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序《勸你不要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少林寺龍庭。(方丈行宮)枯葉禪師安坐在床榻之上,抬頭迎上了對首枯木的目光,枯木一臉癡呆狀,死死得看著自己。枯葉也只能苦笑著低頭看自己的經書,只是經書上寫點什么他倒是未必知道。門口傳來了匆忙的腳步聲,枯葉皺了皺眉,看來又是壞消息。“方丈,有事容稟!”門外那位是枯葉的首徒禪空,深得枯葉喜愛,年逾四十已身為少林法堂主持。“進來吧。”枯葉放下了手中的經書,目光落在了禪空身上,“山前情況如何?”“稟方丈,那位施主還在山門前站著,知客僧已經趕了無數回了,可他就是不走,問他什么他也不回,他只說要見方丈大師,三天了,該如何處斷,望請方丈示下。”禪空喃喃道:“到底什么人吶?”“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師弟,你有何高見?”枯葉詢問著神游九天的枯木,枯木向來為人謹慎,處事穩妥,這次卻好象沒什么辦法了。枯木略一思量,言道:“此事要小心處置,不然江南那邊難以交代,日前不是已然通知江南了嘛!可有消息傳來?”枯葉暗想,這可不是難以交代的問題,一個不小心處理不好,自己的老友非沖進大雄寶殿指著自己的鼻子罵娘不可:“唉!消息是過來了,讓我們無論如何不能收下他。”

    枯木長噓一口氣:“有消息就好,我還真怕他們躲著不見,把這個燙手山芋就扔給我們少林寺了,那我們可麻煩了,江南何時來人?”

    枯葉不禁苦笑:“消息是有了,可他們好像并不想過來,還得我們自己想法子!”“啊!?這……這算怎么回事?”枯木氣得真吹胡子,太無恥了,怎么可以這樣。“既然如此,這事我們拖不得了,我看只能稟告渡難長老,請他老人家示下。”“對啊,如此一來……呵呵!哈哈哈!”枯葉愁容盡釋,沖著枯木哈哈大笑,“好辦法,師弟不愧是我少林的智囊呀。”“嘿嘿,嘿嘿!”枯木笑得可就不怎么好聽了。禪空望著笑成一團的師父和師伯,滿臉駭色,這是怎么了?我在哪?少林?這是我師父?山門。為少林寺大門,清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創建,1974年翻修。門前兩側屹立著一對青石巨獅,系清代雕刻。雌雄相對,雄視南天,護衛著千古名剎。雄獅前蹄按一繡球,雌獅前蹄護一小獅,栩栩如生,給寺院增添了莊嚴肅靜的氣氛。山門外的八字墻東西兩邊互相對稱有兩座石坊,東石坊外橫額:“祖源諦本”四字,內橫額“跋陀開創”;西邊的石坊內橫額:“大乘勝地”,外橫額:“嵩少禪林”。山野無色盡風雨,滄海無緣掩風霜。

    肅靜的少林山門今日卻不太平。雨依然在下,三天三夜。風雨中只見少林山門前矗立著一個素衣身影,毫無聲息,一道道閃電映亮了他蒼白的臉龐,雨水默默得劃過他鋼一般的面頰,失神的雙眼茫然得看著在他面前喋喋不休的知客僧。“施主,方丈不會見您的,我看您還是下山去吧!”“施主,方丈傳話,您身份特殊,他要先取得您家人的同意。”“施主,您可否請先回吧!日后再來,讓我們方丈先考慮考慮?”“施主,您看那么大的雨,要不您請到前堂歇息片刻!”

    …………什么叫軟硬不吃,什么叫刀槍不入,知客僧今天可太有體會了,整整三天了,這位除了一句:“請代傳枯葉大師,我要出家!”以外,一句話也沒說過,呆呆得站了三天。伺候他的知客僧已經換了六個了,還是沒有第二句話,這么下去,什么時候是個頭啊!“阿彌陀佛!”一聲佛誦傳來,山門大開,寺內僧人魚竄而出,分立在山門兩旁,枯葉,枯木兩位緊隨其后疾步走出,素衣少年劍眉微揚,睨視著二位高僧,枯葉禪師走到少年身前,雙手合什,施了一禮:“這位施主,渡難長老有請!”素衣少年一愣,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原由:“叨擾方丈多日,晚輩得罪,還請煩勞方丈帶路。”枯葉尷尬一笑:“冷落施主多日,萬請見諒,這邊請!”素衣少年舉步欲隨,一陣目眩襲來,暈倒在地。海內靈岳,莫如嵩山;山中道場,少林為勝。

    少林寺――位于河南省登封市西北13公里的中岳嵩山西麓,背依五乳峰,對面少室山,如翠屏端立,林木蓊郁,景色迷人。周圍山戀環抱,峰峰相連,錯落有致,形成了少林寺的天然屏障。少林寺是中國佛教禪宗和武術發源地,故有“禪宗祖庭,武林勝地”之稱,而聞名天下。甘露臺,在寺院西墻外三十米處,傳為少林寺創始人跋陀譯經處。當年跋陀與勒那、流支一起,在此共譯《十地經論》,天降甘露,因此得名。唐顯慶年間,玄奘法師亦向往在此譯經,致書唐高宗,未果。臺上有古柏兩株,挺拔如鐵。臺下東南隅,有古樹數株,根出如虬如梁。古柏下盤坐一人,細看正是那日山門前的素衣少年,少年雙眼緊閉,面容蠟黃,豆大的汗水從額頭劃下,全身顫抖,正處與練功的危機關頭。“心空身自化,隨意任所之。一切無掛礙,圓通觀自在。不可強行沖關!!!!”一道身影如白駒過澗襲向白衣少年,伸手急點少年腰俞、陽關、命門、懸樞、脊中、中樞、筋縮、至陽、靈臺、神道、身柱、陶道、大椎等十二處要穴,少年噴出一口淤血,倒在了來人的懷里,微微睜開雙眼喊了聲:“師父!”又暈了過去。恍惚中又見到了伊人的身影,依然是那一分淡淡的笑意,明亮的雙眸,瓊鼻玉唇:“哥,你上哪我就去哪!”“哥,你快來呀!看,魚,那兒,那兒,看到沒?”“哥,我們這樣能走多久,一直走下去嗎?”“哥…哥,詩兒不能陪你了,詩兒要走了,他們都在等我呢!哥,你保重!”…………………………

    “不,詩兒,不,別走!!!”沉睡中的少年被噩夢驚醒。急促得喘著氣,抹去臉上的淚,陷入了沉思。“枯相師弟,你醒來就好!”禪房中走進一個人,少年抬眼望去,原來是枯木師兄,少年一笑,言道:“讓師兄掛心了,我已經沒事了,師父呢!”“渡難師叔回達摩洞了,他老人家臨走留話,讓你切不可再強行沖關,修身先修心,你塵世未了,心浮氣躁,不是沖關之時。”“我明白多謝師兄關心。”少年面有愧色,修心已久,好勝心切絲毫沒有減少。“還有一事,江南又來消息了。”“哦?還是讓我回去?”“這次不是了,消息傳來,事已平息,讓你安心調養。”少年臉上卻無半點興奮之意:“他們安心了,開心了!盡如他們所愿!”冬去春來迎夏送秋,歲月易老,年華已逝,轉眼間,六年過去。少林,達摩洞。達摩洞位于初祖庵之上,從初祖庵后,攀登而上,盤曲周折,約一里許,便到達摩洞。洞在五乳峰中峰上部南側,為當年達摩面壁九年處。石洞深約七米,高寬三米余,洞外有石坊,南額題刻“默玄處”,北額題刻“東來肇跡”。渡難大師此刻正在達摩洞中潛修,身為少林渡字輩碩果僅存的高僧,參透“易筋”“洗髓”兩大心法,身懷少林七十二絕技中的七項,對于天下武人而言,實乃神仙般的人物。三十年前卸去少林方丈一職后早已不問世事,只尋禪機法緣。“你來啦?就在門口吧,不用進來了。”渡難淡淡得說道。少年(看官直翻白眼:“還少年,過了六年了,大哥,你家里人都是光長個子不長歲數的嗎?”楓嵐連連作揖:“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了,馬上改!馬上改!”)青年在洞口止住了腳步,卻無法看到恩師的身影,無奈之下施施然拜倒在地:“師父,弟子有事相告!”渡難長嘆言道:“江南來消息了是嗎?”“是的,弟子決定下山一趟,一來希望能了卻凡塵未了之事,二來弟子禪道難尋,此番下山望能再次歷練一回,以窺禪海之萬一。”“枯相,你知道為什么我雖收你為徒卻沒有要你歸依我佛,只列為我少林的俗家弟子嗎?”渡難問道。“師父明言弟子的機緣未到,此次正好讓弟子可以再歷紅塵,希望日后有緣長伴青燈。”青年道。渡難微笑著搖搖頭:“不然,你雖與我佛有緣,但命中紅塵劫難伴你一生,青燈古佛只怕終究不是你命中該有之物,不用強求。”

    “師父,這……”青年心中詫異。“修行一事不在乎山林或是塵世,或許這樣對你會更好,不必如此摯著,日后你自然會明白我的一片用心,緣來則聚緣盡則散,你去吧!切記,鶴立雞群,可謂超然無侶矣。然進而觀于大海之鵬,則眇然自小。又進而求之九霄之鳳,則巍乎莫及。所以至人常若無若虛,而盛德多不矜不伐也。貪心勝者,逐獸而不見泰山在前,彈雀而不知深井在后;疑心勝者,見弓影而驚杯中之蛇,聽人言而信市上之虎。人心一偏,遂視有為無,造無作有。”“弟子明白,多謝師父教誨,弟子自會小心!弟子叩別師父!”青年行三拜九叩之禮,轉身飄然下山而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4 12 m
種田刷錢
作者 纏繞在指尖的靈感
  種田刷錢,悠閑一生。   簡介無力,請看正文。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