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血王的實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哈哈哈......”血王那不思發出一絲長長的冷笑聲之后,說道:“這一個學院只不過是這一個星球的一個把小小的地方,又怎么值得你去爭奪了。

    若是你想要,我可讓給你,作為你死前的墓碑。”

    冷月著實驚訝了一下,沒有想到這一個吸血鬼竟然會是不顧忌這一個學院,或許說他一直在這個學院里呆的太久,并不知道外界的是非,只有這一個學院制約了他的認知。

    或許真的要想那不思所說的那樣走出到這個世界去觀察一下這個世界的真是面目,但是在這之前,還是要把這一個學院奪到手。

    冷月說出了自己的決定,說道:“這個學院必然會成為我的地盤,而你將是作為這一個學院的第一個血祭,有此奠定我的實力。”

    那不思的臉龐有些扭曲,但是其憤怒如他,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處聰,想要塊塊殺死眼前的狂傲的少年。

    因為他是在是無法忍耐有人敢于如此的誹謗于他。

    那不思說道:“還請你看一看我作為血王實力了,哈哈哈......”

    一串長長的大小聲,震驚了整個學院,只把四周的一棟教學樓也給震毀了,坍塌下底面。

    在大樓粉碎的那一刻,那不思開始出動了,發動了時史上最為猛烈的攻擊,右手五個手指張開。

    露出鋒利的指甲,猶如玫瑰紅色般的光芒,直擊的化作五把利刃。

    他沖擊向冷月,手中的利刃發出一道又一道的光芒,變化莫測的攻擊在冷月的身體周圍。

    由于冷月的身體是龍形,所以有五米高,所以很輕易的用身后的利刃擋住了攻擊。

    當冷月張開身后的龍翼的時候,他又恢復了人形的狀態,雙眼猶如閃電一般,發出兩道電光,擊在那不思的身前。

    那不思以其極快的速度,瞬間向上一躍躲過了冷月的冷電攻擊,手中的利刃化成五道血芒,沖向冷月,使得冷月不得不出手阻止。

    五道血芒猶如五個魔鬼一般向他攻來,血芒之中帶著一縷縷的血性,那時吸血鬼的特有能力,叫住血芒化異。

    能夠將自己強大的能力聚集在五刀血芒,直擊的擊殺敵人。

    可以說是力量與力量對比,若是沒有強大的實力,迎接的話,必定會粉身碎骨而亡。

    冷月向上飛起,飛到天空之中,背對著月亮,不斷的吸收著月亮傳送而來的暗冷能量,身體中逐漸聚集了一股月能。

    五道紅色的血芒在那不思的操縱下,從地上向天空的冷月沖飛而去,直擊他的腳下。

    這個時候,冷月只是聚集到了少量的月能,還沒有能夠和那武道血芒相對抗。

    所有閃躲到了一邊,繼續吸收月能,身后的五道血芒在空中的位置一個停頓,向他沖來。

    “哼。”冷月有些無可忍耐,但是不得不將身體向右一處十米,血芒與他擦身而過。

    但是,他這樣的戰斗是危險的,一個只是初初成為吸血鬼的人類,只是憑借圣王蘇醒的能量和強如血王的那不思族長相對打。無論從哪一方面,他都顯得太過稚嫩。

    血王,一個吸血鬼家族中至高無上的存在。圣王,率領三大吸血鬼家族的王者,一千年才出現一次。

    一個已經年老大吸血鬼,六百多歲的年紀,足以使他成為當今的吸血鬼家族的族長。

    冷月一個初露鋒芒,只是達到了初級吸血鬼的實力,憑借圣王蘇醒的特異實力,硬是和血王進行了硬拼。

    實力還是相差的太懸殊了。

    血王那不思從地上一躍而起,將克宇反扣在手中,甚至已經勒斷了冷月的頸脖。

    在下一刻,那不思經過千般的思考之后,直接將冷月的吸血鬼的根基給廢了,使得冷月不得在成為一個吸血鬼。

    并且在臨走前,血王那不思大大的恥笑,將冷月棄之于樓頂之上。

    什么是吸血鬼根基,一個吸血鬼最為重要的是血脈,蘊藏在血液之中一縷元素。

    但是血王那不思直接的把冷月身體中的鮮血洗刷了一遍,將他的吸血鬼的血液中的元素抽的一絲不剩。

    將他變回了一個最低級的吸血鬼,擁有著最為令人不齒的艾彼里德家族的血脈。

    艾彼里德家族的族長也是一個廢物,就連他的血脈也是一樣。接受了這個血脈的吸血鬼統稱為廢物吸血鬼。

    冷月坐倒在地上,眼神中滿是不甘,但是他卻不得不去面對。

    他已經不再是高級吸血鬼的事實。

    他的身體之中的吸血鬼血脈不再沸騰,就連那么的一絲熱血也沒有,只是一種冰冷的血液在流淌。

    他成為了一個最為普通的吸血鬼,艾彼里德家族的廢物吸血鬼。

    冷月走下來教學樓,因為他已經無法在飛行,翅膀已經成為了殘翼。

    甚至令他的能力也成為了一種冰冷的柔弱的能量。

    一路走出,這一個學院之中的剩下的兩個吸血鬼已經無法在撼動,因為他已經沒有那樣的實力。

    那不思在吸納了他的圣王血液的元素之后,飛走了,去把這一股血液煉化,將會成為整個吸血鬼家族。

    不,是整個世界的王者。

    冷月走出到學校的大門,習慣的攀爬上學校大門的圍欄,向外面跨出去。

    這個時候,一個校警走出來阻止了他的行為。

    那是平常都在學校門口邊守衛校門的校警。

    名叫黃嘉,三十多歲,一直都盡忠職守。

    冷月每次早上遲到的時候沒少受他的苦,每次都是被他逼著記名。

    冷月的肚子已經憋了一肚子的火氣,憤怒的他很想要懲治一下身前的校警。

    校警黃嘉叫喊著他,把他從校門的柵欄上拉了下來,并且大聲對他斥責:“你這是干什么,連校規也不知道。

    半夜外出的學生是要被記大個的。”

    面對著校警黃嘉威脅的語言,冷月轉過身來,面對著他,臉上已經換回了吸血鬼的模樣,一張冷漠的臉孔,沒有半點的血色。

    更為恐怖的是,他的雙眼是一雙鬼眼,甚至令黃嘉都感到了害怕。

    冷月陰笑著,將他的身上陰冷的氣息山發出來,一種冷而又冷的氣息彌漫開來。

    校警黃嘉變得有些害怕,這是半夜走出來的鬼嗎。

    半夜遇見鬼了。

    黃嘉幾乎是一瞬間的向后走出,想要逃跑。

    冷月自然是不可能放過他,打算狠狠的折磨他一番。

    他走上前,一把抓住了校警黃嘉的右肩膀,左手的手掌印上了校警的背部,把他拍飛出去。

    校警跌坐在地上,口吐鮮血,暈了過去。

    冷月大感沒趣,把校警放進校警室,在對他下了一個噩夢的詛咒之后,才施施然的走開。

    這一個詛咒可以讓校警在三個月之內都要受到噩夢的侵擾。

    冷月還從校警的鑰匙中拿走一枚校門的鑰匙,但是想到校警若是知道,必定會把學校大門的鑰匙換了一把,所以還是算了。

    冷月走出校門口,直接的朝家里走去。回到家里,冷月躺在床上。

    打算將這一個吸血鬼血脈修煉到最高級,那樣也可以相當于圣王的實力里吧。

    他盤坐在床上,探索著體內的血脈,發現所有的血液都是冷固的一片。

    就連體內的一點點的吸血鬼能量都變得暗淡無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82 824 m
重生軍嫂俏佳人
作者 沸騰的咖啡
  重生的初夏人生格言是:活出人樣,暴虐人渣!   最重要的目標只有一個:跟楚鋒離婚!跟楚鋒離...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