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巧遇知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葉玉此刻正被仙人夾住,腦海中不停地回響著自己的那一句“我一定會回來的”。

    這可是他長這么大第一次許諾,而且還是對自己的母親,那個自己極其在乎的女人許諾,他不允許自己失信。即使不擇手段,他都一定要回來。

    仙人僅僅夾著葉玉,自然不知道葉玉的想法,還暗自沾喜,春風得意。

    不一會兒,兩人便來到了一輛馬車前。這輛“泰山宗”的馬車看上去跟一般的馬車并無多大區別,而且看樣子明顯才剛到不久,五個孩子中還有一個正在上車。

    至于王掌柜和呂掌柜,他們則在馬車后幫忙攙扶,兢兢業業,好像那五人都是他們的孩子一般。

    仙人將葉玉放了下來,望著葉玉,淡淡地說道:“你跟他們一起坐馬車,本仙人需先行一步。你們到的時候,本仙人自會去接你們。明白了?”

    聽到仙人的話,葉玉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似乎已經認命了一般。葉玉心中明白,現在的自己在仙人面前根本沒有逃脫的機會,仙人的手段,他已經是見識過,那些不是他們凡夫俗子能夠理解的,而且即使有機會逃脫,他都不能逃。他還有一個母親。

    葉玉曾想過,帶著母親一起逃跑。可是轉念一想,仙人能這么放心地讓他跟馬車一起走,自是有一定的倚仗。他可不能拿自己的母親來賭。再說,見識過仙人的手段,葉玉并不認為自己與母親能夠從仙人手中脫逃。

    如若想要逃脫,葉玉便需要清楚仙人到底厲害到什么程度,有什么手段。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思索著的同時,葉玉的腳步并沒停歇,很快便到了馬車后,并爬上去。

    看到葉玉的動作,在旁輔佐的王掌柜眼中閃過一絲厭惡,隨手用力將葉玉推了進去,仿佛嫌他太慢一樣。

    對于王掌柜的推攘,葉玉牙根不禁咬了咬,雙手攥了攥。但,葉玉必須忍住。葉玉如果動手的話,王掌柜很可能對他的母親不利。對于這個在“萬石村”頗有權勢的王掌柜,葉玉此時惹不起。葉玉只能忍。小不忍,則亂大謀。為了母親,他必須忍住。

    當然,葉玉心中清楚,自己之所以跟其他五人的待遇相差如此大,那都是因為自己不是去修仙,而是去當劍奴。如若自己如今是去修仙,那么說不定這王掌柜還會對自家母親多有照顧。

    可惜,他葉玉沒那種福分。故而,他只能得到這樣的對待,還必須忍著。

    葉玉上了馬車之后,仙人便乘著來時的飛劍先行一步。而王掌柜和呂掌柜,則當即惶恐地恭送,作道別之禮。至于那輛“泰山宗”來的馬車,它則朝著“泰山宗”的主峰奔馳而去。

    馬車上,其他幾個孩子顯然不是很歡迎葉玉這個夜香郎。葉玉一進入馬車中,五個人幾乎同一時間便捂起了鼻子。

    對此,葉玉搖了搖頭,不加以理會。其實葉玉昨晚已經用艾草洗過身子,他們又不是仙人,應該是不太可能聞得出。這完全是他們見到自己的習慣動作。

    不過,葉玉不理會他們,不代表他們不理會葉玉。只見王長根嘖嘖地“夸獎”道:“倒夜香的,想不到你倒是挺會精打細算的嘛。在村里倒夜香的話,人人見了你就想踩上一腳;可這要是去了‘泰山宗’做了劍奴,人人見到你,可就是巴不得讓你踩上一腳了,哈哈哈——”

    聽到王長根的話,孫二猴立刻附和到:“他們母子兩人被人踩多了,自然想過過踩人的癮,這倒是怪不得他這么做的。只是這做法有點太下賤了,簡直不把自己當人看。”

    這回,呂豕韋也靜不下來了,接過話題說道:“孫二猴,你這話便說得不對了。他什么時候把自己當人看待過?你倒是見過沒有的?沒有的話,你可不要亂講。”

    孫二猴當即把頭搖得不倒翁一樣,口中“恍然醒悟”到:“這還真沒有!之前是我亂講了!嘻嘻——”

    “你們三人真是的,人家都那么可憐了,你們還取笑人家,真是糟糕透了。”

    作為六人中唯一的女孩,虎妞終于忍不住幫口了一下葉玉。只是對于虎妞的仗義相助,葉玉依然耷拉著頭,仿佛自己并不存在的一樣。可葉玉如今真的沒有心思攙和這種斗嘴。他必須想辦法,必須為以后做打算。沒人愿意做一具讓人操縱的傀儡。他葉玉亦是不例外。

    “喲——人家自己都默認了,你這騷貨倒是心疼了。聽你這話說的,我們不想知道你什么品位都不行了。只是實在不敢恭維啊!嘻嘻嘻——”

    隨著孫二猴的反擊,其他兩人立刻附和笑成了一團,笑得虎妞蒼白的臉蛋紅彤彤的。

    “喂——,人家幫你,你怎么就一聲不吭呢,又不是啞巴?”

    被三人笑得不好意思,虎妞只能怪葉玉不說話了。只是在虎妞的責問下,葉玉僅僅抬頭望了虎妞一眼,沒有開口,依然沉默。他真的沒心思攙和斗嘴。再說,他就是有心攙和,可這種斗嘴最后都是兩敗俱傷,壓根兒就是損自己口德而已。那還不如將時間用在更有用的事情上。

    這下,虎妞眼中都閃過了一絲鄙夷。雖然這絲鄙夷一閃而過,但是卻被葉玉看得清清楚楚。

    不過,葉玉并沒有怪她。畢竟她是為自己而被罵的,自己作為一個男子漢,沒有挺身而出保護她,她鄙視自己是很應該的,她甚至應該恨自己,恨自己不像個男子漢。

    但,葉玉依然不能為這個理由去做兩敗俱傷的傻事,更何況他現在的處境壓根兒不容得他太在意這種小事。

    只是葉玉沒站出來,王小虎倒是站了出來,對著王長根三人惡狠狠地說道:“你們取笑倒夜香的也就罷了,怎么連虎妞這種弱者都欺負?你們是不是男人?”

    被強壯的王小虎一叱問,王長根三人立刻如狐貍見著狼,夾著尾巴灰溜溜地不敢再張揚了。

    但是對于王小虎的挺身而出,虎妞倒是不知道怎么辦了?自己被說成了弱者,這是該說他還是該謝他呢?

    葉玉搖了搖頭,不再理會這些家伙了。

    不過,今天他們的話,葉玉記在心上了。如果他們只是斥責取笑自己,葉玉倒是可以這么算了,可他們連自己相依為命的母親都嘲諷了,葉玉便絕對要記住今天的賬。

    罵,不上心的話,那是不會疼的。這是葉玉多年的心得。可偏偏他們罵到了葉玉心坎軟處,罵到了葉玉心坎深處,故而,葉玉決不能忘了今天的事情。

    “你們最好不要讓我逮到機會。我可不會像你們一樣只會亂吠,我會直接將你們咬死、咬爛。”葉玉在心中惡狠狠地說道。

    之后,葉玉便不再留意這些嘴上玩意,而是思慮起對策以及自己的母親。雖說仙人已經叮囑了王掌柜和呂掌柜不說出去,可是那些生意人什么時候將自己的承諾當回事過?

    對著仙人的面,他們肯定是信誓旦旦,保證不斷。可仙人一走,時間一久,他們還會繼續為自己守口如瓶?

    在王掌柜和呂掌柜心中,自己是什么人,葉玉很清楚。他們會不會為自己長時間守口如瓶,他也很清楚。所以,他只能盡快找到機會回去給母親一個安心。

    要是自己為了母親去做劍奴的事情被母親知道,葉玉真不知母親會怎么樣,會做出什么事情?哎——

    時間在葉玉的沉思中如抓不住的沙,一點一點地流走了……

    三天三夜之后,馬車終于到達了“泰山宗”的主峰,將六人放在了主峰的大門口。

    下了車的六人,一看清眼前的事物,個個都驚呆了,那眼珠子瞪得要出來一般,口張得大大的,仿佛有人要喂自己整個雞蛋。六人本以為,“泰山宗”主峰“凌絕頂”僅僅是一座山峰,可卻不曾想到,它之上還巍然站立著一座龐大如宮殿一般的建筑,而且這個建筑超凡脫俗、氣勢澎湃,四周還繚繞著淡淡的云氣,仙煙裊裊,有如仙境一般。不,這就是仙境。

    這個主峰通過六條漫入云端的拱橋,連接著五座副峰以及下山的路,這下山的路正是六人現在所站的地方。

    六人前方有一個高得無法形容的拱形大石門,門上有一塊寫著“凌絕頂”三個金燦燦巨字的牌匾,門后是一條看不到邊的石制階梯,階梯連著那座高高在上的巨大宮殿。

    此刻,拱形大石門前已經站滿了這一次招收的新弟子,正在等待“泰山宗”的甄選。

    面對如此龐大的陣勢,六人突然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幸好就在六人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穿著黃色道袍的仙人便出現了,并對著他們說道:“你們終于到了!準備做弟子的五人跟本仙人來,本仙人帶你們去準備甄選。至于劍奴,你就在這塊石碑處等本仙人吧。本仙人將他們的事情料理完,自然會來找你。明白了?”

    其他五人聞言,立刻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以不同的方式回復著自己肯定的答案。葉玉則僅僅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默默地聽著以及看著。

    之后,其他五人便跟仙人擠入了那人山人海中,找不到人頭了。

    剩下的葉玉“乖巧”地呆在石碑附近。那塊刻著“泰山”兩個大字的石碑在歲月的摧殘下,已經有些風化,無處不在訴說著歷史的滄桑。

    低頭看著前方那望不到邊的厚厚白云,感受著吹過的陣陣風兒,感受著風兒的涼颼颼,葉玉突然感覺自己就跟那塊大石碑一樣,孤獨而凄涼。

    一想及此,葉玉便不禁伸手溫柔地撫摸那塊大石碑,心中默默地感慨到:“真是同病相憐啊。看著這里的熱鬧,我突然好想我母親,不知道沒有我的日子,她該怎么辦?我真的不想丟下她一個人孤零零的。想起這個,我的心就忒難受……”

    就在葉玉感慨的時候,他的心中突然浮現了另外一把聲音,這把聲音頗有同感地感慨到:“真是沒想到啊!在我彌留之際,還能巧遇知音,真是天公作美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319052_22_64-m
無限制神話
作者 廢紙橋
  這就是一個腹黑的修真少年,開著金手指在現代刷副本,然後穿梭在各個時空的神話故事裡,時而單刷...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