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東西,你叫什么名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驚風不是沒有打算告訴他們自己修煉的是精神力,但是這種逆天的東西,只要傳出去,必定會遭到凱窺,不是自己不相信他們,要說這個世上自己最相信的也就是自己的家人了,只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至少更安全。

    這個世界并不是沒有人修煉精神力,但是卻做不到驚風學習的精神攻擊的效果,最多只是高階向低階發送精神力壓迫,使低階的那個受傷或重創,其實并不算是攻擊力,至少一種壓制。

    驚風看了眼莫易,明白他的擔心,心中暖暖的,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依戀,一旦太過依戀某個人某件事,那就會成為自己的弱點,自己前進的阻力,雖然這么說,但是驚風的神色卻有些松動:“爹爹,相信我,我可以的”驚風自信的道。

    莫易看著和以往不同的女兒,不自覺的選擇相信,自己的女兒已經有主見了,再也不是以前刁蠻任性的女兒了,有著不容置疑的感覺,這樣的女兒讓他感覺到驕傲,他相信,自己的女兒一定不是池中之物,她應該翱翔九天,俯瞰天下,是啊!他和雪兒的女兒怎么回事廢物呢!如果是這樣,他愿意相信女兒,放她飛翔。最后莫易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去和爺爺道別吧!”

    驚風感激的看可一眼莫易和慕雪,從房中走出。

    “砰砰砰”沒動靜。

    “砰砰砰”還是沒動靜。

    “嗙”門倒了“老頭,給我出來。”

    “哎呦我的小祖宗,這門又被你踹了,你說你…你說你怎么賠我,這可是花了我50紫晶幣的大門啊!”驚風的爺爺莫烈手捧著大門的碎片,肉疼的道。

    驚風鄙視的瞥了莫烈一眼,這是驚風和莫烈的相處方式,自己在他面前總是裝不了,因為這老人精總是一副什么都懂的樣子,有時候覺得他發現了她不是莫驚風,不過他卻對自己好的像沒發現一般,驚風也懶得想那么多,畢竟她現在就是莫驚風,查都查不出來。她很喜歡和這個老頭相處,莫烈亦親、亦友,更何況這個爺爺也很寵她,雖然以前的自己闖禍都是爹爹擺平,但是如果沒有個靈尊五階在背后撐腰也是很難辦的。

    “就五十紫晶幣你也會心疼么,真看不出來”驚風不屑的道,她對錢沒什么概念,就只知道1紫晶幣=100金幣、1金幣=100銀幣、1銀幣=100銅幣,一般人家一年有幾個金幣就可以過一年了,但是貌似在她家50紫晶幣不算什么,應為這種門自己已經踹過很多了。

    莫烈像小孩一般的撇了撇嘴,卻沒說什么。

    驚風自顧自的走向一張躺椅,慵懶的躺下,一襲黑衣飄逸,似魔、又似仙,加雜在一起卻又那般和諧;“老頭,我來和你說正事的。”

    莫烈也覺得驚風確實不像以往那般開玩笑的脾氣,便也稍微正色了:“小風。有什么、事么?”

    看到莫烈正色且小心翼翼的神情,驚風覺得很好笑。

    “撲哧”驚風笑出聲來,那一霎那,冰雪消融,天地失色都不足以形容這絕色美景,可惜就一老頭看到,失策啊失策“好了,老頭,我說我要走了,明天就走,今天是和你道別的。”

    莫烈顯然有些吃驚,然后釋然了:“年輕人啊!是該出去闖闖,是去找小弦吧!”

    驚風點點頭,自己既然繼承了原來驚風的身體,那么她的承諾自然由自己實現,而且自己也繼承了原來驚風的感情,對爺爺,對父母,都有親人的感情。

    驚弦自然也不例外,自己也很想他了,盡管不是真實的感情,卻感同身受。

    ———————————————————————————————

    ‘不能,我不可以死,我。不可以放棄我,還沒到這個世界的巔峰,我還有要保護的人,我的父母、我的爺爺、我的哥哥,站起來,我要站起來’亡靈之森外圍,一個墨發黑衣勁裝的女子從血泊里站起來,原本狼狽無比的她在站起來的那一刻顯得無比高大,全身的殺戮之氣外泄無遺,強大的氣場令原本想要逃跑一只圣獸定住腳步,墨發下垂,遮住了原本精美的臉,看不清那發下的神情,卻讓人清楚的感覺到害怕。

    這就是在暗處觀看的北堂櫟的第一感受,身材姣美的黑衣勁裝少女,墨發和血遮住了原本的容顏,風一吹就會倒的感覺卻又那般堅毅、冷傲,全身的殺氣就像可以凍結空氣一般,這樣的殺氣該是在什么樣的環境下才會有?北堂櫟這一刻為那個女孩感到心疼。

    驚風站定后,看著傷她的那頭火系烈焰獅,拔出靴間的黑色匕首,以鬼魅般的速度瞬間移到烈焰獅身后,朝獅背猛刺一刀,又飛快拔出,踢向獅腹。

    “吼”烈焰獅悲吼一聲,驚風并不遲疑,又蓄力一擊,烈焰獅猛地摔倒在地。

    “臣服還是死亡?”霸氣不容置疑的語氣,讓人毫不懷疑你回答否定的話她就會一刀結果了你,烈焰獅覺得自己有點可憐了,你說今天它是啥運氣啊!出門沒看黃歷吧!幾天都沒找到食物了,靈獸都在最外圍,中圍它都混不下去了,要出來找食物了,這些小靈獸被逮撲了幾天后就知道躲了,好不容易來了個沒靈力沒武力的廢物,誰知道那廢物流了那么多血還不死,看到她站起來全身的氣息,那叫一個可怕,他惹不起還躲不起么,可憐的它又被氣息圧的腿腳發軟走不動了,想它堂堂圣獸竟然要向這個廢物,哦不、這個扮豬吃獅子的人類屈服,天要絕它啊!烈焰獅人性化委屈的眨了眨眼,又點了點頭,誰叫它圣獸還說不了話呢。

    其實烈焰獅真的是誤會她了,她真不是扮豬吃老虎,她真沒什么實力,不過這烈焰獅也是馬上就會知道的了。

    驚風走向烈焰獅,將手按在它頭部,念動馴化之力,一分鐘不到的時間,成功馴化。驚風在試著契約、一分鐘…兩分鐘…十分鐘。

    “我靠,我竟然契約不了它。”驚風暴走了,你說自己那么辛苦是為什么啊?竟然契約不了。

    驚風也有些累了,拿出空間戒指里自己煉的三星丹藥服下,又給了烈焰獅一顆,一會兒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傷口也沒了,不愧是三星丹藥,藥效還是不錯的,而烈焰獅傷口也好了,乖乖呆在一邊,雖然沒有契約它,但它還是不會傷害自己的,再說它也不敢啊!

    驚風靠在一棵樹旁,閉上雙目,兩片小蒲扇般的睫毛微微輕顫,如同兩只有生命的蝴蝶,給驚風染血的身體增添起動人心魄的美感,勾唇一笑,自己竟然快要突破到精神攻擊第一層顛峰了么,果然戰斗提升最快,自己也并不算沒有收獲吧:“暗處的那位還沒看夠么?”丫的,真以為她不知道呢,一開始她就知道了,雖說她沒有靈力,但她想這感知力她說第二就沒人敢說第一,這也算是精神力強的原因吧,要不是感受不到他的惡意,她也不會由著他看了,可是這道視線該死的灼熱,讓人想忽視都不行了。

    “呵呵”暗處的聲音一笑,心里確千回百轉,他一直注意著她,她并沒有睜開眼,那就說明早在之前她就發現了自己,可是為什么這時候才說,自己不的不提防,看驚風的目光也變的警惕起來。像是知道他的想法般,驚風只是微微勾唇,卻沒有說話。

    而北堂櫟卻反而不再警惕,目光變的有些玩味:“小東西,你真的讓我越來越感興趣了,明明不是武者卻可以肉搏圣獸,明明沒有靈力卻能感知到我,而且還是一名稀有的馴獸宗師,真是一個令人驚奇的存在。”說完暗處的人顯出身形,一張光潔白曦的臉龐,透露著棱角分明的冷峻,烏黑深邃的眼眸,泛著迷人的色澤,那濃密的眉,高挺的鼻,絕美的唇,無處不在張揚著來人的俊逸不凡。

    驚風有些驚愕,自然不是因為他的容貌,雖然自己有喜歡美好事物這個愛好,但她保證她不是在花癡,而是他說自己是什么?馴獸宗師,她沒聽錯吧!他丫的哪里看出己是馴獸宗師了,她可是堂堂馴獸帝師,竟然被小看,不過她也不會去解釋些什么,不說說出來人家不會信,自己和他不熟沒必要解釋,誰知道他是敵是友呢!自己不是個輕易相信別人的人,更不會讓無法信任的人知道自己的真正實力。

    北堂櫟見驚風不知道游神去了哪,有些懷疑自己的存在感何時變的這么差了,輕咳了一聲:“咳咳,小東西,你叫什么名字?”

    驚風看了他一眼:“沒人教過你在請教別人名字前要先說自己的名字么。”

    北堂櫟認真的思考了下,確定沒人教過他后,又認真的搖了搖頭。

    驚風有些懷疑他丫的就是故意的,瞪了他一眼,微微抿唇,許久才道出一句:“我叫莫驚風”

    “呵呵,驚風么,很好聽的名字,我叫北堂櫟,你叫我櫟哥哥或櫟都可以”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燕子

第五十三章

1
燕子
發表時間 2012-11-21 09:31

什麼那麼多五十三章??

五十三章發表的時間不同,極有可能是作者自己操作上的失誤。
謝謝您的提醒,將會著手比對進行刪除。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7-m
無良仙尊,放我出去吧!
作者 傾城流光
  意外穿越,醒來,她居然是被囚禁的墮仙,一朝穿越,務必承擔原主一切罪則,原來,原主貴為修仙門...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