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 霧鎖重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被濃霧鎖住的出云峰上,座座點綴其間的精致樓宇時隱時現,白鶴驚掠而過,陣陣仙靈之氣彌漫而出。

    峰前山門處,一塊巨大的山石上一個刀刻的“玉”字仿若有凌光流轉其間,發出淡淡的光芒。

    “夫君,此女嬰既然被人遺棄于此山中,不如我們就賜名收留了吧!”

    一身雪衣素白如斯,卻掩不住說話女子那窈窕玲瓏的美妙身形。烏黑的發髻高高挽起,雖已不是少女芳齡,但毫無釵環裝飾卻顯出一抹難以言喻的高貴之氣,讓人忽略她的年紀,只留下驚艷。此時她懷中正抱著一個白嫩嬰兒,此嬰面目祥和,膚色如玉,讓人一見便會生出親近之心。

    “灀兒,你既有此心,為夫自然不會阻攔。只是此女嬰身無靈根,且自母體就帶出這難以化解的凝陰之氣,恐怕陪不了你多長時間,我只是不想你將來失望。”

    同樣一身白衣,說話的男子面容儒雅,雖然看起來已年屆不惑,但觀其眉目清朗,身材高挺,又自由一股難舍的成熟魅力渾然天成。他搖頭望向妻子和她懷中熟睡的女嬰,俊顏上染了一抹遺憾之色。

    “咱們不是還有玉婆娑嗎?用來溫養,我相信,她一定會堅強活下去的!”女子柔弱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堅毅神色,祈求般地望向了她的夫君,讓人難以拒絕。

    男子抿唇不語,半晌之后,還是放棄了將女嬰送走念頭,緩緩點頭:“也罷,是否有緣,且看玉婆娑能不能認可她吧。說起來,玉婆娑還從未溫養過沒有靈根的凡人......”說著,右手撫額,指尖輕點眉心,但見白光一閃,一團指甲大小的光暈竟緩緩從肌膚內里分離而出。

    男子慎重地看了一眼指尖幽然跳動的白光,這才將手指點向女嬰的眉間。

    恍若一團透明的霧氣,那白光沾到女嬰的肌膚,竟像是滴水入潭一般,沒有半分阻攔似地就那樣隱隱而入。只從外面看,絲毫不見其內玄機。

    女子眼見女嬰得承玉婆娑,笑顏如花,恍若玉蓮綻放,“請夫君為女兒賜名。”

    男子被嬌妻笑靨所感:“玉婆娑有靈,今日竟能毫無障礙地認它為主,可見歷代祖宗也認可了這個可憐的嬰兒。玉家世代修仙,以玉傳家,不如,就為它賜名琳瑯吧。”

    女子感激地一抿唇,點點頭:“琳,美玉也;瑯,則為石中玉;夫君有心了。”

    “恭喜家主和夫人喜獲千金。”伴著一聲低沉的話語,一位身材岣嶁的老者杵著拐杖步步而來,看似艱難卻讓人覺得又毫不費力,很是矛盾。

    “七叔,您來了。”男子趕忙上前,似是想要攙扶那老者,卻眼前一花,老者已經移了身形在那白衣女子面前,伸出手摩挲著那女嬰粉嫩的小臉。

    老者溝壑叢生的臉上綻出菊花一般的笑顏,“小琳瑯,雖然你并無仙根,但玉婆娑既然與你契合如斯,七爺爺也沒話說。只一句,有七爺爺在,保管沒人敢欺負你。”

    女子將琳瑯送入對方的懷中,遂恭敬地朝著老者行了一禮,“有七叔撐腰,自然無人敢欺負她的。”

    老者接過女嬰,渾濁的眼珠閃過一抹難得的清澈,將正待行禮的那白衣女子平穩托起:“夫人固執,老身都說過無數遍了,您身為家主夫人,身份高貴,怎可向我這個下人行禮。”

    男子卻搖頭一笑:“七叔,無邪一走,玉家到現在也只剩下了你我三人。還提那些個做什么,您是我和灀兒的長輩,自然當得起這禮的。”

    “無暇啊......”老者長嘆一聲,原本眼中的清澈瞬間如潮水般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言的無奈:“你身為玉家家主,又豈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當年你爺爺收留我的時候,就曾對我說過,你和無邪是玉家綿延一千多年以來最為優秀的孩子。天賜水系單靈根,加上玉婆娑的輔助,將來定能成為名動修仙界的奇葩。”

    苦笑從俊顏上轉瞬而過,男子故作瀟灑的擺擺手:“水系單靈根又如何,無邪也是水木雙系的絕好靈根資質。可這么多年過去了,我們兄弟倆自身修為達到筑基之后便無法寸進,空有玉婆娑而毫無作為。我玉無暇愧對玉家先祖,愧對爺爺的厚望,也愧對七叔這些年來的教誨。至于無邪,他也了無聲息快一年了,或許,他早已厭倦這一切了吧。也好,剩下的日子讓他自去游歷一番,反正有我這個無用的哥哥守住祖先足矣。”

    嬌妻岑灀抬手搭上了玉無暇的肩頭,輕輕拍撫著,溫柔似水的眼神流露出無端的愛戀來:“夫君,七叔說的對,玉家子孫不可妄自菲薄。在妾身眼中,你們兄弟永遠是最出色的。而你的水系單靈根,放眼整個修仙界也絕找不出第二個來。”

    岑灀的話也沒法沖淡這低落的氣氛,嘆息之聲同時從玉無暇和那老者口中幽幽傳來,后者更是痛心疾首道:“可惜,玉婆娑的秘辛始終無法解開。玉家也難再現千年前第一修仙世家的榮耀繁華了。”

    對這個多年來糾纏玉家人的話題很是無奈,岑灀趕忙道:“七叔,不說那些前塵往事了,今日我親手做幾個小菜,再取了那壇百年杏花酒來,為咱們玉家有了小琳瑯慶祝慶祝。”“也罷,雖然修仙之人辟谷,但這酒還是能醉人的。”

    老者點點頭,將懷中女嬰送回玉無暇的懷中,就那樣轉身,垂垂老矣的身形仿佛更加地岣嶁,步步而去了,嘴里還念叨著:“可惜,無邪十個月前突然沒了蹤影,否則至少這個家還是完整的......”

    夫妻倆倚在一起,看著老者岣嶁孤獨的身影,不禁對望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傷懷和感慨。

    而岑灀更是被老者臨走前的那句話所感,嘆道:“希望七叔能早日想開些才好。無邪生性不羈,拘了他在出云峰近百年已是不易。七叔寄希望于他水木雙靈根能突破金丹,但有些事情總是難以如愿的。他這一走,消失的無影無蹤也好,希望能在外面的世界找到屬于他的一份幸福吧。”

    “無邪的心不在了,人留不留住也是枉然。只是七叔如此執著于玉家興衰不肯接受現實,郁結于心,恐怕......”玉無暇眼中的孺慕之情溢于言表,因為在他心中,七叔不但是長輩,更像自己的師父和父親,這些年來一直堅守在自己的身邊,從不曾像其他玉家族人那樣冷漠地離去。而他對玉家一脈的執著,也是支撐著自己堅守在出云峰的原因。

    可惜,再多的堅持,換來的也不過是玉家逐漸衰敗的事實。曾經的千年第一修仙世家,也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變得一如這出云峰一般,被濃霧深鎖,再不出世。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1-m
毒醫棄女:爆寵紈絝妃
作者 晴空希藍
  一朝醒來,醜八怪懷抱醫毒秘經強勢回歸,褪去一身毒素,美的驚天動地!身懷藥鼎靈泉空間,精神力... (馬上閱讀)
Sys_86_864-m
妖修重生在星際
作者 靛藍朱砂
  信奉一力破十會的妖修重生在機甲異獸叢生的星際。   人類身體還能修妖?且看我鍛體修練玩轉機... (馬上閱讀)
3095902_80_804-m
炮灰難為
作者 席禎
  性子歡脫的言情作者衛嫦穿到了自己寫的小說裡,還成了筆下人設最極品的炮灰女配。   原以為... (馬上閱讀)
3060521_80_803-m
食味記
作者 熙禾
  一朝穿越入農家,花小麥表示,奔放的人生無須解釋。

  朝起炊飯香,晚來烹... (馬上閱讀)
2625289_80_803-m
青雲路
作者 Loeva
  比穿越成一窮二白更杯具的,是穿越成一窮二白之後,發現自己頭上,還頂著一盆大大的狗血。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