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異大陸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寂靜的天空下,年僅8歲的凱莉正坐在柴堆抬頭仰望。幼小的臉在星光下異常朦朧,臉上是有些不符合年齡的沉靜。

    不應該稱呼她為凱莉了。小凱莉因為好幾天沒吃飯餓暈過去,醒來時她就已經是十階大魔法師莎拉了。莎拉雖然曾經讀過幾本關于占星的書籍,可頭上這片星空和她所知道的那片星空沒有任何相似之處。

    唯一能夠肯定的是她已經處在了離她法師塔很遠的地方,她完全感應不到法師塔和她的精神聯系。也許是異大陸,也有可能是異位面。是因為晉級失敗時引起的元素風暴導致靈魂附體到異大陸的生物上嗎?可是沒有任何一本書說過魔導師晉級失敗會讓靈魂移位的。

    真讓那個死神棍說對了,今年是自己最不順利的一年。不僅和那個不安分的黑暗精靈分手了,去星界還遇上了半神階高手,還晉級失敗了。

    該感慨沒有倒霉到附體在深淵里的小惡魔上嗎?能夠遇上一個人類的身體對她那糟糕的運氣來說真夠幸運。這世界上還有很多長得奇形怪狀的獸人、地底生物和魔獸。她本來是有可能轉生成一只地精或是鼻涕蟲的……

    莎拉揉了揉太陽穴,她已經順利地接受了凱莉的記憶。僅僅八年的記憶對于精神力強大的魔法師算不上什么,只是凱莉的遭遇真的有點悲慘。

    父親雖然是個男爵,也擁有一筆不菲的財產,但已經過逝三周了,還給凱莉帶來一個繼母。狠毒的繼母獨吞了這筆遺產,把凱莉丟到柴房之中活活餓死了。

    但是就像人不明白螞蟻為了幾塊糖塊發動戰爭一樣,莎拉也不明白男爵夫人對幾塊小小的田地和一個區區男爵的爵位的渴望,這對莎拉而言真的是太上不了臺面了。

    作為一個具有施放禁咒能力的十階大黑魔導師,就算是一國之主也要持以至高的禮儀相待。若是她愿意,有無數的國王和領主為了她一個掛名的頭銜而奉上黃金。

    不過如果她不能回到原來的大陸上去的話,她的地盤和財富都會被黑暗議會那些不安分的家伙吞個干凈吧。十階的力量,最多也只能震懾那幫家伙十幾二十年而已。

    看來要盡量恢復能力回去啊,莎拉盤算著。雖然現在已經失去了所有的魔力,但作為三十多歲就晉級到十階的大黑魔導師。她不允許自己的命運被區區的男爵夫人所擺布。

    當然她也不是盲目地自信,即使沒有了魔力,她仍然留著專家級煉金術士的知識。

    莎拉擁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記憶力和理解能力。所有的書籍幾乎看過一遍就能記住,用不了多久就能融會貫通。不然她也不會在魔法天賦不高的情況下,晉級十階魔導師了。

    莎拉之所以能成為最年輕的十階大黑魔導,是因為她還花了很多時間研究魔法的旁支體系:煉金、附魔、魔紋和考古學。早些時候還被別人以為是浪費時間而被稱為是“不務正業的莎拉”而被看成怪胎。

    但是她的做法是對的,而廣闊的知識面讓她比常人更明白魔法的奧秘。而煉金術中的某個古方藥劑彌補了她體質的不足,

    如果不是研究體系外的東西浪費了太多時間的話,她早就晉級為十一階半神級大魔導師了。

    莎拉知道有了之前的經驗,晉級的道路只會更一帆風順。成為魔法師后就可以享受尊貴的地位和來自魔法師協會給予的薪水。等級越高,享受的權利也就越多。魔法師的尊貴地位等同于貴族和神權,也被認為是“第三階級”。

    只是莎拉也明白,太過天才的新星也會太快的隕落,歷史上有太多的天才還來不及成長,就被慕名而來的高手在切磋的時候“不小心”殺死了。所以她也不想在實力弱小的時候就顯示出自己的天賦。

    似乎是想得太多了,剛剛復活過來的身體又顯出了太久沒有進食的虛弱。莎拉無力地躺倒在地上,胃部痙攣式地抽搐著。

    算了,直接開始冥想吧。

    冥想是每個魔法師都要學習的入門課程,通過溝通天地間的魔法元素來恢復自身的魔力。對于莎拉這種魔法師來說冥想就像呼吸一樣平常。第一次冥想可以間接地看出一個人的體質和親和力,不過由于很難從程度上分級,所以并不以此作為親和力等級的評價標準。

    通過冥想可以測試她的體質屬于哪個系,而且冥想也可以吸收大自然的元素能量為己用,這樣就能多多少少緩解一下饑餓感了。

    莎拉閉上眼,盤著雙腿坐在柔軟的草地上。輕輕的風吹動莎拉的睫毛,黑緞子般的夜空上閃耀著璀璨的星光,像灑在巧克力蛋糕上的砂糖。

    上輩子不知做了幾百幾千遍冥想了,莎拉熟門熟路地進入了深層冥想狀態。不過這對凱莉這具身體還是第一次。

    一縷無形的精神絲線從莎拉的頭頂與天上的繁星聯系了起來。眼前雖然仍然是黑暗,可外界各種形象都逐漸變得清晰起來了。凹凸不平的泥土地面,遠處柴禾木質纖維中的絲狀縫隙,在她的精神世界里都被感知得一清二楚。

    當感知達到最敏銳的程度時,眼前的黑暗便消失不見。精神墜入一個稠密的海洋。就好像在充滿了蜂蜜的空間行走一樣,莎拉感覺到了元素潮汐的阻礙。眼前出現的不是屬于元素的光點,而是乳白色的海浪,他們匯聚成一個豎直的漩渦,好像光輪一樣緩緩轉動著。

    白色,白色,入眼竟然全是白色!稠密的光元素匯聚成水流,以她為中心聚集過來,再匯聚成了驚人大小的漩渦。莎拉驚呆了,她從未見過誰冥想時是這種景象。這種親和力也許只有傳說中的10級才有可能,而且還是光系體質!

    莎拉沒料到,這具身體居然是稀少的單系光屬性10級親和體質,這種親和度前所未有,幾乎等于元素本身!

    單系是最稀少的體質,而光屬性更是如同暗屬性一樣稀有。莎拉從沒想過,自己竟然會中這么一個大獎!

    光元素歡呼雀躍地圍攏來,不停地傳達著自己的興奮。它們被人遺忘太久了,沒有人能看到它們,沒有人理會它們,它們一直存在,可人們卻老是無視它。

    數量巨大的光元素很快就填滿了莎拉在胸口的第一魔力囊。她結束了冥想。骨瘦如柴的身體也不再是健康不良的黃色,吃飽了能量的身體泛出一絲健康的紅暈。

    外面的世界如同剛才,夜風輕輕吹拂,嫩草輕輕搖擺。遠處仆人房里的燈已經熄滅,看來時間已經很晚了。

    知道了自己是稀有的光系體質,莎拉沒有太多的興奮。

    單系光屬性,這卻不是好事。這意味著她無法學習所有的黑魔法和元素魔法。在魔法理論中,光元素和暗元素是互斥的,她的前世除了為對付光魔法師研究過一些光系魔法理論以外,對光系魔法完全就是一無所知。

    魔法并不是純理論的東西,戰斗派的莎拉深有體會。但莎拉是一個黑魔法師,對黑暗元素親和的她本身就被光明元素排斥,不要說實踐了,光元素是什么上一輩子她還只能從書本中揣測。

    而且光屬性體質,只能轉職為白魔法師和教會牧師。而作為一個崇尚自己力量的魔法師,莎拉不信仰任何神邸,所以她只能選擇白魔法師為職業。

    但是在所有的職業中,白魔法師是墊底的冷門職業。這個職業不只增益、治療效果不及牧師,施法的準備時間還非常長。牧師只需要晨禱時在神像前記錄神術后,就可以快速釋放任何神術。而白魔法師因為是通過自己同元素聯系并指揮元素,需要的時間是牧師的好幾倍。

    然而白魔法師也不是完全的雞肋職業,光系有一個禁咒可以復活十天內非自然死亡的生物,神術中也只有大主教才可以施放的大天使的憐憫可以媲美。

    整個大陸上,能成為魔導師能釋放禁咒的人屈指可數,而在可以釋放禁咒之前,白魔法師都是雞肋中的雞肋。

    本來作為一個前黑魔法師,體質里有暗屬性兼一部分元素屬性是最好的。這樣她就能同之前一樣,選擇黑魔法師兼修元素奧術的道路。

    魔法之道博大精深,就算是再驚才絕艷的法師也不敢用自己短暫的一生來探尋無盡的魔法之海,所以大部分的魔法師都只求專精自己一系。即使是莎拉這種博覽群書的魔法師,對光系也只是稍有涉獵而已。

    因為光系魔法師和光系魔法書都太稀少了。就算是莎拉,收藏里也沒有光系魔法書。

    在沒有魔法書籍的情況下,魔法師想要自修幾乎是不可能的。想要晉級,除了勤加冥想積累魔力以外,還要精通自己體系的魔法咒語,并總結自己的體悟才行。

    莎拉抿了抿嘴唇,作為一個戰場商人的女兒,她不懼怕任何的挑戰。即使是雞肋職業又如何,即使一竅不通又如何。她這個百年內最年輕的十階大黑魔導,在另一個魔法體系難道不能再一次達到頂點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492615_84_846-m
重生左唯
作者 滄瀾止戈
  大道三千,星穹宇內,天才滿地走,強者如狗。佛曰:「殺人不好,不好。」左唯偏要獨霸天下!(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