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我愿意做劍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葉玉此時怕極了,完全不顧形象地飛撲到暈倒的母親身邊,慌慌張張地將她瘦弱的身子擺正,又慌慌張張地緊抓她瘦削的雙肩,搖了幾下,可是他母親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好像死了一般。

    僅僅剎那間,一股來自內心深處的極端恐懼,便勢不可擋地占滿了他的心,將他的思緒,將他的判斷全部吞噬一空。此時此刻,葉玉才發現自己可以手足無措到這種地步,

    他完全失去了分寸,只知道發了瘋一樣地對著昏迷的母親大喊大叫。

    “母親,你別嚇我啊!你快給我醒醒啊,你不要丟下我一個!我不要一個人孤孤單單,我不要……對了,呼吸!”

    葉玉突然想起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于是顫顫巍巍地伸出右手中指,緩緩地接近母親的鼻子下端。但是快到的時候,葉玉卻不敢再伸過去,眼淚掉得更加厲害了。

    “啊——”

    “啪——”

    葉玉對這樣的自己氣極了,這樣的危急時刻,還畏畏縮縮。于是,他用盡全力地咆哮了一聲,接著便迅雷不及掩耳地給了自己一記強而有力的耳光。

    伴隨著疼痛,葉玉終于逐漸冷靜,手指亦是放到了母親的鼻子下端,探測她的鼻息。

    沒有?怎么可能會沒有?

    葉玉不相信自己手指傳來的感覺,他一點都不相信自己手指傳來的感覺。只是手指的劇烈震顫卻無情地出賣著他的真實想法,可他死都不肯將自己的手指抽回來,仿佛抽回來,他便會失去了什么似的。

    這肯定有哪里出錯了?

    之前,母親明明還那么雀躍活潑,鼓勵著自己去參加那個什么“泰山宗”弟子選拔,怎么可能這么快就變成這樣?

    有了!有了!

    由于葉玉的死不放棄,他終是感覺到指尖傳來的絲絲氣息,那種氣息實在太溫暖,熱乎乎的,簡直就跟從心中直接發出的一樣,暖得人熱淚直流。

    得知母親還沒死,葉玉心漸漸冷靜了下來,抱起軟綿綿的母親,就要急匆匆地跑出去找大夫。只是腳上剛邁了兩步,葉玉便想起路途的顛簸。于是,他又立刻將昏迷的母親放回床上,迅速用被子蓋好。

    做好這些之后,他才沒命地奪門而出,奔向白郎中的醫館。路上,葉玉不知道撞到、撞倒多少人,只是對方還來不及反應,葉玉已經只留下一個模糊的背影給他們了。

    不消一炷香的時間,葉玉便跑到了白郎中的醫館前。

    氣都來不及喘一下,葉玉便大呼“救命”地沖了進去。

    面對葉玉的闖入,白郎中眉頭不禁皺了皺,口中問道:“夜香郎,何事如此慌張?”

    葉玉此刻明顯有些上氣不接下氣,口中只能斷斷續續地拼命講道:“我母親……快不行了!郎中……快點……跟我……去救命。”

    白郎中終于將葉玉斷斷續續的話聽完了,只是他卻沒有立刻整理藥物用具,而是望著葉玉嘆了口氣,眉頭深鎖地說道:“你母親的病,本郎中知道。只是你母親積勞成疾,早已經病入膏肓,仙人都難救。醫者父母心,能救的,本郎中斷不會說不能的。你還是早點準備身后事吧。”

    “噗通——”

    葉玉猛地給白郎中跪了下去,頭像胡桃一樣猛磕猛磕,口中不停地喃喃道:“白郎中,你醫術那么高明,肯定有辦法的。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母親吧,我給你做牛做馬都行,我求求你了——”

    看到葉玉這副模樣,白郎中再次深深地嘆了口氣,搖了搖頭,眼神中有著說不出的同情與感傷,好一會兒才說道:“你這樣子,要是被你母親看到,她定會很難過的。”

    “我相依為命的母親都快沒了,我顧不得那么多了,求求你了,白郎中……嗚嗚嗚——”

    聽著葉玉一成不變的乞求,白郎中無奈地再次搖了搖頭,嘆了一口長長的氣。

    就在這時,白郎中腦中突然閃過一絲靈光,不禁有些激動地說道:“本郎中聽聞,仙人今日會來選弟子。說不定仙人能救你的母親。”

    聽到白郎中的話,葉玉仿佛生死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連感謝都來不及說,便急急忙忙地奔了出去。

    由于太過急忙,葉玉將一側門沿撞了個正著,只是葉玉卻僅僅頓了一下,便繼續狂奔而去,好像撞到的并不是自己的血肉之軀一樣。

    他知道,仙人已經將三個弟子選好,隨時都會離開。他必須趕在仙人離開之前找到他,不然,他的母親就死定了。

    又是一盞茶時間的不停撞人,葉玉才最終趔趔趄趄地趕到了仙人幾人的跟前。

    此刻,仙人正默默地聽著王掌柜和呂掌柜講話,不過,從仙人經常望向遠方可以看出,他正在等著什么東西的到來。只是他等的東西沒等來,葉玉卻是出現了。

    看到葉玉的出現,仙人鼻端不禁動了動,眉頭深鎖,臉帶難看之色。

    葉玉沒有看清眾人的表情,他此時耳中嗡嗡直響,眼前充仞無數彩色光點,仿佛整個世界都崩碎成了無數的點點碎片,發出劇烈的不甘回響。

    葉玉用力地一再揉眼睛、拍腦袋,終于使得自己漸漸看清楚了眼前的眾人。

    待得一看到那個穿著黃色道袍的仙人,葉玉立刻淚眼汪汪地沖上去,欲要抱住仙人的大腿。只是葉玉還沒撲到,他已經被仙人一記快得看不清的巴掌拍開了,就跟拍惹人厭的蒼蠅一樣。

    葉玉摸著鼻孔流出來的鮮血,才確定自己真的中了仙人的一個巴掌,這估計還是仙人手下留情,不然,自己可能就不明不白地死了。可葉玉卻仿佛沒得到教訓,愣了一下之后,他又淚眼汪汪地撲了過去,同時口中大呼到:“仙人,救救我母親,我求求你救救我母親。”

    實在受不了那股“香味”,仙人又將葉玉掃開了,口中陰冷地說到:“‘臭’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你要再敢撲過來,可就不要怪本仙人手下不留情了。”

    葉玉壓根兒沒心情跟仙人討論撲不撲的問題,口中焦急地懇求道:“仙人救救我母親,求你救救我母親”

    “哼——”

    仙人聞言,一聲冷哼,帶著不屑的語氣說道:“為什么本仙人要救你母親?要是人人都來這么一回,那本仙人直接濟世為懷算了。本仙人不會浪費自己的時間在無謂的事上,更何況本仙人看你這‘臭’小子很不順眼。”

    聽到仙人的話,旁邊的王掌柜和呂掌柜立刻連聲稱是,一點都不忌諱葉玉在場。

    葉玉倒沒在乎這兩個勢利之人,只是仙人的話一下子將他火熱的希望澆涼了大半,可他還不得不繼續厚著臉皮哭喊到:“仙人,你看我不順眼,我馬上就消失,可你一定要救我母親,我求你了,你要我怎么著都行,我就求你救救我母親。”

    聽到葉玉在仙人那般無情的拒絕下竟還恬不知恥地再次請求,王掌柜不禁憤怒地指著葉玉說道:“倒夜香的,人要有自知之明,就你們這死了人人稱好的命,你還妄想仙人屈尊去救你……”

    仙人突然伸手,阻止了王老板的話,頗有興趣地看著葉玉,淡淡地問道:“真的只要本仙人救了你母親,你就怎么都行?”

    感受著仙人帶來的強大壓迫,葉玉感到非常不舒服,好像自己被一座大山壓著一樣,可為了母親,他不能退縮。葉玉語氣堅定地回答道:“是的,仙人!只要你能救得了我母親,我怎么著都行。”

    聽到葉玉肯定的回答,仙人眼中閃現出一絲精光,語氣微微顫抖地說道:“那,要是本仙人想讓你做劍奴,你又愿不愿意?”

    “愿意——”

    葉玉毫不思索的堅決讓仙人不經意地皺了皺眉頭。

    仔細地觀察了這個淚中帶笑的夜香郎好一會兒,仙人才“好心”地提醒道:“你別答應得這么爽快。你知道劍奴意味著什么?那就意味著你的意識將會被抹掉,然后制成一具類似于傀儡的活死人,任人操控。當然,前提就是你一定要自愿,不然,制作出來的劍奴威力可就差了很多。”

    聽到仙人的話,葉玉徹底呆住了。他之前還以為仙人是打算想盡辦法作弄自己,懲罰自己對他的不敬,卻不曾想到,仙人竟然想要將自己做成一具傀儡,一具任人擺布的傀儡。

    看見葉玉呆住了,仙人馬上帶著極端輕蔑的語氣冷嘲熱諷到:“剛才還口口聲聲說道,只要本仙人救了你的母親,你就怎么著都行,結果一聽到要抹去意識,你怎么就馬上寧愿自己母親死去了?本仙人不得不說,你這種性格確實很適合修真,可惜靈根差了點。不然,本仙人還真打算親自收為弟子。”

    聽著仙人的話,葉玉不禁在心中冷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仙人在用激將法?

    只是知道又能如何?

    一想到那個一手辛辛苦苦將自己拉扯大的女人,那個手把手教自己識字措辭的女人,那個在自己小時候總是喜歡邊嘮嘮叨叨邊給自己擦臉、擦身、喂飯的女人,那個講起“葉大哥”會露出幸福笑容、迷醉眼光的女人,他沒法沉默。

    要不是為了自己,她怎么會積勞成疾?她怎么會一病不起?他欠她的太多,那是用命都無法還清的。

    只有這個女人,他無法沉默。

    “只要你能救活我母親,我愿意做劍奴!”

    語氣堅定不移、一往無前、無怨無悔。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7580_22_44-m
凡人修仙傳
作者 忘語
  一個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進入到當地江湖小門派,成了一名記名弟子。他以這樣身份,如何在門派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