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吻,今生來世不放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生死之吻,今生來世不放手。

    辰一口氣讀完,前因后果,在這張金箔上揭曉,狂跳不止。暗暗吃驚,各種史料介紹不一,也沒法考證,但在這張金箔上,他讀到驚人內幕。

    這湛瀘劍,傳言頗多,稱為天下第一劍,是中國鑄劍鼻祖歐冶子所鑄造,后人贊詩:“十年云臥湛盧下,斗間瞻氣有雙龍。”更是因為它意味著仁者無敵,歐冶子鑄成此劍時,不禁撫劍淚落,因為他終于圓了自己畢生的夢想:鑄出一把無堅不摧而又不帶絲毫殺氣的兵器。

    辰,讀懂了內容大意,刻字留劍之人,是唐朝國師袁天罡和李淳風的徒孫盧仲。

    在武則天當政期間,出現了金、木、水、火、土,五星連珠的千年難見的大吉天象。這一點,也被當代科學家推算出來。

    民眾卻怨聲載道,這枚黑色殘片,就是在那時候出世的,讓人迷失心神,引來了災禍,是不吉之物,風水道術,有一個名詞叫做‘長鬯’,是用來吸引魂魄,“鎮墓之寶”。

    于是民間謠言,這黑色殘片,已經吸滿了武則天政權的犧牲者,是個靈魂的深淵,噴發著罪惡,武則天派人藏于窮乏南海荒島,用仁者之劍鎮壓怨靈,以保皇運昌盛。盧仲則負責封藏此物。

    不過,辰更吃驚的是,兩年前,他在唐朝古墓中,獲得另一枚白色殘片,竟然就是金箔刻字之人盧仲的墓穴。

    盧仲得師祖李淳風本領,通過純白色殘片,瞻仰天機,預見千年后,雖然山洞石門封閉,山體滾動,荒山間再也找不到入口,但仍有人通過深海,來尋找黑色殘片。金箔上最后留言,則是告知辰,萬萬不能把黑色殘片拿走,否則將災禍臨頭。

    辰,只覺得背后一陣冷汗,千年前的人,預見了這番話,確實讓人膽寒,更何況袁、李二人,世代流傳,‘千古一卦,《推背.圖》,斷盡天機。”

    饒是他生性大膽,眼見千古懸疑,再此一舉,也有些猶豫了。有些害怕千百年前的預言,安慰自己道:“這老兄,是不是學埃及法老詛咒呢?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這七枚殘片,無論是在哪,都上演著玄奧的神跡,此時身在水洞之中,也不便多做考慮,辰拿出了特質防磁波的塑料,撿起地上的湛瀘劍!伸向了佛龕中黑色殘片。

    心頭幾分打顫,小心翼翼,離黑色殘片越來越近。

    五厘米……

    三厘米……

    一張紙……

    手沒摸到黝黑殘片,只覺一陣麻木,從手臂傳來,嗡……一下沖上腦頂,脊骨都跟著哆嗦,嚇得他險些栽倒。

    鈴、鈴、鈴……

    “媽的?原來是腕表整點報時,自己嚇唬自己。”

    低頭一看時間,心中又是一驚,世界末日,12月21號00:00。正好子夜!

    辰,捏了一把冷汗,寬慰自己道:“瑪雅人,編寫日歷到頭了,非得當成世界末日,這不是自己嚇唬自己嗎?”說著雷霆出手一把裹住了黑色殘片。

    不幸的事情卻真的發生了,山搖地動,猛然一顫,頭頂巍巍大山,洞中碎石隕落。

    辰心頭大急,事已至此,一口氣跳進了水中,拉動推進器,拼盡全力的向潛艇游去。

    果真天崩地裂一般的顫動著,嘭、嘭、嘭巨響連天,振聾發聵,這個空間爆炸般的碎裂著。

    辰沉到了水底,速度提到了極限,沿著彎曲的石洞向前猛沖,身后巨石砸落,一個個貼在腳后,讓他生死懸在一線。

    心頭一苦,“難道真的是世界末日嗎?”生命激發了潛能,好似水中魚雷,飛射而出。精英水兵,小心躲避之下,終于看見了石洞盡頭,那艘潛艇。

    潛艇上俏麗身影,依窗而望,諾兒喃喃道:“他一定會回來的。”

    旁邊潛艇員催促道:“快走吧!咱們上方海島已經坍塌,掉下巨石,砸中了,誰也回不去。辰哥,進入小洞穴這么長時間,更是難逃活命。”話音一落,已經坐在了操作臺上,啟動了潛艇。

    諾兒神色凜然,堅定的吐出三個字:“死也等!”

    就在這時,看到洞口碎石砸落,中間閃出一道亮光,諾兒欣喜道:“快,他回來了,快接應一下。”

    …………

    辰進來了,潛艇也啟動,長舒一口氣,好像生命送給他最后一班車,讓他趕上了,看著眼前巨石砸落,依舊沒有安全感,潛艇開動,越升越高。看著眼前蹦跳的數字,已經提升到水下三十米,他心中稍安。

    此時他們仍在海島覆蓋下,上面是海島底部潛艇沒法露出水面,只能小心翼翼避開上面的落石,緩緩的前進著。

    諾兒跟著辰來到了更衣室,要把厚重的潛水服換下來,剛剛事態緊急,現在才騰出功夫來,諾兒問道:“怎么樣了,找到最后的殘片了嗎?”

    辰換著衣服答道:“恩,找到了,是一枚純黑色的殘片,估計能放射特殊磁波,被古人當成不祥之物,封存在這荒島之上了。”

    諾兒真心的歡喜,高興的拍手喊道:“太好了,以后能安安穩穩的在一起了。”

    辰伸手撫了撫女人的秀發,心頭感動,“十年了,諾兒心甘情愿等了自己十年,青春十年,誰能受得起。”

    情之所至,伸手緊緊的把她摟在了懷里,愛惜的撫摸諾兒秀發。女人的拳頭撒嬌的砸著他的胸口,聲音哽咽,流出了兩行淚痕,這淚花包含了太多,男人永遠還不清的情債。

    默默無語,感受著片刻的溫存。

    猛然間,潛艇‘嘡’的一聲巨響,只覺天地都跟著一顫。

    “嘭、嘭、嘭”連續的悶響,爆破聲,炸的人心驚膽顫,兩人站立不穩,側滑摔倒在了墻壁上,男人機警,撐住了墻壁,貼著向門口移動,死死的抵住了門口,一轉把手,鎖緊了門。

    急忙說道:“諾兒!快,把潛水服穿上,潛艇被應該被巨石砸毀了。”潛艇內各個空間封閉性極好,但受創情況太嚴重了,吱吱噼啪爆響,電流擊打水面,門的邊沿,也噴射出水箭。

    為了二人都能活下去,容不得時間一絲浪費,諾兒意識到了情況的危機,一轉身,麻利地套上了潛水服,報警系統閃著紅燈,嗡、嗡、嗡……恐怖的響著。

    潛艇被巨石重創了,排水倉,主控區都已經沖進了水。二人向外看去,只見巨石不斷的撞擊,潛艇明顯在下降。

    男人使勁全身力量,頂著門,趁著諾兒穿潛水服喊道:“現在是四十米水壓,人體承受極限,開門咱們一起沖出去。”

    此時他心中也明白,這次不死也得殘,四十多米的深度,任何裝備也沒有,耳膜、胸腔都受不了,十米一個大氣壓,海水密度更高,絕對超過40萬帕壓強,開門的一瞬間,強大的水壓就可能要了他的命。

    他身體機能強悍,各項指標極高,面對高水壓經過訓練,有可能活命,若是換上諾兒,必死無疑。思考到這兒,也必須讓她穿上潛水服。

    只覺門上傳來巨大的力量,門軸咔咔作響,好似隨時都能被水壓爆,此時也顧不上太多,諾兒把七枚殘片一同扔進了晶盒當中,貼著門邊站好。男人身子一靠,也都守在了門邊側。

    諾兒解開他的腰帶,扣在了潛水服上把二人緊緊的綁在了一起。于此同時,男人做了個手勢,深深的吸了口氣。

    扭轉把手的一瞬間,嘭的一聲巨響,厚重的門彈射而出,砸在了鐵壁上,女人雙手護住了他的耳朵,男人拉動了推進器,在水灌進來的瞬間極速的沖了出去。潛艇內空間不大。

    正當中已經砸開了裂口,一分為二的斷開,二人出門的一瞬間沖高了數米遠,強大的水壓,讓他耳朵嘣的一聲響,耳膜最先受損,內臟好似再吸一口,就會破碎,腦中嗡鳴作響,流出九道血紅。

    諾兒看著揪心,可毫無辦法,拼勁全力的撲打著腳蹼,在推進器的幫助下,生死壓迫,速度達到了極致,沖了上去……

    ===============

    正上方是崩塌巨石的島嶼,再也無法向上,二人被壓在了海島下,不知為何,巨石滾動,停止了,辰和諾兒輪流交換著呼吸器,向前游著。

    巨大的水壓,讓他內臟受損,耳膜已經出問題了,生命氣息微弱,呼吸間都倍感費勁。

    雖然水位變淺,不足十米,交替使用呼吸器,只要能夠游到海島岸邊,就能獲生得救,但前方卻黑漆漆一片,無盡的黑暗,壓的人喘不過氣,看不到盡頭。

    潛艇下潛的時候,不過是十幾里的小島,幾十分鐘就潛到了小島正下方,可是現在,靠著推進器,向前游動,應了一個詞,冰山一角。

    十幾里的海島浮在水面上,可是真到了水底,卻有幾十里遠,根本看不到盡頭。更可怕的是,氧氣快用光,讓他們知道死神即將來臨。

    辰,掙扎著要解開腰帶,看不見小島的盡頭,沒有氧氣的水下,一個人勉強能活下去,兩個人必死無疑。他想把氧氣全都留給諾兒。

    此時他內臟翻滾,根本用不上力道,諾兒扒開了他的胳膊,凝眉看著他,意思是:“你死,我也不獨活。”

    辰沒有掙脫力氣,手指一揚,指向了島嶼的底壁,諾兒屏氣看去,坑坑凹凹的海島底,掛滿了水草苔蘚,什么也沒有,無邊的巖石,壓的人無法喘息。

    辰吐出了幾個氣泡,一個個小氣泡在水中慢慢的飄動,上升最后附著在海島底石壁上,諾兒恍然大悟,腳下猛蹬,身子貼在了石壁底下。

    每每游動十幾米遠,就會看到石壁上貼著的巨大氧氣泡,在里面吸上一口,手把石壁,再向前快速移動。速度提高,氧氣也得到了補充。

    豐富的探險經驗,讓辰在地獄門口徘徊,總能化險為夷,想到如此奇特的方法,也真是把命握在了自己手上。

    石壁下的氧氣泡,救著他們的性命。強烈的求生本能,讓他們耗光了氧氣,也依舊再堅持著。

    吸上一口氧,維持兩人游出十幾米,時間檢驗一切。張嘴吸上一口,再從嘴里渡過去。

    深海之吻?兩人都知道,這一吻,吻的不是情愛,是生死。

    島嶼下,海濤里,水中孤魂,辰明白,“他的時候到了,嘴角不斷的流血,內臟在水壓受創,根本提不上力氣,氧氣不足,還要在拖累諾兒嗎?”

    睜開的眼睛看向冰冷的海水,流逝的生命,隨時都會消亡,也許就是下一秒,男人的手,悄悄向腰帶移去,溫熱的唇片,又一次貼上來,渡過氧氣。

    這種感覺真是讓辰好迷戀,甜甜的,溫溫的,澀澀的,還有一點小緊張,不自覺的顫動著嘴唇,唇片酥酥的黏著,留著彼此的氣息。

    此情此景卻又如此的可怕,生死之吻,陰陽永隔。只覺眼皮越來越沉,沒有一絲力氣。

    諾兒懷間一滯,系著衣服的腰帶,掉了下來,辰的身子向海中下沉。

    諾兒瞪大了眼睛看去,男人又吐了兩口血,噴出一團血霧,彌散在海水中,往日堅毅的面龐,如今卻如此的虛弱憔悴。黑亮的星眸,也變得迷離渙散。

    “不!死也不分開……”好似撕心裂肺般的狂吼,諾兒推著石壁,沖向了沉入海中的辰。

    緊緊的抱在了一起,美眸凝情,貝齒咬住了他的唇,“若有來生,我還要做你的諾兒,直到愛的盡頭。”

    ===========

    瀚海波濤,風涌浪滾,滔天怒海卷著墨云翻動,無際的海濤,渾黑一片,暴雨雷鳴,紫色的閃電,在空中撕開一道裂痕。暴雨,狂風,怒海,閃電,天地渾然的景象。

    從黑暗的大海中,猛然一道七彩流光射出了海面,阻隔暴雨,破開了云層,直沖云霄,只見一個七彩圓盤,盤旋而上,上面兩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

    瑩白色、燦金、水藍、木綠、火紅、土黃、黝黑色。七彩圓盤越轉越快,越變越大,驟然間凝成了兩色,瑩白色、黝黑色。光芒七次閃爍,好似承載天地一般,當中虛浮而起,形成兩組回文。

    “天玨——地冥”

    只剩下黑白兩色圓盤,像極速旋轉的太極陰陽圖,在二人身體上浮起,諾兒上方閃爍‘天玨’,辰上方閃爍‘地冥’。一道閃電破空而來,直擊在這光彩奪目的圓盤之上。

    太極圓盤,好似心臟一般,收縮膨脹的搏動著。雷光爆閃,開天裂地的巨響,遮擋了一切光芒。

    一切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90849_21_8-m
吞噬魂帝
作者 徐廣大
  武魂為王的世界裡,少年楚青云覺醒吞噬武魂。

  從此,掠奪天下,步步青雲。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