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見過白癡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依照腦子里音像的指導,我揮舞著斧子在小屋子里開始照葫蘆畫瓢的練習。一斧又一斧,前劈、后砍、左剁、右砸……我的動作慢慢地由生疏變得熟練起來。

    “注意木人要啟動了!”胖子在提醒我。

    隨著一種古老的機械啟動的聲音,木人們邁著笨拙而沉重的腳步,揮舞著各式兵器向我慢慢走來。每個木人都比我高一個腦袋,古銅色的外表,手里或刀、或斧、或槍……最前面一個高大的木人使用的是長棍,他當頭向我劈來。

    我用大斧連忙擋住,但沒有使幾招,我就覺得雙臂發酸——木人的動作雖然緩慢,但一招一式都大開大合,力大無比,風聲呼呼,我不要說進攻,連防守都有些困難。

    我連連后退,依據腦子里不斷閃現出的招數畫面左右抵擋。可還是破綻百出——

    “呼”木人一棍磕飛了我的斧子,另一個木人的大刀已經惡狠狠揮下,直劈我的腦袋。

    “完了!”我閉眼,跌坐在地上。

    但什么也沒有發生,我悄悄睜開眼睛,只見那寒光閃閃的大刀就在我的脖子前,但木人的動作卻全部凝固住了——

    我趕緊后退,只見胖子手里拿著一個遙控,顯然是他定住了那些木人。胖子笑瞇瞇地道:“斧子,是勇往直前的人使用的,你有膽怯之心,就不能把它使用好。”

    我訕訕地笑著,為自己解脫:“才開始嘛,難免不熟悉。”

    “這不是熟練不熟練的問題,這是膽氣問題。”胖子還是一針見血毫不放松。

    “何以見得?”我有些不服氣。只要是男人,被別人說膽小鬼,都會不服氣的。

    “那我們學點歷史吧。跟我走,那是免費體驗。不用你交費的。”胖子笑哈哈地推薦。

    我被胖子拖到了另外一間房間。房間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

    我疑惑地看著胖子。胖子卻沒有管我,自顧自地對著空氣道:“啟動。”

    平靜的地板立刻開始變化,碧綠的小草瘋狂地蔓延而出,蓋住了我們的腳;茂密的樹林在我們身邊突兀地聳立出來,四周的墻壁也變得透明并無限地延伸開去……。

    一個個小山丘、一座座高山,依次在我的視線里出現,藍天白云在我們頭頂出現——我和胖子竟然現身在一個原野。

    “這……這……我們這是在哪里?”我問胖子。

    “遠古!來看看斧子們如何生存作戰吧!”胖子簡潔道。

    隨著他的話語,眼前的景物快速變化了起來——

    粗大的綠色喬木林在我們面前依次出現,一條清清的小河蜿蜒在其中,河水清澈見底。在小河邊不遠有一處焦黑的空地,邊緣的樹木焦黑的還在冒煙,空地上有幾個婦人正在忙碌著,這里顯然是他們開辟山林,放火燒山,燒出的一片平地。想要種植什么東西吧!草木燒成了灰,灰就是天然肥料,遠古時代,人們就這樣在種田吧?我想。

    在空地的另一端,粗大的綠色喬木之間躡手躡腳走出幾個身穿獸皮的人,他們有的手持長梭、有的拿著木棍,警惕地注視著周圍。

    突然,樹林中竄出幾只精壯的野豬,長長的獠牙在陽光下閃著寒光。

    身穿獸皮的人大聲吶喊著,敲打著木棍,把這幾只野獸往另一端趕,想必哪里有陷阱。

    但是這幾只野豬很是兇悍,竟然嚎叫著筆直地沖著人撞來。

    前排的幾個人連忙揮舞著有尖尖的木棍抵擋著。有的人則用石塊攻擊沖來的野豬,想把它們趕到埋伏圈去。

    沖在最前面的是一只棕色野豬,長長的鬃毛,格外強悍。幾塊投擲來的石塊砸在它身上,又斜斜反彈開去。野豬嚎叫著,嘴角掛著白白的唾液,閃著寒光的長長的獠牙高高挺起,直奔對面的穿獸皮的人撞去。

    對面的幾人急忙退后一步,兩三個人并肩用尖尖的木棍朝沖來的野豬捅去。

    “咔嚓、咔嚓——”迅速奔跑的野豬狠狠地撞在木棍上。木棍斷,野豬也踉蹌倒地。但野豬在地上打了個滾,又閃電一樣跳起來,眼睛愈發紅了,低低吼著,繼續橫沖直撞而去。

    野豬對面的幾個人反應就沒有這么快了。

    “啊——”當頭一人慘叫著,大腿已經被野豬的獠牙洞穿,鮮血飛濺而起,他身邊的另一人也被野豬強健的身體撞倒,在地上連連翻滾。

    鮮血的氣味更加刺激了兇暴的野豬。后面的幾只野豬也興奮地嚎叫著,低頭向人群發起了猛攻。

    見狀,那十余個披著獸皮的人頓時慌亂了,就在這危機時刻,就聽一打雷一樣的大吼——吼聲震得林間的枝葉都顫動起來,所有的野豬都是一驚。

    只見左邊樹林里沖出六七個人來,身披熊皮,其中一個彪形大漢越眾而出,他眉如濃墨,眼如晨星,烏黑長發飄舞,古銅色赤裸的胸部是一塊塊鼓起的堅實如鐵的肌肉,身高馬大。手提一柄沉甸甸的石斧,比野豬還要迅猛地奔跑而來。

    領頭的野豬見有挑戰的來了,也尖聲嚎叫一聲,掉頭朝他沖去。

    野豬腳蹄落地聲、人奔跑的腳步聲像巨錘擂擊的打鼓,咚咚咚直響。

    “呀——”壯漢又是猛然大吼,掄起了石斧,石斧閃著青光,帶著風聲,狠狠又準確地劈到了野豬的腦袋上。

    “咔嚓”斧子劈破頭骨的聲音傳來,接著那只碩大的野豬凄厲地慘叫一聲,重重摔倒在地,連地面都在輕輕顫抖,漫天灰塵飛揚。

    那大漢一腳踩在地上還在抽動的野豬血淋淋的腦袋上,拔出石斧高舉,仰頭長嘯。他高高舉起的石斧上火熱的血一滴滴灑下,

    一股舍我其誰、藐視天下的威武氣勢勃然而起。

    見狀,大漢身后幾個精壯的男子揮舞著手中一式的石斧,大聲叫起那人的名字:“軒轅!軒轅軒轅!!軒轅!”眼神狂熱,聲音驚天動地。

    原先驚慌的十多人見來了援兵,也鎮定下來,揮舞著兵器歡欣鼓舞地大叫起來:“公孫公孫!公孫!”

    剩下的幾只野豬見狀稍稍停頓下,厲聲嚎叫著,繼續瘋狂撲了上來。

    被叫軒轅大漢勇猛的精神鼓舞,那些人勇氣倍增,揮舞著石斧、棍子也惡狠狠撲向野豬,一場硬碰硬的對拼開始了……

    尖利的咆哮、粗狂的嚎叫、骨骼斷裂聲、肌肉的撕裂聲……

    戰斗很快結束了,幾只鮮血淋漓的野豬橫七豎八地堂在地上,四肢還在抽動,但只有出氣沒有進氣了。

    十多個大漢喘著粗氣站立著,雖然不少人身上多了深深的傷口,鮮血直流,但堅毅的臉上是勝利的喜悅……

    他們腳踩著堅實的黃土,揮舞著手中的石斧、木棍,異常崇敬地看著他們的首領——那個星目濃眉的大漢……

    …………

    “看見沒有?狹路相逢勇者勝!使斧子,就要有勇往直前、一往無前的勇氣,就要有開天辟地、開膛破肚的血性,就要有勢如破竹、劈山開嶺、秋風掃落葉的豪放威武!!斧——是勇者的兵器!”胖子扳著手指頭數落起來。

    “斧,粗暴的象征,狂暴的化身。”胖子定定看著我,直視著我的眼睛道:“像暴風雨一樣暴躁起來,你才可以用斧子。”

    我感覺這個胖子當導游之前一定做過教師,很有為人師表、好為人師的嗜好,我趕緊轉移話題,我指著前方樹林里那個披著熊皮的大漢道:“那人是誰?”我問胖子。

    胖子口氣也異常嚴肅自豪地道:“我們的祖先——黃帝,少典之子,姓公孫,名軒轅,居于軒轅之丘。”

    我仔細地看著他們手中的斧子,雖然是石頭做的,但還是磨制得比較精美、細致的。平滑的斧體扁平,刃部寬闊,弧曲度大,兩角微微上翹。器身上部中央有兩孔,用什么動物的筋縛扎著粗壯的木棍,當作手拿的柄。

    那些大漢抬起地上的獵物,興高采烈的走了,但經過我們身邊時,看都不看我們一眼,似乎我們不存在一樣。

    我感到很奇怪,問胖子:“怎么?他們看不見我們。”

    “對!”胖子點頭道:“這就是游客模式,只有我們可以看見他們,他們看不見我們,而且他們也無法傷害我們,當然我們也無法干涉他們。呵呵,你第一次來,我還是推薦你使用這種模式參觀。”

    我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進去時的情景,我不是被殺了嗎?而且還很有疼痛感覺啊,為什么現在又完整無缺的活蹦亂跳,還同胖子侃侃而談?

    而且這種直接體驗模式與游客模式有什么區別呢?我為什么能死而復生呢?于是我提出了我的疑問。

    胖子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幽幽問:“你見過白癡嗎?”

    有關黃帝的姓名,有多種說法。

    《史記·五帝本記》里是:“黃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孫,名軒轅,黃帝居于軒轅之丘”

    另外還有:黃帝姓姬,號軒轅氏,又號有熊氏。其余還有黃帝氏、帝軒、黃軒、軒黃、軒皇等名稱。

    總體講:凡是這些名字多半都與黃帝傳說中生活居住的地方有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荒城咒怨
作者 秋無碩
  一起接一起的非正常死亡後面究竟藏著什麼樣的內幕,是古代的怨靈,還是寄生蟲的感染?屢屢出現的...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