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嗜血寒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陳霸先,梁國的一名自由修煉者。他表面上看是一名普通人,手里卻有著一把并不普通的寶劍。這把寶劍是陳霸先的祖傳之物,長約一尺二,渾體通黑,其形狀如扁鵲嘴,看上去很平凡實則犀利萬分。寶劍的劍鞘則是由寒鐵所制,盡管如此,依然罩不住寶劍隱隱顯露出來的煞氣。

    云山之巔,高手云集之地,也是財富堆積之地。每年的七月七,云山之巔的主人會從茫茫修煉者中挑選一個修為精湛、智慧一流的修煉者執行一個艱難任務,今年的酬金是稀世珍寶---金蟾羽衣,穿上這件羽衣,酷暑里也如秋天般涼爽。

    今年的被選中的修煉者正是陳霸先。

    七月的長興城像火爐般炙熱,熱浪一股接著一股撲打而來,熱得難以忍受。此刻,陳霸先只想躲到一個涼快的地方歇歇腳。

    長興縣有一家豆腐店,店面十米之內芳草如茵,豆腐店內更是四季如春。豆腐店的掌柜麻姑長相甜美,被公認為長興縣,乃至梁國的一等美女。麻姑年芳二十,出落的亭亭玉立,無論樣貌還是身材,都讓女人望塵莫及,讓男人垂涎三尺。斜瞇著一雙丹鳳眼,輕輕一笑,光是長興縣就有不少公子哥為之大打出手。

    ~~~~~~~~~~~~~~~~~~~~~~~~~~~~~~~~~~~~~~~~~~~~~~~~~~~~~~~~~~~~~~

    “陳哥,你來啦?”在陳霸先剛剛踏進這家豆腐店的時候,一名年約芳華甚是美麗的年輕女子,滿臉堆著笑,逢迎上來。

    女子身著一襲紫色的紗裙,曼妙身材被襯托的玲瓏盡致,山前雙峰挺拔而立,背部兩處丘陵呈半月渾然而成,堪稱完美的S型標準身材,顯得格外搶眼。不僅如此,高聳的玉峰伴隨著釀蹌的腳步上下蠕動,單薄的衣衫恍若白紗,紫葡萄若影若現。一陣清風拂過,裙擺意外撩起,纖細的玉腿一覽無遺,渾厚的臀部讓人想入非非。

    此女正是麻姑,平日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高貴的面容宛若九天之上的玄玉,讓人觸不可及。然而她一見到陳霸先,整個人像變了一樣,貌美的麻姑對陳霸先有一種說不出的愛慕。她喜歡這位年僅二十二、外表冷俊的修煉者,只是陳霸先反倒不愿搭理這位公認的大美女。

    陳霸先淡淡的看了麻姑一眼,沒有作出任何回應,找了一張空閑的桌椅,便徑自坐了下去,手里的寶劍很隨意的放在了桌子上。一陣冷風襲來,寶劍發出一陣低沉的鳴嘯,仿佛是嗜血的野獸聞到了血腥味散發出的低吼。

    聽到陳霸先的佩劍竟然能發出鳴嘯,麻姑吃驚的捂住了櫻唇。同時,心里不禁對陳霸先的佩劍產生了一絲好奇。

    “陳哥,你這把劍叫什么名字啊?居然還能發出響聲?能讓我看一下嗎?”麻姑撅著紅潤的櫻唇,一臉渴望的看著陳霸先。那微微抬起頭的動作,讓她的五官更顯標致,纖細的睫毛也越發可愛至極。不斷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分外矯情,模樣惹人憐惜,讓人不忍拒絕。

    麻姑說了好多,可是陳霸先根本不加理睬,只是埋頭喝著冰冷的豆漿。

    “陳哥哥,人家都跟你說了好多句了,你怎么一句都不理睬人家嘛?”麻姑喃喃的說道,一臉無奈的看著陳霸先。

    陳霸先此時的面孔毫無表情,冷若的像是冬季里的冰霜。

    麻姑越是異常熱情,陳霸先越是毫不理睬,麻姑越是粘著他,她喜歡的就是他冰冷的氣質,一副不愿和人多說一個字的傲氣。

    “陳哥,你就睬睬人家嘛!”麻姑嘟著粉色的小臉,眼巴巴的看著陳霸先。這個陳霸先也真怪,要是其他男人,為得麻姑傾國一笑,足以為她上刀山下火海。可這陳霸先不但不理睬,還不屑一顧。

    “小妹妹,他不陪你,我們幾個陪你!”鄰桌幾個人得意忘形的壞笑著。

    這幾名男子早就覬覦麻姑的芳容,又多喝了幾杯,見到麻姑風情萬種的模樣,更是垂涎欲滴,心中不免升起了一絲邪念。

    “小妹妹,他的寶劍不給你看,哥哥的寶劍可以給你觀看。”一名男子指了指自己的寶劍說道,“不僅如此,哥幾個還有更厲害的,也可以一并給你看。”那名男子斜睨了一下自己的下身,一臉淫笑的向麻姑說道。

    頃刻,他的幾個同伴紛紛放肆大笑起來。

    “滾。”陳霸先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連看都沒有看幾個流氓一眼。

    陳霸先輕蔑的態度,瞬間激起了幾名男子的怒火。

    “哪里跑來的雜碎?敢跟本侯爺叫囂?是不是不想活了?”男子怒火朝天的看了一眼陳霸先,看到他身著普通,猜測陳霸先頂多正神中乘。瞥了一眼旁邊的幾個修為已達正神大乘的同伴,語氣更加囂張起來。其余人更是指著陳霸天,嘴里罵罵咧咧,吐著一些不干不凈的話,言詞極其難聽。

    “安逸侯蕭寬?”

    “本侯爺的大名可是你直呼的?”

    “原來是你。”陳霸先冷冷的笑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云山之巔的主人要殺之人正是安逸侯蕭寬。

    “知道是本侯爺還敢如此放肆?爺說,只要你從了我,你要什么,本侯爺給你什么。跟著侯爺我,榮華富貴享之不盡,總比你一輩子窩在這里賣豆腐強過一百倍、一千倍!”安逸侯蕭寬以為麻姑知道他的身份后會像其他女人一般**,便動手動腳,行為更加肆無忌憚。

    “滾,這里不歡迎你們。”麻姑惡狠狠的瞪了這群人一眼。

    蕭寬怒了,一名小女子竟然敢在同伴面前如此頂撞他,真是顏面掃盡。‘呼哧’一道寒光閃爍,男子舉著長劍朝著麻姑奮力沖來。

    寬長的利劍寒光爍爍,像是野獸一般怒吼。相比麻姑弱小的身材要藐小的多,看到一把利劍劃來,麻姑一時間驚慌失措,導致細長的玉腿麻木,一時間動彈不得。

    “呼。”麻姑可以清晰聽到劍在耳邊劃過的聲音,只是她完好如初,這才發現有一雙蒼勁有力的手掌正托著她前行。是陳霸先助她躲過一劫,一種甜蜜的感覺直升心頭,麻姑倒是很直率,直接將頭埋進陳霸先健碩的懷里,享受朝陽般的溫馨。

    “吼。”安逸侯蕭寬徹底怒了,煞氣頓時達到頂峰。臉色越發蒼白,身形千變萬化,運足了力氣再次一劍猛的刺來。

    陳霸先只是輕輕一閃,便躲過蕭寬猛烈的攻擊。一個閃身,一個飛腳將他狠狠的踹在地上。另幾個男子互相相視一眼,迅速拔出手里的長劍,短暫的瞬間便連續劈出幾個狠招,處處對著陳霸先的要害攻擊而來。劍光所到之處,桌椅倒塌一地。陳霸先眼疾手快,一個蹬腿,已遠離桌子三丈開外。桌子被利刀擊中,‘砰’的一聲,被削成兩半散裂開來。

    麻姑得意,雙方打斗正是好時機,趁亂抓起陳霸先的長劍。

    “哧哧……”

    震耳的喧囂響起,桌椅劇烈搖晃起來,寒劍像是識得主人一般,猛烈震動,嚇得麻姑直哆嗦,連忙縮回纖手拍打自己受了驚嚇的小心肝。一邊汗顏,一邊還嬌喘著粗獷的氣息,七魄被嚇的只剩下五魄。

    “這是殺人的劍氣啊。”驚恐的聲音響起。

    不知道是哪個修煉者感嘆一聲,豆腐店內的食客剎那間全部逃離,本是觀戰的修煉者也蕩然無存,因為潛意識告訴他們,如果繼續近距離觀戰,可能連他們也會被斬殺,作為祭祀陳霸先那把利劍的靈魂。

    “轟。”一道寒光閃爍,巨大的殺氣頓時沸騰,瞬間,殺氣突然消失,像是從未發生過一般。只不過那幾個修煉者全部目光渙散,本想以死相搏,想要一起出招斬殺陳霸先。哪只這幾個修煉者剛剛躍起,一道寒光已經透過他們的身體。這幾名修煉者瞬間從空中直直墜下,手里的長劍‘砰’的斷為兩節。面目猙獰,血色模糊了雙眼,隨著陳霸先喊到三,幾具尸體重重的倒下。

    “啊……殺人了……殺人了……”麻姑驚慌失措,大喊大叫。

    桌子上只留下一錠銀子,陳霸先卻已經消失。

    【PS:讀玄幻記歷史,請讀【第一英主】!新書上傳,求收藏,求一切。大大們記得收藏哦!】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95908_1_38-m
漫威世界的術士
作者 火之高興
  惡魔是我的奴僕,邪能是我的力量,暗影與烈焰伴我左右,我是一名術士。

  ...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