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殘片,紅顏相伴盜天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七彩殘片,紅顏相伴盜天下

    12月20日,夜,微冷的冬,除了慌張叫喊末日的人,其它都一如往常,起碼在這個地下暗流的深淵海水中,看不出任何異象。

    男人蓋上了水晶盒子,靜靜的看著圓窗外光整齊如切的石壁,不斷下降的潛艇,示數滾動的儀表,眼中閃著興奮的亮光,為了這一天,他等的太久了。看著水晶盒中的殘片,又珍而重之的收好。

    愣愣思索之際,身后一暖,纖纖藕臂環在了他的脖子上,耳邊悄聲道:“都到這水下了,你怎么還在發呆呢?”聲音悅耳,氣息如蘭,讓男人心頭多了幾分溫馨。

    柔聲道:“諾兒,這幾年讓你跟我走遍全球各地,也真是辛苦了,如今就差這最后一個殘片,找到后咱們就安穩的度日,再也不冒險了。”

    諾兒心頭歡喜,嘴上卻埋怨道:“哼,你一個潛艇兵,看到點世所不解的事情,老老實實呆著就行了,如此癡迷破解,懸疑探險怎么能罷下手來?”

    她口中雖然抱怨,但卻一直的支持的男人,幾番歷經生死,對彼此都倍加珍惜。

    男人心中愧疚,拿出了水晶盒道:“這次真的是最后一回了,域外文明的密碼,只差這一枚殘片就能破解。”說著又是興沖沖的打開了蓋子,看著盒子中七塊缺一的玉盤。顏色不一,但閃動著流光,晶瑩流轉,好似有生命一般。

    興奮地說道:“你看這個淺藍色的殘片,光芒大盛,越是接近同類,光芒越亮,看來咱們馬上要找到最后一個了。”

    被特殊材料封著的水藍色殘片,旁邊貼著紙條,寫著蠅頭小楷。“奇寒徹骨,冰封萬物,于昆侖雪山深淵冰殿,千年冰尸口中得。”

    諾兒嘟起嘴,回想道:“還說這個,那次趕上雪崩,把咱倆卷到冰層里,要不是破了,那冒牌格爾薩王墓,就凍死在冰中了。比懸鋼劍還鋒利的冰錐,比滾石還可怕的墜冰,想想都膽寒。”

    “你說是冒牌的格爾薩王,能夠葬在昆侖山中,長眠于如此奇特的深淵冰宮,工程量不敢想象,說不定應了上古神話呢?靠著奇異力量,斬妖驅魔,而力量的源泉,就是咱們手中這枚水藍色殘片。”

    “就你會想,還要跟那些神話扯上關系,那你說這個翠綠色的呢?”

    諾兒皺起眉毛,手指又點著,旁邊紙條。兩行小字寫道:“生發之氣磅礴,續命增壽奇能,在亞馬遜河流,原始部落,蠻荒祭祖禁地得。”

    諾兒責怪道:“還敢說延壽,我看它催命還差不多,你看我腿上還留著疤痕呢,光腳丫,血刻圖騰,帶著老虎牙的原始人,追的滿森林跑,這滋味可真是不好受,現在想起那祭祖時,白森森的骷髏海,我還后怕呢!”

    辰又解釋道:“這個最為奇異,亙古洪荒,沒有醫療手段,生命脆弱,可單單歷代族長佩戴,能延壽百歲而去,世代傳承皆是如此,這東西絕對能激發生命潛能,若是破解出來,造福人類!”

    依次看去,兩行小字,殘片旁,各有介紹。

    土黃色殘片,“能量波動詭異,改變重力場,泰.印信徒聚匯,萬人朝拜之際,于凌空懸佛下,佛祖顯圣,玉凈瓶中得。”

    …………

    寸許的紙條,只言片語,卻講述著最令人心驚的事,為了這六塊殘片,二人歷經艱險,可想而知。

    看著諾兒撅著小嘴,男人心中溫暖,摟緊了佳人,抱在懷中喃喃道:“這次結束,咱們一起回去,把這些都拋在腦后。”

    諾兒倚在他懷中,在他胸口畫圓,嬌聲道:“都不能忘,我讓你記得我對你的好,欠我一輩子,就算咱們七老八十,頭發白花花,你也得惦記著我。”

    男人連聲道:“好,好,好……我生生世世都會記住的。”

    =================

    正當二人相依,彼此情濃的時,潛艇員報告道:“辰哥,前方發現水下石洞,潛艇過不去了,怎么辦?”

    二人聽言一起走到瞭望鏡前,看著水中的情況,分析道:“咱們上方是一個海島,最后的殘片,極有可能落在了里面,怎么也得去試一試。”

    不知為何,諾兒心中有些慌,勸道:“辰,現在已經是將近百米的深海,在這么深的水域潛水,壓力太大,實在是危險!”

    男人略帶玩笑的安慰道:“你可別忘了,我是最精英的水兵,幸運之神會眷顧我的。”

    仔細的分析了情況后,辰戴上了水晶盒,穿好了深海潛水服,進入了水中。

    辰進入水中洞窟時,轉過頭來,還送出了一個得意的飛吻,諾兒緊咬嘴唇,,有些害羞,向圓窗哈氣,畫上了一顆紅心,臉頰微紅,像一個靦腆的小女孩。

    伴著螺旋槳推進器,卷起朵朵泡沫浪花,漸漸消失視野中,水下光線本就不足,如今在這石洞深淵中,更是顯得幽暗,頭上雖然有配套的探照燈,但視野十米左右,倒是綁在手臂上特質的水晶盒,里面光彩越來越亮。

    特殊的能量波動,瑩瑩間流轉光暈,讓他心中陣陣的興奮。

    幽深的水中巖洞,崎嶇看不見盡頭,到處都是如獠牙般凸起的石壁,讓人莫名的恐慌,在這近百米深的水域潛水,水壓之大不敢想象,一旦設備稍有問題,也會葬身海底。

    辰特種水兵,經驗老道的探險者,更確切的說,是半個盜墓賊,自然對這些都了然于心,可是對殘片好奇心盛,仍舊小心翼翼護著螺旋推進器。向未知的危險中前進。

    水中石洞,越走越深,崎嶇幾轉,靠著盒中頻閃的程度,辰不斷的糾正方向,雖然崎嶇蜿蜒,岔口頗多,但在經過特訓的兵王,能清楚的記住路徑。

    時間像水一樣流淌,進了幾回岔路,也耽誤了很久,石塊中晶瑩的亮光穩定住了,根據以往經驗,百米之內,就會找到另一枚殘片,但此時氧氣消耗,卻也過半。

    希望就在眼前,當然不能放棄,辰奔著深處游去。再向前看,十米遠的地方卻被堵死了,又鉆進了一條死胡同,殘片走到這兒時,閃爍的頻率明顯加快,為了穩妥,還是去細致的檢查一番。

    一頭扎進了洞中死胡同,到頭才發現,別有洞天,在正上方還有一個窟窿。

    辰調整方向,再次向上游去,直徑兩米不到的水洞,必須小心翼翼的護著設備,又是幾十米的距離,感覺身上水壓減輕,明顯升高了不少。

    嘩啦啦……一個猛竄,竟然鉆出了水面,眼前黑漆漆一片,沒有一絲光線,辰,心中盤算,結合此時位置,海島下的水域,便推斷出是自己應該在一個中空的山腹之中。

    也就是說,他繞了一圈,游到了海島正下方,山腹中。此時手上殘片光芒大盛,連連閃動,想必最后的一枚殘片,也就在附近,雖在空氣之中,但是他仍不敢摘下氧氣瓶。

    目光所過,都是石壁,仔細打量,只覺眼前一閃,“太好了!”男人心頭一喜,只見探照燈,十米遠的前方有一個類似于佛龕小盒。

    也不知在水中洞天藏了多久,佛龕是信眾供奉佛祖的寶臺,顯得十分詭異,上面轉動著一道流光,上前幾步,這才發現佛龕后的石壁,光滑如切,明顯有人工雕琢的痕跡。

    陰風陣陣,多了一層危機感,定然是有人把殘片藏匿在這兒。“糟糕!”辰心中一慌,衣服上特質的針盤,一圈圈打轉,指針劇烈晃動著。

    這個表盤,是結合了指南針和羅盤,經過他加工特質而成,能感應細微地磁場和生物磁場,靈敏度極高。如此大針竟也一圈圈的打轉。是他十年探險中第二次發生。

    只覺渾身一顫,好似有什么被剝離走,意識恍惚,隨時都有可能暈厥,辰反應機敏,牙齒狠狠的咬著舌間,噗噴出一小口血霧,濺在了面罩上。

    按照道家奇門說法,這叫口吐‘真陽涎’,能夠對付陰煞之物,有些被陰煞沖體,意識迷失,不知所為,不過在辰看來,只是腦電波受到特殊磁場干擾,咬舌吐血,能夠提神醒腦。

    再仔細看身周石壁。佛龕中,是一枚純黑色的玉盤殘片,好似感應到同類的到來,也閃爍著淡淡光芒。

    辰拿出一個防磁波透明網,撿起一塊石頭套在網上,對準幾米外的佛龕,打了一下,小盒一翻,里面的黝黑色殘片,也跟著滾了出來。辰,心中稍安,看來沒有什么機關。特質材料擋住了這黑色殘片的磁輻射。

    定睛細看,卻發現滾倒的佛龕下,露出一片金紙,閃著淡淡寶光。金箔紙上,有平放一把巨劍,湛湛然而也是黑色。與周圍巖石好似混為一體,要不是金箔襯托,仍是很發現。

    這把通體黑色渾然無跡的長劍,讓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鋒利,卻給人寬厚中正的感覺。

    辰心中好奇,一步三探,走到了跟前。凝眉細看,更是一驚,在劍柄上,刻著流云小篆,“湛瀘”

    不論是不是湛瀘劍,在如此潮濕的洞中,依舊能反射黑亮光芒,千百年,沒有絲毫銹跡。尋寶十年,他卻從來沒見過,絕對是一把不世神兵。

    辰語氣顫抖:“傳說中的仁者之劍“湛瀘”?怎么會有人把如此寶劍,放在這水洞之中。”

    看來一切答案,都刻在金箔上了。謹慎的排除了各種機關可能,辰看著金箔上的繁體雕刻,比之他見過的書法名著,更勝一籌,隋唐楷書巔峰,上面寫道:“承運天機,妖后稱帝,雖五星連珠……

    讀著一段隱匿的歷史,讓他心中波浪滔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08726_1_201-m
大龍掛了
作者 白雨涵
  有能拉出金屬的龍,有種田養花的精靈,還有一心想要騎龍的鄉下男爵。

  奇...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