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騰蛇真真的心思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島城三面環海,是華夏國數得著的大都市。這里匯集著三教九流近千萬的人口,是華夏國東部一個經濟文化薈萃的中心。

    留步俱樂部的位置很好,正位于島城最繁華的街道——臺東路的中心,黃金街的黃金位置。在這樣的地方做生意,只要不是運氣太背,基本都能賺得盆滿缽滿,數錢數得不亦樂乎。當然,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老六不來找你的麻煩。

    老六是臺東路上有名的街霸。人長得魁梧,力大無窮,做人義氣,心情好的時候也會做點仗義疏財的義舉,就只一點,心眼有點直,腦筋有點硬,說白了,就是有點不夠頭,有點二,有點不著調。

    老六最佩服的人只有一個,就是整個棲霞區的老大吳唯仁。

    據說,在老六還只是個街頭小流氓,整天和人打架斗毆被人滿街追殺的時候,是吳唯仁慧眼識英雄,提拔他當了臺東街的混混小頭目。換言之,整個臺東街的商鋪,都是老六罩著的。

    老六和留步俱樂部的淵源,還要從它的前身,金芒果酒吧說起。

    金芒果酒吧的老板高鵬飛,本是一所中學的歷史老師。聽說是中了彩票,也有人說他得到了一個海外親戚的遺產,眾說紛紜,反正就是,這人,一夜之間突然暴富。有了錢之后,高鵬飛辭了教書匠的工作,在這里開了間金芒果酒吧。調酒品酒,本來就是高鵬飛最大的愛好。

    金芒果酒吧位置好,環境好,酒更好,所以,生意也好的出奇。就是這好的出奇的生意,引起了某個人的羨慕嫉妒恨。

    某人是老六的一個發小。前幾年跑到了南方,不知道做了什么生意,幾年后回來,在臺東街上開了間洗浴中心。洗浴中心的生意不是太好,心急如焚的某人,就把主意打到了金芒果酒吧上。

    三個月前的一天,當老六從洗浴中心出來之后,高鵬飛的噩夢正式開始。

    先是酒吧里喝醉酒鬧事的人多了起來。接著,各部門的各種檢查也多了起來。最后,老六說話了,保護費,也漲了一倍。

    直接讓高鵬飛心灰意冷,決定結束酒吧的,是幾天前,兩個喝醉了酒打起來的客人,把高鵬飛最珍愛的鎮店之寶,一瓶車輪商標,1956年的茅臺酒砸得粉碎,和這瓶酒一起毀掉的,還有高鵬飛繼續做生意的決心。

    陳亮能夠盤下這里,老六也是有相當的功勞的。有金芒果酒吧的前車之鑒,所以陳亮決定,為了感謝老六,為了俱樂部的安寧,他一定要把老六收歸麾下,成為俱樂部第一個保安。嗯,如果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他也不介意提拔老六做個保安隊長。

    怎么收服老六?這個問題,陳亮覺得完全不用他來操心。作為唯一的一位神使,作為一個擁有美女器靈召喚獸的偉大人物,收服區區一個老六,簡直不在話下。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陳亮自詡,他是一個勞心的強者。不怕老六來,就怕他不來。

    ………………

    下午五點的時候,陳亮開始有些心緒不寧。

    離俱樂部正式營業的時間越近,他的這種焦慮也越大。反倒是騰蛇,手里拿著一瓶指甲油,小心的在她粉紅透明的指甲上一下一下涂抹著。

    “貞貞,萬一客人很多,只有我們兩個人,應付的過來嗎?”陳亮已經記不得這是自己第幾次問騰蛇同樣一個問題了。

    “你煩不煩啊?”騰蛇的眼睛依然停留在她的指甲上,看也沒看陳亮一眼:“我說了一萬次了,我不叫貞貞。”

    “這么叫不是親近嘛。”陳亮嬉皮笑臉:“貞貞可是個好名字。你既然來到人間,我總是騰蛇騰蛇的叫,我叫得別扭不說,要是嚇到了小朋友也不好嘛。再說,白素貞,可是我們人間鼎鼎大名的蛇妖,是你的本家。”

    “根本就沒有那條蛇妖好不好?”騰蛇白了陳亮一眼:“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是不能再叫騰蛇了,貞貞這名字好土,我寧可叫真真。”

    “真真?我還假假呢。”陳亮腹誹,嘴里卻說道:“好,這名字好,高雅,脫俗,咱就叫真真。”無論怎樣,騰蛇姑奶奶總算是愿意用個正常一點的名字了,陳亮也算是大松了一口氣。

    “哼。”這次,真真連句話都懶得跟陳亮說,直接從鼻子里發出一聲不屑的哼聲。

    五分鐘的沉默之后,陳亮又問:“你說,老六今天會來嗎?”

    “會。”真真把手里的指甲油瓶放下,俏麗的臉上滿是笑容:“不但會來,而且,恐怕現在已經在來的路上。”

    “那你準備好了嗎?”陳亮有些緊張。

    “準備?我?我準備什么?”真真睜大一雙無辜的眼睛:“好像應該是你準備才對吧?他又不是沖我來的……”

    “你說什么?”陳亮從酒吧椅上栽了下來。

    “我是器靈,不是打手。我只負責降妖萬花輪的正常事務,你們人類自己的爭端,我為什么要插手?”真真的臉上好像覆蓋了一層冰霜。這妮子翻臉比翻書還快,讓陳亮恨得牙癢癢的。

    “難道,你不負責保護我?”陳亮擠出一絲笑容。

    “我也不是保鏢。”真真似笑非笑:“再說,你也不會有生命危險。這樣吧,如果那個老六真想要你的命,我答應你,一定救你。”

    “勤勉值,勤勉值,勤勉值……”陳亮眼珠一轉,念經一樣念了起來。

    “你……”真真的臉色變了又變,最后恨恨地說了一句:“算你狠,你要小心,別落到我的手里。”

    陳亮真要感激偉大的盤古大神,感激他還在變態的萬花輪里弄了這么個可以控制真真的勤勉值,要是沒有這個約束,他還真用不起真真這個小祖宗。

    真真對勤勉值的渴望,一如色子相對于賭徒,金錢相對于財迷,美女相對于色狼……

    而這勤勉值,只掌握在陳亮的手里。

    “要我怎么做?說吧。不過我要警告你,我的任務只是幫你解決不服管教的妖,卻不能傷害人類,否則,別說我的勤勉值沒戲,你的貢獻度也會泡湯。”

    提起貢獻度,陳亮的臉苦得像滴出汁來的苦瓜。如果說勤勉值是唯一能讓真真脫離器靈約束的東西,那貢獻度就是驗證陳亮這個神使工作能力的唯一標準。據真真說,貢獻度不達標,后果不是普通的嚴重。

    不過那都是以后的事了,陳亮不是一個喜歡難為自己的人,解決不了的事不去煩惱是陳亮的處事原則,現在最迫切的,也是他能解決的問題,就是老六,他中意的第一保安。

    “你要……”陳亮湊到真真耳邊,小聲地嘀咕了半天。

    ………………

    最近,老六比較煩。

    金芒果酒吧三天之內改頭換面,成了留步俱樂部。這讓老六很沒有面子。在此之前,他本以為,金芒果酒吧應該改名叫做清水洗浴城。

    在臺東路上,敢公然挑戰老六權威的人,迄今為止只出了這么一個,叔可忍,嬸嬸也不可忍的老六,決定要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點顏色看看,讓他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時間?當然是選擇在俱樂部開張的第一天。立威是給別人看的,沒人看,還玩個鳥?

    俱樂部的正常營業時間,一般都在晚上十點到第二天凌晨兩點左右。老六選擇了晚上八點的這個黃金時間,他覺得,這個時間大家都吃飽喝足沒事干了,看看真人秀,總比抱著電視看八點檔的狗血劇要吸引人的多。

    六爺獨霸上海灘,啊,不,是六爺獨霸臺東路。老六YY著,仿佛真看到了他穿著拉風的風衣,帶著酷酷的禮帽,身后耀武揚威十來個小弟,拿著手槍舉著菜刀沖到留步俱樂部的門口,那不識相的小子,叫什么陳亮的家伙,跪在地上,雙手抱頭,渾身發抖地大叫救命。

    “嘿嘿。”老六得意地笑著,全然沒注意旁邊路人投來的異樣的眼光。

    陳亮搬了把椅子在門口,自己大馬金刀坐在那里,從七點到現在,他在外面坐了快一個小時了,臉上平靜如水,悠然自得,很有些世外高人的味道。只可惜,那身西裝太不合拍,完全展示不出他仙風道骨的氣質。

    “身為唯一神使,我也許該弄身漢服穿穿?”陳亮正在思考,就看見老六搖搖晃晃,向著他的方向走來。

    “嘿嘿,等你小子半天了,可算來了。”陳亮偷眼看了看四周,還不錯。看來之前的宣傳沒有白做。留步俱樂部周圍五米之內,圍了一圈等著看熱鬧的人。

    “可惜。真真那妮子不肯幫忙,要是把她的照片往小廣告上一貼,也不說什么雙雄爭霸,就直接叫美女與野獸,來的人一定比現在還多。”陳亮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拿足了架子挺坐著,帶著笑容,看著老六越走越近。

    “你就是那個叫陳亮的?”老六人還沒走到,聲音已經到了。他那一嗓子的破壞力堪比三百分貝噪音,讓陳亮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差點忘了,老六還有一個殺傷力極大的技能——破鑼獅子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RORO廷

1
RORO廷
發表時間 2013-07-02 02:45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685634_4_74-m
神級黑店
作者 大佑佑
  我叫江南,我現在慌的一批,系統給我開了家店,一雙鞋墊賣兩千塊,一張面膜賣五千塊,一盒小雨衣...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