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生的原委(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對不起……”面對暴走狀態的夜夢,老人除了道歉還是道歉。他心中也很愧疚啊!他這次來找夜夢也是厚著臉皮來的啊!

    “別跟我說對不起!我只要結果!只要我回復人類身份的結果!”夜夢放棄了揍扁這老頭發泄怒火的念頭,不斷地來回踱步以求把心中的火氣降下來。

    “那個……其實……你有機會回復人身的……”老人有點怯怯地盯著快步來回走動的夜夢,吱吱唔唔道。她會不會覺得他在騙她呢?

    “真的?”夜夢停下來回走動的腳步,將信將疑地瞅著他。這老頭在她心中已信用破產了!別不是想什么方法拐她答應助他解除那該死的詛咒?

    “真的真的!”老人如潑浪鼓般點頭,為了顯示真誠還附上一抹大大的笑容。

    “你該不會想說只要我幫你解除了詛咒,我自然就能回復人身吧?”夜夢危險地瞇起雙眼盯著他,以陰森的語調說道。這種老套的情節,她不知道看過多少回了!騙小孩還可以!想騙她這個閱書萬卷的新生代宅女?沒門!

    冷汗一滴滴自老人那充滿皺折的額頭流下,臉上的笑臉僵在臉上,硬著頭皮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夜夢擺出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眼中充滿鄙夷地看著他,道:“你能再齷齪一點嗎?想方設法地想拐我進圈套!”

    “沒有騙你!這是真的!你聽我說……”老人這回倒是急了,被人誤會的滋味可不好受。

    “好啊!那你就說啊!我聽著!”夜夢再度雙手環胸,仰起下巴,以眼尾盯著他,心中暗道:“你就掰吧!”

    老人的脾氣似乎也上來了,一改剛才的窩囊樣,眼神銳利地盯著夜夢,氣鼓鼓地道:“我說沒騙就沒騙!你靈魂進入了布偶體內,等同于已成為布偶一族。布偶一族的詛咒一旦解開,所有束縛在布偶身上的英靈都能重獲自由。而詛咒解開那一刻,強大的力量會充斥整個地下室,我可以通過那些力量幫你重塑身體,還你人身。”他不是騙子!不是!

    “哦?既然能幫我重塑身體,那你現在還我人身啊!”盡管老人的話似乎合乎邏輯,但夜夢還是不愿輕易相信,故意刁難道。誰知道有沒有陷阱?她對這個世界又不熟悉。萬一她給這老頭拼死拼活把詛咒給解了,末了來句能力不足無法重塑身體,那怎么辦?

    “現在你的靈魂被捆綁在布偶上,無法剝離,而且我力量不足,無法提供重塑人身所需的能量。”老人羞愧得把臉都憋紅了,低著頭聲如蚋蚊道。靈魂錯附是他的責任,力量不足又是自揭其短。

    “哼!就是啊!萬一事成以后,你又給我說力量不足無法重塑人身,那我不是哭死了?”夜夢故意擺出一副懷疑的模樣,一邊繼續給老頭套上騙子的頭銜,心中一邊打著小盤算。

    從現在的形勢看來,她是騎虎難下了。除非她愿意一輩子頂著布偶模樣在這世界生活下去,不然就是非得接受這老頭的請求不可。

    這老頭似乎很介意被人誤解,道德方面似乎還不錯,那她就針對這點給他設個套好了。既然他想做這單交易,怎么也得拿出保障她利益的條款才是。對!違約條款!

    “這個……”顯然夜夢這一番話戳中老人的要害,他不禁陷入了沉思。

    確實,夜夢的擔心合情合理。他并沒有成功的先例,只是理論上可行,但沒經過實踐的理論難保到時會不會出狀況。

    “這樣吧!如果到時失敗的話,我舍棄重獲自由的機會,永遠任你差遣,直到你恢復人身為止。”老人咬咬牙,握著拐杖的手緊了緊,深吸口氣閉眼說道。是他的錯,該由他承擔!認了吧!

    “好!就這么說定了!”夜夢一改剛才的難纏勁兒,答應得出乎意料的爽快。既然是必須去做的事,而她的目的也達到了,那沒必要再為難人家了。

    本以為還得討價還價老半天的老人倒是被夜夢突如其來的豪爽給嚇得下巴都差點掉下來。是幻覺嗎?這是剛剛咄咄逼人的夜夢嗎?

    “有筆和紙嗎?”夜夢無視掉老人那夸張的反應,搜完自己的身子再環視周圍的環境,卻發現身上除了那最簡單的白裙外啥都沒,而周圍除了星光就是黑暗,根本沒有一絲能記錄的物品。得把跟這老頭的交易白紙黑字標明才行,還得一式兩份各自簽好名,不然以后有啥糾紛就沒依據了。

    “要那個干嘛?”老人不解地盯著眼前一臉認真的夜夢,心下思量著這丫頭又打算打什么鬼主意。

    “當然是把剛才的交易條款全部記下來啊!不然到時你賴帳,我怎么辦?”夜夢叉著腰鼓著腮幫子,一副認定老人會賴帳的樣子說道。

    面對夜夢的不信任,老人苦笑了,嘆了口氣道:“不用那么麻煩……”

    隨即他揮一揮手,黑暗的虛空中出現一串由金光構成的交易內容及條款的文字:

    夜夢與克里·布魯的交易契約:

    夜夢幫助克里·布魯解除布偶一族的詛咒;

    詛咒解除之際乃克里·布魯還夜夢人身之時。

    如夜夢放棄解除布偶一族的詛咒,則永遠以布偶之身存活;

    如克里·布魯無法還夜夢人身,則繼續以英靈狀態侍奉夜夢,任其差遣,直到其恢復人身為止。

    契約簽訂人:克里·布魯

    這一瞬間出現金字看得夜夢雙眼發直,像鄉巴佬進城般“哇”個不停。這就是傳說中的魔法?好華麗的說!

    克里看著夜夢那可愛的癡呆樣,笑了笑,道:“看看內容及條款有沒有問題?沒問題的話,用手指在我的名字旁邊簽個字,我完成儀式。此契約儀式具有強制執行的特性,絕對可以放心。”

    夜夢略帶迷惑地看了看老人,指了指克里·布魯旁邊的空位,小心確認道:“是這里嗎?”

    克里點了點頭,凝神等待著夜夢簽名。畢竟只有簽了,這份契約才成立。他還真怕夜夢又想出什么鬼主意來。他可真吃不消了。

    這回夜夢倒也爽快,手指頭飛快地在那空位上劃過,龍飛鳳舞地寫下自己的名字。末了,她好奇地看看自己那平淡無奇的手指頭,又瞧瞧那金光閃閃的名字。耶?真的寫下來了!魔法在小說里看得多,但是親身經歷的感覺竟然如此奇妙……

    克里閉上雙目,專心致致地小聲念著夜夢聽不懂的咒語。

    隨著咒語的進行,虛空中閃爍著金光的字慢慢蛻去光華,化為一顆顆金色的小光粒,有序地飛往兩人的額頭,注入其中。

    剛開始夜夢看到那沖過來的金粒潛意識想閃避,有點抗拒地后退。可當光粒注入她額頭并沒引起她的不適時,她反倒激發全身的感覺神經去感受這魔法的奇妙感覺。

    金光散盡,兩人的額頭上各多了一枚閃爍著金光的奇怪符號。可不一會兒,那符號就完全消失,仿佛出現的那一剎那是夜夢的錯覺一般。

    “好了!契約儀式完成了。現在回歸正題,解除詛咒的方式是在布魯家族的地下室找到鑰匙,并通過鑰匙集齊八個寶石,到指定的地點開啟一個特殊魔法陣,詛咒才能破解。”簽好契約后,克里的心頭大石才真正放下來,撒去了可憐巴巴的面具,嘴角掛著一抹詭異的笑容。

    “那你快點帶我去找鑰匙啊!”夜夢嘴角在抽搐,強忍著暴打克里一頓的沖動,咬牙切齒地道。八個寶石?居然是八個那么多?她要到何年何月才集齊啊?可惡!她還是被坑了!

    “呃……我的靈魂就寄存在鑰匙那里,地下室帶有魔法陣,我無法在現世現身。今天進入你的夢中已是十分冒險了。所以……只能靠你的力量自己找了。”克里知道他這番話絕對能讓夜夢暴走,可是現實如此,他也無奈。他的靈魂被壓制、力量被封印是事實。

    “啊!你這不負責任的契約者!你讓我這個陌生人怎么如盲頭蒼蠅般搜遍你這所大宅子?而且你這家族還發生什么莫名其妙的兇殺案!你又給我一個布偶身!你當我是神啊?”夜夢忍無可忍地噴得克里滿臉口水,額際的青筋不斷跳動著,兩只手握得“咯咯”響。

    本以為多了這個克里可以快速解決掉格蕾絲母親事件,然后出發去找那些爛石頭。結果現在好了!這個克里除了在她夢里耍耍嘴皮子外,啥事都干不了!還得讓她去尋找他!窩火!

    “呃……別生氣!我給你三個石頭,每個石頭可以隨機召喚出一個英靈。有危險的時候就用它。好了!時間有限!我還是先走了!哈哈……哈哈……”克里賠著笑臉扔給夜夢三個七彩的小石子,隨即逃也似地消失于黑暗的虛空中。

    “回來!我還沒罵夠呢!你這做錯了事要人幫你擦屁股的混蛋!啊!”夜夢緊緊捏著那三顆石頭,朝著克里消失的方向怒罵道。可惡可惡!這家伙自己設的詛咒,現在后悔了就找她來破!為嘛找她破?這個世界的人多著呢!該死的克里!

    “夜夢……夜夢……醒醒……午夜了……”一把嫩嫩的聲音傳至夜夢耳中,面前的空間突然扭曲,她害怕地閉上眼。待她再度睜眼時,一張粉嫩的蘋果臉出現在她眼前。格蕾絲?剛剛她在做夢?

    “夜夢,你終于醒了。耶?你脖子怎么多了一串項鏈的?很漂亮!”

    格蕾絲的話引起夜夢的注意,她低頭看看自己的脖子,果然掛著一條串著三顆珠子的項鏈。難道剛剛的不是夢?是真的?

    “夜夢!這是給你的黑斗篷。我的都準備好了。我們出發吧!”格蕾絲臉上一點也沒有夜探尸體的膽怯,反而多了一股急切。或者這就是她尋找真兇的覺悟吧!無畏一切困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9-m
東魔法
作者 遠山君
  第一魔女紫葉死後,她的影之書神秘失蹤。 為了得到其中的能力, 各方勢力展開了尋找和爭奪……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