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驚風無語,都不叫成么,我們不熟,北堂櫟見驚風不說話便以為驚風是沒意見。又接著道:“驚風是要去帝都吧,和我一起如何,雖然不否認你有幾分本事,但在這亡靈之森是不夠看的。”

    驚風沒有說話,在北堂櫟看來她就是不愛說話,既然不說話那就是贊同了,他并不是愛多管閑事的人,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想幫她,想保護她,就連那個自己討厭去的帝都也愿意為了她而去,什么同路,只是個借口罷了。

    驚風確實沒打算拒絕,送上門的免費保鏢,不要白不要。

    看了眼一直呆在一旁的烈焰獅:“獅子,算你好運,我以經找到個保鏢了,既然我契約不了你,那就放你走吧。”

    烈焰獅看了眼驚風,又看了眼森林,最后走向驚風“吼吼”了兩聲,好象是說它要留下來,驚風有些錯鄂了,丫的,放你自由你都不要,還要跟著我,不找罪受么?不解的望向烈焰獅,準備來一番思想教育,她是絕對不會承認她是不想養個不完全屬于自己的東西的。

    這時,北堂櫟說話了:驚風,你還是留下它吧,魔獸都有自己的尊嚴和高傲對認定的人是不會改變的,你,以經得到它的認可了。”

    驚風再次看了一眼烈焰獅,觸及這只小獅子堅定的眼神,沒有說話,倒是也沒有在拒絕烈焰獅的跟隨了。

    ———————————————————————————————

    驚風和北堂櫟已經在森林十多天,一路上來雖然小事不斷,但還是沒有遇到什么強大的魔獸的,驚風其實也沒少調戲北堂櫟,沒想到看起來風流的娃其實也經常被驚風逗的面紅耳赤,驚風本著一顆能坐著就絕對不站著的,能躺著絕對不坐著的慵懶勁,一個勁的奴役著北堂櫟。

    北堂櫟覺得自己是瘋了,難道自己是受虐狂?為什么他被驚風奴役會覺得開心呢?真的好想就這樣一輩子,他自認閱女無數卻從來不會有這種感覺,甜甜的,卻又患得患失,自己這是怎么了?沒想到一向以風流著稱的他也會有這么一天,這么沒安全感。

    “北堂櫟,你說我們是不是運氣太好了,這些天可是一直高階圣獸都沒遇到過。”驚風清冷的道,或許是應為最近的放松,聲音里平添三分慵懶,三分魅惑。

    “呵呵,驚風希望遇到么?”北堂櫟調笑道,語氣中的寵溺或許連自己都沒發現。

    “不是希望,而是已經來了,貌似等級還不低,你有把握么?”雖然這樣說,驚風并沒有多害怕,聲音里還多了一份顫抖,并不是害怕,而是興奮。

    “笑話,我好歹也是一個七階圣靈師,只要不遇到圣獸巔峰,要解決還是可以的。”北堂櫟略帶驕傲的道,的確,21歲的七階圣靈師有驕傲的資本,可是…

    “北堂櫟,我們的運氣有點差呢,黑暗系圣獸巔峰劍齒虎,看來不小心對待咱們可都要交代到這里了。”

    北堂櫟之前還不是很相信,因為驚風感受到的時候劍齒虎還在百里外,畢竟不是誰都像驚風這么變態的。

    也只是幾分鐘的的時間北堂櫟就再也不敢不相信了,因為眼前的正是一頭黑暗系劍齒虎。

    “小小人類,竟然敢闖我地界,還大量捕殺我的同類,真是找死。”那只黑暗系劍齒虎瞥了驚風和北堂櫟一眼,略帶不屑的說道。

    驚風聽了心里一驚,會說話,難道是神獸?而北堂櫟的心里也不好受,神獸,而且還是攻擊性性最強的黑暗系,實力比同等級的其它系的魔獸要強上不止一點,他們還真是‘運氣好’可唯一想的卻是驚風,下定決心死也要讓驚風離開。

    或許看透了北堂櫟的想法,她展顏一笑:“我們一起。”

    “你想殺了我們?”此刻的驚風褪去了玩世不恭的慵懶,變得冷傲至極,渾身的殺氣不自覺的外泄出來,這說明驚風的看重。

    北堂櫟卻是瞳孔急劇收縮了下,又是這種氣息,好陌生,他有些不適應了,或許這才是她,或許是因為這幾天她的慵懶、她的玩世不恭、她的調戲讓他忘了原來真正的她。她并不是會躲在男人背后的女人。她說‘我們一起’,那種像蜜糖般的感覺又涌了上來,是的,他們會一起。

    黑暗劍齒虎雖然有些驚訝驚風的變化,但也并沒有多在意,再怎么樣也不過是一個不能修煉的人類罷了,蔑視的看看了驚風他們一眼“哼,小小人類也值得我親自動手,讓你們到我的黑暗幻境中好好玩玩吧!”

    “驚風,這次任務完成后我們就給你自由。”國安局長熟悉的聲音。

    驚風有些錯愕,難道自己又回來了么?還是自己沒有死?還是說那是一場夢,那現在呢!又是怎樣?到底哪個是夢,哪個是真實?驚風沉寂在自己的思想。

    “驚風、驚風”依然是國安局長的聲音,卻不似以往的嚴厲,反而透入出絲絲溫和,驚風頓時醒悟過來,對,自己是驚風,不是風,風已經死了,并且局長不會用這種語氣說話。這也將是這幻境的致命弱點,或許可以看透自己現在的身份,但是卻看不到自己的前世。

    冷哼一聲“哼,你到底是誰?”

    “局長”有些錯愕,詭異的輕笑一聲“真無趣,這么快就知道了,不過還有更好玩的,呵呵。”

    “給我跑,五十公里,不跑完不許吃飯。”

    “上下蹲,一千個,半小時內。”

    “下水,沒十分鐘不許起來。”

    “這里只有十個人的飯,你們三百人看著辦,想要食物就爭、就搶、就殺死對方。”

    “給你半個月的食物和水,3年內還能從亞馬遜森林你就可以繼續活著。”

    一道道命令如同招魂令般在驚風腦海回放,往日的一幕幕清晰的回放著,而驚風只是嘴角噙著笑意,冷眼旁觀,好像經歷這些事的不是她一般,搖了搖頭,或許她在沒有遇到爹爹娘親還有爺爺時,她會走入心魔,但是沒有或許:“哎,真無趣”畫面頓時停住,然后如同鏡片般破碎,驚風回到現實世界,黑暗劍齒虎目瞪口呆了,從來沒有人這么快就出來。幻境的流速和現實不一樣,在幻境一小時或許就是外界的一秒,驚風也就像是剛進去就出來了。

    驚風嘴角噙著戲謔的的笑,看向黑暗劍齒虎:“小貓,這就是你的把戲么!”

    黑暗劍齒虎從驚異中緩過神來,憤怒的看向驚風,要知道老虎最討厭別人叫他小貓了,更何況還是血統高傲尊貴的黑暗劍齒虎,那是挑釁,赤果果的挑釁,正準備給她致命一擊,卻聽到一個稚嫩卻極具威嚴的魅惑聲音傳來,黑暗劍齒虎頓時蔫了“小老虎,把她帶過來”

    驚風有些好奇了,什么樣的存在另黑暗劍齒虎都能低下高昂的頭呢,能吐人言,能讓‘神獸’都乖乖聽話,起碼是比這只黑暗劍齒虎還要高級。正因為好奇,驚風并沒有反抗黑暗劍齒虎,畢竟,實力的差距放在這里,它們要殺死自己比碾死螞蟻還要容易,并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

    “大人,人。已經帶到。”黑暗劍齒虎的聲音極其平靜,但是無法忽略的是其中的敬畏。

    那位‘大人’并沒有立馬說話,驚風心中暗嘲,難道是想給自己下馬威么,驚風面無神色淡淡的打量起了四周,這是一個山洞,極其黑暗的山洞,沒有想象中的潮濕,反倒有舒適的感覺,雖然氣息有點冷,但對于她來說并不算什么,她向來火氣當暖氣,冷氣當空調,笑話!如果不這樣的話,國安局那‘冷氣’聚集的地方,如果不適應,早就被‘凍死了’,驚風欣賞的悠哉悠哉,而暗處那位‘大人’也打算說話了。

    “恩,你還不錯,不愧是我看上的人”雖然還沒覺醒,只是這句話他沒有說出來。

    它看上?看上什么?驚風心中疑惑,皺了皺眉頭,不等驚風問出疑問,那道稚嫩卻絲絲邪魅的聲音在次傳來:“以汝之血,吾之靈魂,締結契約,生死與共,本命相攜,汝,可愿意?”驚風感覺天上掉餡餅了,你能想象的到前一刻你在想怎么把人家弄到手,下一刻就輕松搞定的喜悅么。

    “汝,可愿意?”那道聲音在次傳來,隱隱有些著急和失望,而契約之陣也漸漸暗淡下來。驚風見此也來不及多想:“吾愿意”契約之陣在次閃爍出耀眼的銀光,爾后又化作一束白光飛入驚風眉心,驚風只覺的似乎多了一抹靈魂的牽扯,來不及細細體會,面前便出現了一個男子身影一身高貴邪魅的紫色錦緞,眉毛如畫,薄唇緊抿,這是一個冷酷的人,只有常年不笑才會有那般緊抿唇,膚色白的很有分寸,不會顯得蒼白像女人,卻很細膩,如同初生的嬰兒,精致的玉容,額前幾縷紫發無風逸動,紫色的眼眸中藏著清冽和魅惑,眼角輕挑,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心魄,美到至極,確也危險到至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燕子

第五十三章

1
燕子
發表時間 2012-11-21 09:31

什麼那麼多五十三章??

五十三章發表的時間不同,極有可能是作者自己操作上的失誤。
謝謝您的提醒,將會著手比對進行刪除。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68993_84_848-m
誤入獸世惹獸王
作者 若水聽風
  孟安雅是中醫世家的長女,母親早亡,父親冷漠,在繼母的冷眼,繼弟妹的排擠下小心的生活著。一次...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