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常禹州和葉思萍死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窗外雷聲大作,在這個夜晚顯得格外低沉,閃電如一群金蛇,在陰云密布的天空上下翻舞。常禹州站在海城百都公寓1602房間的落地窗前,兩眼泛著血絲,原本整齊順滑的頭發也顯得凌亂不堪。身后沙發上躺著一個女人,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只是此時這個女人的臉上已沒有了一絲血氣,兩眼圓睜,嘴張得很大。靠近女人頭部的地毯上,扔著一個很厚的靠墊,女人已沒了呼吸。

    常禹州在窗前站了很久,似乎在等待雷電后的暴雨傾盆,可是這雨總是下不來,常禹州的臉在閃電的映照下顯得格外陰森可怖。

    過了不知多久,雷聲漸停,閃電也消失了,雨依舊沒有下來。常禹州慢慢地轉過身體,看著沙發上女人死前掙扎的面孔,他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他走到沙發前,跪在女人的身旁,用手拂拭著這個女人的雙眼和嘴唇,在她的臉頰和唇上輕輕地吻了幾下。此時,看著這個自己曾經真心喜歡過的女人,冰冷地躺在沙發上,常禹州百感交集。他無法想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為什么眼前這個女人會如此的絕情?為什么人心會如此的險惡,曾經的朋友、兄弟卻在他最關鍵的時刻落井下石?自己到底做錯了什么,為什么會一步步走到萬劫不復的地步?這一個個問題塞滿了常禹州的腦子,他無法把它們理清楚,但有一點他卻非常清楚,自己完了,徹底完了,他的一生該畫上句號了!

    常禹州重新回到落地窗前,打開了眼前的窗戶,淚水奪眶而出。常禹州此時才驚奇地發現,一個人的眼淚竟然有如此高的溫度,淚水滑過,在自己原本敦厚的臉頰,留下串串滾燙的痕跡,似乎自己的心也泛起片片燎泡。舔著燙人的淚水,常禹州竟突然之間感到從未有過的釋然。

    第二天一早,華海集團財務總監江一軍,匆忙趕到公司位于市中心的華海大酒店10層的辦公室。江一軍,這個時代中國新興起的文人與經理人交匯一身的典型,總是顯得那么匆忙,以及與這種匆忙相生相伴的果斷和迅捷。

    一進辦公室,江一軍把手里厚厚的一疊資料扔在了辦公桌上,迅速打開電腦進入公司的財務核算系統,他準備把昨天晚上統計出來的數據再核對一次。他必須趕在警方對公司董事長常禹州采取行動前,拿出準確的數據信息和一個能夠快速處置資產的方案報給常禹州決策,這也許是常禹州最后的機會了。

    正當江一軍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腦入神的時候,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江一軍不耐煩地接起電話。

    “喂,誰啊?”

    “江總,我是前臺小郭,這里有幾位公安的人說要找您。”

    不會吧,警方這么快就行動了?不對,如果是要對常禹州采取行動找我干什么,江一軍一下子心縮成了一團,他強壓住緊張的情緒,對著電話說。

    “我知道了,你讓他們到會客室等一下,我馬上過去。”

    江一軍趕快又撥了一個電話,讓財務部的主管會計張晴立刻到他辦公室。等張晴一進來,沒等她說話,江一軍就對她說。

    “張晴,你現在馬上把我桌上的這些資料,還有我保險柜里的所有文件收拾出來,這是鑰匙,密碼是123888。然后把這些東西帶到你家去,現在就搬,你先不用到公司,在家等我電話。”

    張晴一句話也沒有問,答應一聲就開始收拾起桌上的資料了。江一軍找出一個筆記本,從筆筒里拽出一支簽字筆,快步走出辦公室。

    推開會客室的門,看到三個男人坐在里面,其中一個年紀稍大一點的他認識,是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大隊長鄒濤。之前,江一軍和常禹州為東方項目的事情到公安局報案,就是這個鄒濤負責接待他們的。鄒濤見江一軍進來,馬上站起身對江一軍說。

    “江總,今天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告訴你,請你務必配合我們。我先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市公安局刑偵隊副隊長趙海波。”鄒濤指著身邊一個看上去不到30歲身材魁梧的年輕人說。

    江一軍的心突突亂跳,為什么會有刑事偵查的警官找上門來?到底出什么事了?不知道對方所說的配合是什么意思?

    “江總,昨天晚上貴公司董事長常禹州,從你們公司行政副總葉思萍所住的百都公寓16樓的住所墜樓身亡,葉思萍也已證實在家中死亡,死亡原因待查。”那個趙海波面無表情地告訴了江一軍一個足以讓華海集團驚天動地的消息。

    江一軍聞聽完這一消息,早已七魂飛出去了三魂,大腦完全空白。鄒濤并未理會江一軍的反應,他接過趙海波的話對江一軍說。

    “江總,現在我們刑偵部門的同事已經開始著手調查此案,我們也在第一時間把這一情況匯報給了政府。現在我們已經得到政府相關部門的通知,首先對華海集團的所有公章、財務印鑒、財務資料及合同等檔案資料進行查封,政府將組織專門的清查小組,到華海進行專項審計清查。現在請江總配合我們的工作人員,就地查封你們公司相關資料。”

    江一軍這時才緩過神來,他問道。

    “那我們的正常工作還怎么開展啊?對了,常總的家人知道情況了嗎?”

    鄒濤上前走了一步,拍拍江一軍的肩膀,意味深長地笑著說。

    “江總,現在這種情況,你們還能開展正常工作嗎?你放心,我們已經安排人去常禹州家通知他家人了。”

    江一軍也覺得自己的問題有點幼稚,他點點頭表示同意。

    隨后,江一軍帶著鄒濤等三人分別對行政辦公室和財務部的資料逐一就地查封。鄒濤要求華海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除了私人物品在公安人員監督下拿出辦公室外,其他任何公司物品不得拿走和移動。公司員工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個個都露出驚恐的表情。江一軍看著一張張蓋著紅章的白色封條貼滿了各個文件柜、保險柜、辦公桌,覺得這個場景好像在影視劇里看到過,可現在卻真真實實地發生在自己的眼前。

    最后,鄒濤還要求就地查封江一軍的辦公室。這會兒,江一軍已經從驚恐的情緒中恢復過來,他平靜地帶著鄒濤他們來到他的辦公室,心里想:“不知道張晴走了沒有?”。打開自己的辦公室,房里沒有人,江一軍迅速掃視了一下辦公桌,桌子整理得很整齊,江一軍暗暗吁了口氣。

    等鄒濤他們走了以后,江一軍癱坐在椅子上,心口一陣子惡心,頭也莫名其妙地疼了起來。他閉上眼睛反復問自己一句話:“剛才是做夢還是真的?”

    常禹州和葉思萍死了,江一軍始終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江一軍做夢也想不到常禹州會有這樣的結局,他的眼前不禁浮現出和常禹州第一次見面的場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89-m
前路由我闖
作者 防城海盜
  鄉村小男孩服裝行業的傳奇人生。   沒有良好的教育背景,沒有過硬的經濟背景,沒有可靠的關...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