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見義要勇為 五尾桃花殤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S市,工程大學旁,胡幺大排檔。

    “這胡老板做的飯菜太辣了!”吳青忍不住齜牙咧嘴,大排檔里這頓宵夜吃的他滿頭大汗。

    現在初春天氣,溫度還不高,散發的熱氣在頭頂裊裊上升,聚攏成的煙柱清晰可辨。

    往周圍一看,眾多他們學校里的男生都擁擠在這狹窄的店里,一邊被辣得發出嘶嘶嗬嗬的嘆息,一邊唏哩呼嚕往嘴里塞,每個人腦袋上都有根蒸汽柱子。

    這些熱汽全都騰騰的往屋頂飛,還好屋頂上有個排氣扇將蒸汽抽走,即便如此,這小小大排檔里還是煙霧繚繞,人們在屋里好像騰云駕霧一樣。

    吳青一樂,他所在的三流大學里基本都是些沒錢的窮光蛋,這店里的飯菜雖然其辣無比,但總算可以下咽,最關鍵的是價格低廉,低廉到比學校食堂的大鍋飯還便宜的程度,所以大家都喜歡到這里來,還給到這吃飯起了個外號叫蒸桑拿,說的就是一邊吃一邊還得蒸汗。

    說起來這大排檔的老板人很不錯,姓胡,叫胡紅幺,所以他給這個小飯館起名字也叫胡幺大排檔,對來這里吃飯的學生們都很照顧,就算偶爾的賒欠也很痛快。

    也不知是這胡老板聰明還是笨,吳青的學校隔壁就是一座貴族學校,那里的學生家境富裕,出手闊綽,所以這附近的飯店都集中在吳青的學校和貴族學校之間的那條街上。

    相反胡幺大排檔所在的位置在另外一邊,緊挨著吳青學校男生宿舍,倒是方便吳青他們這幫男生下樓吃飯,可這些家伙出了名的窮,典型的都是叫一個餃子續三碗湯的主,想要在他們身上發財可是異想天開。

    這不,盡管胡老板每天勤勤懇懇,可好幾年下來大排檔還是那么個小屋子,桌椅板凳都歪歪斜斜了也不見換新。

    “給,這么晚了,明天還上課呢,可別熬壞了身體。”胡老板樂呵呵的打斷了吳青的思緒,端來一碗湯放在吳青桌上。

    “這……”吳青聞著湯里散發出的陣陣香氣,疑惑的看向胡老板,他可沒有點湯。

    “免費的。”胡老板憨憨一笑,接著給其他每張桌子上都放了一碗湯。

    “好人吶……”吳青十分感動,雖然是碗清湯寡水,可聞著味道,是一碗正經的羊湯,上面還能看見浮著油花,這擱在別的店里絕不可能贈送,還是每桌都送。

    “胡傻子又送湯了,今天來對了!”

    旁邊桌子上的低語嬉笑讓吳青眉頭一皺。

    他正要回頭教訓教訓這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家伙,卻聽門外一陣嘈雜,一群人涌了進來。

    “胡傻子,你是不是活膩了,谷老板發慈悲收你的破鋪子你居然不識抬舉,還得讓哥幾個來幫你收拾不成?”

    領頭的是個光頭,在這初春里只穿著個黑背心,露出胳膊上滿滿的紋身,一看就不是善茬。他背后的一群家伙手里都拿著家伙,一副上門砸店的架勢。

    “浩天哥,您老來啦,快坐快坐。”胡老板見這群人進門,連忙攔了上去,

    “少跟我來這個,今天你要是還不滾蛋,哥幾個就受累,幫你這個忙,把你這破飯館拆零碎了,好讓你輕松上路。”光頭浩天哥嚷嚷著,一把推開胡老板的胳膊,身后那群家伙也紛紛鼓噪。

    “浩天哥,好說,好說,您老先容我把客人送走。”胡老板陪著笑,穩住光頭讓他們先別動手。

    “同學們,同學們,實在抱歉,實在抱歉,今天這頓算我老胡的了,全都免單,實在對不住,實在對不住。”胡老板向屋內作個羅圈揖說道。

    這時間已經過了半夜,來吃宵夜的學生們基本上都吃的差不多了,剛才看到闖進來這群人的架勢早就坐不住,等胡老板說完,紛紛都離座出門躲避。

    男生里不乏熱血之輩,大家平日多承過胡老板的好,看見這個場面,都知道胡老板要吃虧,有好幾人面色凝重,站起來后并不向外走,想要見機幫胡老板一把。

    吳青就是其中之一,他默不作聲的和留下的幾人站在一起,冷冷看著門口的混混們。

    “喲嗬,還有見義勇為的,你們幾個是皮癢了吧。”光頭浩天哥陰陽怪氣的說道。

    “幾位,我承幾位的情,你們還是回去吧,這沒事,真沒事。”胡老板苦口婆心的勸留下的幾人離開,不希望他們趟這趟渾水。

    “上!”還沒等幾人拒絕胡老板的好意,光頭浩天哥就一揮手,在胡老板背后猛然發動了偷襲。

    “正好今天揍幾個,我看明天還有人敢來你這吃飯!”

    那群混混也不管打的是誰,連人帶桌椅一律亂棍砸下。

    吳青他們正被胡老板擋著,倉促之間反擊不了,只好護住頭臉往后退,店里狹小滿是桌椅,周旋不開,被棍棒劈頭蓋臉的打了個措手不及。

    所幸店里實在太小,地上桌椅擺放的太密,吳青他們面對的人數不多,被打的還不算太慘,幾個學生挨了幾下之后就都緩過神來。現在也顧不上太多,手邊有什么家伙就抄什么家伙,掄起來就跟對面戰在一處。

    吳青拎起早就看好的那把折凳,座面“嘡”的一聲擋住砸下來的棍子,順手架開,再雙手反撩。

    “啪!”

    “啊!”

    一擊就把對面的家伙拍到一邊。

    他左右比劃了比劃,嗯,功力還沒減退,當年街頭七種武器就數這折凳用的熟,沒想到在這還能用上。

    混混們的人數比留下的學生多兩三倍,一個倒下了后面立刻又沖上兩三個來,吳青也就是有些斗毆經驗,比起這些靠打架吃飯的專業人員來差的太遠,再加上對方人多,立刻不支,幾個回合就又挨了幾下。

    吳青渾身上下被打得劇痛無比,估計青的青紅的紅了,握著折凳的雙手也被震的生疼。

    他有些后悔,不是后悔留下幫忙,而是后悔沒先偷偷打個電話報警,也不知道離開的那些學生有沒有人報警的,再這么下去,過不了多長時間他就得歇菜。

    周圍幾個留下見義勇為的男生也都差不多的狀況,被混混們壓著打,甚至有兩個男生被打的血流滿面。

    吳青猛的揮了兩圈折凳迫退身前的混混,希望騰出手來打電話報警,卻忽然看見門口的情況很是詭異。

    胡老板一開始就站在門口,混混們進不來屋里的足有十幾個人,全都圍在他身邊,按理說應該把他打的最慘,可胡老板居然還站得穩穩的,手里一只大勺舞得密不透風,將那些家伙的攻擊全都擋下。

    看他大勺耍的還異常精彩,左手食指中指并在一起掐著劍訣,好像他手里不是大勺,而是一把長劍,招式飄逸好看,如行云流水變化多端,就是姿態太過優美,有一股仙味,被他這么個大老爺們用出來實在別扭,腰間扎著的做飯圍裙在婉轉中好似凌波仙子衣袂紛飛更是讓人皺眉。

    “沒看出來胡老板還是個高手啊,就是練得這劍法太娘氣了……”

    吳青看得忘記了打電話,其實胡老板露出這等功夫,打不打電話也無所謂了。

    胡老板劍法精強,可好像有所顧忌,只守不攻,混混們打上來他就擋住,退回去他也不追擊,看起來精彩,可實際效果等于零,一直被圍在當中噼里啪啦亂劈亂打。

    這情形看得吳青直著急,心說:“你這么高身手,直接把這群家伙滅了不就完了,還讓我們挨什么揍啊。”

    按理說混混們看到胡老板的手段,也應該知難而退了,可他們還不放棄,一直圍著胡老板亂打,到后來連店里見義勇為的學生們都顧不上了,全都圍在胡老板身邊,棍棒齊下。

    “看樣子這些家伙應該是被人雇來的,沒準是要他們讓胡老板見紅。”脫困后的一個男生沉吟道,這男生吳青認識,叫周鑫。

    眾人聽罷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雖然胡老板看起來功夫不錯,可雙拳難敵四手,既然見義,那咱們就勇為到底吧。”吳青掂起折凳,邁步向前。

    幾個男生剛走了幾步,就看見人圈外那個光頭浩天哥趁著人墻阻擋,躲躲閃閃繞到胡老板背后,從腰間拔出一把精光閃閃的匕首。

    “不好,他又要偷襲!”吳青大喊。

    可現在前方一片混亂,胡老板被圍這人堆里恐怕根本聽不到他提醒,也看不到偷襲的光頭。

    吳青想也沒想,立刻撲上去要攔下光頭。

    他用折凳掃開一條道路沖到里面,正看到光頭鉆到胡老板身后舉起匕首。

    吳青情急之下扔出折凳合身撲上,可周圍全是棍棒,他腳下一絆,頓時踉蹌,無巧不巧撞上了光頭。

    吳青只覺得小腹一涼,先是一股針扎似的刺痛傳入腦海,然后是排山倒海的劇痛涌上來。

    他的眼睛死盯著將匕首插入自己小腹的光頭,瞪成牛鈴般大小幾乎要凸出眼眶,鋼牙緊咬,心里最后一句話居然是:“電視劇里都是胡拍的,疼成這樣誰慘叫的出來啊!”

    接下來他只覺得眼前紅光一閃,然后整個人就失去了知覺。

    等他再恢復知覺時,覺得好像過了一輩子那么久,可睜開眼一看,還是在大排檔里,外面依舊是黑漆漆的夜晚。

    “我死了靈魂出竅了?”吳青試了試,發現飛不起來,看來沒出竅,不過他也發現了不對。

    被混混們用棍子敲了好多下,身上早就應該青黑紅腫了,可他現在渾身舒泰,一處疼的地方也沒有。

    “靠,我還被捅了一刀呢!”吳青終于想起來剛才發生了什么。

    他連忙解開衣服檢查,卻發現小腹上連個傷痕都沒有,只是多了個紅色的五瓣印記,好似桃花一般,而且不疼不癢,完全不像被捅過,可是衣服上明明白白有個匕首刺開的破口,顯示出曾經發生過什么。

    “這是怎么回事?”吳青迷迷糊糊有些摸不到頭腦。

    “你醒過來了?”這時身后傳來胡老板的聲音,讓吳青心頭一松,不知為何,這聲音顯得深遠空洞卻又讓吳青無比親切。

    “我醒過來了,可是有些事情我很糊涂,胡老板你知……”后面的不知道三字還沒出口,就被吳青一口咽回肚子。

    吳青目瞪口呆的看著身后,吃驚到了極點,恐懼到了極點。

    在他身后,臥著一頭巨大的狐貍!

    這頭狐貍身長能有兩三個人身高總和,也就是五六米長,橫在屋里滿滿當當,毛色火紅,蓬松亮麗,不含一絲雜色,正抬著頭用一雙細長眼眸盯著吳青。最特異的是,這狐貍有四條碩大的尾巴,好像孔雀開屏一樣這身后展開,映的紅光滿屋。

    正在吳青驚疑不定時,狐貍口吐人言:“別害怕,我是胡紅幺,胡老板。”

    “你?!”這句話讓吳青更加吃驚,險些一口唾沫嗆著自己。

    “你,你是狐貍?!不,你,你是狐,狐仙?!”

    “嗤,還什么仙,狐妖就是狐妖,我是五尾紅狐,狐紅幺。”胡老板一改往日和氣憨厚,口吻霸氣絕倫,細長狐眼俾睨天下。

    吳青對胡老板——哦,現在應該叫狐老板了——的變化有些混亂,他的思維明顯已經跟不上形勢。

    “可是你只有四條尾巴……狐,狐妖不都是女的嗎,你,你怎么是個男的?”思維的自我保護讓吳青開始關注某些莫名其妙的方面,好讓他放棄不可理解的部分。

    “狐貍要都是母的,早就滅絕了。”胡老板簡短的回答了一句。

    這巨大的紅狐緊接著瞇起細眼,狹長的嘴巴向后勾起,做出個笑的表情,嘲弄的味道很是明顯。

    “而且,你現在也是個男,狐,妖了。”

    “什么?!”吳青驚的一躍而起。

    “你小腹上那朵桃花就是印記,狐妖印記,桃花殤!”紅狐也一下子坐起來,五六米的身長使它坐起來后需要彎著腰才能不頂到屋頂。

    它就這樣俯視著吳青道:“修行最怕因果,你替我擋了一刀,舍身之恩最為難消。”

    “雖然只要靈丹便可救你性命,但你的丹田氣海被刺破,今后無法聚氣修行。”

    “你是一介凡人,非機緣走不上大道,有因必有果,是劫躲不過,我也便舍了一尾修行,渡妖丹于你。”

    “既已渡丹,你若一心向道,我自會全力相助,你我機緣巧合,不必以師徒論,但平輩相攜。”

    “從今往后,你便也是妖狐了。”

    四尾紅狐說完這番話便一動不動,只用眼睛看著吳青。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7580_22_44-m
凡人修仙傳
作者 忘語
  一個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進入到當地江湖小門派,成了一名記名弟子。他以這樣身份,如何在門派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