦你可算回來了!”佟寶兒打開門后一臉擔憂的看著她:“剛剛有七八個電話都是找你的,說和你聯系不上,打手機又是關機。沒什么事吧?”

    “嗯,沒事,多謝你,打擾到你休息實在是不好意思。我手機不小心弄丟了。你怎么沒和她倆一起出去?”徐曼錦走進宿舍,順手關門。

    “外面太曬,我實在受不了就懶得出去。那些人好像都很焦急,按打來次數的多少排列分別是徐清、徐熀月、徐大堂姐……”佟寶兒抓起桌上記錄的小字條挨個名字的讀。

    徐曼錦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這么受歡迎。今天不知道是什么黃道吉日,連她那位百年難得一見的大堂姐都給她打來了電話。她找出備用手機走到露臺撥下一串熟悉的號碼,剛剛接通,那頭的人就很不顧禮儀的迅速接起,聲音不復往常的平靜:“你好!”

    “清清,我是曼錦。”

    電話那頭猛的呼出一口氣:“小姐您終于回來了,無法聯系到你我們都很擔心!請稍等一下。”曼錦估計她是去告知徐紋她并沒有失蹤的消息,沒一會又傳來徐清的聲音:“小姐,是這樣的,大少爺的助理在一小時前來電說大少爺將在下周五回國。”

    “下周五?”徐曼錦驚訝的反問,哥哥月前才剛到達A國接手徐家在那邊一概事物,按道理正是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那個工作狂怎么會忽然想要回國?

    “是家里出什么大事了嗎?”

    “目前我這里并沒有收到有任何事情重要到需要大少爺回來解決的消息。”

    “這就奇怪了……”

    “不過,要說不對勁的地方倒有一個……”對方頓了一下,似乎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大少爺今天早上臨時決定去了一趟C國,據說是親自去見了徐梓昕小姐,半小時前才剛剛返回公司。”

    “我哥去見了徐梓昕?”徐家下一任的兩位家主居然私下碰頭?這是要變天了嗎?堂姐弟見面本來是很正常事,可是這兩位根本就是恨不得老死不相往來,即使在類似于家族聚會這些不得不碰面的情況下,他們也能毫不顧忌的從肉搏到腦搏搞得徐家烏煙瘴氣,徐曼錦一直覺得再沒有任何人能比他們能更好的詮釋“死對頭”三字了。

    徐曼錦馬上做出決定:“下周三早上派人來接我。”

    “好的,我即刻安排。”

    解決掉這邊的談話后她撥通了徐哥哥的手機。

    “Hi,小錦。”徐熀月的聲音像是一如既往的帶著親昵的笑意,但是徐曼錦還是覺察到他的心情并沒有表現出來的那么好。

    “哥哥正在忙嗎?”她緩聲問。

    “唔,曠了半天工,現在正在補救。”

    “那,我晚上再打給你吧?”

    “不礙事,本來就是我有事先找你。”

    “哥哥找我有什么事?”

    “只是想告訴你我預計下周五會回家一趟,到時你也回來吧?”

    “好。”

    “你最近好嗎?學校里有沒有發生什么快樂的事?”

    “我很好……哥哥忽然決定回國是因為在梓昕大堂姐那聽說了什么嗎?”徐曼錦試探著問。

    “……是徐清嗎?你的那個小助理相當厲害啊,居然這么快就能了解到到我這邊消息。不如你考慮考慮把她讓給我吧?我這里缺人正缺得厲害。”對方嬉笑著有意回避問題。

    “哥!”徐曼錦聲音壓低,沒心情陪他裝傻:“徐家的家長們并沒有任何動作,說明那件事目前還被你和大堂姐扣著,如果說要有什么事情能讓你們倆想要聯手私自隱瞞下來,那必然是關于我的!是李家……”

    “小錦。”對方打斷她的繼續猜想:“不要亂猜,你先不要問,也不要去查,這件事到下周五我自然會給你一個完整的交代。”他難得的輕嘆了口氣,語氣愛憐的說:“你現在不是正過著自己想要的大學生活嗎?我們都知道這樣的日子有多么的奢侈,所以,至少現在,不要考慮徐家,你要把你全部的心力都放在那里,盡情的去讓自己快樂。放心吧,這天塌不了。”

    這讓她還怎么問?怎么說?

    和徐熀月道別完,結束通話后徐曼錦的情緒仍然有一點小小的不安,不過這種不安的心情并沒能維持多久,她剛從露臺走回房間,還沒來得及和佟寶兒說上一句話,她們宿舍的大門就被撞開了!“砰”一聲巨響,然后兩道人影竄進來飛速移動,一人一邊把徐曼錦牢牢扣住,徐曼錦和佟寶兒被眼前一幕驚嚇得目瞪口呆。待看清來人是誰后徐曼錦合上嘴,疑惑的問:“你們倆干什么?”

    佟寶兒也反應過來笑著說:“我還以為有人要入室搶劫。”

    “徐曼錦!你可以啵!”沈秀賊笑著上下打量她,怪聲怪氣的說:“看不出來啊,你們倆現在是鬧哪樣?西湖邊上偶遇的白娘娘和許仙嗎?”

    “什么?”徐曼錦愈發一頭霧水。

    “嘿嘿嘿……你看這是什么?”傅伊人也賊笑著慢慢秀出藏在身后的傘。

    呃,這是她什么時候遺忘的……

    “快!老實交代!你什么時候勾搭上傅延熙的?”沈秀斂笑故作嚴肅,開始逼供。傅伊人在旁邊配樂:“千年等一回啊~等一回……快使用雙節棍,哼哼哈嘿!”

    佟寶兒再次目瞪口呆。

    “說什么勾搭……我迷路了,手機丟了,沒車費回學校,恰好碰到傅老板就死皮賴臉的讓人家帶我一程而已……”徐曼錦無奈解釋。

    沈秀把傅伊人撇開,雙手握住徐曼錦的肩,一臉心酸的說:“你小子真是好運氣!每次我遇難求助時所有的車都只是從我身邊呼嘯而過!而你居然能碰到這么一個心地善良的大帥哥。老天真是不公平啊不公平!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天注定?上吧!徐曼錦!他便是你今生的良人!不要再浪費青春,快把他搞到手!記得再打探一下他有沒有親兄弟表兄弟堂兄弟什的!這里還有三個對帥哥望眼欲穿的!”

    徐曼錦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你腦袋被門縫夾著了吧?說點現實的,你們在哪遇到了傅老板?”

    “就在花水木門口,他主動走過來和我們打招呼,說正在發愁怎么和你聯系,我們就把宿舍的電話號碼告訴他,隨便幫你把傘拿回來了。說真的,你對他真的沒興趣嗎?這么這么帥的男人你都沒有興趣嗎?”傅伊人眼里閃著光不屈不撓的擠回陣地。

    “嗯,我還是比較喜歡男人味重一點的,他有點……太漂亮了。”徐曼錦很客觀的說,看到面前三人頓時都露出了遺憾的表情,她搖搖頭,挨個拍拍以示安慰后徑自走到電腦前,開機,上網。

    哎,徐曼錦原來喜歡肌肉型猛男啊?三個人攏成一團在邊上竊竊私語。

    上了一會網,徐曼錦若無其事的拿起手機編了一條短信:“您好,我是徐曼錦,多謝您幫我把傘送回來。”輸入號碼,按下發送鍵。

    手心里記下的號碼還沒有被洗掉,她不用再看也已經記得清晰,她想這只是因為她對數字一向敏感,其間并沒有摻雜著其他的東西,可是卻忍不住悄悄把松松蜷著的手心翻過來,眼角的余光放在那隱隱露出的幾個數字,想起他輕輕拉住她的指尖,用筆在她手心里寫字,癢癢的,卻一點都不討厭,只是想笑,不由自主。

    沒過多久放在桌上的手機亮了一下,她大眼偷瞄四周確定別人都在各忙各的,于是馬上拿起,是他。

    “明天什么時候有空?”

    “傅延熙。”她心里默默的念,左手指尖抵在唇邊無法掩住她不斷上揚的嘴角,“哼,奸商。”嬌聲的抱怨還未傳遠就已經散去。

    隨時恭候您的大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萌妻戀上癮:軍少,娶我!
作者 任迎迎
  面對家族逼婚,沈晴晴毫不猶豫地撲倒了自己心儀的男神,給未婚夫戴了綠帽子。   然而她不知道...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