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下山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周明磊的心情很不好。本來大學一畢業,就社招當了警察,連簡歷都沒用做,確實羨慕了不少學弟、學妹,而且工作既輕閑又有實惠,吃喝不愁,經常會收到小禮品,心情一直不錯。可前個兒女友說在一起沒有盼頭,你不會富也不會窮,波瀾不驚的,趁年青要闖一闖,怎么看你都是個拖累,分手吧。

    男子漢大丈夫嘛,做什么事,就要拿的起,放的下。有了這樣的覺悟,明磊當然不好多說什么,面無表情的喔了一聲,就算結束了!

    可自打昨天開始,明磊突然覺得一下子閑了起來,時間富裕得都沒有辦法打發了,往日讀得津津有味道的書現在怎么也讀不進去,換成DVD,也看著無聊;而且好久沒有失眠了。

    于是,也就早晨5點鐘,明磊反常的一骨碌爬起來,出去透透氣也許會好一點,便開車直奔了八大處。半山腰的林子里滿是草木的味道,北京的5月已經有些燥熱了,但這里太陽還沒露頭,一切都濕漉漉的,很有些小資的味道,“要是…能和內誰一起在這就好了”,想想,明磊的眉頭又皺在一起了。

    老頭、老太太們也在溜早兒,明磊心煩意亂的,只是專找冷僻的地界走,沒人的空寂很符合自己當前的心境。

    轉過一道山彎,一下子闖進一團迷霧里,明磊聞到左邊有女友頭發的氣味,恍惚間懷里又有了那個溫膩的身子和鼻下那一頭烏黑的長發,不自覺地向左邊走去。猛然間一步蹬空,明磊驚恐地向下細看,那是一片無盡的黑暗,這黑暗一定有生命,它是在把我拽進去。明磊想著并下落著,下意識的摸摸身后,沒有保險繩,只有指望兄弟們給我弄個因公、評個烈士、開追悼會、蓋國旗。對!獨闖龍潭、勇斗毒販,奈何寡不敵眾,被打落懸崖...... 其實這都是因為女人、紅顏禍水啊!明磊下落著,思考著,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當明磊醒來,下意識地活動了活動手腳,還好,都聽自己使喚,全身也沒有感到有多疼,心里一寬,就又什么也不知道了。再次睜開眼,黑漆漆的天空中間橫著一條由無數星星組成的飄帶,那一閃一閃的微光仿佛鱗鱗波光似的在無聲地流動,銀河?明磊生平第二次看到了銀河,心中一陣狂喜,不過,這么多的星星比明磊以前見到的都要多、都要亮,明磊又隱隱感到有些不妥。一陣涼風襲來,明磊激靈靈打了個冷戰,才發現。。自己是被凍醒的。好在是5月里,山里的天氣也不是過分的冷,明磊移動了也就十來步得距離,蜷縮在一塊巖石下,害怕了一陣就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睡夢中明磊聽到一陣陣的咕咕聲,忙睜開眼,太陽已經出來了,剛要站起來,一陣天旋地轉,頭上見了虛汗,肚子里空落落的,心慌的要命。周明磊真是萬分慶幸,褲兜里還有幾塊“德力絲”,否則,說不定自己就死在這個低血糖上。這不兒,一會兒的功夫就緩了過來。

    檢查了一下周身,錢包,車鑰匙還在,手機卻摔壞了,最奇怪的是手表完好無損卻不走了,看來自己是糗大了。搖晃著腦袋,明磊垂頭喪氣地向山下走去。周圍的景致很是養眼,但,不對啊!八大處的樹木是人工種植的,樹種一樣,個頭也差不多,而這里,明磊就算不是林大畢業的,也看得出一路見過的樹木不下十幾種,還是野生的。

    走了半天也不見一個人影,明磊的心又開始嘀咕。還好,遠處傳來嘻笑之聲,走近,看到兩個十一、二歲的小男孩在砍柴,不對,四下望望,怎么沒有發現攝像機。不是拍戲,穿著古裝砍柴,明磊的驚訝無以附加。顯然,明磊是嚇到了他們。

    看著他們驚懼地眼神,明磊一下子冷靜了,工作的直覺告訴他,不可能從孩子嘴里問出太有價值的信息。于是,他只是笑了笑,含糊地說了聲“早”,便一晃而過。“大師…大師好。”身后傳來的孩子的聲音告訴明磊,標準的北京音,看來和當地人交流沒有大的障礙。不過,叫我“大師“,我有這么老嗎?有這么怪嗎?明磊習慣地聳聳肩,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板寸腦袋,又晃了晃頭,沒什么不好嘛,就是餓啊! 

    望著山腳下的村莊,在一片稻田包圍著,以近正午,炊煙寥寥。明磊走到村邊的小溪,痛痛快快地洗了洗,看流水清澈,便掬一捧嘗了一口,“不錯,味道甘甜,沒有異味”看看四野無人,索性趴在地上喝了個痛快。在樹蔭下懶散地躺著,看來水喝多了也可以擋餓。

    明磊揉著肚子,開始細細打量眼前的村子。這個村子并不大,也就幾十戶人家,沿著面前的土路望過去,可以看到村子的另一頭。多是低矮的土坯房,院子是用籬笆圍起來的,雞犬之聲不絕于耳,只是村中間又幾處院落是土坯墻但也就一人高,從露出的房頂來看是瓦房。沒有電線,沒有拖拉機,小孩子的裝素也眼熟,但絕對是影視作品中常見的,可明明也不像是在拍攝現場。再聯系山上的樹木,明磊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自己回到過去了?急忙趴在水邊照了照,還是自己的模樣,長出了一口氣。明磊發了半天的呆,也沒理出個頭緒,決定去城市找出答案。 

    明磊呆呆地瞅著村子,腦子飛快地轉著。看來這些人家并不富裕,裝可憐要些吃喝和衣服可能有些難度。明磊思忖著,對了,孩子們瞧自己象和尚,化緣!想想,又否定了這個想法,對付土財主,最好的辦法是騙。下定決心,明磊閉上眼睛開始努力回憶“法制辦”那些哥們酒桌上講沒講過化妝出家人行騙的案例,一尋思,自己既不騙錢也不騙色,不過一頓飯,一身衣服和找輛能代步進城的,難度低多了,信心一下子就有了。明磊反復叮囑自己,小心謹慎,不好就跑,有幾年前學的一招制敵,一步一步向村子中央挪去。 

    村民們奇怪地打量著明磊,小孩子們已經跟在身后走了十幾步,工作這幾年沒有白干,明磊覺著自己應該神色如常,因為心跳還很平緩,小剋司,不就一群沒有多少知識的農民嘛!明磊告訴自己,數到二十,準會有人和我搭訕。

    數到十八的時候,從土坯墻院子里走出一個老者擋住了去路,上下打量著明磊,面露微笑地說:

    “小師父,好。看您裝束奇特,必是修行之士,小老兒姓劉,也吃齋念佛,想請您到家一敘,尚允。”

    明磊看他一身粗布衣褲,頭發速在一起襒著用塊布包著,留著胡子,一瞥間也就是個大概,心想,看來不是清朝!不緊不慢地回答:

    “如此,就打擾老人家了。”

    進了院子,看到一個漢子正在套車,比馬個大,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騾子吧!只是車轱轆是木頭的,這玩意走起來得多兒顛啊。 

    劉老漢剛吃過晌午飯,瞇著眼眼看就要睡了,小孫子突然跑進來就嚷,“爺爺,村里里來了怪人!”沒法子,誰讓咱是里長呢,啥事都要管。邊搖著頭邊走到院子里,從墻上望過去,一個二十五六的后生慢慢地走了過來,穿的叫啥,頭發只有幾寸長,是個修道的?一定是。看他在眾人矚目之下神色自若,有些道行。眼看快走到大門前了,劉村長這才下定決心迎了出去。 

    這個怪人和俺說話,連眼皮都不抬,卻對這騾車的轱轆盯著看,老劉頭嘀咕著,也不敢怠慢地湊過去:

    “我二小子這就進城,給大順皇上拉貨回西安,已經去過一趟了。小師父瞅著….。”

    “什么?大順?!西安?!”明磊馬上聯想到是李自成,忙問:

    “闖王幾月進的京?”

    “三月,那兵多得......”

    明磊打斷插話的劉家二小子,又問:

    “往西安運送金銀?闖王對百姓不壞,這工錢給得也不壞吧?”

    劉家二人用驚異地眼神看著明磊:

    “您怎知是運金子?來回給十兩銀子呢。”

    明磊覺得他們出奇地配合,很和氣地胡鄒道:

    “小僧端悟,自幼在峨眉山修行,算來這甲申年將天下大變,血流成河。我是京城人士,回來再看一看故鄉,也算出山歷練歷練。只是山中無日月,出來后才發現,衣著太是不合時宜了。小道精通奇門之術,萬事算來自是精準,老人家不要太過驚奇。”

    “陽歷5月可能就是陰歷四月,甲申年四月二十二石河血戰”

    明磊回憶著,不經意地問道:

    “今兒是幾號?”

    “四月初九”也是順口答音。

    要不是考研過不了英語關,明磊早就考人大歷史系,喝醉了免不了指天罵地,學中國歷史,翻史料,和英語有鳥關系。明磊收住跑到岔路的思緒,憐憫地看著他們,不禁也恍然如神仙般看著不知大禍將至的二人。

    劉老漢也詫異地看著明磊,心話,這一驚一詐的,許是騙子要蒙俺?明磊從圈地、逃人法、陳名夏等史料中收回思緒,不禁佩服起自己,學得就是扎實,學問老自己往外蹦。

    看了看老劉頭,他果然很配合地問:

    “小師父有什么見教?”

    “韃子五月進京,西安是去不得的。這錦繡江山是韃子的了,你們趕緊收拾東西逃,到廣州去。黃河以北,韃子跑馬圈地,凡是圈在里面的田產和人口就是他們的,你馬上就會是人家的奴隸了,還不快逃!”

    明磊做手勢打住滿臉驚恐的老劉頭,一字一頓地說:

    “天機不可泄露,你我有緣,為此我已毀去五年的陽壽。剛才的話,不能見于文字,不能泄露,你要想救親朋好友,蒙也好,嚇也好,就是不能告訴他們實情,否則,你二人修行不深,必受天譴,殃及后人。切記!切記!”

    說罷,明磊做勢要走,二人急忙跪了下來,苦苦挽留,明磊只好就坡下驢了。

    “去,給我找身讀書人的衣服,備飯。”明磊吩咐著走進堂屋,看也不看跪在后面的爺倆兒。 

    嘴里回味著,喝了一口茶,不禁皺了皺眉,對被自己唬得以為遇見神仙的劉老頭吩咐道:

    “備車,送我進北京城,我換了衣服是要會一個人。我知道你們故土難離,未必信我之言。這樣,我說的事,你現在準備,五月,等闖王燒了宮殿,逃出北京大時候,也不用多說,有樣學樣,跟著跑就是了!不過記住,不是往西,而是南下!我回山的日子不能更改,就不耽擱了。”

    明磊提著裝著原來衣褲的包袱,上了騾車。劉二鞭子一甩,車子緩緩地動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75804_5_22-m
逍遙小書生
作者 榮小榮
  21世紀工科男,穿越古代成為一名窮書生。大腦裡面居然裝著一個圖書館,各種知識應有盡有!這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