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五福(改后,求收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海碗大小的花盤上,只分了五只花瓣,藍、黑、黃、粉、綠,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迷人的色澤,好似感受到了她的注視一般,花瓣嬌羞的縮了縮,繼而微微搖動起來,又像是歡快的打著招呼,看得她直嘆神奇。

    她實在壓不住心里的喜愛之情,就把那五色花挖了出來,抱在懷里,在樹林里橫沖直撞,走了足足三個時辰,才終于摸下了山,天色早已經黑了下來,娘親和弟弟正到處求人上山來尋她,一見她回來,只顧得抱著她哭,哪里還有空閑問她帶回了什么,于是她半夜摸黑兒起來,把花朵栽到了花窖里光線最好的一處地方。

    自從爹爹去世,娘親睹物思人,來一次哭一次,漸漸也就不再進來,弟弟則年歲小、貪玩,怕他折了花枝,是嚴令不得進來的,于是,五色花移回來一月,倒也沒人發現。

    那一日,她從包谷地里回來,實在太過疲累,就坐在花朵旁邊兒睡著了,醒來時,猛然發現那五色花瓣不見了,驚愕之間,慌忙尋找,居然在葉片上發現了五個小娃娃。

    小娃娃們一見她醒來,就歡喜的撲簌著小翅膀,圍著她亂飛,奶聲奶氣的喊著她,“花仙姐姐!”

    這稱呼真讓她莫名其妙,就算她前世是個小小園藝師,但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賺錢上,對這與花草打交道的工作,實在稱不上多喜愛,這一世老爹是個花匠,她為了能隔幾日吃上一次肉,平日也就常跟著在花窖混混,怎么算,她也跟花仙這稱呼搭不上邊兒啊。

    可惜,她怎么問,娃娃們都是異口同聲回答,“母親說,我們睜開眼睛看到的人,就是花仙姐姐。”她再問,他們的母親是誰?幾個娃娃就只會睜著大眼睛,含著手指頭,極無辜的搖著小腦袋,讓她好奇的想抓狂。

    好吧,她既然能夠帶著前世的記憶投胎轉世,那么再碰見幾個精靈娃娃也不算稀奇,她就做這個花仙姐姐了,幫他們那不負責責任的母親照料他們,也當給自己找幾個說話解悶的伴兒了。反正她也舍不得把這幾個娃娃扔出去,萬一被人看見,他們不是被送去廟里供奉起來,就是被那些想成仙、想長生不老的人蒸吃了。

    于是,幾個娃娃被按照他們肚兜的顏色取了名字,藍色娃娃叫海子,黑色的娃娃叫墨墨,黃色的因為最懶惰貪吃,取名叫金豬兒,粉色的小女娃叫妃妃,綠色的女娃叫翠翠。

    他們白日里在花窖里玩耍,喝花蜜和露水維生,晚上就睡在某朵花的花心里,結果有一日花窖里鬧了老鼠,妃妃、翠翠第二日見了她,緊緊抱著她的耳朵大哭,直哭得她一迭聲的答應晚上帶著他們睡,這才重新換了笑臉兒。

    就這樣,一個月下來,幾個娃娃又厭煩了在花窖里玩耍,就日日粘在她身邊,吃食也從花蜜,改成了一切甜品,家里的糖霜被消滅光了,又開始吃點心,如若明日任杰那里再不如約送野蜂蜜來,她就要帶著他們幾個進山去采蜜了。

    海子看著林嵐發呆,沒有主動抱他過去的意思,眼珠兒轉了轉,就捂著眼睛喊肚子疼,林嵐回過神兒來,看出他的小心思,對這小屁孩兒驕傲又別扭的個性,實在是又愛又恨,到底舍不得他哭泣,就伸了右手說道,“左手托了翠翠妃妃,右手就覺得空了,海子和墨墨也過來坐吧。”

    海子立刻放下兩只小手,笑嘻嘻的腆著小肚皮應道,“好,海子陪姐姐說話兒。”說完,就拍著小翅膀飛到林嵐手里,大搖大擺的占據了個好位置,墨墨翻了個白眼兒,十分不屑的模樣,但也緊跟著飛了上來,小小的嘴角微微翹起,顯然心里也很是歡喜。

    至于那睡得直打呼嚕的小金豬兒,被一大四小齊齊忽略了,反正他一睡起來,也沒人能把他叫醒,不,除了一樣,就是甜香,如若現在有人拿了花蜜來,保證他立刻就會爬起來。

    林嵐看著幾個娃娃在她的手心里吃得歡快,小小的腳丫兒不時蹬到她的手指,軟軟的嫩嫩的,心里不自覺也跟著軟了起來,笑道,“一會兒吃完了,你們要好好洗澡,昨日剛縫了幾件衣裙,你們都換上試試。”

    “啊,有新裙子穿了!”妃妃和翠翠歡喜的當先喊了起來,拍著小翅膀飛至林嵐臉頰旁,一人親了一口,然后就在空中歡快得跳起了舞。

    海子驕傲的拍拍自己的肚兜,好似想夸贊幾句,沒想到桂花糕吃得太多,出口的居然是個飽嗝。惹得墨墨嫌棄得扭過頭去,一副我絕對不認識他的模樣。

    林嵐被逗得哈哈大笑,嚇得門外貼耳靜聽的劉氏,心里更是驚懼,連連念著阿彌陀佛,又狠狠下了一遍決心,明日一定要去求符紙回來,她的閨女可不能有閃失啊。

    屋里林嵐待得幾個娃娃都吃飽了,就拿起桌上的兩只淺盤,出門盛了半下兒溫水回來,中間隔了塊小木板做屏風,女娃一邊兒,男娃兒一邊,分別洗了起來。

    海子和墨墨合力把金豬兒抬下水,看著他身上法術幻化的肚兜消失不見,也跟著笑嘻嘻的收了起來,光著小屁股潑水玩鬧。

    林嵐搬了妝盒過來,就見他們漾得滿桌兒都是水漬,于是笑嗔道,“你們幾個太調皮了,一會兒自己擦桌子。”

    海子笑嘻嘻討好道,“姐姐,我們是不小心,下次不會了。”

    林嵐無奈,他們從第一次洗澡就這般說,都過了兩月了,這個下次還沒兌現。

    她打開細軟的棉布帕子,翠翠和妃妃立刻笑著從碟子里飛出來,乖巧的讓姐姐擦干身上和頭上的水珠兒,然后套上了吊帶小裙子,輕輕軟軟的細紗料子,是林嵐特意跑去里長娘子那兒要回來的。

    而海子、墨墨和金豬兒的新衣則是純棉布的半袖長袍,往身上一裹,再系根兒腰帶就行了,衣服后面都開了寬松的口子,以便他們的小翅膀可以隨時伸出來透透氣。

    金豬兒依舊在呼呼大睡,林嵐生怕弄疼了他,費了許多力氣才幫他換上新衣,忍不住抱怨道,“你們幾個笨蛋精靈,整日這般吃睡玩兒,什么時候能長大呢?姐姐明日要下田,你們要乖乖留在家里,也許晚上就有蜜糖吃了。”

    妃妃咬著手指,咋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嬌聲說道,“妃妃不是笨精靈,妃妃會授粉。”

    “收粉?”林嵐一時沒反應過來,拿起兩個碟子準備出門去倒水,“收什么粉,花粉?原來你們不只喝花蜜,還花粉也能吃啊。”

    妃妃見與姐姐說不通,嫣紅的小嘴兒癟了癟,大眼里水汽迅速匯集,翠翠立刻蹦跳著喊道,“姐姐,妃妃哭了!”

    林嵐一聽,放下手里的碟子,把妃妃托在手心兒,放到眼前,心疼的哄道,“妃妃怎么哭了,姐姐是不是說錯什么了,姐姐道歉,妃妃再重新跟姐姐說一遍,好不好?”

    妃妃兩只小手搓揉著新裙子,抬眼悄悄看了姐姐一眼,小臉兒慢慢紅了,小聲說道,“是妃妃不好,沒有說明白。姐姐,妃妃會授粉,就是跳舞給花花們換粉啊。”

    林嵐其實還是沒有聽明白,可她又不想惹得小娃娃哭,只好敷衍道,“好,好,我們妃妃最厲害了。”

    結果這話卻惹的翠翠吃了醋,飛到她眼前,一迭聲的喊著,“翠翠也會,翠翠會給種子寶寶跳舞,選出最健康,長得最快的寶寶。”

    林嵐眨眨眼睛,心里總算有些明白了,原來這幾個小娃娃不是只會吃喝玩,人家都是有本領的啊,妃妃是授粉,翠翠是選種子,那海子、墨墨和金豬兒都會什么?

    仿佛是聽到她心里的問話,墨墨雙手抱著那把從不離身的小劍,酷酷的抬著下巴,頗有大俠風范的扔出了兩個字,“殺蟲!”

    海子則拍著小胸脯,極驕傲的說道,“我能感知天氣,我的本領最大!”

    翠翠立刻反駁道,“我的本領才最大!”

    兄妹倆平日就愛斗嘴,此時又吵成一團,林嵐也顧不得勸架,指了金豬兒問妃妃,“金豬兒會什么?”

    妃妃甜甜一笑,臉頰旁的小酒窩兒若隱若現,“三哥本領才最大,三哥會把花花變果果。”

    花花變果果?這是什么?林嵐輕輕撥了撥睡成大字型的金豬兒,難道是…催熟?

    她連忙攔住海子和翠翠,喚了他們坐上自己肩頭,問道,“能告訴姐姐,你們到底從哪里來嗎?”

    幾個娃娃互相看了看,臉上都有些悲傷,海子扶著腦袋,想了想,“母親說帶我們出門去玩兒,走到半路有人追來,母親就把我們放在那石堆兒里,要我們等著,說她以后來接我們。”

    翠翠也抽噎起來,“我們等了好久好久,母親都不來,母親不要我們了。”

    這話一出口,四個娃娃,連同最酷的墨墨,都哭了起來,顯然這件事著實傷了他們幼小的心,林嵐手忙腳亂的把他們托在掌心,貼在臉頰邊,哄道,“是姐姐不好,不應該問你們這事兒。但是姐姐知道,你們母親一定是遇到困難了,等她把事情解決了,一定會來接你們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4-m
天師上位記
作者 漫漫步歸
  昭和元年,出得一十三位大天師的百年術士世族張家滿門被滅;昭和元年,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青陽縣... (馬上閱讀)
2088149_80_806-m
卿本風流
作者 林家成
  她助他得到富貴,卻在他權勢滔天時,被活活逼死。   重生回到當初,她將步步為營,借那傾城...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庶女芳華
作者 會哭de貓
  第一朵爛桃花,坑爹的初戀,害姑娘落水不說,還惹得殺機連連,果斷拍死!   第二多爛桃花,... (馬上閱讀)
1771301_80_804-m
嫁時衣
作者 衛風
  不是說重生到古代總是有著與眾不同的前衛思想和豐富的想象力創造力嗎?
  古代的人... (馬上閱讀)
2075296_82_822-m
珠光寶鑒
作者 短耳貓咪
  被豪門未婚夫拋棄?有什麼關系,我自有我的精彩!
  世上珍寶,真真假假盡在我掌握...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