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楊興定之前世今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現代楊興定,山東榮成人,家中從太爺爺輩起就是漁民,在家排行老二,上面一個大哥。九十年代老頭子(下稱楊老頭)借改革開放春風和中韓建交的機會,經過上十年發展,成為榮成地區遠近聞名的農民企業家,手上有十幾條船、六個漁業養殖場、兩個漁產品深加工場,資產上億元。孔老二有一句經典名言‘食色性也’,被后來許多國人念歪了經,把這句話理解為‘脫離了貧困(吃飽了肚子)就要享受生活(談情說愛)。楊老頭大概屬于這類人,進入21世紀終于成大款,家里蓋了大房子(別墅),扔掉了兩輪車(摩托)換上了捷達,秘書一年換倆,整一個字‘牛’。這人一牛沒事就想,啥都換了還要換啥,對了,黃臉婆也該換換。

    某日楊老頭拐彎抹角對老婆(楊興定母親,下稱楊氏)說‘老婆,咱們當年都有各自的理想,你看咱們生活在一起這么年了,趁咱們還年輕,也該換一換環境,為咱們當年各自的理想去努力奮斗一把。’

    當時還虧得奮斗這部電視劇沒出來,不然楊氏可能會理解錯誤。

    楊氏回味了半天,終于搞懂了意思,搞半天自家男人小秘換膩了,想玩換老婆的游戲了。只不過楊老頭這次搞錯了對象,楊氏可不是好惹的,典型的山東大媽兼海邊娘們,膘悍堅韌。八十年代楊老頭出海打魚,她就帶著光屁股的楊大和楊二在海邊織網撿貝,兼職巡視海疆(望夫)。九十年楊老頭開辦鄉鎮企業(夫妻店),楊老頭管外楊氏管內,楊老頭把腦袋別在腰上在外面跑,楊氏也不輕松,家里偌大一攤子都要她管,七姑八婆、街坊鄰里、鄉鎮干部、街頭混混各式各樣的人都要打交道,見人要說人話,見鬼要說鬼語,遇上來鬧事的還要操刀子就上,你說這人能不厲害嗎?

    楊氏想清楚了就對楊老頭說‘我人老珠黃,也不想奮斗,我去教兒子怎么奮斗就行,你要奮斗一個人出去便是,最好離家遠點,哦!老東西,你要記住出門去奮斗之前,記得把身上穿的我給你買的內褲還給我,免得出門弄臟,惡心!’楊氏的意思是:你嫌棄我老,想離婚,我是不想離,如果你一定要與我離,也行,兒子歸我,財產歸我,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內褲。

    無須多講,一場家庭危機開始暴發。還好當年國內基層政權還是有一定的為民責任心,加上楊氏夫婦又是當地名人,兩人經過三姑六婆的不斷勸說,基層組織不停調解,終于結束了一年多的夫妻冷戰,重歸于好。家庭糾紛對哪種人的影響最大,答案是子女。楊家家庭糾紛對楊大沒多大的影響,因為楊大當年在讀大學,不在家,就感受不了那種壓抑的氣氛。可楊二卻沒有大哥這么幸運,當時楊二剛入高中,已是一個懵懂少年有了自己的思想,平時又受美國英雄主義片的熏染、鄭伊健和陳小春兩位江湖大佬的蠱惑,心理上產生一種嫉惡如仇的性格,從那時開始就認為楊老頭是一個無惡不作的大壞蛋,自己要像男子漢一樣勇敢地站出來保護母親,從這時起兩父子之間就產生了代溝一直就沒有和好過,直到楊老頭去世,楊二才原諒老頭子(斯者已逝,再大的仇恨也隨著灰灰湮滅)。

    家庭冷戰對楊二的學業造成很大的影響,楊二從高中重點班降到普通班,從最有希望考一本的尖子生,到高考三本也沒考上。楊二灰心喪氣,無論楊母怎勸,就是不愿去復讀。在家休息一個月后,跟著家里的船出了兩趟海,回來跟勸他繼續去讀書的老頭子差點打起來,一怒之下找楊氏要了一筆錢,來了一個日本、韓國、俄羅斯、臺灣東海列游。

    ‘眼界寬心也就寬’這是對一般人來說,對楊二不行。天知道他怎么想的,回來后就瞞著家里偷偷去報名當了兵,臨著鄉政府要來通知家人前,他才告訴父母,你們的兒子即將成為一名英勇的武警戰士。

    楊二去當兵是想走一條自己的路,不靠家里的余萌,走一條成功的路給楊老頭看,說穿了還是叛逆思想的影響,老頭子發家是靠自己的本事,楊二對老頭子這一點還是挺配服,楊二心想只許你成功難道就不許我行嗎,我偏不信!

    有這種思想的人,‘少爺’二字就成了這種人的逆鱗。楊興定分配到黑龍江森林武警部隊,成為一名光榮的消防武警,足跡遍布大、小興安嶺、長白山一帶,劉慶是他最親密戰友兼損友之一,平時人有點混,綽號二愣子,剛開始認識時得知楊興定家庭情況后,一段時間里經常將這‘少爺’二字當成楊興定的綽號,且前面要加個‘二’字(沒叫‘老二’證明此人不傻)。人就這樣一件自己不喜歡的事別人弄一兩次,可以當成開玩笑,可經常這樣‘如來’也會發飚,結果二人在某日華山論劍之后,進入黑屋子做了五天難兄難弟,出來后,楊二少爺和劉二愣子兩個大號(大家私下里叫)名揚中隊,而兩人經五日共患難關系更鐵一步,只是二愣子人如其號,‘二少爺’三字雖不常掛嘴上,卻時不時無意蹦出來,弄得楊二經常牙癢癢。

    入伍第七年,楊老頭老病復發,沒多久就一命嗚呼。在病床前楊二終于諒解了楊老頭,答應他第二年就退伍,回來幫助楊氏打理自家業務。去年楊二退伍回家就一直與楊大一起幫楊氏打理自家企業,上個月與劉慶等3個本支隊志愿兵老戰友接到去年一起退伍并分配至阿爾山市森林公安局的老支隊長(副中隊長轉業)邀請,去大興安嶺打獵。

    楊興定知道阿爾山市地處大興安嶺的山溝子里,那地方只通省道,去那里要轉兩趟火車,然后座上十個小時長途客車才能到達。思前想后楊興定決定發揮驢友本質,自己開車去領略祖國美麗的草原風光。

    想好就去作,楊興定就打電話給另三位,說你們不要自己,我開車來接你們咱們來一回自駕游。打完獵我請你們到山東玩一趟,咱們再來一個自駕出海游。有這么好的事,哥幾個哪有不答應的,都說你快點來,到咱的地方,咱先請你吃一大餐,再找一大妞陪你。就這樣楊興定開著上個月剛買的榮威W5越野車過濟南、繞北京、一路接上戰友,從張家口出長城入草原沿G207國道再北上。眾人在路上加油時聽當地人贊美達里諾爾湖的風景就像水淋淋的大姑娘一樣,商量一下后就決定從國道下來到達里諾爾湖游玩一趟。到達達里諾爾湖時已是夜晚,眾人決定在此休息露營一晚,明日再上路,而這時楊興定決定為油箱加滿油,就叫上劉慶來幫一下手。等快加完時,被劉慶愣頭愣腦地來這么一句,于是發生了本書最開始的那一幕。

    ———————————————————————————————————

    明代楊興定,家住大明宣府美峪千戶所,今年十七,老爺子是千戶所世襲千戶大人,楊興定也是排行老二,上面一樣有個大哥,自然是楊二少爺。

    劉慶,美峪所劉百戶獨子,與楊興定同年,兩人一起光屁股長大。

    此劉慶這輩子如此深情地叫楊興定二少爺可不是隨口而發,實實在在地叫。這與兩人的老頭子有關,一個是軍所里的千戶,一個是百戶。千戶與百戶的關系在朱重八時代,那是上下級關系,到明朝中后期全國軍制敗壞后成了家屬關系,千戶和副千戶霸占所里全部的田土,百戶成為他們的管家,總旗成為管事,最底層的軍戶成為佃農。

    當年楊興定的太爺爺緊跟全國這股潮流,成了美峪所最大的地主。到楊興定他爹這一輩,劉百戶只得跟著楊千戶混,自然成為楊家的無冕管家,劉慶理所當然地要叫楊興慶為二少爺。

    楊興定在這一世一出生就有一個好老子,理所當然地成為一個典型的二世祖,上面一樣有個大哥,世襲之位也沒有他的份(所有古代的規據,傳長不傳幼)。老頭子只得隨他去,好吃好喝地供著他,要打要殺隨便,只要不去造反就行(那時代造反要滅九族)。

    楊興定這一世的娘走得早,還沒等他上小學(私塾)就走了,小娘是有一打可都不能去管他。自從親娘去后,楊興定就成為沒人管,于是乎帶著小尾巴劉慶開始在美峪所過著無法無天的生活。

    兩人流著鼻涕時,就知道跑到大街上摸大姑娘屁股,剛入小學就被老師(夫子)趕出學校,十歲能帶著一幫小屁孩和另一幫小屁孩在大街上打群架搶地盤。

    十二歲過年時兩人嫌棄炮仗不過味,偷偷跑到城頭把佛朗機當彩珠筒放,癮是過足,結果被兩個老頭子吊在城門樓子,差點成風干肉。

    十五歲,兩人帶著騎著馬帶著鹽巴和刀片子跑到萬全衛跟蒙古人換了幾匹好馬回來,回來的路上碰到十來個中外劫匪(蒙古人和漢人),兩人二話不說操刀子就上,正在兩人體力不支時,幸好怕他出事的大哥帶著幾個家丁來找他們,不然那個時候兩個家伙準掛掉。

    十六歲過了成人禮,按那時的話說是長大成人,要理事該成家立業。當時老頭子準備幫他定一門親事,誰知這小子以翹家為代說詞,說這輩子一定要自由戀愛,打死也不盲婚啞娶。結果老頭子拿他當一回大鼎后,也就不了了之。

    十七歲這年,也就是今年,崇禎七年,天聰八年(后金年份),1634年(這個年份只有百度和作者知道,楊興定一直到崇禎上煤山與槐樹精嗑架時才算出來)。

    上上個月(六月),皇太極瞌睡醒來,準備出來散散心,也不知他哪根筋不對,本來按情報分析他應該是要跑到草原上去找林丹汗死磕。誰知他老人家玩一個老鷹抓小雞的游戲,來了迂回戰術,不去草原改往大明而來。因為蒙古朋友太窮,咱也瞧著寒酸,算啦,咱還是到大明去逛逛,見見老朋友,談談心,順便弄倆肉錢回來改善一下生活。

    大明朋友就是實在,你看咱上次去(崇禎二年、天聰三年、1629年),咱那老伙計多實在,咱在他那院子里準備與他煮酒論江山,他躲在自己屋里(北京城)死活不肯出來,只大聲跟咱說‘兄弟,咱就不一起喝酒,咱喝不你贏,咱那院子里掛著臘魚臘肉,你自己提回去下酒

    ,要多少拿多少,別客氣’。

    朋友這么周到,那咱還說什么,至于‘悄悄地進村,打槍的不要’那是傻子做的事,院子里(京師周邊)臘魚臘肉(人畜)通通地收走,還有所有值錢的東西(軍備、工具)搬走,大門板子上的銅環(財物)也給我拆下來,臨走時扔下一句話‘兄弟,俺過幾年再過來煮酒!’。

    就這樣皇太極第一次入寇歷時三個月左右,虜獲北直隸幾十萬人口和大量財物順利返回遼東,極大地壯大了女真各部。

    人是有感情的,何況這今年家里又開始向貧下階層發展。一別五年,南邊富哥們好像又發了,記得咱們上次有約,咱還是去看看他算了,至于林丹汗那窮鬼哪涼快哪擱著去。

    皇太極到蒙古多倫諾爾(今內蒙古多倫)后與一幫貝子爺商量,咱們上次從一個地方進去(喜峰口),這次換個地方,從幾個地方進入,希望比上次能多拿點東西。最后決定,我自己帶主力部隊從尚方堡(今北京萬全縣東)抵宣府,老十二(阿濟格)、老十四(多爾袞)從龍門口(今河北赤城東)進入抵宣府,然后咱們兩軍直抵大同。老十(德格類)從石口進入(河北沽源南),二哥(代善)帶薩哈廉、碩托(都是代善的兒子)從得勝堡(山西大同北)進入,最后咱們四路軍在大同會師。

    皇太極這一動,崇禎急,楊老爺子更急。上次皇太極來逛一圈,自己家因為在山溝子附近,沒事。自己這家沒事可不代表別人家沒事。等皇太極離開出門一看,嚇一大跳,這個慘啊,許多地方簡直是十室九空。從此之后楊老爺子除拜如來外,三清道長、薩滿、穆罕默德、耶穌等等,管你哪國的,只要是神仙都拜。還有就是趕快把位子傳給楊興定他大哥,讓自己可以專心致志拜大神。

    等皇太極到達宣府,楊老爺子發現不對,皇太極你咋不往京師去了,還往南邊來,這不要老命嗎?趕緊把楊興定叫過來說‘孩子,老爹當年糊涂不該那么早把位子傳給你哥,讓你哥吃這碗斷頭飯,現在報應來了。你哥是不能走(基本軍事制度,當兵的還可以跑,當官的基本沒得跑,你現在跑了,事后清算運氣好自己掉腦袋,運氣不好抄家滅族),而你嫂子現在又沒孩子,爹也老了不想跑,咱家就剩你。你趕緊跑吧!往南邊跑,跑得越遠越好。等這事過了咱家沒事就還在一起過日子,如果有事,咱家也好有個人收尸,傳遞香火。’

    楊興定一聽這話不高興,鄭重地對老爺子說,咱現在十七歲,是大人,這家也有咱一份,要生大家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大不了與野豬皮拼了,拼上一個是命,拼上兩個夠本,要死卵朝天,不死是神仙,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條漢子。

    楊老頭一聽這話,急了,心想這孩子平時不傻啊,怎么到這關鍵時候成了二桿子,這哪根筋不對,氣得抄起棍子對著楊興定就是一頓全武行。一邊動手一邊動苦口婆心道:

    ‘你小子懂個屁,你小子見識過蒙古羅(騾)子(蒙古人長期在馬背上生活,基本上都成了羅圈腿)的狠,羅子可以冒著弓箭、火器一根筋地沖鋒陷陣,野豬皮比羅子更狠,人家可以對著大將軍炮(紅夷大炮)沖鋒,這幫人就一幫不要命的主,就憑你小子那二兩肉,還不夠人家填牙縫,混球’。

    楊興定這時充分地發揮革命大無畏精神,一不還嘴,二不還手,三不逃跑,一如既往勇敢地站在那兒如定海神針任老爺子施展打狗棒法。

    老爺子打斷了兩根棍子后,累了,沒轍了,大哥與大嫂就加入形成勸解團隊(文明勸導),沒用。

    最后老爺子把心一橫,狠下心來在,拿了把大刀(把楊大楊二嚇了一大跳以為老爺子看不開),一把跪在楊興定面前并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說如果楊興定不答應就死在他面前。這可把楊興定嚇得半死,連忙也跪下來向老爺子磕頭認錯,并發重誓答應老爺子的任何要求。

    古人最講孝道,若某人逼死父母,那是忤逆大罪,除了官府要判你刑,只要知道這事的人會一輩子羞與你為伍。基本你這人在大陸上沒辦法活了,除非躲到島國隱居。

    事后,楊興定帶著劉慶(還沒有繼承他爹劉百戶的位子),與一幫公子哥(其他官員子弟)陸續逃出美峪所。走的時候還是楊老爺子想得周到,安排一個叫楊順老管事一起走(也就是與劉慶一起的50來歲老頭,實際年齡只有40來歲,可能是這段日子對他的打擊也特別大,短時間內蒼老許多),即可以照顧楊興定的起居,順帶起到監視和押送作用。

    俗話說得好‘姜是老的辣’,果不其然,三人剛過蔚州(河北蔚縣)就聽到后金兵攻破美峪所,大概美峪所抵抗得太過激烈,所過之處雞犬不留。楊興定和劉慶確認消息后,兩人當時就傻了,不顧一切地要跑回去拼命。這可把楊順嚇壞,楊順是家丁出身,也就是明代將官的親兵,俗稱軍中精銳(軍中最能打的一幫人)。他當時并不慌張也不反對,卻在路上稱兩小子不注意一人一棍,把二人敲暈后綁起來扔到馬上,以最快的速度沿官道往靈丘跑去。

    楊順為什么要這么做,難道他怕死,肯定不是,這家伙家丁出身,一輩子出生入死,知道自己要能死的話,早就死去不會等到現在,而是他是一個實實在在一根筋到底的人。臨行之前這家伙在楊老爺子面前發過重誓,天大,地大,少爺的命最大,哪怕是犧牲自己也要保護少爺平安,不然自裁以謝老爺之恩。再說這兩小子沖過去不是找死嗎,數萬野豬皮一人一口吐沫都可把兩小子淹死。

    事實也證明腦袋一根筋的人并不是聰明人,要躲避敵人最好的法子其實是往林子里跑,林子越大越容易藏匿。

    楊順偏不,他偏要往城市跑,正好和一大群逃難的人被從大同方向過后金偏師堵在靈丘縣,后面皇太極的主力先鋒軍追上來,眾人全部成為女真軍戰利品。

    兩小子在被一幫女真軍群毆一頓和楊順磕頭作依之后,老實了不再鬧騰。等女真軍攻破靈丘城,三人與所有被俘虜的人一樣成了女真軍眼中的兩腳羊,十多萬人背著包袱、推著車子、時不時哭哭啼啼、老老實實地被趕著從草原往遼東而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48-m
三國之大漢崛起
作者 姜梵
  穿越成了劉禪,一開始就來了一場驚心動魄之旅,被趙雲帶著在長阪坡來了個七進七出。   今生我...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