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舌戰群醫(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許清遠任廣陽府知府已有六個年頭,在位期間政績并不突出。如今,廣陽又鬧了瘟疫,恐怕的烏紗帽離摘去之日不遠了,這幾日正在發愁,每日間親臨現場,一是朝廷派來了太醫,自己自然要做些樣子,沖在人前,以表決心。

    這二么,自然是為自己的烏紗帽擔憂,想第一時間知道事情的進展,總比留在官邸消極等待消息要好的多。

    瘟疫已經鬧了大半個月,死亡人數還在上升,心中正是煩惱不已,奇人異士也請了不少,不過都是無能之輩,眼看官路就要走到盡頭,今日見劉彥昌說自己有預防天花的辦法,馬上喜上眉梢。

    “許大人,我有預防天花的辦法,請大人聽我一言。”劉彥昌跪在地上,滿眼乞求。

    許清遠回過神來,定眼一看,見劉彥昌不過是個孩童,頓時喜悅的心情被沖到九霄云外,暗罵自己糊涂了,竟然聽信一個孩童之言,如若傳到朝廷,恐怕自己被貶成七品縣官都是輕的,揮了揮手,讓官兵趕走劉彥昌。

    官兵如蒙大赦,立即拉著劉彥昌就走。

    “等等,把那孩童帶上來。”這時,一名老者走了過來,此人乃是朝廷派來的御醫頭領,行醫經驗足有五十年之久,早就發現這邊的異狀,見劉彥昌雖是個孩童,卻有一身靈動之氣,猶其是一雙眼睛,更是非凡。不禁想起遠在京城的孫女,心中更是思念,見劉彥昌面色正常,并未感染天花,故為之。

    許清遠暗自皺眉,心道這周太醫不會是老糊涂了吧?居然相信一個孩童的戲言,但人家貴為太醫,又是朝廷派來的,不好得罪,立即吩咐一聲,讓那官兵將劉彥昌帶了過來。

    “你是誰家的孩子,怎么不呆在家中?跑來此地,不知道如今瘟疫肆虐嗎?”周太醫面色溫和,仔細打量之下,卻是越來越喜歡。

    “參見太醫大人,小子家住離此不遠的劉家村,名叫劉彥昌。”劉彥昌不卑不亢,禮節不亂。

    周太醫越看越是喜歡,暗道別的孩童如果見了自己,恐怕早就跪在地上,舉止慌亂。自己當官多年,身上自然帶著上位者的氣勢,就算加以收斂,也多多少少會顯露一些。沒想到劉彥昌小小年紀,竟不為所動。

    “嗯,起來吧。你之前說什么?有預防天花之法?”

    “不錯,小子的確有預防天花之法,懇請大人相信!”

    “口說無憑,而且,你怎么讓我相信于你?”周太醫捻須輕笑,竟起了童心,想要考較劉彥昌一番。

    劉彥昌面色不變,自信道:“小子自小看過許多醫書,前幾日又偶得一名僧人傳授預防天花之法,大人大可考考小子!”

    周太醫笑道:“好,你們有什么疑難雜癥就說出來,看看這孩子能不能答上來!”

    此時,所有太醫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計,見一向老持承重的周太醫竟然考起較起一名孩童,都是好奇心大起,暗道一個孩子就算看過再多的醫生書,也不過是紙上談兵,又怎能做到對答如流?

    許清遠許知府更冷笑不已,果然,這周太醫是老糊涂了,竟做出這種病急亂投醫的荒唐事,劉彥昌不過是個毛還沒長齊的小屁孩,他能懂得什么?看書?就是看書再多,自己這個外行人都明白,空有理論,沒有實踐,根本就是行不通。

    也好,這些日子被瘟疫的事情煩的要死,看看這小孩子出洋相,倒也能增添一分快樂。于是,吩咐手下的人盡量問,一方面免得落了周太醫的面子,另一方面也好快些看上好戲。

    眾官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人上前,最后還是之前攔住劉彥昌的官兵機靈,暗中用手把旁邊那人推了出去,劉彥昌見那人出來,問道:“你有什么毛病?”

    那官兵先是回頭瞪了一眼把自己推出來的人,撓著頭,聲音沙啞的說道:“前幾日感染風寒,導致最近有些嗓子嘶啞。”

    “弄一個雞蛋,再放些醋,夠煮雞蛋的就行,煮一刻鐘,然后把蛋和醋一起吃,兩回就好。”劉彥昌想不想,就回答道。

    那官兵望向太醫們,顯然是詢問的意思。見一名太醫點了點頭,那官兵就下去了。

    這個辦法很少人知道,周太醫乃是正統的中醫,關于雜項偏方也略知道一些,恰好,這方法正在此列,點了點頭。

    “呃……我有……點……打打打……”又一名官兵出列,還不等說完了,劉彥昌就擺了擺手,道:“打嗝是吧?我教你個快速治療打嗝的方法,剪一小條指甲,點燃,聞聞味就好了。”

    眾人錯愕,無論是太醫們還是官兵們,這打嗝的治療的方法大家都知道,再普通不過的常識,只要憋一段時間氣就好了,可誰也沒聽說過聞燒指甲味道的方法!

    官兵楞在原地,本來自己就沒有什么病,實在沒辦法,突然不知道怎么就打起嗝里,干脆就出來湊上一道題,在知府面前表現一下。本想著劉彥昌告訴自己憋會氣就好了,也算沒難為這孩子,誰知道對方竟然給自己出了一道奇招。

    周太醫有些驚訝,對官兵使了個眼神,以示鼓勵。那官兵只好打著嗝,咬下一條指甲,點燃以后,狠狠的吸了幾下燒指甲的味道。驚奇的發現,自己居然好了。

    眾人都是不可思議的看著劉彥昌,任誰也沒想到,居然治療打嗝還有這樣的方法。

    “算你過了,下一個。”

    “小兄弟,最近有些胸悶氣脹,不知道有什么好辦法?”又上前一名官兵問道。

    劉彥昌答道:“白蘿卜籽五錢,煎成一碗湯口服,每日三次,連用三天便可。”

    那人下去,準備回家試試。

    “那個小兄弟,內人最近中風了,不知道有什么方法?”

    “每日喝一兩生芹菜汁,輕者服用半個月,重者服用一個月。別吃羊肉和鴨血。”

    又連續答了幾人,劉彥昌每次開的方子都是十分奇怪,越到最后,竟然連太醫們都搖頭不解,劉彥昌所開的方子,他們根本就沒有聽說過,而且,每一張方子上,都沒有用上任何藥材,都是一些民間十分普通的東西。

    “你這開的都是什么方子?雖有奇效,不過都是一些奇巧淫計罷了,難等大雅之堂。比如剛剛的那人得了風心病,你居然告訴人家用一兩花生皮,和綠豆五錢,煎熬一碗湯服下,一日兩次,半月可痊愈,這是什么道理?我學醫多年,從未聽說有這么治療的。”一名年歲不大的太醫越眾而出,皺著眉頭說道。

    這名年輕的太醫,這般年紀就可以位列太醫院,可見其醫術之高。

    此話一出,眾太醫紛紛指責,說劉彥昌絕對是胡亂開方子,沒有根據,若是治好了倒好,若是治不好,害了人家性命那還得了?

    一時之間,說什么的都有,總結起來,不過都是在說,劉彥昌是在胡說八道,若是真學了醫,長大之后,恐怕會害了不少人。

    劉彥昌笑而不語,看著眾人百態,心中無一絲波瀾。

    眾太醫見劉彥昌不說話,以為其在悔悟,更是說三道四,不停責罰。但總歸是皇家御醫,有些修養,并沒有說什么臟話。而周太醫則面色不變,置身其外,不管眾人說什么,都是用欣賞的目光看著劉彥昌,心種暗贊不已。

    此子面對眾人如此質問,竟如一口古井,平靜無波,這份定力,絕不像一個八歲的孩童所能擁有。

    開始時,許知府懷著看戲的心思,沒把劉彥昌一個孩童放在眼里,可是在劉彥昌治好了幾個官兵后,略微對劉彥昌另眼看待。不過,聽了眾太醫的口誅筆伐之后,漸漸也動搖了信念,畢竟,一個八歲的孩童和一群太醫比起來,換做是誰,也會毫不猶如的選擇相信后者。

    終于,眾人似乎說的累了,而劉彥昌更是不發一言,漸感無趣,停止了質問。皆把目光看向為首的周太醫,等待對方宣判。

    “彥昌啊,你說的這些,我也所知甚少,雖有些當場治愈,但有些疑難雜癥卻不是一日之功,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你且說說你的看法,讓我們聽聽。”周太醫給予劉彥昌一個鼓勵的目光。

    劉彥昌清了清嗓子,道:“我所開的方子,所需的都是一些再普通不過的材料,尋之簡單。敢問眾位,醫者父母心,看待病人時,自然要把對方當做自己的兒女一樣對待,眾位別忘了,如若換成正統的方子,治療疾病所需的藥材對于平常之家,是不是太過苛刻了?”

    “這……”太醫們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不錯,平常百姓家,最怕的就是生病,一旦得了病,治療起來的醫藥費,將是一筆天文數字,甚至會害的尋常百姓傾家蕩產。

    劉彥昌見眾人語塞,繼續道:“醫者父母心,誰會讓自己的兒女花費那么貴的藥費,來治普通方法就能治療病?達官貴人還好,換做普通百姓,你們可讓他們怎么過活?身為醫者,若不體恤患者,不知民情,不念疾苦,即使是一名成功的醫生,卻也只是一部分達官貴人的成功醫生,而不是天下所有百姓的成功醫生。”

    周太醫越眾而出,贊道:“好,說的好,好一句醫者父母心,好一句天下所有百姓的成功醫生。不曾想你小小年紀,竟知體恤民情,有此番想法,若不移,若不忘,將來定是天下百姓的成功醫生!”

    ……

    文中的治療方法都是民間小偏方,熊貓沒試過,請勿模仿,否則后果自負。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68047_22_64-m
廚道仙途
作者 幻雨
  某天,宋皓叫一份外賣,卻意外接觸到修仙,然而這裡的修仙者提升實力,築基也好,結丹也罷,卻不...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