鍥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告新讀此書的讀者:第一卷是全文鋪墊和對主角身世的交代,如果你們比較性急,急欲看到精彩情節,請從第二卷開始看起。但作者相信,你們看了一段時間后,會有yu望從頭再看看第一卷的,呵呵:))

    云蒸霞熨,仙鳥妙啼。一位須發皆白的老道坐在云端,拂塵在一把形狀古拙的長劍上輕輕掃拂,口中念念有詞。旁邊兩個僮兒侍立一旁,大氣也不敢喘。良久,老道半睜開眼,瞧了一瞧那把長劍,微微搖頭。

    “老君,何事煩惱?”半空里一聲長笑,老道抬頭一看,只見一名仙人駕鶴而來,紅光滿面,正是道友太乙真人。這位老道便是太上老君,他延請太乙真人在身邊坐下,嘆了口氣道:“老道今日心有所感,想成就一把仙劍,卻總不順遂,所以心煩。”

    “老君向來只愛開爐煉丹,今日怎么想起煉起劍來?”

    “老道縱觀下界,兵連禍結。炎黃子孫最知禮儀,治理天下,講究我道家的清靜無為。若是太平盛世,這原本再好不過。但時人只知無為,卻不知此無為須以自身強大為后盾,大有為之后,四海清平,方可以無為而治。炎黃子孫搞亂了順序,難免失之文弱,要受化外之人欺負。老道鑄此仙劍,便是想保佑世世代代良善的炎黃子民,以武止戈,讓本性溫良的人們不受外族欺侮。”

    太乙真人擊掌笑道:“老君慈悲,萬民何幸!”俯下身去細看長劍,奇道:“此劍頭角崢嶸,躍躍欲試,分明已滿蓄靈氣、仙氣、霸氣,老君為何卻說不遂心愿?”

    太上老君道:“是啊,此劍經老道點化,已凝聚靈氣仙氣霸氣,卻唯獨少了一絲俗氣。它要管世俗之事,怎能沒有世俗之氣?不食魚難知魚味之鮮,不行萬里不知行路之難,老道正在為它缺少歷煉煩惱。”

    太乙真人沉吟道:“老君仙法已臻絕頂,渾身上下,更無半分俗氣,留它在身邊,此劍縱成誅仙神劍,也難解世間疾苦。老君何妨暫將它貶下凡間,若這頑鐵被物欲所侵,埋沒于十丈紅塵,則天意如此,神仙終難干預人界之事;若它能力挽狂瀾,干出一番大事業,在民眾心里樹立起一種信念,則此劍修行圓滿,老君功德無量!”

    太上老君展顏笑道:“老道也正作此想。功德不功德的且不去說它,劍在人心而不在手,光這一重境界,已使這頑鐵的使命更上一重樓。”說罷大袖一拂,身旁的云層倒卷著四面散開,露出一塊明鏡也似的天宇,說道:“真人且往下看,如此時事,是否已到了頑鐵下凡的契機?”

    白登山,漢軍大帳。高皇帝劉邦來回踱步,頦下一把長髯被他撫了又撫,終于也沒能想出什么妙計來。一哨探來報:“山下匈奴大軍移動,似乎頃刻就要發起進攻,請陛下定奪!”

    帳下謀臣陳平大驚,道:“冒頓已圍了我們七日七夜,都不曾攻山,如今將士們已經餓了兩天,他卻發起攻擊,我們如何應付?”

    劉邦皺眉道:“我軍糧草已絕,匈奴冒頓單于統兵四十萬,將白登山團團圍住,不需進攻,只要再多過幾天,餓也把我們全都餓死了,犯不著冒死攻山。朕看這只是尋常軍馬調動,你們休得驚慌。”

    話雖如此,但性命攸關,劉邦心里終是放不下,親率左右到山頂窺看敵營。放眼望去,山下密密層層全是匈奴營帳,無邊無垠。此刻營門大開,大隊精騎從營門直沖出來,繞山疾奔。匈奴兵騎在馬背上,比在大炕安睡還要自得,一手控韁,一手揮舞馬刀,口中大聲吆喝,縱馬疾馳,好一番耀武揚威!

    郎中劉敬道:“陛下所言極是。匈奴騎兵善于在廣袤的大漠草原上奔突作戰,山路崎嶇,于馬戰不利,冒頓領兵日久,絕不會舍長取短。只要不下山,我們暫時不會有危險。但軍中糧草已絕,再多捱兩日,我軍不戰自潰,陛下萬金之體,實不能有絲毫閃失,不若現在趁軍中將士還有些力氣,鼓勇下山,保著我皇殺出重圍!”

    劉邦長嘆一聲,道:“朕是悔不當初啊!如果聽了你的話,在句注山追不到匈奴軍和韓王信,便該回守晉陽,哪有今日之禍?萬想不到冒頓這蠻荒里長大的莽夫,也懂得示我以弱,誘敵深入!”

    劉敬連忙垂首道:“陛下以赤手打出一片天下,古來帝王,從無有如陛下般神勇者,膽識自然遠在為臣之上。只可恨冒頓軍中有叛將韓王信,這人身受漢恩,熟知大漢兵法,卻用來對付到我漢軍身上。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時間緊迫,請陛下立刻傳令突圍!”

    陳平大叫道:“不可!山下匈奴精騎達四十萬之眾,我皇在晉陽擊敗韓王信后,一路趕來,只帶了三十二萬人越過句注山。又因為欲奇兵突襲,隨陛下趕到白登山的不過八萬輕騎!以八萬對四十萬,敵軍又是以逸待勞,萬一突圍不成,后果不堪設想。竊以為我皇絕不可輕身犯險!”

    劉邦目注劉敬,道:“如果突圍,愛卿覺得有幾成把握可以成功?如果成功,朕十成兵馬,還能夠剩下幾成?”

    劉敬嘆息道:“成功的幾率,不過五五之數而已。匈奴精騎來去如風,最怕我們尚未突破他們的營寨,便被他們在平原上合圍。但沖出去,至少還有五成把握,困守山上,卻連一分機會也沒有。陛下放心,臣下等拼了性命不要,也要護衛陛下的周全!”

    劉邦嘆道:“便算突圍成功,八萬將士,可能連一停也剩不下來。此番隨朕北來的將士,其中不少跟隨我南征北戰,出生入死,替朕打下這一片花花江山。若讓他們埋骨異域,朕于心何忍啊!”

    劉敬感激無已,垂淚道:“陛下體恤將士,臣等萬死不足以報主隆恩。”

    陳平道:“臣有一計,可以不費一兵一卒,脫此大難!”

    劉邦大喜,目射異光,道:“說下去!”

    陳平道:“塞北大漠,匈奴人除了馬匹和風沙,還有什么?賊人屢屢犯我疆土,無非就是貪圖我南朝的金銀和女子。咱們投其所好,他想要什么,咱們就給他什么。比如說你本來要打別人一拳才能得到的東西,現在不用打,別人就送到你面前,這一拳你還打不打呢?臣探得冒頓單于的閼氏(匈奴單于妻之稱號)十分貪財,咱們悄悄遣使以重金賄賂于她,由她出面游說冒頓,或許可以讓冒頓網開一面。”

    劉邦撫須出神,并不回答。

    陳平又道:“匈奴人素來彪悍,我大漢立國日短,民弱兵疲,國庫空虛,要想站穩腳跟,開創長治久安之局,對匈奴的政策須‘和’而非‘戰’。臣還有更深一層想法,匈奴人出身于荒野不毛之地,雖然野蠻,其實內心里自卑得緊,陛下若能將公主擇一下嫁給單于,單于附鳳攀龍之下,身價倍增,定然感恩戴德,永不來犯。”

    “大膽!”劉邦一聲怒斥,拔劍出鞘:“朕的公主是何等的金枝玉葉,豈能下嫁給化外莽夫?虧你說得出口!”

    陳平嚇得滾倒在地,連連叩頭:“臣一心為大漢江山社稷著想,雖然出言無狀,但請陛下三思!”

    “不可呀,陛下!”劉敬也拜伏于地,道:“君子寧折而不彎,況我大漢天子乎!如與匈奴和親,用公主的千金之體換來胡馬不南,我堂堂大漢尊嚴何在,國威何存!”

    陳平高呼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當年淮陰侯也曾身受胯下之辱!來日方長,請陛下以龍體為重,以天下蒼生為重!”

    劉邦手持利劍,兩眼暴睜,臉上神色陰晴不定。山下,匈奴鐵騎仍在嗷嗷怪叫著縱馬馳騁,耀武揚威,山上漢軍營里,卻不知是誰帶頭,唱起了望鄉:

    “望鄉,望鄉,

    道阻何長。

    亡我良駒兮,

    歸途茫茫。

    天水縱橫兮,

    去向何方?”

    這小調也不知是何人所創,這兩天在軍中頗為流行。歌聲低沉哀怨,此起彼伏,整個軍營彌漫著一片憂傷絕望的氛圍。劉邦悚然而驚,不自覺地想起生平大敵項羽被困垓下時英雄末路的凄涼。他的內心,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交戰。他手里拿著的,依然是當年斬白蛇起事時的那把寶劍,可是比之那時的意氣昂揚,現在的心境是多么彷徨落寞。

    良久,劉邦不發一言,陳平與劉敬兩名臣子匍匐于地,不敢起身,心中都是無比惶恐,惴惴不安。直跪得兩腿發麻,才聽劉邦緩緩嘆了口氣,幽然道:“想當初,朕亡秦滅楚,得意洋洋,曾作一首大風歌云:‘大風起兮云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誰知一轉眼匈奴南下,朕御駕親征,卻被困白登山,一籌莫展,真正是‘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言罷舉劍下擊,火星四濺中,身側一塊山石被他劈作兩半。

    劉敬與陳平見皇帝發怒,更加忐忑,又聽出劉邦抱怨身邊無可用之將才,無法保境安民,為他分憂解愁,心中說不出的羞愧惶恐,只是一個勁磕頭。眼角余光卻見劉邦頹然擲劍,仰天嘆道:“難道我劉邦縱橫一世,臨到老來,卻要向蠻族屈膝,骨肉分離?”

    陳平忙道:“說是那樣說,難道咱們真把公主嫁他?陛下只需選一個可人的宗室女子,封她個公主的稱號,便可代表大漢和親匈奴。冒頓又沒到過長安皇庭,哪里分得清真公主假公主?大漠上風沙日照,匈奴女子大都粗獷難看,見了我漢朝姑娘,定天仙也似地寵著,也委屈不了我們這位假公主。”

    劉邦嘆息道:“和親之事,以后再議。賄賂閼氏,陳愛卿著手去辦吧,朕累了,需要回帳休息。”劉敬心有不甘,但見劉邦已拂袖遠去,終于不敢再勸,只得狠狠瞪了陳平一眼。

    當夜,漢營中走出數人,帶著錙重,悄悄下山,由約好的匈奴人領著直入匈奴大營去了。次日,白登山東南角上,匈奴軍忽然往兩翼后撤,是時天降大霧,漢軍以強駑兩面射住,劉邦帶同群臣,趁勢沖出重圍,往平城而去。

    這一番白登山山頂之議,便是漢朝對匈奴和親政策的發端,此后七十年的時間里,漢朝為匈奴也不知送去了多少“公主”作單于的老婆。光是漢景帝年間,為滿足軍臣單于的需索,短短八年里就給他送去了三位宗室公主,結果不是早死,就是軍臣對她們的“假公主”身份表示不滿,總是變著法子騷擾邊境。景帝劉啟迫不得已,只得決定嫁自己的親生女兒,而且一嫁再嫁,先是把劉徹(就是以后的漢武帝)的二姐南宮公主嫁給軍臣,后來還把小女兒隆慮公主也嫁了出去,這卻是當年劉邦與陳平定計時沒有料想到的。至于年年進貢的黃金、絹、絮,米、酒等物品,更是不計其數。當時大漢所受的屈辱,比之后來清朝對列強的割地賠款,恐怕也不遑多讓。

    太乙真人扼腕道:“是時候了。天上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炎黃子孫積弱如此,豈不令人浩嘆!”

    太上老君微笑道:“下界有云,天將降大任與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老道以為咱們也不要給這塊頑鐵什么特別的關照,一切看它的造化罷!”說罷,雙手捧起那把得了老君點化的寶劍,吹一口氣,那劍化作一道白光,穿出云層,徑下凡間而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90269_22_18-m
大聖傳
作者 說夢者
  妖魔中的至高無上者,名為「大聖」。   少年走出山村,踏遍天下,一步步跨入傳說中,成為神話。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