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接踵而至的打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莊嚴,你快點!”

    劉麗莎標志性的大嗓門在學校門口響起的時候,眾人紛紛朝著她側目望去。當然,這其中也包括了正準備騎車回家的伊人。

    伊人好奇地朝著劉麗莎喊的方向望去,在沒看到劉麗莎嘴里的‘莊嚴’之前,伊人還以為學校有第二個叫‘莊嚴’的人。

    因為不管打死誰,伊人都不曾想過莊嚴能和劉麗莎這樣的人扯上頂點兒關系。

    有時候一些事兒,你越是不相信它就越真實的存在。

    伊人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莊嚴那晃晃悠悠的熟悉的高大背影,此刻的莊嚴正推著那輛伊人再也熟悉不過的自行車,朝著劉麗莎走來。

    “知道了!你鬼叫什么?”莊嚴既不厭煩的沖著劉麗莎嚷,而那一刻,他也看到了伊人!

    莊嚴看著伊人,突然愣了一下。伊人用很復雜的眼神看了莊嚴一眼,莊嚴有些不知所措。這時,劉麗莎也注意到了伊人,她莫名其妙的看了伊人一眼。伊人逃也似的跳上自行車走了。

    “誰啊?她誰啊?”走出很遠,伊人還能隱約聽到身后傳來劉麗莎質問莊嚴的聲音。

    伊人的世界在那一剎那仿佛陷入一片漆黑的深淵。那束在伊人心里還充滿著希望的幸福亮光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她沮喪極了,胸口像是被什么東西一陣狠狠的撞擊。

    伊人沒有談過戀愛,不曾體會過失戀的感覺。后來,伊人才知道自己當時的這種疼痛的感覺,就是失戀的標志性感覺之一。

    莊嚴有女朋友!他的女朋友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劉麗莎!那個人人敬而遠之的‘混世女魔王’,那個耳朵打滿創口,胸口紋著紋身,腳蹬大頭鞋,身穿洞洞褲的女混混!

    ‘校園混混族’的標志性著裝便,小夾克,洞洞褲,大頭鞋,耳洞,顯眼的紋身…劉麗莎,不僅在‘校園混混族’中是絕對的‘大姐’,據說她的家庭背景也很復雜,跟當地的黑社會有著密切的關系。

    在劉麗莎參與的眾多‘校園血案’中,最嚴重的一次是警車都開進了學校。原因是,劉麗莎在抽一個女孩巴掌時,失手將女孩打的耳膜穿孔。

    這些傳聞,已經在學校成了眾人皆知的秘密。所以學校里的人,沒有人敢招惹她,就連老師甚至都對她畢恭畢敬。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莊嚴竟然跟她在一起了!

    回到家,翻閱不久前元旦晚會時的合影。看著莊嚴那張帥氣英俊的臉,伊人突然感到一陣不舒服。他在伊人心里的形象,那些曾經的美好感覺,一下子褪去了鮮艷的色彩。而伊人那脆弱的小心靈,也開始變得支離破碎起來。

    伊人不知道自己在莊嚴心里究竟是何種位置,能否受到無畏的保護。光是聽到‘劉麗莎’這三個字,伊人就已經有些聞風喪膽了。

    聞風喪膽!也只能這么形容了。別看伊人平時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但她最怕招惹是非,一向安分守己的她,比誰都想過安寧日子。

    所以在偉大的愛情面前,伊人還是不夠勇敢的,至少連面對的勇氣都沒有。

    此后,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伊人不再像往常一樣一次次沒完沒了的跑廁所;再也不會在做廣播體操的課余時間,在人海中找尋莊嚴的身影;再在樓道里偶爾碰到他的時候,她也不會沖他微笑,而是低頭快速躲過他的眼神……

    伊人不得不承認,自己是真的喜歡上莊嚴了!而在這之前的種種好感只是喜歡之前的預熱罷了。

    莊嚴似乎看出了伊人的變化。好幾次,在半道上碰到伊人想要開口跟她說話,都被伊人順間消失的身影給回絕了。

    “一塊錢,你最近這是怎么了?跟蔫兒了似的!”子怡有些擔憂的歪著腦子問道。

    “沒什么。”伊人有些無精打采。

    “對了,你跟莊嚴分了嗎?他現在怎么跟劉麗莎那個‘女魔頭’在一起了?唉,真是糟蹋莊嚴這個尤物了!”子怡還在喋喋不休。

    伊人沒理會她。“噌”的一下用屁股挪開椅子,站起身徑直向教室外走去。伊人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冒出來的無名火。總之,聽完子怡的一席話,感覺自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欺騙。那種感覺就像是,希望的小火苗正燃燒正旺時,忽然被人不懷好意的瞬間澆滅。

    伊人氣極了莊嚴,但又無可奈何。

    漸漸地,伊人開始變得不愛說話,對子怡也愛搭不理。晚上,一個人無精打采的騎單車回家,身邊仍舊是那個雪夜里陪著自己一起走夜路的大個子。

    伊人的生活真的就變得平淡下來,仿佛一剎那間,從一個幻想中的唯美時空狠狠跌落到一條漆黑的峽谷,掙扎不了,動彈不得,那種感覺苦不堪言。

    伊人沒有權利責怪莊嚴什么,甚至沒有理由痛哭一場。因為自始至終,自己跟他之間,好像不曾發生過什么。

    可是元旦晚會前的那次牽手,又算什么呢?

    這個畫面,無時無刻不跳出來,在伊人眼前晃動。她甚至都在揣摩猜測莊嚴那晚的心思。

    一天晚上下了晚自習,有人從教室后門的窗口遞給伊人一封信。

    看著來人,伊人立刻怔住了。

    是他!那個一直陪自己走夜路的大個子!那個每晚跟自己一起回家,但卻從不和自己講話的男孩。他為什么給自己寫信?

    伊人莫名其妙的看著他,遲疑了一下,接過了信!

    “莊嚴給你的!”那人說完,轉身走了!

    莊嚴的信?他怎么會幫莊嚴送信?

    伊人拿著信,跟握著一件珍寶一樣,很想知道莊嚴在信里會說些什么。看看周圍,此時正是課間休息,同學們在教室來回走動,子怡不時的湊過來拿伊人資料抄襲答案。伊人擔心被別人看到,所以悄悄把信塞到了書桌里。

    等到再上課的時候,見旁邊的子怡在專心致志的勾勾畫畫。伊人才跟做賊似的把信展開夾在了書本里,心跳不安的看起來。剛一展開,伊人看到信的容量,心就涼了大半截!

    莊嚴的筆跡并不好看,歪歪扭扭僅有兩行字。

    元:

    我是莊嚴!

    元?他在信里竟然喊自己‘元’!伊人跟個傻瓜一樣,心狂跳不止。

    “我找你有點事兒,放學后,學校籃球場見!”

    找我有事?他找自己會有什么事?難道是要跟自己解釋,解釋他跟劉麗莎的事情。或者,是,跟自己表白?伊人又開始了自己一貫的浮想聯翩……

    在一片煎熬的等待中,下課鈴聲終于響了,伊人抓起書包,朝著學校大操場旁邊隱蔽的小籃球場跑去。

    遠遠地,伊人就看見莊嚴和另外兩個男孩立在籃筐下不知在說著什么。見伊人走來,兩個男孩很知趣的走開了。

    “你來了!”莊嚴說著把手里的籃球扔到一邊。

    “嗯,你沒上課嗎?”伊人有些疑惑。

    “嗯,走吧!”莊嚴笑笑,“你最近怎么了?為什么每次都躲著我?”停頓片刻,他突然抬頭問伊人。

    伊人并不說話,把頭轉向別處。

    “對了,你今晚沒陪劉麗莎回家嗎?”伊人像是記起什么,抬頭問道。莊嚴聽到這話,愣了一下,便笑了。

    “我為什么要送她回家啊?”

    “她不是你女朋友嗎?”伊人窮追不舍。

    “她是我女朋友?哈哈哈……”莊嚴終于忍不住大笑起來。

    “你笑什么?大家都這么說啊,而且你不是每晚都送她回家的嗎?不是女朋友,那是什么?”伊人反問。

    “她是我朋友的女朋友!OK?我朋友現在在體校,拜托我照顧她的!”莊嚴還在笑。

    伊人突然很后悔自己問的這些問題了。聽著莊嚴在一旁肆無忌憚的狂笑,伊人覺得自己好像一個傻瓜。她又一次覺得自己被耍了!伊人并不理會莊嚴,氣急敗壞的一個人快步朝前走去。

    “哎,一塊錢,走那么快干嘛?”他在伊人身后叫嚷著追了上來。

    “你怎么知道我叫‘一塊錢’?”這回該伊人納悶了!

    “這有什么!我還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呢!”莊嚴一臉地壞笑。

    伊人假裝生氣的不理他,一個人默默的走在前面。忽然,伊人感到身后沒了動靜,她回頭找莊嚴。這時,伊人才注意到距離自己身后不遠的地方,劉麗莎又神出鬼沒的出現了!她跟莊嚴似乎在爭吵著什么。

    伊人慢慢的放慢了腳步,豎起耳朵,努力的想聽清楚身后的他們在說什么。

    突然,‘嗖’的一下,劉麗莎的單車從伊人身邊飛過,她回頭斜了伊人一眼,沖著莊嚴喊,“這次,你死定了!”

    伊人心里‘咯噔’一下。好像這話是沖自己說的一樣!

    “走吧,我送你回家!”莊嚴走過來對伊人說。

    “沒事兒吧你!”伊人小心翼翼的問。

    “沒事!我們走吧。”莊嚴說這話的時候,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凝重起來,完全沒了剛才喊伊人‘一塊錢’時的輕松。

    莊嚴送伊人回到家的時候,時候還早,伊人便打開錄音機開始聽音樂,磁帶里伍佰撕心裂肺又略帶沙啞的聲音,讓伊人的心情變得格外好。

    不管之前怎樣懼怕劉麗莎,但是最起碼今晚伊人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莊嚴和劉麗莎并非是男女朋友關系。而且,這個消息是莊嚴親口對自己說的!并不是所謂的傳言。

    但是,劉麗莎最后一句話是什么意思呢?“這一次,你死定了!”劉麗莎臨走時扔給莊嚴的話,還是讓伊人有些擔憂。

    他們之間究竟有什么事兒呢?想著想著,伊人便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中午放學的時候,在自行車車棚,伊人剛要推著自行車回家吃午飯,劉麗莎突然擋在了伊人面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王牌暖婚:司少,放肆寵!
作者 暢然
  她,醫界聖手,才貌雙全,一朝重生成了他的小妻子。公婆不喜,丈夫不疼,膽小如鼠,軟弱可欺。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