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寶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高孤再也不當是幻聽了,渾身一個冷戰,心中暗道:“我滴個乖乖喲,大白天的這女鬼竟然能凝聲傳音,厲害啊,我還是趕緊走為妙,可千萬別讓她纏著我才好,現在我還應付不來呀。”

    高孤眼珠子一轉,拔腿就跑,不多一會兒,便來到陳家墓穴口,卻見梅花香陣陣眼所在的三柱香已然變了模樣。

    高孤將三根香拔起,嘆息道:“人最怕三長兩短,香最忌兩短一長,卻偏偏燒成這個樣子,哎,家中出此香,肯定有人喪……”

    臨明城,不過是一個小城市,但也有十來萬人口,也算是一處富饒之地。

    臨明城東有一座莊子,卻是義莊,任塵是現莊主,高孤是被其自小收養的徒兒,兩人倒也情同父子。若非如此,以任塵那鐵硬般的脾氣,不肯被占便宜的,寧殺錯不放過的性格,也不會對高孤如此疼愛。

    高孤性格之上倒得全了任塵的真傳,亦是寧殺錯不放過。

    回來之時已然夕陽剛剛映霞,高孤指揮著抬棺之人將棺材放在前堂祭殿,又叫那搬法壇之人將法壇擺放與棺材前,正對門口。

    打發走了這些人之后,高孤便將房門關上,先自在法壇上上了三柱香,拜過陳老太爺之后,他便來到棺材邊上,喃喃自語道:“三十年也不見尸體腐爛,虧得陳發明還不肯火化,哎,不過若我有家有室,孝道當前,我也不敢如此枉為,那可是要下十八層地獄的。”

    “對了。”高孤突然眼前一亮,頓時記起那只小鼎來,隨后便來到棺頭,雙掌對棺蓋一拍,轟隆一聲,棺蓋應聲而開,頓見就見陳老太爺本來整齊的皮膚皺成一堆一堆,搭在一起的雙掌,指頭伸出二寸長的墨黑指甲。

    “哇,發福了?指甲伸出來了,怎么會這么快,看來這個還是個稀有品種呢,不知道回煞尸變之后有什么修為?想來不會太低。”

    高孤驚異萬分,手中卻是快速,將其握住的小鼎立時拿出,一個縱身飛躍,來到棺材另一頭,一腳踹在棺材蓋上,轟隆聲中便自合起。

    高孤又打量起手中的小鼎,隱隱感應到鼎中似有一種玄奧的靈氣波動,再想到那陳老太爺將要變成厲害的僵尸,也多半是與這小鼎吸納地煞陰氣有所關聯,思及此處,不由的眼神一亮,暗忖道:“這個小鼎難不成是件法器?不對,法器萬無這般自動吸收靈氣的能力,難道是件靈器?乃或是更高一級的道器?”

    高孤腦海中不由的想起修道者所用的器物,以法力祭煉統稱為法寶,其中又有詳細化分,這法器是最低一等,法器之上還有靈器,道器,靈寶等的化分,而每一等又有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四品化分。

    而修道者修煉法器,只有靈氣境的修為之時才能煉制,像高孤這樣的最低一層的出神境界雖然能用,卻不能自己煉制,只能拿到別人煉制成功的法器,加以祭煉,這才能運用。

    “算了,等會兒再研究罷。”

    高孤將小鼎收入懷中,儼然當成自家的東西,這才將目光定在麻煩的棺材上面。

    隨后高孤思量了一番,進了內堂,不多時,便拿了紅繩墨斗網,用之將棺材兜起,不留一絲空隙。

    這件紅繩墨斗網乃是任塵煉制的制邪法器,是用公雞血加糯米粉,混浩然墨水,纏天蠶絲煉制而成,乃是中品法器。

    加了鎮棺符在棺材四周,高孤又搬來糯米撒在棺材四周,這糯米只能防止尸氣泄漏與地煞之氣進棺,阻斷尸變加劇。

    一切完工之后,高孤拍拍手掌,說道:“有師父的三大法器之一的兜邪網鎮住,想來也不會出什么亂子,只是不知道師父的另外兩大法器有無帶走,八封金光鏡是師父的本命法器,想來是從不離身,那還有金錢劍也是中品法器,不知道還在不在,我要去看看。”

    高孤轉到任塵的臥室,果見床頭懸掛一柄尺長的金錢劍,嘿嘿一笑,便將之取下,藏在袖中,倒也看不出什么來,得了這中品法器,不由的心下高興一些,內心忖道:“嘿,平時師父也不給我耍耍,現在趁他不在,便玩上幾天,畢竟今天可碰上了怪事,那女鬼竟然能瞞過師父等人的耳目,可不簡單啊。還好法器不似靈器那樣可以收入體內,這金錢劍才沒被師父帶走,卻是解了我燃眉之急,心中多了點保障。”

    隨后高孤想到晚會兒還有陳家宴席要參加,便去洗浴一番,換上了一襲連體白袍,看了看時辰還早,又回到自己的臥室。

    盤膝坐在木床之上,高孤從懷中取出那只小鼎與一枚玉符。

    玉符是任塵所給,記載有靈氣境界的修煉法門,任塵是龍虎山一脈所傳,龍虎山作為本界九大仙道玄門正宗,法訣浩然,氣運綿長,高手輩出,宗師歷代皆有,傳承有數千年的歷史!任塵雖只是末代弟子,收高孤為徒以只能讓高孤坐上龍虎山外門弟子而已,但此次掌門繼位傳承大典之后,發任塵隨時可以突破到陰神境界的修為,想來成為五代弟子不是難事,那時便可收徒進門,乃是名正言順。

    正是為此,任塵方長將修煉靈氣境界的法訣賜下,這是龍虎山一脈的根基之法。

    高孤將玉符貼于額頭,閉目之后,出神之境的神識鉆入玉符當中,頓時得到這玉符中的法訣傳承,紫霄訣,這便是龍虎山一脈的幾大筑基法門之一,往后龍虎山強大的法門都需以這紫霄訣才能進化修煉,這紫霄訣儼然就如一座房子的基石一般,正是重要不過。

    高孤得了紫霄訣,當即便自修煉起來,本來他便是因為任塵不敢私自傳授法訣而未能更進一步,自幾年前便卡在出神圓滿之境,只差臨門一腳便能進階到靈氣境界,那時吞吐天地靈氣,轉化為自身法力,以高孤的資質,想來修煉起來會更加迅速。

    高孤沉靜心神,運起紫霄訣,吐納之間,但見一絲絲若有若無的淡淡煙氣出入鼻口,隨著紫霄訣的路線轉化,化成點點淡紫煙氣沉入丹田,隨著一點法力誕生,便預示著成功踏入靈氣境界,高孤也未成想到竟然如此順利,心下歡喜,法訣運轉卻不敢怠慢……

    到了一個周天搬運完畢,已是一個時辰之后,這時高孤還要運轉法訣,卻覺得靈氣搬運困難,如海中抱巨石般難行,當下便停了功法運轉,這種現象任塵早已講過,乃是身心不堪重負,若是強行運使,說不得要自隕根基。

    高孤收了功法之后,便拿起小鼎來細細鉆研,但見這小鼎生有三足,腹成渾圓,乃是典型的道家重器三足鼎,在道家就比佛門的蓮臺,儒家的筆墨文書,此為重器。

    高孤細瞧小鼎,卻不覺絲毫靈氣變化,比之在陳老太爺那死鬼手中明顯有所不同,更休提一開始所見到的玄氣感應。

    觀察好久,也不得什么成效,但高孤非常確定此鼎的不凡來,突然想起重寶都要血祭神祭等步驟,不由來了點精神,當下死馬當作活馬醫,當即便是咬破指尖,逼了一點精血注入鼎內。

    過了好半晌也不見有所異動,高孤也覺氣餒,眼珠子轉了轉,突然運起剛剛體內修煉出來的法力真氣,便行注入鼎中。

    只見一抹紫光一閃而逝,突然小鼎泛起七彩玄光,神識似也與小鼎有所聯系,高孤剛要咧嘴大笑,卻突然發覺一股莫大的吸力從鼎中傳來,還未來得乃反應,便就眼前一黑。

    高孤心中大驚,但眨眼間,卻發現自己來到另一處地方,這是一片白茫茫的空間,成圓形天地,高闊有九丈,最另他驚奇的是地面成七彩,質地如玄鐵幽黑,在中心處還有一人高下的七彩火焰。

    “這?這是哪?我是被那個小鼎中的吸力帶來的,難道這個空間是小鼎中?咦,我這是神識進來,不是本體進來呢,看來還真是,法寶空間?這個可是那種非常強大的寶物才會擁有的啊!怎么會被陳老太爺得了去?”

    高孤看了看自身如虛靈般的身體自言自語,不由心中有了幾分猜想,隨后心中卻是狂笑,“哈哈,如今這個強大的法寶就是我的了,哈哈。”

    在這個空間轉了轉,卻見這空間一眼就能看完,最后高孤還是來到那團七彩火焰旁邊,心中忖道:“想來這就是這件法寶的中樞所在了,鼎爐在道家所用于煉丹,煉器,修自身,煉化外物等用途,那這七彩之火應該便是這只小鼎的精華所在了,看來我以后還得好好研究研究,這火焰到底有什么用途呢。”

    這樣想罷,高孤心念一轉,神識便自散去,意識便回到身體中去了。

    恰在高孤剛收回神識之時,莊外傳來喊話聲:“高法師,我家老爺請您過去參宴。”

    “哦,我就來。”

    高孤答應一聲,便將小鼎收入懷中,這小鼎想來不是簡單之物,因還不能將之煉化祭煉完成,也就不能隨心收入體內,將小鼎收好之后,便向外走去,路過祭殿之時,依然見得那陳老太爺的棺木完整,這才點頭出了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95233_22_64-m
奪運書生
作者 釣魚1哥
  九州大陸,浩瀚無邊。大齊國,川府赤陽衛。杜府乃西邊砥柱中流,世代衛戍西邊,抵抗蠻族來犯。<...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