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江一軍巧遇常禹州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06年,江一軍終于通過了注冊評估師最后一門課程的考試。至此,他覺得自己已經取得了他專業領域里最后一個重量級的砝碼。江一軍可以開始他人生夢想的第一步了,離開自己的原單位—海城化工有限責任公司,一個死氣沉沉的國有大型企業。

    江一軍一畢業就被父母拉回了海城,分配到了這家國企。說是分配,還不如說是自己的父母托關系安排進去的。江一軍的父母就是這家企業的職工,父親是干技術的,母親在企業的技校當老師。他們始終認為能進國企就等于終身有保障了,甚至是找對象,都是父母的朋友從本單位的質檢公司介紹的,也就是后來成為江一軍妻子的趙玲。

    一直以來,江一軍都覺得自己不屬于這個環境,他痛恨論資排輩,痛恨溜須拍馬,痛恨爾虞我詐。他一直在努力讓自己羽翼豐滿,能夠有一天,沖出這個看似舒適而優越的牢籠。這一天終于到了,只是等到這一天的時候,江一軍已經是一個年過30,有妻有女的中年人了。但不管怎樣,他總是等到了,而且他認為只要走出去就一定會比現在的生活充滿機會和挑戰。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走出去給他帶來的不僅僅是生活的改變,同時帶給他的是比在國有企業更加復雜的環境,更加險惡的斗爭。

    2006年深秋時節,江一軍不顧父母的反對,堅決向單位遞交了辭職報告。盡管這時候江一軍已經是海城化工財務部部長,一個相當于副處級的職位了。他的舉動在單位造成了不小的轟動,有人說他瘋,有人說他傻,也有人說他有魄力。這些都沒有阻擋住江一軍的腳步,因為他非常幸運的得到了自己妻子的支持。

    趙玲是學理科出身,沒有江一軍那么多的人生感慨。她想問題比較簡單,對工作認認真真,做到問心無愧就行,在單位從不爭強好勝。對于她而言,丈夫孩子是她的一切。她欣賞江一軍,欣賞他有理想,欣賞他勤奮。對于江一軍沒黑沒夜苦學獲取的一個個證書,她充滿欽佩和自豪,她相信自己的丈夫一定會做出點事情來。當然,她更愿意看到自己的丈夫過得快樂。所以,當江一軍告訴她,他想提出辭職出去闖一闖的時候,趙玲只是笑著對江一軍說了一句話:“只要你覺得開心,怎么都行,我支持你!”

    江一軍辭職后,把自己的簡歷掛在了網上,同時找了幾家獵頭公司。但是江一軍走進華海集團卻不是通過這些渠道,他和常禹州的結識頗具戲劇性。

    那是一個深秋的早上,陽光很亮,像一個多情的少婦,跳上竄下得有些晃眼。空氣中彌漫著秋日特有的味道,似乎是大片田野收獲后散發出的泥土味,又似乎是掛滿枝頭的果子飄來的香味,還有些草木泛黃的苦澀味,這些味道高度混合,融成了秋的氣息。帶著這樣的氣息,也帶著收獲的期待,江一軍從一家獵頭公司走出來,心情挺好。對方對自己的簡歷很滿意,認為以江一軍的條件找一家大企業的財務總監職位應該沒有問題。本來江一軍打算打車回家,但看看天不錯,就想走一走。當走過一家售樓中心的時候,江一軍被售樓中心的豪華裝修吸引了。他站在門外看了看廣告牌,廣告牌的宣傳語很有氣派:“都市精英,尊享世家豪庭!”

    “都市精英,我算不算都市精英,即便現在不算,將來一定會是。不妨進去看看都市精英住的房子是什么樣子的!”江一軍邊想邊跨進了售樓中心。

    售樓中心的前廳非常大,正中央一個超大沙盤,看房的客人并不多,沙盤周圍只有5、6個人正在聽售樓小組的介紹。江一軍沒有注意這5、6個人的情況,本能的認為是來買房子的客人,也就湊了進去跟著聽。售樓小姐正在給這些人講解整個樓盤的規劃,當講到二期規劃中將有獨棟別墅、小高層及多層的多重組合時,江一軍似乎想起什么,便向售樓小姐問到:

    “小姐,麻煩問一下,你們規劃審批的容積率是多少?這三種房型的容積率分別是多少?尤其是多層的這部分是多少啊?”

    江一軍之所以能問出這些相對專業的問題,是因為他為了出來多接觸一些行業,自己沒事就在家查閱一些其他行業的資料。現在房地產也算是個熱點行業,所以他對這方面的情況也做了一些特別了解。所謂容積率就是指一個小區的總建筑面積與用地面積的比率。對于發展商來說,容積率決定地價成本在房屋中占的比例,而對于住戶來說,容積率直接涉及到居住的舒適度。一個良好的居住小區,高層住宅容積率應不超過五,多層住宅應不超過二,綠地率應不低于30,。但由于受土地成本的限制,并不是所有項目都能做得到。江一軍問這句話的本來意思很簡單,他認為按照自己的條件肯定買不起別墅,高層似乎也困難。那么如果買多層的話,容積率越小環境舒適度就會越高一些。但如果開發商為了提高別墅和高層的賣價,縮小別墅、高層容積率,加大多層容積率,對普通住戶來說就不利了。

    可沒想到的是,當他問出這句話后,售樓小姐和那幾個聽介紹的人全部怔怔地看著江一軍。江一軍被這種架勢嚇了一跳,快速回憶了一下剛才的問話,覺得沒有什么問題,馬上恢復過來,對售樓小姐一笑,繼續說:

    “這個問題有問題嗎?”

    售樓小姐似乎不知道如何回答江一軍的話,同時把頭轉向那幾個人中的一個人,江一軍也順著她的眼神看過去,這時候他才發現這幾個人好像不是買房子的客戶。

    售樓小姐看著的人,是一個看上去非常斯文、氣質極佳,年齡在50歲左右的中年男人。此人中等個頭,臉色黑中透紅,是那種經常曬日光浴的膚色。頭發稍有些卷曲,整齊地梳向腦后,很少的白頭發夾雜其中,越發顯出儒雅和不言自有的威嚴。前額飽滿,因略微有些謝頂顯得開闊且亮。眼睛很大,黑眼仁似乎比常人要多,眼神亮且定。一副中年人罕見的瘦削身材,但又極為結實。他身邊站著一個一身職業打扮的漂亮女人。

    那個男人只是看著江一軍,并沒有說話。而那個漂亮女人卻走向了江一軍,微笑著對江一軍說:

    “先生,請問您是哪家公司?或是哪家報社的?”

    “什么公司、什么報社?我是來看房子的,你是誰啊?哦,你是這家樓盤開發公司的吧,是不是應該你來回答我的問題?”江一軍被這個女人的問話刺激了男性荷爾蒙,所以一反常態的用挑釁的口吻說道。

    漂亮女人沒有想到江一軍不但不驚慌,反而直接向自己提出挑戰。她略微停頓了一下,隨即非常鎮定的回答到。

    “如果你不是其他同行來刺探軍情或者是記者來爆料的,如你所說,你只是個普通的看房者,我們非常歡迎。但是,你剛才問的問題好像并不是一個普通看房者會問的問題,也不是一個普通看房者會想到的問題?”

    “你這么講,那是你們公司太小看現在的客戶了,或者說你們認為凡是來買你們房子的人都是白癡!”

    江一軍寸步不讓,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不想在這個女人面前示弱。如果按照他的個性,他不是那種沒事找事的人。但今天他的男性荷爾蒙發揮了神奇的作用,他決定和這個女人硬氣到底。

    “小葉”那個很有氣質的男人走了過來,向漂亮女人揮了揮手,漂亮女人馬上退到了一邊。

    “這位先生,非常歡迎你來參觀我們的樓盤!剛才你的問題很專業,看來你也是比較熟悉房地產的。你放心,我們樓盤的容積率不但符合政策規定,而且還會充分考慮客戶的舒適感受。無論客戶購買什么樣的產品,我相信他們都會感受到整個小區環境的優美與舒適。”

    江一軍被這個人富有磁性的聲音,以及攝人的風度鎮住了,剛才那種決一雌雄的氣勢也忽然間煙消云散。

    “是你們誤會了,我的確是來看看房子的,沒什么特別的意思。剛才那位小姐也太大驚小怪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做賊心虛呢!”江一軍緩和了口氣解釋說。

    “沒有關系,是我們的工作人員有失禮貌,你別介意!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說著,這個男人從西裝內兜里取出一張名片遞給江一軍。

    江一軍接過名片,上面赫然寫著:華海集團董事長常禹州

    江一軍有些吃驚,也略顯局促,馬上說道:

    “不好意思,剛才我也是有些急躁。不打擾你們了,我回頭再來看吧。”說著,便把那張名片裝進了自己的兜里,迅速轉身離開。

    那個叫常禹州的男人看著江一軍離去的背影,露出一絲不被察覺的微笑。

    江一軍當時并沒有意識到,這個人將會改變他未來的生活。但事實上,當江一軍看到這張名片的時候,心里確實產生了某種沖動。他對這個叫常禹州的人印象非常好,而且很深刻,關鍵是華海集團董事長的名頭在他心里產生了某種突發的想法。

    他現在正在找新的工作機會,這次出來,他的目的并不是為了找一個混口飯的就業機會,他是要找一個能發揮自己才華的用武之地,找一個能賞識自己的伯樂。而能不能在短時間內碰到合適的工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雖然他不是很了解這個華海集團,但從剛才售樓處的裝潢及這位董事長,和與她爭執的漂亮女人的氣質上分析,這個華海集團的規模應該不小,說不定是個天賜良機呢?想到這兒,江一軍再次摸了摸兜里的名片,心里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的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