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碗蘑菇湯引發的血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個時代有個說法,一個女真兵與擁有其相同武器的明軍公平對戰,一個女真兵可以抵五個明軍,這主要因素還是這個時代的明軍怯戰,許多軍人還是一打仗就拿起武器的農民——世代軍戶,根本沒有經過軍事訓練,這種農民士兵怎么能跟職業武士相比。

    這些人經過這近個把月,天天在女真兵淫威的壓抑下,你再怎么鼓足士氣,別說沒有武器,就是全副武裝,別說你叫他們一對二,哪怕是反過來,二對一,甚至十對一去與女真人去硬碰硬,還不如讓他們抹脖子自盡算了,這個問題就叫‘未戰先怯’。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開展地下工作,發動民眾運動,大家動手一齊上。狗屁,自己找的百多號青壯和幾名受辱女子,還算有點血氣,其余的除開不懂事的小屁孩,基本上就是死人一個,吃了走,走了吃,吃了睡的那種,快沒得救藥。

    既然這樣只能智取。

    人找齊后,楊興定還是沒想到好辦法,卻發現一個問題,就是所有的人包括女真兵(吳郎中除外)不管怎么找吃的,就是放著美味的蘑菇不肯吃。

    楊興定想了很久,問了許多人為什么,知道了原因。于是一個吃蘑菇計劃慢慢的浮入腦海。

    (關于古代蘑菇等菌類的食用問題,我在網上查了許久資料,很多古籍是以春秋筆法代過,大部記載為靈芝、茯苓等藥用菌類。)

    這個計劃就是先自己帶頭吃,并吸引自己人吃,卻不把辨認的方法傳出,絕對成為獨門密絕。通過廣為傳播,把女真人吸引過來。

    這種事一開始就蠻干,那是找死,必須先麻痹其思想,等其放松警惕,再給其致命一擊,從而保證一擊即中。

    早幾日楊興定通過計算時間路程,和多圖爾的告知,知道快要到寧古塔地界。決定抓緊最后的機會,豁出去拼命一搏,就出現了前面的一幕。

    時間過得很快,半個時辰不到,先是在營地四周巡夜的女真兵慢慢不見人影,又過去兩盞茶的時間遠處女真營地開始喧嘩,很快那邊就開始亂套,哀嚎聲叫罵聲隱隱傳了過來。

    不一會兒借著月光和篝火的微光,只見四五個騎馬的影子向楊興定這邊的營地搖搖晃晃地過來了,由遠及近。

    看到這場景,楊興定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背后冷汗直冒,用屁股都想得到,女真人可能猜測到是楊興定搞的鬼,派人來找他麻煩。

    楊順也看見,知道是什么事,拍了拍楊興定的背,揚了揚手中的尖長木棍,意思是別怕有老奴在。

    就在幾個女真兵離營地不遠的萬分關頭,楊興定正傳遞信息讓所有人準備的時候,奇跡發生了,只見這幾個在馬上搖搖晃晃的女真兵撲通、撲通一個個陸續摔下馬來,在地上掙扎了一陣,再也沒有爬起來。

    過了一會兒,楊興定見這幾人一直沒有動靜,確認是毒性發作,差點沒癱坐到地上,還好有楊順在邊上扶著。

    太可怕了!

    這幾人要是走路過來,楊興定還這么后怕,可這些爺都是騎馬過來的還帶著武器。這要是跑過來居高臨下對著自己人一頓亂砍,那還不亂套,搞不好前功盡棄。

    楊興定在楊順的攙扶下,向幾名掉馬的女真兵慢慢地走去。因剛剛洗過胃,整個人差點虛脫,正常后雖吃了點東西,人卻沒有全部恢復過來。很快劉慶等四人帶著十來個手下跟上來。

    本來楊順堅持不讓楊興定上前,可楊興定知道越是第一次,越要自己帶頭,這是鼓舞士氣的關鍵。

    走上前仔細一看,一二三四五,五個女真兵都躺在地上,開始口吐白沫。

    楊興定這時真沒力氣,望了一眼腳下的女真兵后,朝楊順呶呶嘴。

    楊順明白,提起手中近兩米長沒有鐵予頭的木槍對準這名女真兵的喉部,猛地用力扎下去。

    (木槍是楊順在自己那支從打醬油的隊伍中找出來的上十個手藝人,利用幾個晚上粗制成長木方,然后分發到楊興定手下每個人的手中,完成磨圓削尖等工序,等全部完工,楊興定為免女真人發現統一收了上去藏起來,一直等到今日行動前才再次分發下去)

    到底是職業軍人出身,楊順這一刺在楊興定眼中如行云流水一般順暢淋漓,且精準、兇悍。

    撲哧一聲,槍尖正正地扎入咽喉,女真兵被突然的劇痛,疼得使出全身最后的勁道,用雙手突然緊緊地抓住木槍,雙目圓睜,全身掙扎不已。

    這名女真兵由掙扎變成抽搐,沒幾下,一切停止下來。

    進入這個時代已來,楊興定的眼里切切實實地看到過太多女真兵的野蠻、兇悍、勇猛、狡猾……

    而現在,第一個這樣的人,他的生命,他的前途,在楊興定的策劃下、指揮下,就這樣輕易的結束。

    結束了他那罪惡而卑微的一生!

    如果楊興定沒有穿越,很有可能他的一生將是多么璀璨……

    呆住了!

    ……

    在場的人也呆住了!

    太容易,太簡單,太輕松,太不可思議,一名勇猛無畏的牛人,就這樣被自己人用殺小雞的方法給宰殺!

    殺得是那樣的痛快淋漓!

    這是真的!

    真相就在眼前。

    ……

    一股冒著熱氣的血箭隨著拔出的木槍從傷口噴涌而出,大部分的血濺在楊興定與楊順二人身上。

    爾后一個瀟灑的動作映入楊興定眼簾,楊順用腳踩在這名女真兵身邊的大刀把上,一帶一勾一提,大刀魔術般地被他緊緊地掌握在手中。

    楊興定清醒過來!

    ……

    “你們這幫王八蛋,還愣在這兒干嘛,難道還要我親自動手把那幾個宰掉”

    楊興定抬起頭,看到一幫手下傻了巴嘰地呆在原地還在望地上那個已經死得不能再死的女真兵沒回過神來,一聲怒罵把眾人驚醒過來。

    一眾手下遭當頭棒喝回過神來,如鳥獸一般朝另外四名女真兵擁了過去。

    這四個女真兵可倒大霉,剛才那位被楊順就那么一下,馬上清潔溜溜了,是那么干脆,毫不拖泥帶水,可以說走得相當平靜安詳。

    可這四位,楊興定站在原地只聽撲哧、撲哧之聲不絕于耳,那個慘叫就更不要說了。這那里是在扎人,簡直是在扎靶子兼殺豬。

    “這幫鳥人!”

    楊興定看著前面自言自語地直搖頭道。

    很快,十來個手下牽著馬帶著戰利品興高采烈地回到原地。沒到跟前就把楊興定嚇一跳,所有人身上都被鮮血染得烏七八糟,讓人感覺這幫人不像是去殺四個人,更像從千軍萬馬中殺出來的勇士。

    尤其是劉慶,別人只身上沾有鮮血,可他更進一步,不只全身有,頭部臉部都有,從遠看整個一血人,加上咧著嘴在笑,讓人感到這人就一獸性暴徒。

    “吳之恒,這些馬和兵器全歸你隊,你帶人暫時守在營地四周,聽我號令!”

    吳之恒是夜不收出身,所謂夜不收就是明代長年累月騎著馬在敵方進行偵察的特種兵,能做到這個軍種的小旗(明代軍職,10人為一小旗,設小旗官)沒真本事是不行。而另兩人李大維、周遠山,李大維官至總旗(軍職,50人為一總旗,百戶之下),他這個總旗官不是世襲,他本人也不是軍戶,是招募而來,升至總旗是從小兵開始,一點一點靠實打實的守城軍功獲得。周遠山軍人世家出身,庶出,排行又小,在家中不被兄弟待見,靠自己努力過五關斬六將考中武進士。明代的武進士可不好考,不單要考武,還要考文,所謂考文就是寫一篇策論(現代稱論文),能寫策論沒扎實的文化底子那是寫不出的。

    楊興定將這三人定義為吳之恒游擊型、李大維防守型、周遠山智將型。

    楊興定為自己能在這支隊伍中找到這三個技術型特長人才,是感到非常的幸運,而根據三人各自特長又分配與之有相同能力的手下。

    至于劉慶也帶一隊,那是兄弟兼心腹啊,不讓他帶一隊那自己還不如讓雷劈死。楊興定根據殘留在自己腦袋里以前那個楊興定的記憶,這個劉慶的確是一個千真萬確的二愣子。以前兩人每次去打架或干壞事,這小子總是二話不說沖在最前面。通過剛才殺人后這家伙的形象,就知道他是一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人,敢打敢沖,因此楊興定把他定義為沖鋒型。讓他帶的人大都是腦袋有點短路的家伙。

    所以楊興定二話不說就將首批戰利品交給吳之恒。

    吳之恒帶著手下打馬而去,自己也與余下眾人興沖沖往營地走去。

    剛回到營地,一干人等還沒和留在營地里的人吹牛打屁,只聽見遠處女真營地那邊傳來此起彼伏的喧嘩聲、慘叫聲、哭喊聲、驚叫聲、呼救聲,聲音是一浪接過一浪。打眼望去,模糊中感覺那邊亂套了。

    “女真人在大開殺戒了!”楊順和李大維幾乎時驚乎道。

    兩人的呼聲把在場的人都驚醒了。

    楊興定也反應過來了,立馬大聲疾呼:

    “列隊,快列隊!”

    “所有人各歸各陣!快”

    “順叔,你暫時代替吳之恒領他那隊!”

    “蔣孝風,蔣孝林,你倆過來,扶著我!”

    “順叔,你放心我沒事,支得住!快去領隊!”

    “吳之恒,吳之恒……!”

    “你們幾人守在營地前方巡查,有什么情況隨時向我匯報”

    一連串的命令后,一陣喧嘩,所有人全部歸陣列隊,形成四個小型方陣,平靜地并排而立。楊興定再次下令。

    “列品字陣,以我為中心!靠緊!”

    “劉慶,你部列陣在我前方,為先鋒!”

    “李大維,你部列陣左方,為左軍!”

    “周遠山,你部列陣右方,為右軍!”

    “楊順,你部列陣后方,為后軍!”

    一個品字陣很快將楊興定緊緊地包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276884_6_54-m
狼牙兵王
作者 螻蟻望天
  【火爆免費新書】狼牙曾失去一切,便再無什麼好失去,唯一剩下的,只有狼牙的傳承!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