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茅屋嬰兒(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美婦吃了一驚,猛抬起頭,只見院中不知何時來了兩人,一高一矮,卻一般的滿面虬髯,粗獷豪壯。美婦心中害怕,往墻角一縮。那高的一人將張全破褂子一般提在手里,掩到門口,大聲道:“姓郭的,我瞧見你了,還不出來受死!”說罷運勁一甩,張全貼地滾進屋來,也不知是死是活。

    美婦坐在屋角,可以看到高個子,高個子急切間卻看不到她,投石問路扔進張全后,自己也舞刀護住面門,隨后躍進屋來。郭輝猛地閃到高個子背后,舉掌切向他的脖頸。高個子這時已發現美婦,察覺她目光有異,急忙矮身前躥。郭輝一掌落空,立刻變掌為爪,一把抓住高個子背心,他傷后腿上乏力,被高個子前躥之力帶得往前一傾,順勢便撲到高個子背上,一只長臂伸到前面抓住他的下巴,用力往后一扳,“喀喇”聲響,高個子頸骨折斷,委頓倒地。

    矮個子緊跟而至,一股凌厲的殺氣直迫郭輝背心!郭輝不及回頭,連對方使的是什么兵器都不知道,便即往前疾躥。矮個子如影隨形,追在郭輝身后,氣勁一再加強,充滿一往無前的氣概!茅屋的廳堂能有多大,郭輝跨出幾步,便已面對土墻,看矮個子的意思,是要將他生生釘死在土墻之上!

    郭輝眼見閃避不及,忽然腳下一絆,撲地摔倒。矮個子收勢不住,踩著郭輝的身體直撞到墻上去,手中長劍直刺進泥墻里!矮個子急忙定身抽劍,郭輝挺起身揮拳自下而上猛擊,正中在矮個子*,矮個子一張臉漲成豬肝色,張大了嘴卻叫不出聲,慢慢軟倒。

    與此同時,忽然轟然作響,茅屋頂破出兩個大洞,兩條漢子從上面躍了下來,舞起一團刀光,雙雙撲向郭輝。郭輝從墻上拔出矮個子的長劍,返身迎敵。兩條漢子刀法不弱,郭輝施展祖傳的精妙劍法,堪堪抵擋得住。過了幾招,兩漢交錯換位,輪番進擊,郭輝卻只單足跳躍,頗不靈便,原來剛才矮個子踩他那一腳,已將他左腿腿骨踩斷!美婦叫道:“郭英雄背靠著墻打!”

    郭輝暗叫一聲慚愧,自己久經戰陣,卻要婦人提醒。當下將背貼到墻上,將劍式展開,身軀挺立不動,果然輕松了許多,不需再防備兩漢前后夾擊,劍芒大漲,逐漸反守為攻。兩漢再占不到一絲便宜,開始手忙腳亂起來,一漢惱道:“早知這婆娘多嘴多舌,起初便該一刀砍了!”另一漢冷笑道:“別看這娘們挺著大肚,卻是個美人胚子,你下得了手?”

    那漢道:“老大怎還不來?一起拾奪下姓郭的后,這娘們卻是我的……”他一面說,手上卻不慢,猛然間嘩啦一聲,一盆熱水潑到面上,將他的眼睛迷住,緊接著咽喉一痛,已被郭輝一劍刺死。原來美婦在一旁設法相助郭輝,鼓起勇氣將為郭輝清洗傷口的溫水向那漢子兜頭蓋臉地潑來,郭輝抓住機會,將他殺了。

    二去其一,余下那漢更不是郭輝對手,戰不三合,被郭輝一劍刺在右臂上,血流如注。那漢自知不敵,縱身后躍,手臂一長,突然將美婦一把抓住,拉進懷中。美婦驚叫一聲,大力掙扎,那漢子將刀架在美婦脖子上,道:“不許動!”他惱恨美婦害死他同伴,便想殺了她為他復仇。

    “放開她!”郭輝提劍一瘸一拐地逼上來,將劍遙遙指住漢子眉心。漢子拉著美婦退后兩步,喝道:“你也不許動!拋去長劍,不然我立刻將她一刀殺了!”

    郭輝怒道:“你敢!”抬步趕來,卻忘了一腿已折,渾不受力,劇痛之下,頓時一跤跌倒!這一跤摔得極重,門牙也磕脫兩顆,手中長劍更是掉落一旁。那漢子見有機可乘,將美婦往旁邊一推,一個箭步躍上來,揮刀向郭輝頭頂砍下。郭輝在地上突然翻轉身,兩掌一合,夾住漢子砍來的刀鋒,往前一帶,漢子重心失衡,立足不穩,整個身子俯倒下來,郭輝回掌,一記重手擊在漢子胸口上!那漢子悶哼一聲,整個人象紙鳶般被擊得倒飛出去,胸前肋骨根根折斷,在半空中便已斃命。

    這是郭輝第二次喬裝倒地致敵死命,所幸兩次都取得成功,只不過這次裝得忒真,損失了兩枚牙齒,以后說話須關不了風,不由大是懊惱。他抹了抹唇上的血跡,看見美婦被那漢子推dao在墻邊,正手撫著肚子,面容痛苦,連忙雙掌在地上一撐,站起身來,想要上前相助,忽然間風聲勁疾,一個龐然大物從門口直飛進來,撞向他的胸口!

    郭輝見那物來得猛惡,忙一沉腰,揮掌斜劈,借力化力,將那物推到一邊,啪噠一聲,掉在地上,原來竟是剛才飛出去那漢子的尸首!緊跟著門口人影一晃,一個青袍大袖的中年人已站在屋中。這人身材頎長,面白無須,目光卻無比深隧,使人猜測他的年紀應該比他的面容要老。他這一站進來,茅屋里好象忽然變冷了許多。

    郭輝心里一沉,說道:“你終于來了!”三撥追騎中,他唯一真正忌憚的,就是此人。但料想這人身份特殊,平時并不和尋常匈奴追騎走在一處,心中便存了僥幸,誰知此刻在他盡殲追兵,自己也傷痕累累的時候,這個人終于出現了!

    青衣人冷冷道:“我在路上打發了一隊官差,是以來遲一步。郭大俠把這幾個人都送上了西天,當真是好武藝、好手段!”聲音尖銳,刺入耳里十分難受。

    郭輝道:“胡漢相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要自保,便不得不殺他們。中行兄堂堂漢人,難道果真要為匈奴人賣命,置在下于死地?”

    青衣人道:“非也。你殺不殺隆起,關我屁事!我無意為匈奴人賣命,但誰與漢家作對,誰和劉家子孫過不去,便是我的朋友,我便幫誰。嘿嘿,堂堂漢人?我中行說再不是漢人,再加上肢體已殘,也當不得堂堂二字!”

    郭輝大怒,厲聲道:“無恥!看招!”呼地一掌,向青衣人中行說拍去。

    中行說左掌一翻,迎了上來,“啪”的一聲,二人對了一掌。中行說一動不動,郭輝卻上身一陣猛搖,顯見落了下風。中行說道:“你我的本事,大概在伯仲之間,但你既然受了傷,便不是我的對手!”

    郭輝怒道:“如此,你來取我性命便是,鹿死誰手,咱們手底下見真章!”

    中行說淡然道:“我敬你是條漢子,本無心殺你,但你既這般說,陪你玩玩,也未嘗不可。”說罷,發掌向郭輝拍來。這一掌無聲無息,如行云流水般瀟灑自然,不帶絲毫煙火之氣。郭輝卻不敢輕敵,大喝一聲,掌底帶起風雷之聲,全力相迎。一剛一柔,兩股掌力在空中一交,卻如有實質,“砰”的一聲大震,郭輝一個趔趄,向后退了一步,斷腿觸地,痛入骨髓。

    中行說這一掌使了六分力,居然無法擊倒身受重傷的郭輝,不由起了好勝之心,說道:“再吃我一掌試試!”左袖一拂,右掌從袖底翻出來,又是一掌呼地擊出,這一掌再加上了兩分內勁。郭輝一咬牙,使出郭家祖傳“伏虎仙魔掌”,急運丹田內息,揮掌猛擊。兩掌交接,郭輝悶哼一聲,長大的身軀向后倒飛而出,撞到土墻上,房屋搖動,泥粉簌簌而下!

    郭輝挺起身,嘴角沁出一絲血跡,猶自說道:“再來!”招演“仙魔掌”中的“佛手伏魔”,雙掌看上去比平時似乎大了許多,空氣中噼噼啪啪一陣爆響,帶起一個猛烈的氣旋,向中行說撞去。中行說見他來勢猛惡,不敢托大,也是雙掌齊出。郭輝見不到對方掌力有多威猛,但覺自己發出的巨力突然凝滯,緊接著一股潛力涌至,從掌心直傳到胸口,他背已靠墻,退無可退,禁不住喉頭一甜,“哇”地吐出一口鮮血!

    中行說見自己已出十分內勁,郭輝仍挺立不倒,心中也是大贊,暗忖今日若不將他斃于掌底,留到往后終究是個禍胎,眼中兇芒一閃,踏上一步,吸了口長氣,右掌一領,又要擊出。

    郭輝靠在墻上,已全仗著墻壁的支撐才屹立未倒,全身百骸欲折,再也提不起一絲勁力,見中行說逼來,心中一聲浩嘆,只待閉目等死。猛可里,卻聽“哇”的一聲,那一頭美婦臥身處傳來嬰兒的啼哭,聲音嘹亮,陡然喚起他勃勃生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44-m
仙草供應商
作者 寂寞我獨走
  太虛宗落魄弟子石樾偶得一個神奇的空間,裡面有一塊不小的靈田,這對於租不起門派靈田的石樾來說...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