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當如夏花?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向南出身于小康“書香”之家,爺爺奶奶畢業于復旦大學77屆中文系,爸爸媽媽畢業于83屆復旦大學中文系。說來有趣,77年小平爺爺恢復高考之后,剛剛從“牛圈”里出來沒幾年的爺爺奶奶,便從代課老師的身份迅速轉換為學生身份,雙雙以35歲的高齡進入了復旦大學中文系。

    畢業后,本著當時“從哪來,回哪去”的原則,回原單位市3中繼續教書育人。未曾想,在爺爺奶奶畢業兩年后,父親向紅旗受兩位老人蠱惑也考入了復旦大學。只不過當時讀的是外文學院的前身——外文系。而在大學的向紅旗,遇到了人生另一半,也就是向南的母親陳素云,畢業后兩人就結了婚。還是本著“哪來哪回”的政治原則,向南的父母也回了市三中教書。

    一年后的1989年夏末,向南發出來到了這個世界的第一聲洪亮的啼哭,有了自己的第一個名字:小寶!

    而這個一直被老媽和奶奶掛在嘴邊的名字,也讓后來的向南很頭大。隨著向南的漸漸長大,終于在上幼兒園的前一天,爺爺向國徽終于按捺不住,響應小平同志“南巡”上海深圳等地的重大意義,正式將“小寶”這個舊社會的遺留按死,換為了現在的向“南”。后來的也向南暗暗慶幸,幸好當時小平爺爺沒有視察日本,否則......不過,向南沒想到的是,日后的自己竟然會在日本遇到......

    受長輩三代皆出于復旦的夙愿和影響,在那個還在看《大頭兒子與小頭爸爸》的年代,向南就篤定的認為自己要上的大學是復旦,每每有訪客問起向南理想之類的問題,向南都會馬上“乖巧”的眠眠嘴回答道:“和爺爺一樣,上復旦,當教授。”

    每每這個時候,混到退休還是“高級教師”,最高職位也僅僅是副教導主任的爺爺向國威,都會發出驕傲而欣慰的爽朗笑聲。隨著漸漸的長大,其實,還有一件事向南沒和他們說,同樣的向南也篤定的認為,自己未來“大頭兒子”的媽媽也在復旦等著自己,直到......遇到顏惜......

    三代一根獨苗的向南,再算上外婆家那邊也就還剩一個舅舅和表姐外,真的可以說得上是一“枝”獨秀了!家境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由于上兩代四口皆出文化階層,做的更是傳業授道這種百年大計的職業,且又淡泊名利,知足常樂,一門心思做自己的老園丁,正應了那句: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幾十年勤儉持家的習慣也到了收獲的季節,幾年前單位分房的兩個名額也被爺爺讓給了其他教職工一個。而這一家三代就住在一套鄰近市郊的四室兩廳里單位分配房里,而向南的老媽陳女士,眼瞅著見長的房價,本著為兒子將來打算的想法在2000年拿出大部分積蓄又買了一套。03年初,老爸向紅旗也咬咬牙買了輛捷達。

    因而不算差的家庭環境,讓向南從小也到沒受過太多苦,幾代人的關愛也沒有讓他養成不良惡習,反而經常利用寒暑假去青少年宮兼職教琴,賺點亂花錢。

    用老爸向紅旗的話說就是:兩代人教育學生,加起來有一百多年的經驗還能錯得了?在家里奶奶有溺愛的權力,卻是沒有決定的權力,爺爺有決定的權力,但為了他好爺爺的形象,卻每每是讓老爸向紅旗跳出來做惡人,而老媽有管生活管老爸的權力,更有管他權力。

    所以,從小向南大多數的業余時間不是跟著爺爺學樂器,就是跟著媽媽學外語。而爺爺退休后往來的,也多是志同道合之輩。就比如爺爺,少年時代因為個人愛好和一個滯留中國的白俄老毛子(白俄羅斯人)學了幾年大提琴。這外國人在60年代末,回國前把他視若珍寶的這一把古琴,送給了這些年對他照顧頗多的向國徽。雖然,特殊時期時期大部分時間中斷了練習,但琴卻被向國徽偷偷藏了起來。前兩年據說一個大提琴演奏家還慕名而來,給了很高的價格爺爺也沒賣。而改革開放后爺爺的琴藝又拾了起來,而且還拉著年幼的向南和他一起練。

    這不,退休后這些年,爺爺更是結識了一大幫這方面的愛好者,組成了個什么“夕陽不落老年交響樂團”在這幫長輩的熏陶下,向南也算繼承爺爺這方面的天賦,博采眾長,不管在樂理上的造詣,還是在演奏上的技巧都在大步前進,一手“飛指揉弦”的技巧更是讓人驚艷。

    兩年前,堪堪12歲的向南便持琴一曲凄婉回轉的《梁祝》,拿到中央音樂學院認定的招生9級的滿級證書,只需通過文化課幾乎就可以就讀中央音樂學院。雖然這種“天才”在中國來說并不算少但對于這個稍微有點小天才向南來說,特招進中央音樂學院附中,然后幾年后直升學院也順理成章。但是,人人都知道老向的孫子似乎也只鐘情于復旦。而向南也只好在“老年樂團”繼續揮霍他的音樂才華,做這“老年樂團”唯一的青年……哦不,是少年團員。而這,也是向南人生的第一個表演舞臺。

    直到去年,樂團加入了一個軍區文工團的退休大提琴手后,向南才被他幾十年的造詣修養擊敗,如愿以償的離開這個老年團體。但這還不算完,從02年寒假,老向又和幾個老友把他們共同的弟子向南送到省音樂學院,鍵盤演奏編導專業做旁聽生,主修鋼琴和編曲和作曲。理由是:樂團的鋼琴聲部一直是短板,但與鍵弦類樂器有共同點,容易快速上手,以后可以作為大提琴之外的輔修。真可謂柳暗花明,如果不是向南有毅力,而且是真心喜歡音樂,可能已經被幾個老人家玩瘋了。向南也不是沒想過反抗,但剛剛露出點苗頭。向國徽的那套在學生身上幾十年屢試不爽的“苦口婆心”,一施展在了向紅旗身上,孝子老爸就會再一次不出所料的跳了出來……

    所以,向南就是這樣幸福而又帶些“痛苦”的翻篇了14年。和大富大貴不沾邊;從小接受長輩們灌輸的微言大義,卻也幾乎沒有挫折的生長環境,無疑讓這些大道理顯得有些紙上談兵。但卻讓年紀不大的向南家庭的氛圍養成了向南兒時無爭、內斂而守禮的性格,有比同齡人成熟的思想與判斷,但也比同齡人少了些天馬行空的幻想與童話般的“野心”目標。

    直到遇到石濤!才讓向南知道,自己其實也喜歡跑喜歡跳,甚至有的時候在石濤面前和他對爆粗口,其實也是一種長輩們沒有交給他的關于友情的表達。

    而遇到顏惜!向南也才醒悟,自己其實竟然可以為另外一種不曾體會過情思輾轉反側。自己竟然第一次心痛,就可以疼到到窒息。自己竟然頭一次對一個人如此的失望到決絕。

    而自己,竟然第一次反思自己的生活態度,甚至有些痛恨自己這種態度的平凡……

    “生命在閃耀中現出絢爛,在平凡中現出真實。”這句伯克的名言,以前自己一直只關注了后半句,覺得這才是點題的至哲道理。現在才忽然警覺,原來,人生還有前一種活法。只不過前一種活法是給少數人準備的而已。縱然生如夏花,也當綻放出自己的光華與彩章,如此才不辜負那人生的短暫一夏。

    “要絢爛么......?”

    小北語:本書開始前10章,會有些與眾不同的慢熱,甚至真正的內容要從第三章才開始。但之后會迅速加快進度,進入狀態,直到主角17歲以后,才會進逐漸減慢進度。但小北卻還是堅持認為這是由必要的。這對主角,將來要決定走什么路?怎么走?都是有因果銜接的。小北不習慣一個沒有性格塑造的主角,突兀的做出一個接著一個沒有起承轉合的決定和經不起邏輯推敲的劇情。

    雖然水準有限,但仍會努力……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51-m
我的老婆是女首富
作者 二兩五花肉
  白蓮花:「這是你今年的費用,我們兩清了!」   陳安歌:「為什麼?」   白蓮花:「我...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