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斧頭砍頭是很快滴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四章斧頭砍頭是很快滴啊

    “滴—滴—滴”房間各處的儀表發出美妙的聲音,房間的天花板、地板、四周墻壁上彌漫出五彩的光暈,在我身邊組合成為幾個供我選擇的光區——“民俗展示區”、“正規軍事區”、“江湖搏殺區”。

    我看著身邊閃動旋轉的光冪,隨手點了一個。頓時熒光大作,一道光柱從我腳下升起,我的身體也融入這光冪并沖天而起。

    “祝你好運……”胖子的話語還沒有說完,我已經進入另一個空間,只見周圍黑乎乎一片,只有有三個五顏六色的光環圍繞著我的身體快速轉動著,托著我的身體在虛空中飄浮。

    不一會功夫,三個光環重合,在我面前融合出一扇光明的大門。還沒有等我仔細觀察這門的式樣,一股巨大的力量從虛空中產生,將我推進門去,眼前又是光明大作,當光亮消失的時候,我眼前景色一變,我已來到一個全然陌生的星球。

    這里天藍藍,水清清,草木碧綠。空氣中有股特別的味道,有泥土的清新,有花草的芬芳,很是怡人。我發現自己此刻在一塊空曠的草地之間,周圍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

    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雕像吸引了我的注意,這雕像飄浮在半空,一手撐天,一手持巨斧,足足有幾千萬公里高,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泛著一種青色的光澤,一股莫名的威壓從它身上散發出來,叫人忍不住想頂禮膜拜。

    我想:這一定是盤古的雕像了!入鄉隨俗,我也朝那高聳入云的雕像恭恭敬敬行了個禮。

    穿過綠油油的草地,我很快找到了一條通向遠方的路,這是一條寬闊的黃土路,但地面很結實。我順著路走了好一會,聽見遠處傳來人聲。有人了!我加快腳步,又走了一會,

    只見前面有五十來株大樹叢雜,葉兒正綠、花兒正紅。有兩個人正在哪里爭吵。

    一人戴一頂紅絹抓兒頭巾,穿一領粗布衲襖,手里拿著兩把板斧,黑墨搽在臉上,像是焦炭,很是嚇人。他正在叫喊:“聰明的留下買路錢,免得奪了性命!”

    他對面那人,更是魁梧,混像一個黑鐵打的鐵塔,正在打雷一般大叫,聲音居然比打劫的還要理直氣壯:“你這廝是甚么鳥人,敢在這里剪徑!”

    紅絹抓兒頭巾的黑臉漢子朝空氣揮舞著斧子大喝一聲:“若問我名字,嚇碎你的心膽!老爺叫做黑旋風李逵!你留下買路錢并包里,便饒了你性命,容你過去!”

    黑鐵塔一樣的男人笑了,唰地也取出一對斧子。“沒有娘鳥興!你這廝是甚么人,那里來的,也學老爺名目,在這里胡行!老爺才是李逵!!”

    斧子對斧子?我躲在一旁細看,只見那斧子刃闊五寸,斧頭呈扇形,尾厚刃薄,柄長二尺五寸,正是板斧是也!

    “用俺的斧子對付你,簡直是抬舉你這鳥人!”黑鐵塔一樣的莽漢收起了板斧,拔出樸刀奔那漢。那漢那里抵當得住,待要走。早被李逵腿股上一樸刀,搠翻在地,一腳踏住胸脯,喝道:“認得老爺么?”

    那漢在地下叫道:“爺爺!饒你孩兒性命!”李逵道:“我正是江湖上的好漢黑旋風李逵便是!你這廝辱沒老爺名字!”那漢道:“孩兒雖然姓李,不是真的黑旋風;為是爺爺江湖上有名目,鬼也害怕,因此孩兒盜學爺爺名目胡亂在此剪徑,但有孤單客人經過,聽得說了‘黑旋風‘三個字,便撇了行李逃奔去了。以此得這些利息。實不敢害人。小人自己的賤名叫李鬼,只在這前村住。”

    李逵道:“叵耐道無禮,在這里奪人的包里行李,壞我的名目,學我使兩把板斧!且教他我一斧!”劈手奪過一把斧來便砍。

    “住手!”看到這里,我看不下去了,跳出來大喊!“怎么可以隨便殺生呢?你難道不知道殺生是最大的罪行嗎?”我大步上前,對那個黑大漢開始了思想教育,我所處的星球,不剝奪任何生物的生命,這一信條已經深入了我的骨髓。

    “別說是人,殺不得,就是花花草草,也摧殘別的,這是起碼的道德,你知道嗎?”我點著他的鼻子大聲道。

    “哪來的鳥人?”這叫做李逵的黑漢實在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君,哪里耐得別人對他點著鼻子批評,“胡扯些什么?”李逵左手扯過背后的板斧揮來……

    一陣風聲,一道紅光——

    我就覺得腦袋一輕,翻滾著在空中飛起……

    ……

    一陣劇疼之后,眼前景色驀地一變,我發現自己又回到原來出發的小房間里,四周機器仍然柔和地響著。

    我感覺摸脖子——還好,腦袋還在脖子上。

    “斧頭砍頭是很快滴啊!呵呵!”

    我聞聲望去,只見胖子就在旁邊坐著,手里拿著杯什么飲料,有滋有味地喝著。

    “嘿嘿,”胖子微笑看著我道:“你回來的時間和我預計的差不多。”接著他解釋道:“你剛才點的是江湖搏殺區,選擇的難度有些偏高了,對于沒有練過膽量的游客,我建議你選擇民俗展示區,這樣存活的時間可以長一點。唉,開始,你聽我的建議在門口殺幾個人,就不會大驚小怪了。”胖子嘖嘖道,似乎還為我沒有大開殺戒而遺憾。

    “來吧,針對你的具體情況,我們想顧客所想,為你準備了你可以接受的練習方式。”胖子帶我出了這個房間,再次來到外面的長廊,對面的墻壁升起,這次在這里出現了一排木人和一架兵器

    “來看看,我們給你安排的東西。這是一種古老的練習方式,叫打木人,以前少林寺的和尚出山都要打這個的……”

    十八個木人以稀奇古怪的姿勢站立在我面前。

    胖子不知按了什么東西,從地下又升起一個柜子,上面全部是冰冷沉重的各式斧子:長柄的,短柄的,寬刃的,狹刃的……

    胖子像看情人一樣溫柔看著這些斧子,粗而短的手指溫柔地在上面撫過,輕輕對我說:“斧可以說是最古老的武器之一,主要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投斧,用來投擲殺傷目標,另外一類叫戰斧,是專門劈砍的近戰武器,當然具體的分,還有很多類型,我就不一一介紹了,留點懸念,呵呵,不剝奪你體驗的樂趣。我什么都告訴你了,你就沒有體驗的樂趣了,對不對?”

    我點頭,表示同意。

    “那么,你也簡單學點斧法吧,以提高您存活率!我把斧子的用法拷貝到你的記憶區。”胖子說著,啟動了儀器。

    我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幅幅使斧的音像:“斧的主要用法有:劈、砍、剁、抹、砸、摟、截等。”一個個威武的武士在我腦海里拿著各種斧子揮舞著,跳躍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欲人
作者 飛翔的浪漫
  一個男人二十年間的感情糾葛、心靈旅程、人生感悟。   《欲人》別人的人生,我們的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