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殺韃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諸位弟兄,今日與我楊興定放手一搏,不是為我楊興定,而是為大家自己,為了大家不想再去做女真人的狗、做女真人的奴隸而拼。就是拼死,咱們也值,因為咱們曾經拼過,狠狠地拼過。”

    “如若我們不搏,這些女真人馬上會將把我們全殺光,統統殺光,在他們心中所想,就是死也要拉上所有人的陪葬,如果他們沒死,那更會把咱們這些害過他們的人大卸八塊。因此咱們必須鼓起咱們有生以來最大的勇氣,不怕死地去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別看他們這時蹦跶的歡,他們這只是臨死的瘋狂,回光返照而已。等他們蹦跶完,就該咱們送他們上路了。”

    “大家剛才也親眼看見咱們殺那幾個女真人,跟他娘的宰雞仔,那叫痛快!過癮!不過真正的痛快不是剛才,是等一下,等過一會咱們前面還有二百多只雞仔等咱去痛宰,等著咱們去痛快。”

    “咱們只要把他們全殺了,從今往后咱們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了。為了咱們能堂堂正正地做人,我命令你們,挺起你們腰,抓緊你們的武器,拿出你們所有勇氣,殺韃子!殺死所有侮辱過我們的狗韃子!”

    “殺韃子!”

    “殺韃子!”

    “殺韃子!”

    ……

    楊興定在陣中大聲激昂地進行最后的士氣鼓舞,盡量讓他的士兵們拋去妄想,忘卻危險,將深埋心底的士氣發揮至最高點,向著未知的路勇往直前!

    軍士們在楊興定鏗鏘聲中,用最堅定的語句大聲答復了他,也讓整個楊興定營地所有人的血開始沸騰。

    士氣上來,楊興定再次大聲道:

    “從現在起,所有人記住我的命令,我讓你們走,你們就大步勇往直前,我叫你們停,你們則不動如山,聽見沒有!”

    “遵命!”

    “遵命!”

    ……

    “楊少爺,楊少爺,不好啦,前面全亂套,所有人全往咱們這邊跑過來,現在怎么辦。”吳之恒與幾名手下打馬飛馳而來,將最新的情況告訴楊興定。

    “你們趕快回去,盡量將沖過來的人往兩邊趕,不要讓他們沖了咱們的陣腳,如果這些人不聽勸你給我拿刀子往死里砍,不要吝惜他們。如果讓那幫鳥人沖亂了咱們的陣,咱們就只有等死,知道嗎?”

    “遵命!”

    “記住,遇到女真人,不要硬拼,退回來,要拼咱們要在一起拼。”

    “放心吧,楊少爺!咱老吳,沒那么傻!弟兄們,咱們走!”

    吳之恒說完帶著手下掉轉馬頭回去了。

    “舉槍!”

    楊興定一聲令下,所有人把尖木槍以四十五度斜角向前方舉起,整個隊伍形成一片槍林。

    “弟兄們,等下有人膽敢沖向咱們,不管他是女真人,還是咱們漢人,一概格殺勿論。他們不死,死的就是咱們。不管他是什么人,哪怕是你祖宗,都給我狠狠地殺。將所有膽敢擋住咱們前進道路的人,通通殺干凈。”

    “殺!”

    “殺!”

    “殺!”

    ……

    “吳大哥,真的拿刀片子砍?”

    吳之恒的一個手下見這些驚恐萬分地從前面逃過來,隨你喉嚨喊破,皮鞭子抽斷,也要一個勁地繞過他們要往前跑。

    “砍!楊少爺說得沒錯,這幫人就是一幫子賤人,賤骨頭,跟老子往死里砍!記住,大家一邊砍一邊退,免得讓這幫人發瘋,把咱自己弄折了,那就虧大啦。”

    吳之恒知道這幫子人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不把心狠下來,自己這些人真會被這幫人害死。要是沖亂了后面的大隊,那可是真懸!“

    幾人收起鞭子換上大刀,不管前面是何人何物,沉下腰來就是一通猛砍。

    只見人群中血肉隨著刀光不斷在空中飛舞,慘叫聲隨即不斷傳來。

    許多人被這突如其來的橫禍給嚇傻了,加之夜晚看不清,吳之恒他們騎著馬,以為是遇上女真兵,這可是剛逃出狼窩又落入虎穴,徹底懵了。

    聰明的見這場景不對,趕緊停住腳,轉向往兩邊跑過去,一邊跑一邊尖叫著向后面傳遞信息。

    有些傻了的呆站在原地動都不動,只知道睜大眼睛望著,這些人很快就感覺到脖子上一陣清涼后,發現自己可以飛起來,而且飛得很高,甚至看見了自己的身子。

    一頓大砍大殺之后,幾人發現五丈內已經沒有站著的人了,只聽到地面不斷有哀嚎聲傳來,低頭仔細一看,只見自己地面上一片狼藉,殘肢斷臂、內臟人頭、各種尸首灑滿了一地,冒著熱氣的鮮血把腳下草地都染成了血色。

    吳之恒再抬頭一看人群,見大部分人開始往兩邊跑了,不過還有一些人不知道是傻了還是在猶豫的,反而站在那兒觀望不動。

    吳之恒狠狠地咬了咬牙,對手下們道:“兄弟們,舉刀,慢慢壓上去!”

    ……

    “快跑啊!”

    “媽呀!”

    吳之恒他們騎在馬上舉起明晃晃的大刀,如一座大山般緩慢地壓上來,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后一個稻草。讓這些人最后一絲狡舉心理蕩然無存,一個個如瘋狂的兔子般向兩邊驚慌失措地跑去。

    從這時開始,一條黑乎乎的人流從中段開始分開,向兩邊的黑暗中奔流而去。

    ……

    同一時刻。

    “劉慶,你個王八蛋,給老子扎,你他娘的不扎他們,老子發誓把你給扎了。”

    楊興慶的隊伍一邊前進,一邊遇到與吳之恒相同的問題。可在這時劉慶這小子猶豫起來,不忍心下狠手,只是帶頭用木槍橫推或抽打擠過來的人群,這下好造成隊伍停頓,而且沖過來的人群把隊伍擠得越來越緊,眼看整個陣形就要被沖散,情況岌岌可危!

    楊興慶是心急如焚,心想劉慶這小子怎么在這關鍵時想掉鏈子啊,這不人老命嗎!沖著劉慶破口大罵道。

    劉慶從小即服楊興慶,又怕他。楊興慶每次沖他一發怒就恐懼,一恐懼就想找人發泄。

    “給老子閃開!”

    劉慶聽到楊興慶這樣發毒誓罵他,冷汗都出來。徹底爆發,大吼一聲,使出全身力道把前面的人推開一段距離,提起槍看都不看,沉住腰往前面狠狠一刺。

    只聽撲地一聲,槍扎入肉中,隨即一聲慘叫暴發出來。把槍收回,提起腳把隨槍帶回來的人一把踢開。

    扎完后又大聲吼道:“弟兄們,給老子下死手,捅死這幫混人。”

    一根筋的頭帶著一幫一根筋的手下,不用多猜。只要頭兒怎么辦那自己就怎么辦。劉慶話音剛落,邊上的人還在努力把人推開,第二排第三排的木槍就刺出來了。

    緊接著李大維和周遠山的左右兩軍加入到刺殺行列。

    撲哧,撲哧,沉悶的木槍入肉聲,很快被各種慘叫聲淹沒了。噴出來的股股血箭不斷橫飛濺到四周。

    “兄弟們,跟我一起吼,殺!”

    “殺……!”

    劉慶帶頭向著逃難的人群一通猛刺后,整個隊伍又開始前行,楊興定為了避免更多的無辜傷亡,一邊走一邊想通過喊殺聲,讓前面跑來的人流分開。

    沒多久,楊興慶的做法得到實現,人流被這支隊伍驚嚇和死亡威脅之后,很自覺地向兩邊分開,從而遠遠地避開這死亡隊伍。

    “吳之恒!遇到女真人沒有?”

    兩支隊伍會合時,楊興定立馬就問關鍵的事情。

    “沒有,真他娘奇了,開始劈那幫鳥人時,還聽到那邊有動靜,等砍完,人群分開,那邊卻沒動靜,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我猜應該和先前一樣全部趴下,要不!我現在過去瞧瞧。”

    “也行,你們小心點,別大意,有什么不對馬上撤回來。”

    楊興定想了想,答應了吳之恒的請求后。

    “好勒,弟兄們,走了!”吳之恒調轉馬頭,帶著手下打馬而去。

    沒一會,吳之恒的一個手下興奮地騎馬飛快地回來了,順道還多牽了一匹馬過來。還沒見面就喘著粗氣,興高采烈地沖著楊興定大聲喊道:

    “少爺,少爺,成功了,成功了,全趴下了,跟先前那幾個一模一樣,全躺在那里吐白沫子。”

    “楊大哥,你沒事吧!”

    這個來報信的小子沒頭沒腦地一句,大部分人不知道什么意思,楊興定幾人知道,尤其是楊興定,聽到這句,之前整個繃緊的神經一下全部放松下來,人突然往蔣孝林身上一軟,如果不是蔣孝風使勁拉著,兩人差一點全摔在地上,蔣孝林連忙站穩把他扶好道。

    “沒事,沒事,高興過頭,沒事!”

    “哦,對了,少爺,吳頭讓我給你牽匹馬過來,他說你這個時候身子還虛,騎著馬就不用走得那么費力了。”那個報信的手下接著道。

    這可真是及時雨,楊興定真是虛脫得受不住,到現在又困又累,全身發軟,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還走幾步是否會真的趴下,能走到現在是靠咬著舌頭挺過來的。

    也不矯情,在蔣氏兄弟的協助下,用力地爬上馬背,指揮隊伍繼續向前挺進。

    隊伍離女真營地越近,躺在地上的人就越來越多,開始時即有漢人,也有女真兵,漢人流血,女真兵吐白沫,可越走到里面,漢人則更多,到了靠近女真營地時,整個地方那個慘狀,太驚悚了,成片成片的漢人尸首,到處是人頭,到處是斷肢,血水都聚成了小河。有些人甚至被劈成兩截,腸子撒了一地。

    只有隨處可見的馬兒在其中不停穿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74175_5_220-m
戰國之軍師崛起
作者 晨風天堂
  穿越戰國,身處戰場前線。連雞都沒殺過的白暉有三個選擇,砍人、被人砍,不戰被秦律砍。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