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線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百思不得其解,正當李良頭疼之時,只聽“砰砰砰”一連串急促的敲門聲傳來,開門一看,原來是一個20來歲長得跟彌勒佛似的歲的胖子,赫然正是張大偉。

    倆兄弟異地第一次見面,都非常的激動,先是給了對方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后又互相擂了幾拳,談了談最經的狀況。

    隨后,張大偉好奇地問道:“良子,你不是一直不愿意出國的么?為什么會突然來美國了?”

    “為什么來這里?”李良將這幾日的見聞以及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全都說給張大偉聽了,像他們這幾個從小玩到大的兄弟之間,幾乎是不會存有什么秘密的。

    “這樣啊......”聽完李良的描述,張大偉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按你所說,當前我們有拿東西,又有你爸留下來的鑰匙,還有一塊莫名的籌碼,對不對?”

    “嗯。”李良點了點頭。

    “那么,咱們只要能明白那顆籌碼代表著什么意思,然后再用你爸留下的筆記本對照拿東西,就能知道你爸失蹤前去的那個地方了嘍?”張大偉摸了摸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繼續分析道:“還有咱們現在根本不知道筆記本上寫的東西的意思。”他翻開了李良遞給他的筆記本,發現上面除了奇怪的圖案與莫名其妙的文字外,什么都沒有。

    “的確是這樣的。”李良點點頭道:“咱們現在唯一的突破口,就是那塊籌碼!”

    “對!”張大偉也點點頭,二人的眼中都露出了嚴肅的目光,畢竟此事非同小可,他們決定立馬就動身。

    只是在拉斯維加斯,想要查詢一塊玻璃質的籌碼的來源......就如同大海撈針一樣的困難。

    不過二人卻未管這么多,反而斗志昂揚地走進了他們選中的第一家賭場,這家賭場距離冒險者公會最近,也是那塊籌碼最用可能的來源地之一。

    賭場內接待客人的是個亞裔服務生,一見進來兩位客人,就熱情的招呼了上來,即使這二人身上的行頭并不是十分昂貴,畢竟在他們的眼里,每一位進入賭場的人不管是不是來賭博的,都是潛在的客人。即使在李良說出了來意后,那位亞裔服務生依然十分客氣。

    看過李良遞上來的籌碼后,服務生皺了皺眉頭道:“二位,據我所知,我們賭場好像沒有這樣的籌碼,首先它是玻璃的,這樣會使它非常容易碎,其次,它沒有任何防偽的措施,因此我推斷,它可能不是一塊籌碼。”

    “不是籌碼?”李良張大偉都被這個結論給弄暈了,這塊玻璃圓片,怎么會不是籌碼呢?

    二人不信邪,以冒險者工會為中心又相繼尋找了3家賭場,不過得到的結論幾乎都非常的相似,“這不是籌碼,至少不是我們這的籌碼”。

    萬分沮喪的二人失落地回到了旅館。

    “不對!”李良趴在沙發上,突然激動得一拍腦門道:“大偉,或許我們的第一想法就錯了!這個東西很可能真的不是籌碼!”

    張大偉斜躺在床上,抬了抬頭道:“那你覺得這是個什么東西?或者說,上面的那個數字3又有著什么含義?”

    “3......”

    李良拿著那塊圓牌苦思了起來

    3究竟代表著什么呢?在阿拉伯數字總,3是基數,是第二個質數,是2和4之間的自然數,中國古代有三皇,三公,三蘇,漢語里和三相關的詞語也數不甚數,在元素周期表中,第三個是鋰。道教中講究三生萬物,佛教有三界,上帝三面,三又被認為是創造、靈魂和精神......

    李良越想越亂,總是覺得每一個都很有道理,但是細想來,每一個又都沒有依據。

    “到底是什么呢......”李良微微有些沮喪。

    “哎,我說良子,你爸怎么會留下這么一堆沒有根據的鑰匙?”

    張大偉似乎是休息好了,扭動著肥大的身軀爬起來問道。

    “沒有根據?”李良一驚,對呀,沒有根據!父親他怎么會留下這種沒有根據的東西的呢?原因只有一個!這個圓片上的數字并不特殊!特殊的依然是這塊圓片!

    李良拍了拍張大偉興奮道:“偉胖子,多虧了你提醒,哥知道這是什么了!”

    “啊?什么什么?”張大偉顯得很迷茫。

    “走!路上再說!”李良一把拉起張大偉就往門外拽。

    二人又飛快地趕到了冒險者工會,路上,李良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張大偉,張大偉也覺得有這樣的可能。

    在冒險者工會,李良二人找到了會長約翰遜。

    “你是說,你父親沒失蹤前都有什么特別的地方?”約翰遜顯然被這李良的來意給搞糊涂了,在他看來,有了李良父親留下來的鑰匙,再配合拿東西,找到那里的地址應該是很容易的事。

    “沒錯!”李良十分肯定。

    “你父親他失蹤前,也沒什么特別的,就是不停地研究那東西,期間去了幾趟市圖書館,借了幾本關于印加文明的書籍。”雖然不知道李良要干什么,但約翰遜還是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別的呢?”

    “別的,應該沒有了。”

    “哦,那太感謝了!”

    從冒險者工會出來后,李良和張大偉又趕到了市圖書館,在那里,他們查到了他父親曾經的借閱記錄,不過在他父親曾經借閱的那幾本書里,他們卻沒有找到任何和筆記本里的符號或是手中的籌碼有關的線索。

    “難道,那塊牌子真的一點含義都沒有?”

    李良搖了搖頭,叫起一旁專心研究那些書籍的張大偉就準備回旅館了,折騰了一天,竟然啥收獲都沒有。

    “良子,咱們就這么放棄了?”張大偉顯然很不甘心,雖然他和李良的智商都很高,很聰明,但這種沒有一絲頭緒的東西,智商再高也是沒有用的。

    “放棄?”李良搖搖頭:“我是不會放棄的。咱們今天先回去,圖書館要關門了,等明天再說。”

    正當他準備打道回府時,卻聽“叮鈴鈴——”的一陣電話鈴響,竟然是約翰遜打來了。

    剛一接聽,里面便傳來了那個怪老頭的聲音,電話那頭,約翰遜說道:“李,今天你走后,我又突然想到了你父親失蹤前似乎是喜歡上了收集玻璃藝術品。”

    “玻璃藝術品?”李良問道:“什么玻璃藝術品?”

    “就是那種純手工制作的藝術品,好像是在唐人街一家叫‘張記玻璃飾品行’的地方買的。”這句“張記玻璃飾品行”約翰遜說得非常模糊,李良問了好幾邊才確認的。

    “萬分感謝,約翰遜,我真的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李良感謝道。

    “呵呵嗎,如果要感謝的話,你不如就再多分我一成吧。”

    “......”狐貍就是狐貍,永遠只會考慮利益,對此,李良淡淡地用四川話回了句“沒門。”便掛斷了電話。

    “張記玻璃飾品行......”李良默念著這個名字,那塊圓片,就是玻璃質的,這其中,會不會有一些聯系呢......想到這里,李良的心跳陡然加速。

    “良子,你沒事吧?”

    張大偉見李良接了個電話后就在一旁念念叨叨的,不由關心道。

    “啊?”

    李良哈哈一笑:“沒事,我找到線索了,哈哈。”

    張大偉被李良這句話弄暈了,怎么接個電話,就把糾結了二人一天的問題給解決了呢?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0076_20096-m
哥布林屠夫
作者 碩鼠就是我
  哥殺先生,對付哥布林最有效的武器,是槍啊~~~。   ~~~~~~~~~~~~~~~   ...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