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林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那個,即使說是為了熟悉彼此以便更好的做戲,但是我們的見面次數會不會有點太頻繁了?”徐曼錦放下手中的筷子,看著對面那個秀色可餐的男人很客氣的發表了自己的疑問。

    “會嗎?”對面的男人也優雅的放下手邊快解決掉的午餐,用手邊的帕子擦了擦嘴,抬眼看她。

    徐曼錦慎重的點頭以強調她就是這么認為的,“而且您不覺得讓一個算起來真正認識還不到三天,交談總共還不到兩百句的女學生跑到自己上班的地方來一起吃盒飯是一件很詭異的事嗎?”

    現在時間是下午一點,兩人所處位置是傅延熙所在的公司。自從接受了冒充傅延熙女友這個任務以來,他們倆一起吃過四次飯,逛過半條街,還看了一場與愛情有關的電影!雖然看到三分之一的時候徐曼錦覺得實在是太尷尬了,兩人不得不早早退場。不過不管怎么說,一般戀愛中的男女會去做的事他們也算是去體驗了一把,積攢了一定的經驗。

    今天中午十二點十分,傅延熙按時給她打來電話,約她在對街66號的華熙大廈臺階前碰頭。十二點二十五分,徐曼錦撐著傘矗立在約定的位置,左顧右盼的尋找那個半熟悉的人影,未果。兩分鐘后一輛黑色的轎車在她面前停下,她剛下意識后退一步就看到車后座的門被拉開,傅延熙從里面探出半個身子招手示意她上車,她疑惑的走過去疑惑的坐上車疑惑的看著傅延熙,他沒有解決她的疑惑,他還在忙著講電話。司機大叔回頭有禮的道了一聲“徐小姐好”后轉回頭繼續開車。

    傅延熙今天穿了一身正裝,在聽了一會他的談話內容后,徐曼錦初步判斷他早上應該是去談成了什么大項目,現在正在緊鑼密鼓的分派下一步任務。他仰靠在椅背上,右手拿著手機通話,左手撐著額角,外衣和馬甲早就脫下來隨手扔到了前座,現在上身穿著的只剩下一件白襯衣,衣領的兩個角很騷包的用茶色水晶包了邊,襯衣為了讓人穿著涼快使用了特別的料子,真的是十分十分的薄巧……薄巧到她相信如果不是關鍵部位上還繡著隱隱的暗紋,那這件衣服根本就是形同虛設。她正屏氣凝神聚精會神的想研究一下那暗紋到底是個什么花色,眼角的余光就瞄到了傅延熙似笑非笑的眼睛,她趕緊緩緩端正坐姿眼觀鼻鼻觀心。

    車拐了個彎后開進了地下停車場,車剛停穩傅延熙的電話也恰好打完。他對仍然一頭霧水的徐曼錦一邊道歉一邊拿好自己的外衣然后馬不停蹄的就領著她往電梯趕:“不好意思,我今天有點忙。”

    她跟在他后面不大明白他今天讓她過來的緣由:“沒關系,您今天讓我來這是?”

    他很吃驚的看她:“現在到吃午飯的時間了。”邊說邊伸手按下電梯開關,輸入密碼,兩人步入電梯,關門。

    “……這幾天我們對對方飲食習慣的情況已經算有了一定的了解,我的記憶力還不錯,用不著這么積極的鞏固吧?”“你現在算是我雇傭的員工,每天至少供應兩頓伙食這點福利說什么都是應當做的。”

    “實在是您在這么百忙之中還要撥冗與我一起吃飯,讓我有點受寵若驚。”

    “哪里哪里,應該的。”

    “您今天要帶我去吃員工食堂?”

    “不是,我們吃盒飯,有你喜歡的鰻魚飯。”他笑。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她覺得有點丟臉的回他一笑。

    “我待會還要先去交代一些事情,大概需要十分鐘的時間,你稍等我一下。”

    “好的。”她停頓一下,“不過我可不可以提一個小小的意見。”

    “你說。”

    “您能不能至少把馬甲穿上?”她抬頭望向天花板上的小燈,微微瞇眼為將要說的話做好鋪墊,“這里的光線太強了,您潔白的軀體被照得有點若隱若現。”她相當含蓄的說。她想如果是葉晴妤那個白目估計會指著他大叫:“喂!我看見你的米米了!”

    “是嗎?”他頓了一下,然后笑得愈發的春意盎然,“可是這里很熱。”

    “再熱也不能做有傷風化的事吧?”她苦口婆心,循循善誘。

    “會很透嗎?徐小姐你幫我仔細看看,真的會被看得很清楚嗎?”他滿臉純潔邊說邊往她的方向邁近。

    喂喂喂!不要太過分啊!調戲良家婦女是犯法來的!她瞪大眼敢怒不敢言,雙手側握成拳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做出什么護住胸口的蠢事。

    這時,忽然“叮”一聲示意電梯已到站。傅延熙毫不掩飾滿臉遺憾的退回原位,慢條斯理的把馬甲和外套一一穿上。門打開時,他很紳士的比了一個“請”的姿勢,臉上已經不剩絲毫的春色,讓任何人來評價,這都是一個干凈的潔白的溫和的只是有點過于漂亮的男人。

    徐曼錦干笑著抽了抽嘴角,沒發出聲音。心想眼前這位果然很有潛力和徐梓昕一并獲得民間奧斯卡影帝影后的榮稱。

    “你這么笑真難看。”民間影帝候補很客觀的評價,依然笑瞇瞇的像是不知道自己說的是多么過分的話。

    “妨礙到您的觀瞻實在不好意思了。”她暗暗咬牙也笑得十分寬宏大量,徐曼錦很慶幸的想:還好一直沒怎么認真的去學什么女子搏擊術啊!還好我頭腦發達四肢簡單啊!

    兩人各自心懷鬼胎的剛拐過一個墻角,就看到五米外迎面走過來一位標準職場打扮的年輕女性,二十四五的模樣。她看到徐曼錦后明顯小吃了一驚但是很快就收斂了情緒,退到通道一旁微笑著,完美的露出八顆牙:“總經理好。”然后轉向徐曼錦:“您好。”

    “您好。”徐曼錦回禮。

    “林秘書,麻煩你陪徐小姐到休息室一趟。”傅延熙簡單交代,一如既往的和煦語氣隱隱透著疏離,臉上的笑容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被收拾得一干二凈。徐曼錦猜想這百分之八十是為了杜絕辦公室里的桃花們開得過于猛烈,當這個男人不笑的時候就會讓人不由自主的心有畏意。

    “你稍微等我一下。”他轉頭向徐曼錦溫聲說完就大步往右邊走,路過一個敞著門的辦公室時對里面招了一下手,里面傳來幾聲“總經理好”后有三四個青年男女手里拿著文件走出來跟在他身后一起進了走廊盡頭的辦公室。

    “徐小姐,請您跟我來。”林秘書笑容甜美的說。林秘書領著徐曼錦往另一條路走,穿著職業套裝腳踩八厘米高跟鞋的背影很是搖曳生姿,她不動聲色的打量著走在身側的女孩。這位應該還是大學生吧?一襲簡單白色印花連衣裙腰間扣著細細的黑色皮帶,穿著平跟鞋扎著馬尾辮,身材很好,臉也長得相當出色,聲音甜而不膩,是天生的尤物。從一開始見到這位徐小姐,她就一直背脊挺得筆直,是因為緊張?半垂著眼睫,也不大說話,剛剛跟在總經理旁邊一副怯怯沒見過世面的摸樣。她不屑的撇撇嘴,果然男人喜歡的都是這種清純中透著美艷的無腦型。

    “徐小姐是還在念書嗎?”林秘書問道,態度十分的親和。

    “是的。”

    “能問你念的是什么學校嗎?”

    “C大,就在街的對面。”

    “哦,C大啊,倒也是個好學校。”她點點頭,口氣卻是不以為然。

    徐曼錦聽后依然溫和的笑著答:“是啊,我也這么認為呢。”

    “按道理能考上C大徐小姐也該是個聰明人……”話說一半,等人主動上鉤。徐曼錦卻只是笑笑,沒有答話。林秘書斜著睨她一眼,搖搖頭,像是對她的忍氣吞聲或是蠢笨無言以對。

    “徐小姐是我們總經理的朋友?”對方不上道,她只好開展第二輪進攻。

    “嗯,現在的情況不算是。”徐曼錦脾氣很好的有問有答。

    這是什么意思,現在不是但是正在往這方面發展?她眉頭輕皺,對這個答案很不明白,但是也不好再展開討論,畢竟讓一個比自己還沒有社會經驗的女孩去解釋一句看起來很莫測高深的話會顯得自己理解能力有問題,于是她不得不轉換進攻路線,點頭表示了解后她干脆明來來:“徐小姐有沒有想過畢業以后要做什么工作?現在畢竟是男女平等的社會,我們公司里也有很多家庭條件優渥相貌學識出眾但是仍然堅持要自己闖出一番事業的年輕女性。”

    徐曼錦聞言差點笑出聲,她也的確苦笑了一下,神情很憂郁的說:“我的學習成績不是很好,各項技能也是平平,如果真的需要在個人簡歷上填寫有什么特長的話……我能想到的也只有一個。”

    “也許就是這個特長能讓你在眾多競爭對手里面一鳴驚人!”她很給力的鼓舞,然后好奇的問:“是什么特長?”

    徐曼錦笑得很靦腆:“花錢。”

    “什么?”林秘書震驚得腳下高跟鞋一偏,差點摔倒,等穩住身形,回過神后,她終于決定不再壓制住心里的怒氣,音調略高的說:“徐小姐!你知道華熙是多大規模的公司嗎?你知道我們總經理的身價是多少嗎?他是站在金字塔塔尖的男人,身邊最不會缺少的就像你這樣年輕美麗的女人。而你的有限青春,你終將不再的美麗又能夠多久的吸引住這個男人的目光呢?”

    徐曼錦愣住了,定住腳跟緩緩抬頭直視眼前的這位林秘書。原來她理解錯了……她還以為這個女人針對自己不斷攀升的怒意是源自她對傅延熙懷有那么點小小的心思,看他沒有這方面的意思她原本還想很愛崗敬業的幫他處理掉一點爛桃花,看來是自作多情了。可是現在要是開口解釋的話……會很丟人吧……面前這位熱血的林秘書可能會惱羞成怒的把她一掌拍飛吧?于是她決定——低下頭,似乎被嚴重打擊到一般的喃喃自語:“我沒有想過那么多……”

    林秘書冷靜下來,略微滿意現在的結果,還能被打擊到說明還有救,接下來該如何選擇就是別人自己的事了。

    兩人一路無話的走到通道盡頭,下了半層樓的樓梯,林秘書慢慢推開出現在眼前的巨大雕花木門,一點點顯示出的景象讓徐曼錦目瞪口呆,這樣也能叫休息室?這里壓根就是一個小型的蘇式園林吧?

    林秘書已經恢復到能夠展示出標準商業笑容的對她說:“請您自便。”離開時留下了一個意味深長的背影。

    徐曼錦看著這一片小橋流水,花木蔥蘢,想如果再放幾只鳥進來那就是現在很流行的原生態了,不遠處的八角涼亭里的石桌上已經擺著一個朱漆木盒,根據沒有什么理由的推斷這應該是他們的午飯……整體來說除了裝修太費錢以外這里還真心不錯,有山有水有wifi,她向來是個很能夠隨遇而安的人,沒一會就坐在小橋邊的搖椅上吹著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徐徐清風,感受自然的光線透過層層玻璃的衰減后舒軟的落在身上,查著郵件上著小網無比愜意。沒過多久,身后就傳來傅延熙愉快的聲音。

    “喜歡嗎?我的空中林園。”

    她起身看向靠在門邊的男人輕笑,并不認真的指控:“你真奢侈。”

    他挑眉,笑著踱過來:“我每天這么辛苦賣命的工作是有權利適當奢侈的。”

    兩人一同移步涼亭,木盒里放的果然是他們的午飯,于是各取所愛吃得皆大歡喜。

    “林秘書剛剛和你說什么了?”傅延熙邊吃邊閑聊。

    “怎么了?”

    “她回去后看著我的眼神有點……幻滅?”

    “嗯,可能是對你看女人的眼光不贊同吧。”徐曼錦沒什么愧疚的說。

    “你都這么完美無缺了,她還能有什么不贊同的?”他很驕傲于自己的喜好。

    “咳咳,雖然我不大聽得出你這是諷刺還是恭維,但是我還是很愉快的接受你的贊美,不過下次請不要當著我本人的面說,我還是很容易害羞的。”

    他咧嘴笑了一會,忽然問:“想知道林秘書的背景嗎?”

    說實話她是有點好奇他為什么會留著這么一個勇于得罪人,到處想解救失足少女于水深火熱的年輕女子在這個公司的中心位置,但是還是表情淡淡的,不說想也不說不想。

    “她是林鐸的女兒,我大學時代的學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92857_82_822-m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作者 囧囧有妖
  「你救了我,我讓我爹地以身相許!」寧夕意外救了只小包子,結果被附贈了一只大包子。
...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