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麟兒初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章麟兒初降天異象

    一場毀天滅地的災難,就這樣過去了,留下了一片斷壁殘垣,亂石嶙峋,還有那濺在雪地上的一泊泊血痕,自然也有那些哭喊著,失去親友的搜尋的人們。

    群山間一男子,勁風疾行,面容剛毅,棱角分明的肌肉,好似雕刻般的剛硬。身背白金弓,斜挎弓箭筒,粗布麻衣,系黑色腰繩平底快靴,一副山民打扮。

    風塵仆仆也不知奔了多久,汗水浸透了衣衫。一路呼喊:“乾兒!乾兒!”一路的狂奔長嘯,鳥驚獸吼,群山震顫。

    不久,迎面又碰到一個美麗女子,身姿優雅,裙帶飄舞,似凌空飛行,看發髻高挽,風韻成熟,婦人打扮,眉頭微蹙,國色天香的佳人。

    看到他急忙問道:“天哥,你也沒有找到孩子嗎?”

    男人看她心慌模樣,上前安慰道:“彩云,不用著急,等天亮了再來細細的找一遍。”嘴上雖然這么說,但是男人焦急,也不亞于她。

    那女人抬頭看去,已是月升中天,找了半宿,夫妻二人把這山搜了一遍,卻什么也沒有發現。

    急也不是辦法,栽在男人懷里,痛心說道:“天哥,你說乾兒生下來波折不斷,咱倆躲到此處,怎還有這么多麻煩?”

    男人拍了拍她肩膀,柔聲安慰道:“沒事的,我定能找到孩子,先回去吧!”聽懷中佳人所言,男人心也一皺,如今隱身在這小鎮,不禁回想起當初的一幕幕。

    夫婦二人,隱身在深山中,邢天,年少成名,天資卓越,俊杰翹楚,像閃耀的流星劃過長空,綻放光芒的天才,為元興宗杰出英才。

    鳳彩云,世家千斤,絕麗脫俗,天資聰穎的金枝玉葉,更有百年難現,家族傳承“鳳鑾九天鼎”

    體質覺醒的爐鼎,通過藥勁凝結而成,可以靠修煉提升至九品,分為四大類!

    幻化類爐鼎,依靠鼎紋而幻化成各種手段。

    器攻擊類爐鼎,冰錐鼎……,凝結冰錐而攻擊。

    控制類爐鼎,纏藤鼎……,青藤纏繞,控制行動。

    輔助類爐鼎,回靈鼎……,輔助提升藥勁恢復速度。

    夫妻二人年少相遇,一個是青年才俊,一個如九天仙女,萌動的青春走在了一起,后來卻又是幾番波折,家族壓力,聚散離合,逼的二人只好遠逃邊陲,躲在這小鎮上。

    萬幻帝國的一個邊陲小鎮,由于這片山脈,山勢像放倒的葫蘆,日久,山民俗稱葫蘆山脈。夫婦二人從此隱居,不問世事,安心留在這群山間。

    可今天這番天降隕石,卻又讓二人憂心忡忡,鳳彩云仰頭看著身旁男人,嘆道:“天哥,你還記不記得,當初咱們孩子剛出生的時候。”

    邢天撫了撫懷中佳人肩膀,又想起了什么,追憶道:“彩云,咱們孩子身旁的小獸,我還沒跟你說過呢?”

    星夜迷蒙,月華一圈圈散著光暈,照在深山的雪地上,映著二人身影。

    邢天慢慢的回憶道:“八年前,我去鎮里貿易,有人捎話,聽到你突然早產,我星夜趕路,那天也是第一次發生天降隕石,也把這四季輪回換的山脈氣候徹底改變。

    “那夜,我夜行山路,趕著回家,在山中卻受到了野獸的圍攻,解決之后,轉身要走之際,見四道幽藍的熒光,死死的盯著我的身影。

    又聽草叢、樹林又傳來窸窣作響,不看則矣,這一看可是吃了一驚!一雙,兩雙,三雙……幽藍不絕,環視四周,只見越聚越厚,層層包圍,這成百上千又該如何。

    正當我想誅殺她們的時候,一聲清嘯劃破長空“唔……”銀貍的長吼,聲傳入耳,聽起來是凄涼,空曠。好似千丈懸崖邊,一輪孤月下咆哮的頭狼。

    林間群貍聳動快速的向山峰奔去,就如有指令召喚一般都快速的向吼聲奔去。

    當時我心中一陣陣好奇。究竟怎么了?我悄悄跟在其后。

    =============================

    聽了召喚的獸群,個個都風馳電掣,奔著遠處山峰,此時獸群漸漸聚集。

    男人怕暴露自己,掏出銀白色粉末,灑了些藥物,人影微晃,漸漸的變得虛無,透過身影能看到樹上爬著的螞蟻,這藥竟有隱身的奇效。

    如虎的巨獸,整整大了一倍,顯得十分有威嚴,群獸都注視著它,高吼幾聲,好似在交代事情一般,獸群里漸漸的有了低鳴,如竊竊私語。

    男人眼睛瞪的如銅鈴般想看個究竟,等了好一陣嗷嗷叫,這時群貍目光無比虔誠看向巨獸,猶如頂禮膜拜一般屈前膝,男人順目光看去,心中疑竇頓生。

    原來在巨獸頭頂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只小獸,虎頭虎腦,時而撥動自己的小耳扇,顫顫不止;時而后肢用力支撐,前肢互錯擺弄鼻子,腦袋也隨之來回擺動,一舉一動間顯得十分可愛。

    更怪的是銀貍乃是渾身銀色短毛泛著光暈,然而此獸卻是通體赤金,暗紅,黝金光。腦袋中間眉心處黑白太極圖,看身形動作就只剛剛出生不久。

    星月明亮,更是有十幾年難得一見,五月共線的奇觀,五輪月亮連成一線,照亮了天空,清風送爽,云層漸開。

    約到了子夜,群獸微抬頭頸,點點銀光從頭中流出,借著月華漸漸匯成光束,沖向了小獸的額頭,小獸明顯吃了一驚左避右閃想要躲開,但毫無辦法,光束聚頂,仍舊汩汩不絕。

    持續了約盞茶功夫光束漸消漸小,群貍都萎靡不振,無精打采。小獸又在那里蹦蹦跳跳,顯得十分不安分了。

    邢天看了奇景,估計著“隱身粉”的時間也快到了,悄悄走退到了一旁,心中大慰:“真是怪啊,這群荒山野獸,好像貢獻出自己的生命。”

    這一追一看也過了好長時間,男人也該回家了,妻子還快要生產呢?馬上提氣回奔。

    這時已經是,曙光初露,旭日漸升。

    鳳彩云聽丈夫講完了夜里遇到的詭異,心中有了想法,臨產時的事情,她也都知道了。

    就是從那天起,這葫蘆山脈的氣候才發生了變化,原本一年四季的周轉,變成了冬夏兩季的交替。

    鳳彩云臨產的時候,邢天跑到了村口,夜里因觀看獸群而耽誤功夫,清晨方歸。回到家里,剛想推門進去,迎頭卻撞見端著熱水的產婆。

    邢天只好在門口候著。

    誰知老頭爺還跟著做起怪來,陰云突降,不知何時變得天,黑云無邊,彌天蓋地,雷聲起,大雨潑。

    在門口左右疾走,直轉團。就聽到產婆加勁的話,和妻子痛苦的叫喊,真是又心急又心痛啊……

    一會兒功夫,天驟變,露出了彤彤紅日,東邊日出西邊雨,倒是無晴也有晴。“這東邊的竟然散沒了?天邊還掛起了七彩長虹。也不知倒是陰還是晴。

    也不知轉了多少圈,急出了多少汗,兩手來回磨撮,好像永遠擦不干凈。

    日頭漸漸升高,陽光格外的強,瞬間晞干了雨水,又如沒下過一樣。耀眼太陽,足足的日頭,這天說變就變。

    大雨剛過,卻覺溫度驟降,天氣在這會都寒了下來,突然猛一陣的天搖地晃,腳下大地都跟著顫動起來,片刻后,滾滾的冰晶火球,突然從天砸了下來,天上竟然下冰、下火。

    這是第一次,平和的山里出現了詭異的天氣,也是最大規模的一次,時隔八年,歷經了幾次,這一次也是讓人想起來最后怕的。

    鳳彩云馬上就要分娩,邢天在外守著,這場天災也萬萬不能波及家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836396_21_8-m
修羅帝尊
作者 孤單地飛
  少年石皓,反奪舍無上強者,得無盡功法、武技、陣法、丹術、符術等祕傳,開啟了傳奇之路。(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