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遇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不是吧?又紅燈,我說你是不是專挑紅燈的路走啊?”水木風不可思議得睜大了雙眼,斜斜地看了司機一眼,任誰也不舒服啊,火車城站到H大學,小三十分鐘的路,愣是開了一個小時還沒到,怎么

    叫人不懷疑,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殺豬”,“你是不是看我外地人好欺負啊?我很肥嗎?”“哪……哪能呢?”出租車司機悔得連腸子都青了,早知道就先交班了,碰上這么個主,交通堵塞也就罷了,大不了耽誤回家讓老婆念叨幾句,居然還這么難說話,這客人臨上車的時候態度可不是這樣的呀!現在投訴電話太厲害,一個電話就能讓你停牌,死也不能得罪客人,“杭州的路現在就是這樣,你看現在大家都下班了,最忙的時候,城西這倒好,要到了市中心,你就準備著晚上抱被子過夜吧!”(這不信口開河嘛)“哦……真的?”

    “那是,你沒看我剛剛都走外高橋,沒過市中心嘛,就怕這呀!”

    “那你可真是細心吶,干你們這行的也不容易!”

    (知己啊……)“呵呵,為人民服務嘛!哪行都一樣,現在錢不好賺呀!”

    ………….

    總算是脫離苦海了,

    “師傅,謝您了啊!”

    “那么客氣干嗎,回見了!”

    水木風沖著遠去的出租車還在揮手,“好人吶,好人吶,耽誤晚飯了還送我,真是的,你說多不好意……? 

    ???

    ??????

    “啊……行李,我的東西……等等,我說你等等!”狂吼一聲往前追去。

    所以說任何事情都是有正反兩面滴,要不是紅燈,人哪能追得上車呀,水木風提溜著自己的一個皮箱,一個大背包,晃悠晃悠地走向暮色中的H大。

    “恩,不錯啊!雖然不大,環境還是滿好的嘛!”剛進校門就是一個大花園,不過花園里花少樹多,學生們三三兩兩得圍坐在草坪上,或高聲談笑,或細語嘀咕,還有幾個,應該說幾對,咦~~~~~~~~他們這是在干嗎?天還沒黑呢,哎!世風日下世風日下,都是讀孔孟之道的,怎么會念成這樣啊!水木風苦笑著搖搖頭,人生啊!這才是生活,空氣中都洋溢著輕松的氣息,“要找個人問問,校長室在哪呢!”四下搜尋著可搭話之人。

    幾個男生耍著足球從校門口進來,旁若無人得顛來倒去,耍什么耍,要耍去足球場啊,看這人多故意的是吧,算了,別管那么多事,就問問他們吧。

    “哎,我說同學,打聽個……”

    還沒怎么開口,被喊的那個男人一愣,沒接著同伴傳來的球,球就直沖沖得朝著水木風飛來,水木風本能得一個仰身,帥氣得躲過了襲擊,剛想豎起兩根手指表示慶祝……

    “哇!”一聲嬌呼。

    啊?好像打到人了。水木風轉身,看到一個`穿紫色裙子的女孩子,捂著腦袋半蹲在地上,書本散了一地,好像打中腦袋了,準吶。

    “你沒事吧,要不要緊啊?不好意思哈!”水木風滿臉歉意得問道,低頭幫她撿書,又不是我踢的,我干嗎和她道歉了,我有毛病啊,這不沒事找事嘛!

    “你這人長不長眼睛啊?這是踢球的地方嗎?”果然言中,水木風抬頭就看到一雙泛紅的大眼睛,紫衣女生可能真的被打痛了,眼淚都快下來了。

    又不是我踢的,你沖我喊什么喊啊!有病。

    “我說你倒是說話啊,你哪個班的?”紫衣女生見水木風不答話,更上火了。不行,這黑鍋不能背,剛來就這么晦氣還了得,太不吉利了。“不是我踢的,我差點也被踢到,還好閃得快,明顯你背。”

    “那是誰干的?”

    “他們……咦?人呢?”水木風順手往后一指,等他轉頭的時候,背后一片空空如野,

    不是吧?這也行?

    “還不是你,你想賴誰?”紫衣女生對眼前這位男生的信任程度降到了極點,鄙視的情緒極度膨脹,“說?哪個班的,我要上報訓導處,看不給你個警告什么的。”

    真佩服那幾個男生,當機立斷,頗有古人壯士斷腕之風,看來就算不想背這黑鍋也不成了,水木風絕望得搖著頭:“我還不知道,我剛來,算我錯了成不?小姐你就放我這回吧,其實真不是我踢的,你

    看我這像踢球的樣嗎?”站起來往后退了幾步,攤開雙手,指了指身邊的箱子,又指了指背上的包。

    “哦!那算了,當我信你了。”在有力的證據指引下,紫衣女生疑心漸消,“你這么晚來,現在哪還能報道呀,你先找個地方住一晚上,明天再來吧!”理好書,女生轉身欲走。

    “同學等等!”還不容易抓到一個,怎么能這樣放你跑了,開玩笑!

    “還想干嗎?什么同學,你還有沒有禮貌,叫學姐。”

    學姐?我有那么小嗎?當我是新生?暈倒,水木風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著,也是白T恤藍牛仔,標準學生裝:“那…那個…學姐,請問校長室在哪邊?”

    “你一個新生找校長干嗎?”

    “有點事,我一個朋友讓我來找他。”

    又是個開后門的,女孩藐視了水木風一眼:“跟我來吧!”轉身往行政辦公樓走去。

    “哎,那麻煩您了。”現在女孩子怎么這么拽,真受不了,無奈,求人嘛,當下提著箱子緊跟幾步,隨著她走去。

    一路無語,紫衣少女懷抱著課本不緊不慢地走在前面,水木風大包小包搬運工似的跟著,路上三三兩兩來去的學生哥學生妹見了紫衣少女紛紛上前招呼,

    “秦學姐好,下課了?”

    “秦學姐,周末有活動嗎?”

    “秦學姐,…………………..”

    紫衣女生極有風度的點頭回禮,水木風暗想,好嘛!剛來就遇上了學校的風云人物了,看來運氣還真不是一般得好,劉大哥真是給了我一個好差事。

    “哎,這邊,你往哪走吶!”紫衣女生一拽水木風的衣袖,汗……..在想事,跟錯人了,

    “跟我上來吧,校長室在三樓,”

    “不麻煩你了,秦學姐,我認識地方了,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

    “我和我爸回家一起吃飯。”

    “秦校長是你父親?”不是吧?也沒巧成這個樣子的,水木風腦筋短路。

    “是呀!有什么問題嗎?”紫衣少女頭也不回,一路小跑著上樓。

    “哦!沒……沒,當然沒問題。”水木風腦中浮現出劉大哥的那段話不由打了個冷顫,急忙和紫衣少女保持10米安全距離,

    “小風,你記得,去了H大你就算是砸了辦公樓,炸了實驗室也不要去惹秦校長的寶貝女兒秦蘭,萬一不幸被她盯上了,你趕快逃命去吧!”

    看著不象破壞力那么大呀!劉大哥言重了吧,小心駛得萬年船,雖然我能玩,初來咋到得,收斂點的好。

    “爸,有人找你報到,水呢?水呢?我渴壞了!”紫衣少女……哦!應該叫秦蘭,把書往沙發上一扔,沖向凈水機。

    “找我報道?報到那是教務處的事,找我有什么用啊?”秦校長大惑不解,摘下眼鏡看著活蹦亂跳的寶貝女兒。

    “我怎么知道,我把他領來了,在后面。杯子呢?杯子呢?”還沒喝上呢。

    秦校長轉頭看見剛進門的水木風:“你是?”

    看著這位中國漢語界的泰山北斗,水木風哪敢失禮,恭恭敬敬得施了個半身禮:“秦校長好!我姓水,名木風,劉大哥介紹我來的。”

    “哦!是水老弟呀!我都等你半天了,遠志剛和我放下電話呢,正說起你,一路上辛苦了。”秦校長上前熱情得握住了水木風的手。

    “不敢當不敢當,年紀輕輕的,當不得辛苦兩字,讓您久等了!”水木風受寵若驚,劉大哥怎么說的?別把我給夸過了。

    “別老您啊您的,我聽不習慣,”秦校長擺擺手,“你隨遠志吧,他叫我一聲大哥,你也叫我聲秦大哥就可以了。”

    “那我就高攀了,秦大哥!”水木風也是個灑脫之人,自然不會在意這些。

    “蘭兒,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你水木風,水叔叔,是你劉叔叔推薦到我們文學院任教的老師,他教…教,哎,你教哪一科。”

    倒,遺傳遺傳,現在知道秦蘭的脾氣是哪里來的了,水木風尷尬道:“古漢語文學。”

    可憐的秦蘭,喝到一半的水噴了個漫天花雨:“叔叔??老師??他?他好象還沒我大”一雙漂亮的眼睛瞪得和銅鈴那么大(這個比喻可不怎么滴)。

    “是啊,是老師,能者為師嘛,這和年齡大小無關。”秦校長再次確認。“木風,這是我女兒秦蘭,天智愚鈍,山野之女,沒見過什么世面,沒大沒小的,你可別介意。”

    再說,再說下去呀,別停,我愛聽,真是解恨,剛剛還被她占了“學姐”兩字的便宜:“秦大哥過謙了,秦小姐大家風范之態,沉魚落雁之貌,何來天智愚鈍,山野之女之說。”水木風微笑著答道,換來秦蘭惡狠狠的眼神,好話都不讓人說?

    “哈哈哈,都別客氣了,對了,小風啊,你現在的寢室還沒安排好,你晚上就先住我那吧,讓蘭兒燒幾個好菜當給你接風。”秦校長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什么?他住我家?”秦蘭顯然有意見。

    “這……太打擾了,我先住學校賓館也一樣!”水木風明顯也不干,他有一種很強烈的預感,那是個火坑。

    “就這么定了,我還要和你好好聊聊呢!遠志可說了你不少好話哦!”秦校長絲毫不理會他們的反對意見。

    秦蘭狠狠得盯了水木風一眼,水木風攤了攤手,意思是不管我的事,問你老爸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012098 4 12 m
都市至尊龍皇
作者 優酪乳蛋炒飯
  曾經遭人陷害,葉淩天背上不恥罪名受千夫所指,兄弟朋友的背叛、女友與其決裂、姐姐更是被迫為他...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